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五部 神女心
第01章、神女无心

在这个世界上,刘欣最讨厌的东西是——男人和安全帽。她讨厌的安全帽有两种:一种是廉价劣质的,动作激烈一点就容易破裂,一点也不安全;另一种是超薄带有微刺的,这一种相对高档,但一定是哪一个无能而且变态的男人发明的!对了,这里说的安全帽不是工人带在头上的那种,而是某行业的术语,平常人也称之为安全套或者避孕套。如果说令她讨厌的安全套还有两种的话,那么男人就只剩下一种了——天下乌鸦一般黑,男人也一样,没有一个好东西。虽然说起来她是靠男人吃饭的。

说到这里,你们一定猜到她是做什么的了?没错,她是个小姐!小姐如今是人们对娱乐行业中所有边缘的或者正式的、从事性服务的女性工作着的尊称。至少我是这么理解的,因为它比婊子好听一点,比妓女委婉一点。这个社会中的小姐也分三六九等,比如在夜总会上班的小姐还可以拿一句卖唱不卖身来掩护,但是刘欣这种在洗浴中心工作的小姐则是最彻底的小姐,俗称为“鸡”。

刘欣,二十四岁,中专学历,小姐从业经历四年。老家在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郊区,父亲在她上中学的时候抛下了她的母亲妹妹,和另一个女人走了。

刘欣和妹妹现在都在滨海市打工。刘欣在汉豪洗浴中心上班,这是滨海最豪华的休闲桑拿之一。所谓豪华指的是三个方面,一是装修的上档次,二是收费足够贵,三是这里的小姐足够靓!刘欣应该感谢父母给了她一副漂亮的脸蛋和足以激起任何男人欲望的身材——她认为他们大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她的理想是将来攒够了钱,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开一家小店铺,如此而已!至于男人,她已经不报希望。但是她的妹妹却不一样,她的理想是攒够了钱去上大学,将来有个好工作再找个好男人。

刘欣的妹妹比她小三岁,叫刘可儿,高中毕业以后也来到滨海市打工,在一家大商场的服装专卖店里当售货员,专卖女士内衣。姐妹俩不住在一起,刘可儿和同事一起租房子住,刘欣也和她的“同事”一起租房子住。刘欣不和妹妹一起住,多少也是因为不想让妹妹知道她是做什么工作的。虽然妹妹对她总是晚出晚归也曾经怀疑过,但是刘欣骗她说自己在夜总会推销啤酒,单纯的可儿也相信了。

刘欣在离工作地点不远的地方租了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是和洗浴中心的另一位小姐合租的,月租金900块,一人拿一半。刘欣的同屋也是她要好的姐妹,叫赵雪,在洗浴中心里的名子叫阳阳,取阳春白雪之意。但是在她们工作的地方,通常都叫号码,阳阳是18号,刘欣是29号。

本来这些小姐也可以住在洗浴中心,那里也允许她们过夜,但是这些小姐们都尽量不在洗浴中心过夜,不管多晚都要回自己的“家”,除非有客人点名包夜。原因说出来也许难以置信,那是因为汉豪洗浴中心闹鬼!每天一到半夜洗浴中心里就会传来一阵阵女人的歌声与哭声,这声音细细的直钻进耳孔,就算用东西把耳朵堵上也没有用。

在洗浴中心的休息大厅里、包房里、走廊里都能听见这种声音,但是奇怪的是——在这里过夜的客人却听不见,洗浴中心的老板也听不见,只有那些“小姐”才听得见。还好除了声音之外这里倒没有发生其它什么异常的事情,久而久之小姐们也就习惯了。

……

现在的时间是星期五下午五点半,刘欣坐在洗浴中心的“服务员休息室”兼更衣室兼化妆间里懒懒的听妈咪训话。这正是客人最少的时候,也是即将要迎来一周客流高峰的时间,管理小姐的“妈咪”陈姐每个星期总会选择这个时间给这些小姐开“工作例会”,这也算是洗浴中心的一项“管理制度”。姐妹们都和刘欣一样懒洋洋的散坐在四周,有人在看杂志,有人在吃泡面,有人在修指甲。空气中混合着泡面味、汗味、香水味和各种各样年轻女人的体味,只听陈姐一个人在大声说:

“我不管你们是因为什么到这来的,但是既然做了这份工作,就要热爱这份工作,就算不热爱这份工作,也要尊敬自己的职业,要有职业精神!……做小姐也是服务行业,大家做服务都是为了挣钱,所以工作最关健的问题就是怎样激发起客人的消费欲望和再次消费欲望,……不要笑!这也是一门学问……”

陈姐今天的话是有所指的,主要是针对有些小姐的态度问题。一般客人到洗浴中心来洗澡,洗完后都会到休息大厅来躺一会儿,有的客人会直接找妈咪要小姐,也有的熟客会直接点自己认识的小姐,但还有很多人是不会主动开口找小姐。这样的人有的是陪朋友来自己并不想找小姐,有的是不太好意思主动叫小姐,这时候就需要小姐主动上去挑逗了。

可是有些客人比较烦人,小姐在他的身边腿上磨蹭了半天,他就是不跟你开票进房间。更有意思的是,有些客人见小姐坐过来揽生意,也和她调笑半天,甚至是下其手大吃豆腐,到最后还是不进包间。碰到这种情况小姐还不能发作,还得做出娇滴滴的样子。久而久之有些小姐也会烦的,不会太热情,抱着守株待兔的态度,不想主动到休息大厅里去陪客人聊天浪费时间和感情。陈姐今天说的就是这种现象,她对这种现象很不满意!只听见陈姐的声音还在说:

“顾客就是上帝,不管他做不做活,只要进了我们的门,到了我们的地盘上,就要让他们感受到这种气氛……你们有些人态度就有问题,装什么淑女!进了包间还不是一样要脱光光,在外面陪客人多磨一会儿又能怎么了?……摸两下还能给你摸掉了!……”

妈咪陈的训话向来精彩,算得上是雅俗共赏。也难怪,她原先在某国有大型企业干过行政和营销工作,后来不知道为何沦落至此,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一段故事。其刘欣也有过和妈咪陈类似的经历,她曾经也在家乡的一家大企业工作过,刘欣的故事就是从那里开始的——

(徐公子注:本篇小说最开始的四章主要是介绍“刘欣”这个女孩的来历,讲述她是如何从一个单纯、善良的少女一步步沦为“小姐”的过程。后面的第二章和第三章这两章故事有人可能会觉得似曾相识。天涯社区曾经有过一篇很热门的帖子,讲的是一个大学毕业生在广州找工作的经历。当时就有不少人跟帖评论:“如果楼主是个女的,最后的结果很可能会去做小姐。”而我在这部小说里,就将这“很可能”变成“已发生”,作为本书的开篇。)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