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47章、一朝身去无相随

孙卫东就觉得脑中嗡的一声,一下子定在了原地。这时他耳边突然传来一个阴森森的声音:“孙卫东,你也有今天的下场,看样子我没有白等。”孙卫东顺着声音看去,路边树木的阴影下站着一个男人,看那身影似乎十分熟悉。

那人见孙卫东看着自己,无声无息的从树影下走了出来,边走边对孙卫东说道:“孙总,你还记得我吗?”孙卫东当然记得他,这个人就是记者站的摄影师小陈,已经在两个月前死于车祸,而且当时那起车祸就是孙卫东一手安排的。现在小陈又站在他的面前,孙卫东吓得倒退了几步,手指着小陈,口中说道:“你不是死了吗?这,这,这怎么可能……”

“这怎么不可能,世上的生命都是平等的,他有可能遇到你为什么就不可以遭遇呢?”此时从小区门口的方向又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孙卫东转头看去,不远处还站着两个人。这两个人是一对男女,男的穿着黑色的唐装,而女的却穿着非常传统的日本和服,样子十分古怪,说话的正是那个女人。

孙卫东:“你们都是什么人,我这是怎么了?”

“他们和你一样都是这个世界上的冤魂,因为有心愿未了所以在这世间留恋不去。”那个穿着唐装的男子终于开了口,他又指着小陈说道:“他的心愿就是想亲眼看见你在这个世界上的下场,现在他已经如愿以偿了!”说着话只见那人伸出右手,结成一个奇怪的姿势,中指前伸指向小陈,口中念道:“咄!你可以去了。”只见小陈的身影突然变淡,最终化作青烟散去。

“这很像风爷当年的风神指。”那奇怪的女子说道。

唐装男子转身对女子说:“这不是风神指,这是往生手印,我送他一程。”

只听女子又说:“难怪你敢用驭魂术,原来你早就会往生咒,你不会也用来送走我吧?”

男子答道:“现在当然不会,我答应你的事情还没有完成,你放心,我会言而有信的……到该送你走的时候我自然会送你走。”

只听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将孙卫东晾在了一边毫不理会。孙卫东何时受过这种闲气,向两人大声喝道:“你们搞什么鬼!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我可不客气了。”

只听那男人冷笑道:“做人的时候就不知检点,没想到成了孤魂野鬼还这么嚣张。孙卫东,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东西!”

那女人也在一旁淡淡的道:“你放下吧,放下生前所有的一切,你自然会离去。”

“放下?放下所拥有的一切!这怎么可能!”孙卫东在心中喊道。他孙卫东是什么人!是赫赫有名的滨海老大,脚踩黑白两道,权势一手遮天,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孙卫东不甘心,十万分的不甘心,他冲了出去,向大街上所有遇到的人咆哮:“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孙卫东!”可惜没人听得见他说话,他就像连一粒尘埃都吹不起的,世上最微不足道的风。

……

孙卫东遭遇车祸离奇身亡,让滨海警方很是紧张了一阵子。居肇事司机回忆,当时马路上没有车,所以他开的很快,却没想到有一个人像疯了一样突然冲了出来,结果躲避不及撞了上去,当120救护车赶到的时候,孙卫东已经死亡。然而警方在调查的时候却发现孙卫东当时没有穿外衣,而且他的住宅就离事发地点不远,家中门户大开,茶几被踢翻在地,卧室中还有一盏被打碎的应急灯。可是现场既没有发现有停电的迹象,也没有发现有打斗的痕迹。死亡原因是车祸自然确定无疑,可是孙卫东为什么会在半夜突然冲出家门却成了疑案。

……

“孙卫东就这么死了?这么莫名其妙。”林真真表情复杂的看着带来孙卫东死讯的常武。

常武:“是很怪异,调查这一案件的警察也不知道怎么解释,但是孙卫东确实死了。”

林真真低下头沉默良久。孙卫东在她心里是个恶魔般存在的阴影,她实在想不到这个为所欲为什么也不怕的恶魔最终的结局会是这样的戏剧性,简直草率而且仓促。她小声自言自语道:“这种人不应该这样死!”

常武听见了她的话,似乎是反问道:“那你说他应该怎么死?难道生前飞扬跋扈的人就一定会死的轰轰烈烈吗?”

林真真:“这我也不知道,我总觉得这种人应该被绳之以法,被送上刑场。”

常武:“那份记录了孙卫东罪证的材料让风君子给烧了,他是为了保护你。如果将这种人送上刑场,付出的代价恐怕是太大了。反正是一死,其实没有区别。”

林真真:“孙卫东死的是这么窝囊,对他来说也许是一种更好的惩罚。”

常武:“没有什么窝囊不窝囊的,之所以我们会这么认为,是因为这个人生前的权势。其实一个人有钱、有地位、有势力、有特权,看起来会显的非常强大,其实把外表的这层包壳去掉以后,他的心灵和普通人一样脆弱,他的生命也不会因此而更加高贵!”

林真真:“你说话怎么越来越像风君子了?”

常武:“这句话就是风君子说的。”

……

在常武和林真真谈论孙卫东的死讯时,风君子正坐在萧老先生的书房中,低着头老老实实的听老人家的教导:“风君子,我不知道你是天生有异能还是偶尔有了奇遇。你不属于什么门派,也不是江湖人物,所以有些事情没有人告诉你。但我好歹也算你的长辈,现在有必要和你讲一讲,这个世上修行中人行事的规则……”

风君子:“老先生,其实我没有什么特殊的能力,只是偶尔有了奇异的遭遇而以。不过我还是很希望听老先生指教的。”

萧老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的说道:“如果有人略施小计,就让孙卫东这样一个人有了现在的下场,那恐怕是借助了人世间以外的力量。这个世界上可能有人拥有超出常人的奇异能力,但是他们的行事是有规则限制的。那就是不能把这种能力使用在世俗之间的利益争夺上,不能用这种能力去影响普通人的生活与命运……”

风君子:“老先生恐怕误会了,我不是,我也没有。我虽然认识了一个鬼魂,但我没有利用她做任何害人的事。桃木父子自寻死路,是他们自己要偷那双筷子,是自己走到防空洞里受到致命辐射。而孙卫东不是鬼魂杀死的,他死于现实世界的车祸……再说了,规则都是为君子制定的,而孙卫东和桃木父子这种人,我不除不行!我只是没有想到会这么容易。”

萧老叹了一口气:“异能者的规则是不能打破世俗力量的平衡,而世俗本就有善恶之分,这不是你能够改变的。孙卫东的下场可以说是作恶多端的报应,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你冒了很大的风险。其实你也没做错什么,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今天来找我又是为什么呢?”

风君子:“我确实有事。老先生带兵打过仗,我是来请教一个军事上的问题的。”说着风君子取出了一张滨海半岛的地图放在了桌子上,地图的龙王塘位置,用红笔画了一个醒目的圆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