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42章、淡定风波谈酒色

风君子受伤自然是莫明其妙,但桃木剑次此时也是胆战心惊。当时桃木剑次在拳台上其实早已看出风君子不像练过功夫的样子,那个上台击败桃木忍的年轻人也不可能是他的弟子。但是想到了桃木铃与这个男人的关系,他还是决定出手相逼。可是当他一掌劈去,对方居然也不闪避,只是轻飘飘的点出一指,动作快如鬼魅,印在了他的肩头。桃木剑次当时只觉得全身一麻,瞬间居然动弹不得,只有等在那里挨揍的份。而那个年轻人却没有趁胜追击,也是古古怪怪的站在那里不动。后来又上台了一个老头儿,看那气势功夫远在自己之上,所以他选择转身就走。桃木剑次当时走的急了,没有等到身体完全恢复感觉,几乎是强行运功活动四肢,直到第二天还觉得全身骨节酸麻不已。

“桃木忍,尽量不要招惹那个风君子,也不要和他正面起任何冲突,暗中关注他和桃木铃的行踪就可以,你千万要注意。”这是在桃木忍的办公室里,桃木剑次叮嘱他的儿子。

“那小子很厉害吗?我们还用怕他?就算他会点功夫,那也毕竟是血肉之躯,我们有武器。”桃木忍不明就里,语气中还很不服气。

“那小子不止是会点功夫,简直是深不可测,连我出手都没有挡得住他一招。血肉之躯自然不能抵挡枪弹,但是如果面对这种高手,你恐怕连拔枪瞄准的机会都没有。再说这里毕竟是中国境内,我们做事情要小心一点,不能露了风声。”

桃木忍:“我知道了,我们该怎么做?”

桃木剑次:“要调查的资料差不多了,现在只缺那双筷子,不要忘了我们的目地,拿到那双筷子就行,其它的事情并不重要。我想那个风君子不能一天到晚总把筷子带在身上吧,只要时刻留意总有机会得手……”

正在家中养伤的风君子自然没有听到桃木父子的这段对话,否则他也会觉得很好笑的。没想到他莫明其妙的出手受伤,反而赢得了桃木剑次一个“高深莫测”的评价。按下桃木父子排人暗中盯住风君子不提,孙卫东那边也没闲着,这天也在招集手下商量事情,周颂也在场。

孙卫东:“按照我们调查的结果来看,那个桃木剑次和桃木忍最近果然派手下在龙王塘一带活动,看样子是冲着我们来的,现在还搞不清他们的目地,周颂,你尤其要小心。”

周颂:“孙哥,你认为这两个日本人是为了追查那批东西的事吗?他们该不会是官方的密探吧?”

孙卫东一皱眉:“那种东西能够运到国外处理,日本官方高兴还来不及呢,巴不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怎么会派人查到中国来!我担心的是那边的社团纠纷把这件事牵连进来,或者是有人抓住我们的把柄想敲诈。上次那个打电话的人不就是想要钱吗,如果是这样我们反倒不用太害怕,滨海毕竟是我们的地盘。”

傍边又有人说道:“还有那个桃木铃,最近总是往公安局跑,我怕这样会出问题,孙哥你说怎么办?”

孙卫东:“我打听过了,那个桃木铃是美国的一个大学派来的,参加师范大学和甘泉分局的一个项目,暂时和这件事没有关系。不过你们最好派人都盯紧了,注意尽量不要和那个桃木铃起什么正面冲突,毕竟她天天和条子混在一起,暗中关注就可以了。”

……

风君子平静的生活现在暗流涌动。他的伤势不重,休息几天已经没有什么问题,而桃木铃还是每天上班参加什么所谓的合作研究。表面上看日子过的非常平静,可是暗中却有两股人无时不刻不在盯着他与桃木铃的一举一动。这些人的行踪虽然隐蔽,尽量不被风君子发现。但风君子心中早有警觉,而且他身边还有一个神出鬼没的帮手——青叶雅子的鬼魂。暗中发生的事情自然逃脱不了雅子的眼睛,风君子也算心中有数。

这是一天夜里,风君子斜靠在枕头上,右手轻抚着偎在身边的桃木铃如丝缎般柔滑的身体,左手端着一杯微微冒着热气的温酒,舒服的直叹气:“佳夜良宵,有美酒美女相伴,人生如此,夫复何求!”

桃木铃用懒懒的声音问:“风君子,你喝的这是什么酒?怎么还需要加热,味道闻起来怪怪的,我从来就没见过。”

风君子:“这是最具中国特色的老黄酒,你见过的机会当然不多。”

桃木铃:“我煮酒的时候看包装了,十八年女儿红到底是什么意思?好有诗意的名子。”

风君子:“这是厂家的噱头,现在超市里上哪儿找十八年的女儿红,这只是八年左右的花雕罢了,不过这口味也算很不错了,我喜欢。只可惜有人就没有这种福气了!”

桃木铃:“花雕?这个名子也挺好听啊,你说谁没有这个福气?”

风君子又叹了一口气:“月黑风高,瞪着眼睛喝冷风,就有那么两伙人大半夜的不睡觉自己找罪受。不管他们了,桃子,你陪我喝一杯,我给你讲讲女儿红的典故……”

风君子酒色自迷,而暗中盯梢的两伙人其实也隐约感觉到了对方的存在。结果却产生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误会——都把对方当作了风君子或桃木家族的一伙。这是在居民区,本来就不适合起什么冲突,而且双方都接到命令要小心行事,所以成了一种暗中相持的局面,反倒是风君子这个处在暴风眼当中的人过的最舒服。

第二天桃木铃早早的就被常武接走了。风君子出门之前,将一个古色古香的木匣放在了书架上,就是桃木铃最早用来放筷子的那个木匣。木匣里当然有一双象牙筷子,那是风君子与桃木铃的杰作。风君子这么做也是在赌,一是赌桃木父子就算见过这双筷子也看得不是太仔细,二是赌尽管对方会怀疑,但最终也会忍不住上钩的。筷子放在书架上的位置离窗台不远,风君子出门的时候将塑钢窗特意留了一条逢,并没有锁死。风君子家的窗户有护拦,人是进不来,但离地面却不算太高——他住在二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