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46章、错路难返忘不为

滨海地产界名人周颂自杀身亡的消息让街头巷尾的人们议论了很长时间,人们想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而警方断定周颂死于自杀最直接的证据就是周颂前几天莫明其妙立了一份遗嘱,遗嘱中不仅提到自己死后财产如何分配,而且还将金周集团10%的股份赠送给了集团的梁总工,并且委托梁总工在他去世后继续掌管这一周氏家族企业的经营。周颂正当壮年,而且身体十分健康,却莫名其妙立下这样一份遗嘱,所以他的死自然而然就是自杀,原因可能是精神压力过大,至少警方是这样认为的。

风君子不知道周颂在临死之前一念之仁放了他一马。他听见周颂去世的消息之后,本能的认为这不可能是自杀,绝对是孙卫东下的手。风君子对周颂本来就没有太多的怨恨,听到周颂的死讯后也是怅然良久,这一结局也许是宿命使然,但是更加增添了他对孙卫东的恨意。在愤恨的同时,风君子也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既然孙卫东除掉了周颂,那么也可能对他风君子下手,和风君子在一起的桃木铃同样也有危险。

风君子不是高僧能看破生死,也不是热血英雄做好了成仁取义的准备。在滨海市的地界上逃避孙卫东恐怕是很难的事情,只有想法办先下手为强了。

不论风君怎么想,孙卫东却对他却暂时没什么动静。孙卫东不是没有想到风君子和桃木铃,但是孙卫东现在的主要精力放在如何清理牙鲆渔场的痕迹以及追查桃木父子身上,他现在所担心的还是流失在外的那些材料。

桃木父子不像周颂那么好对付,连日来孙卫东都没有找到这两个人的下落,这种情况不禁让他更加担心。实际上孙卫东的担心是多余的,桃木父子几天前在医院查出了障碍性贫血,因为对滨海市医疗技术的不信任,两人立刻飞回日本接受检查治疗。等到孙卫东听说这一消息之后,已经过了一个星期的时间。

周颂死了,桃木父子走了,这不是风君子想要的结果,但是对于孙卫东来说,也还勉强可以接受。孙卫东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这一次的买卖虽然有所损失,但并未伤及他的根本。孙卫东近年来已经将主要资产转移到海外,如果国内有什么风声不对,他随时可以躲出去。这些日子以来事情渐渐平息,孙卫东也不想再多事,甚至有了上国外呆一段时间的打算。不过在他走之前,还有一些小问题需要处理,那就是确定人在滨海的风君子与桃木铃对他是不是还有威胁。只可惜他万万没有想到,风君子居然抢在他动手之前出手发难。

……

孙卫东在滨海市有多处房产,但是他平常住在某高档小区内的一套公寓内。这天孙卫东很晚才回家,刚刚结束了几拨没完没了的应酬,人已经带着明显的醉意。家中没有别人,今天他也没有带女人回来,回到家中之后他发现厅里的灯打不开了,他以为是灯坏了,结果卧室里的灯同样打不开——房子的电源似乎出了问题,看样子是停电了,这是很少见的情况。

他想起厨房里还有一个手提应急电源灯,是小区物业提供的,于是找出来提到了卧室。没有电自然没有办法洗澡了,孙卫东打算直接脱衣睡觉,明天再找小区物业的麻烦。他将应急灯放在床头柜上,借着幽暗的灯光脱衣准备休息。他的生活还算有规律,就算酒喝得不少,也没忘了将外套挂到衣柜里。

孙卫东打开衣柜的门,伸手想取出一个衣架。就在这时,衣柜的暗影里挂着的一件大衣突然扬起了袖子,袖中伸出一只诡异的黑手,直向他的咽喉掐来。这突然出现的变故吓得孙卫东一声惨叫,向后倒退几步差点跌在地上。伴随着他的惨叫声,床头柜那里发出啪的一声响,是应急灯落地的声音,卧室里瞬间一片黑暗。

孙卫东一惊之下酒完全醒了,他本能的感觉到在黑暗中被危险包围,爬起身来跌跌撞撞向外跑去。他的头先被卧室的门撞了一下,接着脚下又被客厅里的茶几绊了一个跟头,但是他顾不得疼痛,用最快的速度冲出了大门外。深夜的小区静悄悄没有一个人影,连刚才还亮着的路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灭了,孙卫东从一片黑暗冲进了另一片寂静无人的阴暗。

孙卫东冲出门的时候,身后刮起一阵风,风中带着咝咝的如毒蛇吐信般的声音,这声音让他全身寒毛倒竖,却又不敢回头看。他看见了小区门外仍然灯火明亮的马路,那温暖的灯光给人一种安全感,似乎只有逃到那个地方才能摆脱恐惧。孙卫东冲出门之后没有停步,而是直接转了个弯向小区大门外冲去。门卫室也没有亮灯,看不清有没有保安在值班,孙卫东直接冲出大门,冲到了路灯下的马路上。

明亮的路灯光让孙卫东松了一口气,他刚刚站直身体,就听见一声刺耳的刹车声,紧接着就觉得一股巨大的力量将自己的身体抛向了天空,远远的落到了路边的人行道上。

孙卫东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发现自己并没有受伤,也没有疼痛的感觉。他抬眼向前望去,看见一辆三菱吉普车停在前方不远位置,车尾朝着他的方向,看样子刚才就是这辆车碰到了自己。此时的孙卫东已经从惊慌中冷静下来,他本能的想到刚才自己的住处是被人做了手脚,有人潜伏在暗中吓唬他。

尽管刚才还是惊慌失措,但冷静下来的孙卫东心头陡然升起一股怒气——什么人这么大胆子?这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如果让他查出来,一定要让对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以他孙卫东在滨海市的能量,一定能查出来!想到这里他不禁冷笑着看了看前面那辆车,车主已经走下车来查看情况,他心中暗笑:“这倒霉的家伙,碰谁不好居然碰着我了,看我怎么收拾你,正好大爷今天心里有气,活该你倒霉。”

孙卫东伸手想打电话叫人,却发现手机没带在身上。他干脆迈步向那个倒霉的司机走去,一边走一边呵斥道:“你小子是怎么开车的,蹭破大爷一块皮把你卖了也赔不起……干什么呢!我跟你说话呢!”

孙卫东虽然在大声呵斥,可是对方就像聋子一样毫无反映,下了车向前方头也不回的走去。见此情景孙卫东不禁动了真火,紧走几步抢在那人身前拦住去路,伸手就去抓他的衣领。不料这一把却抓了一个空,那人就像空气一样穿过他的身体走了过去,看表情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存在。这种情况让孙卫东吃惊不小,他转身向那人走的方向看去,只见车头前的不远处,有一个人倒在地上,身下暗红色的鲜血仍在汩汩的流出。孙卫东仔细一看,倒在地上的人居然是另一个自己!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