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50章、溯源追史寻幽路

“传说中的黑龙井!”风君子喃喃道。站在井口边的萧正容看见那条铁链,下意识的伸手想去拉,而旁边的两人同时大声阻止道:“不要碰!”

萧正容站起身来:“怎么了?我看看不行吗?”

风君子:“传说总有传说的道理,你还记得黑龙井的传说吗?据说拉起这条铁链会引出地下咆哮的黑龙,我可不希望看到有什么怪物钻出来。”

常武:“黑龙恐怕不会,最怕这条铁链上连着绊雷,冒然去拉会引爆炸药,这个洞口就会封死的。”

三人商量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用绳索攀下去看看情况。等洞口中陈年的浊气排的差不多了,萧正容又吊了一根火把试了试井中的空气没有太大的异常,这才决定下去。三个人来到井口边,萧正容没什么反应,常武觉得身上有点发冷紧了紧衣服,但是风君子却觉得一阵阴森之气扑面而来,胸腹就像被寒冰刺激一阵发麻,向后倒退几步才站稳。

“好重的阴气,我居然靠近不了,你们俩怎么没什么反应?”风君子惊呼道。

常武:“地底下湿气当然重,就你那身子骨,以后好好锻炼吧。”

萧正容:“既然这样,风君子你就不要下去了,我们两个人下去,你在外面看住井口和绳子。”

风君子本来也打算下去看看,可是在这种情况下他确实不合适,再说也需要有一个人在井口留守,只好同意了这个建议。萧正容带来的绳索连起来有三百多米长,三人商量萧正容在最前面探路,常武跟在他后面保护。不管下面是什么情况,如果绳索放到尽头就立刻往回走。

在大树上系好了绳子,萧正容和常武一前一后攀下了洞口,身影渐渐隐没在黑暗中,风君子一个人留在地面上,看着两条绳索不断的颤动,他的心也跟着颤动。渐渐的绳子没了动静,看样子两个人已经下到了实地,风君子总算心里稍安。绳子抖了一下,风君子按照约定的暗号将刚才没有带下去的装备吊了下去,放到快二十米深的地方被接走,看来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风君子无所事事的坐在不远处的大树下,突然就剩了他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间,心里莫明其妙的不安起来。这时一阵山风吹来,四周的草木发出沙沙的声音,风君子突然跳起来,向着不远处喝道:“什么人?”

回答他的先是两声狗叫,然后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风君子吗?可找到你们了。”随着声音袁晓霞牵着一只大狗丛树从中钻了出来。

“原来是你呀,还有这个黄毛,居然找到这里来了,差点没吓死我!”风君子拍着胸口又坐到了地上。

袁晓霞能找到这里并不奇怪,她是常武同事,又是萧正容的女朋友。前一段时间这两个人反常的表现别人没有注意,袁晓霞全都看在眼里。她猜到这两个人有可能会来龙王塘,跟着也找来了。本来常武他们在山间开道就留下不少痕迹,做为刑侦大队技术科的袁晓霞,再加上一条受过训练的狗,袁晓霞也找到了风君子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

“萧正容和常武哪去了?”

“他们都下去了,我在上面把风。”风君子指了指地上那个黑沉沉的井口。

袁晓霞看见井口也看见了那条铁链,做为龙王塘的当地人,她本能的想起了那个传说,不禁惊呼道:“难道这就是黑龙井?他们两个胆子也太大了。”

“艺高人胆大,你也不用太担心,萧正容是不会有事的。”风君子虽然心里没底,可是不忘了安慰袁晓霞。

“我不担心萧正容,他本事大着呢,我担心我们常队长。”

“不要口是心非了,这条黄毛是警犬吗?看着挺威风的。”

“不是警犬,不过它的父母可都是警犬出身。它不叫黄毛,叫宝宝,是我爸妈养的狗,今天要不是宝宝,我还不容易找到这里。”

“宝宝?长像这么凶居然叫宝宝!”风君子说着话伸手想去摸宝宝的头,宝宝似乎不满意的低吼一声,吓的他把手又缩了回去。有袁晓霞陪着守在井口,风君子的心情也安定很多,两人一起坐在树下,看着井口有点焦急的等待着。

按照风君子和萧正容的约定,第一次下井如果找到路的话最多只走三百米远。可是这三百米不知道要走多久,过了半个小时以后,风君子终于有点坐不住了。就在这个时候,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出现在他的心中,山间没有风,可是井口处那种阴森的寒气似乎突然膨胀开来,直接逼近到坐在远处的风君子。风君子全身都感到发麻,身边的袁晓霞也莫明其妙打了个冷战。这时一直坐在地上的大狗宝宝突然跳了起来,夹着尾巴全身的黄毛似乎都竖着,冲着井口方向一阵狂吠。

“坏了,恐怕出事了!”风君子和袁晓霞起身向井口走去,两人还没有迈步,只见绳索一阵晃动,常武和萧正容一前一后爬了出来。看两人神色慌张、衣衫不整,不知道刚才遇到了什么情况。

“怎么回事?你们俩这是怎么了?”风君子大声问道。

常武和萧正容一抬头,看见迎面走来的风君子和袁晓霞,突然神色大变,显得异常紧张,齐声叫道:“你——你怎么在上面?”

风君子见两人这么紧张也很惊讶,但他没有想到这句话是对自己说的,因为他一直就在上面,那么他们一定是在说袁晓霞。袁晓霞的想法和风君子一样,她笑着答道:“我早就知道你们俩个鬼鬼祟祟在准备登山探险用的东西,肯定是要到龙王塘来找什么,所以我带着宝宝找到这里来了。怎么样?我的追踪水平还可以吧?”

萧正容却没有理会袁晓霞,而是指着风君子说道:“不是说你,是说他——风君子,你什么时候上来的?你不是留在下面断后吗?怎么比我们先上来?”

风君子听的一头雾水,不知如何回答。常武指着风君子问道:“你倒底是人是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