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49章、铁索垂幽唤梦回

“这下面是熟土,而且这里有人工路道的痕迹。”风君子举着洛阳铲说道。

“人工道路,我怎么一点都没看出来?熟土是什么东西?”常武问道。

风君子:“六十年的雨水冲刷,在加上植被的生长,你看不出来很正常。但是你看这一片山谷间似乎有一个断断续续的狭长的平缓地形,不可能是天然形成的。至于熟土,就是人工土层,别说是六十年,就算是六千年也能看出来,当然了,你这种外行就不行了。”

萧正容:“这一片都是熟土,我们要找的究竟是什么位置?”

风君子:“你们还记得黑龙井的传说吗?我有一个预感,我们要找的是一个类似于井口的东西,而这个井口很可能被封在土堆下面。”说着话风君子走向了一个不太起眼的土丘,简单清除了一下杂草,用洛阳铲试探了几下。看了看泥芯又说道:“这个大土包是很久以前人工堆起来的,在深山间出现这么一个人工土包,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这个地方是一座大型坟墓,二是下面可能埋着东西。”

常武有点担心的说:“那我们会不会挖到别人的坟墓?”

萧正容:“是不是坟墓,挖出来看看不就知道了?”

风君子:“不着急,现把下面的情况探清楚再说。”

萧正容拦住了风君子:“你小心点,这里要真是军事设施,万一有地雷怎么办?”

风君子:“如果真有地雷的话,六十年也该失效了吧。”

萧正容:“那可说不定,很有可能会引爆的。我这里带了个金属探测器,先试试地表的情况再说。”

萧正容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线圈样的东西,接上金属长杆,再连上随身的电池盒,小心翼翼的在土丘表面探测了一番。滴滴的声音始终不紧不慢的响着,没有什么意外发现。萧正容冲风君子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开始了。

萧正容小心翼翼的样子也让风君子感到紧张。他在背包里拿出了几节像鱼杆一样的东西,连在一起接成了几米的长杆,将洛阳铲装在最顶端,身体尽量远离这个土丘一点一点的打着探洞。这是一项相当乏味而且枯燥的工作,常武和萧正容都远远的找了一块树荫休息,只有风君子一个人机械的工作着。

太阳渐渐的西去,风君子沿着这个土丘的一周打了疏密不等的几十个探洞,每个都有两米多深,有直有斜。三点多钟的时候,他终于擦了擦脸上的汗,收杆休息。另外两人见他停了下来,都好奇的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下面两米多深的地方,有一个圆台形状的东西,直径在一米到两米之间,上面好像被一块石板盖住了,看来我的感觉没错,很像一个井口。”

萧正容:“那我们把它挖开吧。”

常武:“时间不早了,说干就干吧。”说着从背包里拿出两把军工铲,递给了萧正容一把。

这两个人都是干体力活的好手,你一铲我一铲很快就把这个土丘就给削平了。到下午五、六点钟的时候,随着地表的土丘被挖开,萧正容手中的军工铲突然发出叮的一声,一块青石板的表面露了出来。

“下面果然有一块石板,风君子你看怎么办?”

风君子:“高手就是高手,过去打仗也是这么挖战壕的吧?这么大一堆土,要我三天也挖不开呀。现在天快黑了,反正地方也找到了,明天再来吧。”

次日三人又来到了这个地方,都带足了装备。常武的东西最沉,有两个头盔式的矿灯,还有一盏拍摄用的强光照明灯以及电池盒,这恐怕是托林真真搞来的东西。此外常武还带了一堆电流表和电阻计,以及夹子、小刀、导线一类,风君子笑他好像是来拆弹的。而萧正容带来了全套的登山用绳索及装具。三人中只有风君子的背包不沉,但是他却提了一柄长剑,剑穗上还系着一块玉佩。风君子有一种感觉,如果雅子想再见到风之行或者桃木健雄的话,今天恐怕是最后的机会,为什么他会这么想,自己也说不出来。

土丘很快被移平,一块扁平的大石露了出来,石头的表面坑坑洼洼,似乎是天然的山石。常武有点傻眼,对风君子说道:“你的水平恐怕还不如盗墓贼,这下面哪有什么井台,这块石头恐怕不是你说的石板。”

风君子也感到奇怪:“这是熟土没错,这块石头恐怕是伪装,不会有人莫名其妙在荒山野岭堆这么一个土堆的。你想想看,如果有人无意间挖开了这个土丘,发现下面是山石,恐怕不会再挖了。”

萧正容说道:“是不是伪装,移开看看不就知道了。”

常武:“不知道下面是什么,仅仅这块石头恐怕就有两千多斤,怎么移,我们难道还要搞一辆吊车来吗?”

萧正容看了看这块大石,搓着手说道:“你们俩站远点,我来试试。”常武还要说话,却被风君子拉到了一边。只见萧正容在大石旁站稳了马步,微微弓身双手下探扶住了石头的边缘。他在那里调整着呼吸,半天一动不动,双手好像长在了石头上。远远旁观的两人正等的不耐烦,只看见萧正容突然双手向外一分,那块大石头无声无息的就从地上掀起,翻了个身又摔在了挖开的土堆上,而萧正容的双脚也陷进了土里,直没到脚踝。他的脸色微红,额头上也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你看看人家!同样是练武的,你可差远了!”风君子拍了拍常武的肩膀,接着向萧正容说道:“这么无声无息的就搞定了?我还以为你要系上红腰带,再拉开几个架式,最后还要大喝一声……”

萧正容打断了他的话:“运气发力而已,又不是在天桥上耍把势。快过来看看这下面的情况吧。”只见大石已经被掀开,朝着地下的那一面露了出来,表面异常的光滑平整——显然是人工加工的石板。而这块伪装的石板移开之后,露出了一个黑沉沉的井口。就在井口不远触手可及的井壁位置,嵌着一个碗口大的铁环,铁环上连着一条手臂粗细的铁链。锈迹斑斑的铁链垂向井中,不知道有多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