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43章、作孽连环自入局

这一天下班后风君子没有回家,而是直接约桃木铃出去看电影,晚饭也是在外面解决,很晚才回来。回家的时候风君子检查了一下木匣,筷子还在,但是看书架上的记号,已经有人动过。风君子只是暗暗一笑不作理会。

大约是三、四天以后,风君子和桃木铃回来的也很晚,他仍然习惯性的拉上窗帘,打开木匣检查一番。正在厨房的桃木铃突然听见风君子叫她:“铃铛,你过来一下,看看这双筷子。”

桃木铃闻声走进书房,看见风君子手中拿着一双象牙筷子仔细端详,见她进来,递给她说:“你看看,是不是你刻的那双?”

桃木铃接过筷子仔细研究了半天,抬头道:“非常像,就是做旧的功夫不如你,不是我刻的那双筷子,但是已经几乎可以乱真了。”

风君子小声嘀咕道:“这是什么世道,赝品都有人调包!”

大约又过了三、四天,风君子回家后仍然习惯性的检查那双已然被调包的筷子,然而走进书房却吃了一惊。筷子不见了,而且连木匣一起不见的。风君子自言自语的骂道:“这是什么世道,赝品的赝品都有人偷!一伙人阴险,另一伙人却放肆,天底下老百姓还过不过日子!”口中虽然这么说,嘴角却一直在笑。

偷偷摸摸将筷子调包的是桃木剑次的手下,而大大方方连匣子一起拿走的是孙卫东的手下。孙卫东的手下在暗中发现有人在黄昏时将风君子书房中的一个木匣动来动去,似乎在取放什么东西,在望远镜里观察到居然是一双象筷子。孙卫东听到汇报后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也觉得其中有古怪,以他横行惯了的作法,干脆派人拿回来看看。

这一切风君子心知肚明,就算他没有亲眼看见,但是青叶雅子的鬼魂也知道这一切发生的过程。筷子的秘密其实就在于地图,风君子并没有伪造什么地图,只是将两张图中的圆点坐标都改了位置,如果按图索骥,找到的地方就是孙卫东和周颂他们隐藏核废料的那个防空洞。

地图虽然伪造成花纹装饰,但是破解起来也并不麻烦,尤其对于早就知道筷子来历的桃木剑次来说。桃木剑次拿到筷子之后没几天就发现了花纹中的秘密,并且制成放大后的地图。对照其中一张地形轮廓图的显示,很快确定这就是龙王塘金沙村一带。而另一张等高线地图,可以精确指示那个圆点的位置。

而对于孙卫东来说,并不知道这双筷子的来历,只是交给手下去研究研究有什么古怪。孙卫东的手下也不是吃干饭的,很快注意到花纹的问题,也拓下来放大,但是将这两张图联想到龙王塘金沙村的地形,至少比桃木剑次晚了一个多星期。而就在这十来天内,桃木父子已经多次潜入到龙王塘牙鲆渔场。一来是周颂万万没有想到桃木父子会来的这么快,找的这么准,二来以桃木父子的身手,在普通人面前自然是来去无踪。防空洞的大铁门以及那把锁当然难不住桃木剑次,桃木父子已经不露痕迹的在防空洞中来往多次。只可惜这个防空洞的规模实在太大,桃木父子也不可能大张旗鼓的派人详细搜索,一时之间也没什么收获。

桃木剑次拿到筷子之后,其手下就放弃了对风君子等人的跟踪,他们的目地本来就在东西而不在于人。虽然桃木剑次也曾经对筷子的真假有过疑问,但是后来果然在隐秘的地方找到了隐秘的军事设施。而这一处地下工事复杂而宠大,显然是军方力量所建,就算与目标有出入恐怕也会有联系。一方面桃木剑次并不了解中国六十年代“深挖洞”的历史,另一方面就算他知道这个防空洞的来历,也会想到这个防空洞与历史留下来的军事设施之间肯定会有什么关系。

风君子这几天虽然不知道桃木父子在干什么,也能想到他们在忙什么。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桃木父子如果摸进了防空洞,发现了那些水泥柱的秘密,会识破他这个借刀杀人的阴谋。这一点风君子反倒是多虑了,要知道风君子发现这些水泥柱的秘密情况十分偶然,一方面他听说了一家五口离奇的死亡案,隐隐约约已经猜到与放射性物质有关,另一方面他本人与核设施打过交道,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而对此情况一无所知的桃木父子虽然也见到了防空洞中那些水泥柱,尽管觉得奇怪,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状况。

这也许就叫自作孽不可活,桃木父子自寻死路。而周颂没有发现也等于给了他们一个机会,一个尽情的接受核污染的机会。辐射污染的感觉不是一天两天能够查觉的,桃木父子直到现在还蒙在鼓里。风君子这几天感到清闲了很多,跟踪的人少了一批,而且每天不用再关心筷子的动静。也许是老天爷不让他太清闲,这天中午他接到了常武的电话。常武在电话中的语气有气无力:“风君子,大哥求你件事,你能不能帮忙劝劝你家那位桃木铃小姐,我们分局的同志都快让她折腾的不行了,尤其我们这些刑警简直就快受不了了,求你给想个办法吧……”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桃木铃参加了滨海师范大学与公安局甘泉分局的“现代刑侦技术与心理学研究”的项目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调研,向甘泉分局提出了两点意见:第一是要求公安干警在工作中能够保证被调察的嫌疑人处于放松状态,也就是说在取证、预审等环节不要给嫌疑人精神上的过度压力。第二是对犯罪嫌疑人的卷宗材料收集要尽量详细,最好要包括生活背景、职业背景、家庭背景、教育背景、成长经历,总之是越详细越好,最好是上学时的成绩单以及班主任的评语都搞到手。

常武等人抱怨这是做不到的要求。本来公安机关保持对犯罪分子的强大威慑也是长期以来的工作目标之一,从审训程序上来看就是千方百计想要嫌疑人一进大门,就从心底里感到害怕,把要交待的事情都交待出来。在实际工作中,很多死硬分子都是在高压之下精神崩溃才供认了罪行。现在桃木铃要求不给嫌疑人施加精神上的压力,要在放松的情况下观察,简直是办不到的。桃木铃要求的卷宗收集工作,极大的增加了基层干警的特别是刑警的工作量,也干扰到日常的刑侦工作。可是桃木铃提出这些要求后,局领导非常痛快的批示“工作人员全力配合”,这一纸批示可苦了常武等一线工作人员,但常武又不能向领导提意见,只有打电话向风君子来抱怨。风君子弄了半天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多少有点哭笑不得,答应常武一定帮他想想办法。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