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40章、弄巧无节反成拙

其实风君子眼光离开拳台也就是一愣神的时间,但台上已经分出了胜负。也许有的人看武侠片或功夫电影比较多,以为比武较量都是乒乒乓乓半天,实际情况并非如此。高手之间,分出胜负的时间很短,而且也没有那么大动静,有时候甚至连彼此的衣角都沾不上,真要有身体接触的话,恐怕就是解决问题的那一下,这和人们熟悉的拳击或者跆拳道比赛完全是两回事。刚才萧正容的第三式掌法“左右开花”风君子没看着,但已经把桃木忍逼到了拳台的角落。桃木忍现在也知道今天遇到了高手,就听他大喝一声,双手齐伸突然向着萧正容直扑过来,这是一种鱼死网破的打法。八卦掌的功夫大半在步法,萧正容当然不想在台上和他上演摔跤。只见他一个退步,让开桃木忍的前扑,伸出右手抓住了对方的手腕,另一只手则托住了桃木忍的腋下,同时身体在原地打旋,借力居然将桃木忍凭空抓了起来,再一转身挥了出去。

桃木忍张牙舞爪的飞向台下,方向正对着他带来的那群人。这小子功夫倒也了得,半空中打了一个转,没让脑袋朝下,而是勉强双脚落地。这时人群中突然闪出一个中年男子,伸手扶住了站立不稳的桃木忍。此时台下的惊呼声才响起,就听见一个人大声鼓掌喝彩——不用问,当然是风君子了。

只见风君子一边喝彩一边笨手笨脚的爬上拳台,嘴里说道:“精彩精彩!过瘾过瘾!徒弟,你辛苦了。”

萧正容没有理他,而是冲台下的桃木忍一抱拳:“承让了!”转身跳下拳台。

风君子站在拳台上对一脸愧色的桃木忍说道:“桃木先生,你要领教中国功夫的心愿也已经达到了,就是时间太短了,我觉得有点不过瘾。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结束了吧,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说完准备下台,突然眼前一花,台上又多了一个人。

这人就是刚才扶住桃木忍的那位中年男子,风君子不知道他是怎么到台上的。只觉得此人落地的时候,整个拳台都微微一颤,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他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打量着来人:“请问您贵姓啊?现在上台来有什么事情吗?”

男人彬彬有礼的鞠了一躬,恭恭敬敬的答道:“我叫桃木剑次,是桃木忍的父亲。”

桃木剑次!居然是他!原来今天桃木父子都到齐了!风君子想回头去看桃木铃的表情,还是忍住了。他打量着面前的这个人,眉目之间依稀与桃木忍有几分相似,一双小眼冒着精光。风君子记得桃木剑次的年纪应该不小了,今年也有六十多岁了,可是看面前这人却精神的很,也就是四、五十岁的样子,站在那里无形之中就有一种逼人的气势。风君子对桃木剑次可没什么好感,如果有可能恨不得把他按在地上狠狠的揍一顿,可是现在却只能淡淡的说道:“原来是桃木忍的老子,对不起,比武已经结束了。”

桃木剑次却伸手拦住了正要下台的风君子:“风先生刚才还说时间太短不过瘾,不如我们之间再比一场。”

风君子吓的往后跳了一步:“什么?你和我再比一场,为什么呀?”

桃木剑次:“桃木忍的功夫是我教的,而刚才那位萧先生是你的徒弟。桃木忍不配让风先生出手,只好让我这个师父上台会会萧先生的师父,我想风先生不会再推辞了吧?”

桃木剑次一番话说的风君子耳后直冒凉气,凭他那身子骨是万万不敢与桃木剑次动手的,现在他才知道原来狐假虎威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但是桃木剑次已经逼到近前,风君子总不能转身就跑,只得硬着头皮答道:“对不起,我不喜欢和人动手,也从来没有打过架,我看就免了吧,事情到此结束。”

桃木剑次一伸手,封住了风君子的去路,依然客客气气的说道:“我觉得事情才刚刚开始,桃木忍技不如人自然是没什么话好说,但是答应决斗本来就是风先生,我想风先生不会只让一名弟子出手吧。”

见桃木剑次提到萧正容,风君子似乎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你要比,就和那位萧正容先生比吧,你儿子不是他的对手,你也未必。”风君子这下老实了,不再吹萧正容是他的徒弟。

没想到桃木剑次一摆手,摇头道:“这件事情恐怕不好让别人参与,刚才我听风先生说桃木铃是你的女人,这就与我们桃木家族有关了。桃木铃喜欢跟什么人走我这个继父无权干涉,但是她带走了我们桃木家祖传的一样东西,我希望能够追回来。如果风先生要插手的话,不如我们就以这一战来决定那件东西的归属如何?”

风君子终于听出了桃木剑次话中的味道,原来他不是无缘无故上台的,于是抬头冷冷问道:“桃木先生所说的那样东西,是不是一双象牙筷子?”

桃木剑次彬彬有礼的点头:“不错,是一双象牙筷子,原来风先生也知道。那双筷子是我们桃木家的祖传之物,虽然不怎么贵重,可是对于我来说意义十分重大。所以我今天冒昧向风先生讨教,如果能够赢的话,希望风先生能说服桃木铃将东西还给我们。”

风君子看着桃木剑次,真的想不出表面上看起来如此彬彬有礼的一个人,怎会说出这样无耻的话来。别人也许不清楚,风君子可是非常明白那双筷子的来历,也知道桃木父子对桃木铃曾经的伤害。他心头不禁升起一股无名业火,也忘了桃木剑次的威胁,反而问道:“如果你输了呢?如果你输了能不能在我和桃木铃的眼前永远消失?”

桃木剑次仍然是一副道貌岸然的做派,微笑着点头:“如果风先生能够胜过我一招半式,东西我就不要了,也不会再打扰你们。”

此时就站在台下不远的萧正容清清楚楚听见了台上两人的说话,不由得暗骂了一声:“无耻!”。只要是会家子都能看出来风君子上台时脚步虚浮,举手投足间是一个没有练过任何功夫的人,在桃木剑次这种高手面前恐怕只是个衣服架子而已。既然萧正容能看出来,桃木剑次不可能看不出来,身为高手要和一个丝毫功夫不会的普通人动手,而且还说得冠冕堂皇,还真不是一般的无耻。想到这里,萧正容也忍不住想再度上台去教训教训那个家伙,只等着风君子开口招呼。

正在萧正容这么想的时候,台上却发生了意料不到的变化。原来桃木剑次没等风君子回答,紧接着又说道:“既然如此,就得罪了,请风先生接招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