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05章、黑白怪客

尤老板和赵雪出去不久,搓衣板也来了。搓衣板当然不叫搓衣板,当着面小姐都叫他崔哥,也是这里的常客,经常周末来。小姐们背地里叫他搓衣板,是说他瘦,他确实挺瘦的,脱了上衣能数出两扇排骨来。但是人不可貌像,搓衣板虽然瘦可是力气不小。俗话说“马瘦毛长”,搓衣板那玩意也是大号的,上了床干劲也不小,通常一个钟不够都要加一个钟(汉豪这里四十五分钟一个钟,相当于学校的一堂课。)。

和尤老板那种不喜欢用力气只喜欢躺在那里享受的调调不一样,搓衣板的爱好是用力出汗,小姐背地里管这种客人叫劳动模范。今天搓衣板点的是刘欣,进包间的时候她心里有点打怵。说实话,她不是那种精力特别旺盛的人,在这里呆长了虽然对那种事情已经麻木,但是归根到底她还是比较“冷淡”的,最怕的就是这种从一开始到后来没完没了折腾的客人。

虽然心里打怵,可还是得娇笑着叫老公,做出一副春心动荡的样子。搓衣板好像更瘦了,没有太多的前戏,刘欣只不过用舌尖在他的上半身简单的挑逗了几下,他就迫不及待的起身将她推倒,很粗鲁的进入。他的动作很用力,手按在刘欣的肩膀上弄的她很痛,刘欣只有配合着发出呻吟享受的声音,希望他能快点结束,一边还机械的哼着:“老公,你好厉害哦!”。搓衣板的动作更猛了。刘欣不敢相信那么瘦弱的身体怎么会有那么旺盛的欲望,他的金链子垂下来,随着动作一下一下的打在她的乳房上。

搓衣板加了一个钟,打了两炮。像他这种客人毕竟不多,否则这些小姐就没法过日子了。下钟后,刘欣觉得下身有点痛,连走路也有点发软,回到休息室总算松了一口气,从衣柜里掏出小本记了下来:三月十九日,300×2,两个钟。虽然前台的统计很少出错,但是还是自己还是留个底比较好,这样每个月能领多少工资心里有数。

刘欣下钟的时候,赵雪也下钟了,她们俩在休息室里谈论着今天的客人。这时候外面有人叫:“十八号、二十九号,有客人叫,赶紧过去。”

有熟客直接点当然高兴,但是今天刘欣却有点不太愿意,毕竟刚才搓衣板那两个钟让她的身体有点受不了,但是这种情况又不能不去,只好和赵雪一起到了休息大厅。到了大厅问服务员是哪两个客人,旁边十六号指着大厅中间沙发躺椅上的两个人说道:“就是那两个,都是帅哥,早就来了,躺在那里一直喝酒就是不要小姐,刚才见你和十八号出来,马上就问服务员你们俩是多少号,直接就点了你们两个。看来是一眼相中了。”

旁边的八号也插嘴:“我看那个小白脸不错,这两个人估计是公子哥和他的保镖,小白脸旁边那个肯定是保镖,你看那肌肉!”

不理会她们的罗嗦,刘欣和赵雪走了过去。走到客人身前刘欣有点发愣,本来以为是熟客,但是看清楚了才发现不认识。刘欣看了一眼赵雪,赵雪的表情告诉她也不认识这两个人。这两个人躺在那里确实挺有意思,简直是黑白分明。左边那个“小白脸”确实很白,懒懒的躺在那里,浴衣也敞开着坦胸露乳,看那肤色简直比赵雪还要白上两分,细皮嫩肉的。他的身材不错,保养的很好很匀称,但是并不怎么结实,看样子并不是很爱运动的那种人,难怪刚才八号会猜他是个出来玩的公子哥。“小白脸”左手夹着一根烟嘴(好像是象牙的那种,用烟嘴抽烟的人很少,显得怪怪的),右手端着一杯啤酒,一双小眼睛隔着眼镜片色迷迷的看着两个小姐。这眼神让刘欣很不舒服,虽然这里的客人大多是这种眼神。刘欣第一感觉就很不喜欢这个人,也许是因为他带的那副眼镜让她想起了刘工。

而右面这个客人气质则完全不同,他的肤色微黑,刘欣判断是那种很健康的古铜色,但是在休息大厅昏暗的灯光下,尤其在他那个细皮嫩肉的同伴身边,显得特别黑。此人五官轮廓分明,浓眉大眼,胳膊和腿上肌肉很结实,呈现出漂亮的流线型,难怪刚才八号会认为他是个保镖。他躺在那里姿势也很端正,连浴衣的带子也打着一个方方正正的十字结,给人一丝不苟的感觉,眼神看过来的时候非常平和,就像在看一幅画或者一本书,没有任何其它的杂质。刘欣第一眼就对这个人很有好感。

其实观察这两个人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在这里见过的男人比每天吃的饭都多,很多小姐和对男人都有非常直接的第一感觉,说不清楚什么道理。刘欣观察的时候赵雪已经直奔那个小白脸,一扭身就坐在了他的大腿上,而小白脸也毫不客气的用手勾住了她的腰。赵雪够机灵的,直接盯上了八号所说的那个“公子哥”,而把旁边的“保镖”让给了刘欣,正合刘欣的心意。

刘欣坐在“保镖”身边的时候,他很客气的收了收腿,留下一块让她坐下的空地。这时听见赵雪娇滴滴的对小白脸说:“帅哥哥,怎么这么面熟啊?以前来过吗?”

小白脸:“当然面熟啊,我们几年前就认识啊,你叫阳阳对不对?”

听这小白脸的话赵雪有点吃惊,这里只叫号码很少叫名子的,这个客人以前没见过,怎么一上来就叫自己在这里的名子阳阳呢?赵雪又撒娇道:“你好坏呀,是不是问服务员我的名子了?”

小白脸:“没有,我可没问,是我自己猜的,看样子猜对了。”

看样子这小子很喜欢穷吹乱泡,在那两人说话间,刘欣身边的那位也突然问了一句:“你叫什么名子?”

“我是二十九号,很高兴为您服务。”刘欣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这是陈姐教的标准用语。

“保镖”没说话,那边小白脸倒抢着插嘴:“二十九号?你是南方航空还是深深房?我们不喜欢代码,只喜欢名子。你叫什么名子?”

刘欣当时没清楚他在说什么,倒是听明白他问她叫什么名子。“我叫星雨。”刘欣在这里的名子叫星雨,告诉他也没关系。

“大哥,你是第一次来吧,请问您贵姓啊?”刘欣没有理小白脸,还是问身边的这位客人。在这里小姐一般不主动问客人的姓名,但刘欣想既然他们问了我也问。

“我姓风,风流的风,他姓常,经常的常,你们就叫风哥和常哥吧。”这次还是小白脸抢着回答。他说的话刘欣一点都不信,哪有姓风的!就没听说过。不过这里的客人没有几个说的是真话。小白脸说话的时候,他的同伴似乎摆了摆手,在刘欣看来意思是让他不要撒谎(真是个实在人)。既然他们报了家门,不管是真是假,刘欣和赵雪就叫他们风哥和常哥了。

聊了一会儿,风哥用询问的口气问常哥:“常哥,我们是不是进去?”

常哥似乎有点犹豫:“小风,要不然你进去吧。”

这一句话就露了底,刘欣知道这两个人绝对不是八号所说的公子哥和保镖,公子哥不会这么和保镖说话的。见常哥犹豫,风哥有点不高兴:“老常,你这算什么,入乡随俗不知道啊。想当年一起同过窗,而如今一起来嫖娼,这点面子你要给吧?”这小子说话口无遮拦,当着婊子的面说嫖娼。

常哥看上去有点不情愿,但是还与刘欣一起进了包间,而风哥与赵雪进了隔壁的那个包间。看样子常哥并不经常到这种地方来,刘欣脱去他的上衣让他躺在床上时他的神情明显有点紧张。刘欣告诉他去打两杯水(一冷一热),然后通知前台记钟,回来的时候发现他还是那个姿势,连双手都没有动过地方。

这样的客人刘欣比较喜欢,他们随你怎么摆弄,而不是在摆弄你。先含了一口热水,在他的胸前抿过,明显感觉到他的肌肉紧绷,刘欣吐掉这口水,用手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胸膛:“放松点,你的肌肉太紧了,没必要这么紧张,我又不会真的吃掉你。”常哥笑了,笑容也有点腼腆。

接下来刘欣尽量把动作放的很慢很轻柔,一方面是希望常哥放松,另一方面也是拖一拖时间。毕竟刚刚经过搓衣板那两个钟的折腾,下身还是有点不舒服。后来刘欣脱掉他的短裤时,常哥的表情明显很不自在,看样子想阻止但是又觉得不合适。他已经勃起了,当刘欣用冷水和热水交替含了几下之后,就感觉到他冲动的很厉害,这从血脉跳动就能感觉到。火候差不多了,开始给他戴上安全帽。

常哥的身体非常健壮,这种健壮和搓衣板那种虚亢是完全不一样的,给人一种很充实的感觉。看着他健壮的身体,刘欣忍不住小声说了一句:“轻点好不好?”

常哥听见了,没有动,说了一句:“你不舒服吗?”

好细心的男人,刘欣不知道该不该点头。不料常哥又说了一句:“那就算了,我们聊天吧。”

这怎么可以,箭已经在弦上,怎能不发?再说如果他出去之后投诉小姐没有做活,刘欣不仅没有小费,可能还要被罚款的。就在她转念间常哥又说道:“你不用担心,我照常给你签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