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51章、阴阳歧路现双灵

风君子:“光天化日,你看我是人是鬼。”一旁的袁晓霞也说道:“你们俩这是怎么了,刚才我一直和风君子待在这里,他哪儿也没去。”

萧正容好像想到了什么,转身对常武说:“我们在下面碰到的恐怕不是风君子。”

这话不明所以,但风君子也听出了一点门道,插话道:“你们在下面碰到我了?你们还碰见谁了?”

萧正容答道:“我们在下面碰到了一个很像你的人,和他一起的还有桃木铃。”说话间常武也走了过来,伸手拧了拧风君子的脸说道:“果然是你,那下面那个人是谁?”

风君子心念一动,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浮上心头,他隐隐约约已经猜到是怎么回事:“风君子不是风君子,桃木铃也不是桃木铃。你们在下面遇到的人恐怕是风行之和青叶雅子。”

常武没有祥细听说过风行之和青叶雅子的故事,看着倒吸一口凉气的萧正容问道:“这两个人是谁,为什么那么像风君子和桃木铃。”

萧正容没有说话,风君子替他答道:“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回头有时间再慢慢对你讲。你们在下面究竟遇到什么事了……咦!我的剑哪去了?你们谁看见我的剑了?”说话间风君子突然发现一直带在身边的宝剑不见了,疑惑的向四周看去。

袁晓霞:“什么剑?我来的时候你并没有带着宝剑啊?”

风君子:“萧老爷子给我的一柄长剑,剑锷是金黄色的,上面有篆书的天心两个字,剑穗上还系着一块玉佩,常武你们应该看见我拿来的。”

萧正容和常武齐声道:“不用找了,在下面,下面那个人手中拿着那把剑。”

“风君子,你看那里,地上是什么?”袁晓霞指着井口叫道。

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井口旁的地上躺着一块玉佩,正是风君子系在剑穗上的那一块。风君子走上前去拾起玉佩,玉佩仍然散发着碧绿色温润的光泽,没有一点瑕疵,不仅是没有瑕疵,连原先那块醒目的血红色玉沁也消失了!风君子看着玉佩有点恍惚的自言自语道:“她走了,她果然找到了他。”

“谁找到了谁?”身边的三人几乎同声问道。

风君子:“青叶雅子找到了风行之,和他一起去了。这件事萧正容你应该听得明白,至于常武和袁晓霞你们两个,以后我再慢慢解释吧……快说,刚才在下面究竟发生什么事了?”

……

常武和萧正容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起了他们在井下的经历。井口说深不深、说浅也不浅。萧正容和常武顺着绳子攀下去大概十五、六米的样子就到了低。井底没有水,而是实地,空间比井口要大多了,足足有五、六米见方。井口的那条铁链笔直的垂下来,直到井底没入土中,不知道还埋了多深,连向什么地方。

两人头上的矿灯照亮了周围的环境,很快在井壁上发现了一道门。这是两扇很普通的铁皮门,当然铁皮也已经绣迹斑斑,近两米宽的大门中间挂着一把很老式的门锁。两人根据约定的暗号扯了扯绳子,上面的风君子将背包放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研究了半天,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打开这扇门也没有费太大的力气,虽然门锁早已绣死,但也难不住常武和萧正容。

井底没有水却有一道暗门,这本身就说明了这个地方不同寻常。门后是一条长长的甬道,向下倾斜不知延伸到什么地方。奇怪的是,甬道内的空气虽然不是很新鲜也并不污浊。两人对望了一眼,一前一后走下这条甬道。萧正容腰间扣着绳索在前面探路,而常武保持五、六米的距离跟在后面。向前走了几十米,通道还没有到尽头,两人没有任何发现。前面的萧正容停了下来回头对常武说:“真奇怪,这个通道里似乎什么机关都没有,我还想过能碰到地雷什么的。”

常武:“这个地方可能是六十年前的日本人修的,据我小时候看的战争故事,日本军好像不擅长埋地雷,地雷战是我党游击队的法宝。”

萧正容笑了笑:“你说的倒也是,不过我们还是小心点好。”

又往前走了几十米,通道终于到了尽头。出口处没有门,两人直接走入一个地下大厅。这个大厅规模很大,放眼看去超过一个蓝球场的大小。常武打开了手中的强光照明灯向四周照去,发现这是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周围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箱子,有木箱、皮箱、铁箱甚至还有现在已经非常少见的柳条箱和藤条箱。这些箱子有不少已经朽损,看上去似乎一碰就变成粉末。

“常武,你举着灯照着,我打开几个箱子看看。”萧正容一边说着话一边带上两层手套和口罩。他走到一个看上去很完好的金属箱前,伸手轻轻一拧就扭断了长着绿毛的铜锁,打开箱子。箱子里是一堆花花绿绿的纸币,有很多已经霉变的不成样子,萧正容伸手拿起几张相对还比较完整的纸币仔细观察。

“这是什么东西?美金吗?这下我们可发财了!”身后的常武说道。

萧正容:“你就作梦吧。这东西我有点印像,好像是前苏联卢布,很可能是伪钞,就算不是伪钞现在也是废纸了。”

常武:“真扫兴,再看看别的。”

萧正容这次又来到一个大木箱前。这个木箱看上去比较显眼,因为它保存的相当完好,几乎没有腐朽或损坏的痕迹,质地看上去很可能是檀木或者梓木一类。箱子没有锁,打开老式的勾环掀起箱盖,萧正容愣住了。他本来以为这显然很贵重的箱子应该放着什么特别重要的东西,然而一伸手却从一堆填充物当中摸出来一个骷髅。萧正容吓了一跳,差点没把骷髅扔到地上,身后的常武也吃了一惊。

“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会放在这里?看上去像头盖骨,还是碎片粘起来的。”常武是刑警,经常和这些东西打交道,看的比较仔细。萧正容手中的骷髅说起来不是完整的骷髅,只是连着头盖骨的那一半、模样也和普通的头盖骨不一样,上面明显有修补过的痕迹,手感略微有点发沉。

“谁知道呢,有可能是什么重要人物的遗骸,我们再看看别的东西。”

两人又翻看了几个箱子,发现了一大堆希奇古怪的东西。有已经模糊难辨的日文文件,还有一些可能是中国古董或者字画一类东西。两人对考古没什么研究,也看不出什么所以然来。翻了半天,常武对萧正容说:“我们还是向前再走走看看,节约点时间,我怕到时候电池不够用了。”萧正容同意了常武的建议。大厅的另一端黑呼呼的好像还有出口,两人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老天爷!”两人齐声发出惊呼。原来穿过大厅另一侧的出口之后,出现在眼前的是另一个巨大的无法想像的地下空间。如果说这是也是大厅话,那么这个大厅足有两个足球场大小,常武手中的强光照明灯也只能隐隐约约照见大厅另一侧的岩壁。这个大厅的四壁上有很多人工斧凿的痕迹,但是其它很多地方仍然保留着天然形成的原貌。

“常武,除了黑龙井之外,你还听说过龙王塘有一个地下迷宫的传说吗?我看就是这里。”萧正容说道。

常武点点头:“这个地下洞穴确实是天然形成的,后来有人又开凿整理了一下。没想到,龙王塘山下居然有这么一个巨大的地下军火库。”

萧正容:“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洞穴,单单是这里的军火恐怕就可以装备一个团了。”

两人谈的是军火,因为他们眼前的大厅密密麻麻排列的全是军火。整齐的枪械、钢炮还有弹药箱。由于年代久远,连萧正容这种职业军人也说不完全这些枪炮的型号。这里不仅有枪有炮有弹药,还有很多其它装备,有的两人在电影、小说里都没有见过。

常武指着一个比海龟背还大的龟壳形钢盔问道:“这是什么玩意,肯定不是烧饭用的大铁锅。”

萧正容看了看:“看形状像一种单兵防护装甲,你看这下面还连着背带,正好背在后面系住腰肩。”

常武:“谁会背着这么个东西打仗,看上去像只乌龟。恐怕只有小日本才能想出来这么变态的主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