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39章、笑叹狐假虎无威

风君子和桃木忍比武的那一天是2004年5月22号,恰好是星期六。地点是桃木忍找的,在一家健身中心,实际上也是滨海体委下属的一个拳击馆,两人之间的比斗就在拳击台上。桃木忍带了一大帮人早早的在那里等候,而风君子这边则有萧正容一家三口、常武、林真真、袁晓霞等人。桃木铃也来了,本来她不想见桃木家的人,但是最终还是担心风君子,忍不住跟到了这里。

没有太多的客套话,桃木忍见到风君子之后,就起身走上了拳击台,很有礼貌的说道:“风先生,你果然守信,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开始?你现在可以去更衣室换衣服了……”说道这里桃木忍的话音突然停住了,眼睛盯着对面一眨不眨——他突然在人群中看见了桃木铃。

桃木铃咬着嘴唇,面无表情,就像跟本不认识拳台上的桃木忍。一旁的风君子见此情景站了出来,对桃木忍说道:“桃木先生还真没有耐心,我人刚到你就要直接动手,我最后再说一次,能不能不比了?”

听见风君子的话桃木忍将眼神从桃木铃身上收了回来:“风先生怎么能出尔反尔?难道你已经认输了吗?对了,我妹妹怎么会在这儿?”

风君子:“谁是你妹妹?你刚才用这种眼神盯着我风某人的女人,是非常不礼貌的。”

桃木忍吃了一惊:“什么!你的女人?你和桃木铃是什么关系?”

风君子:“你怎么那么喜欢管闲事,你不是来比武的吗,怎么管起我泡妞了?”

桃木忍:“那好,今天这一战势在必行,等我胜了你再说。”

风君子:“你听好了,我是不会和你动手的。”

桃木忍又吃了一惊:“你不动手?那你来干什么?”

风君子不紧不慢的说道:“我不出手并不代表今天的决斗不举行了。我不跟你动手,原因很简单,因为你不配!就凭你那两下子,还用得着我亲自下场吗,叫我徒弟指点指点你就可以了。”

桃木忍:“你徒弟?”

风君子:“对了,我徒弟。”转身对后面说道:“萧正容,你出来,领教一下这位桃木先生的高招,出手的时候注意点,别把他伤的太重。”又转回身对桃木忍笑道:“他叫萧正容,是我的弟子里功夫最差的一个,不过对付你足够了。”

风君子一席话把当场的两个人鼻子都快气歪了,一个是拳台上的桃木忍,另一个就是他身后萧正容。萧正容没想到风君子居然说自己是他徒弟,而且是所有弟子中最不成器的一个。尽管心里恨的牙痒痒,但这种情况下也不好和风君子发作。只有冷笑一声,一纵身跃上拳台。

拳台上的桃木忍本来还想和风君子说点什么,然而眼前一花萧正容已经站到面前。萧正容本来站在风君子身后,离拳台有三四米的距离,而拳台加上围栏至少有一米多高,这人身形一晃就已经稳稳的站在台上,看这份身法也知道是个高手。桃木忍见状也后退一步凝神戒备。

萧正容是有备而来,早已换好了一身劲装,到拳台上对桃木忍一抱拳:“桃木先生,听说你精通武道,来中国找高手切磋。我叫萧正容,虽然不是高手,但是也练过几年功夫,今天奉长者之命,来向桃木先生请教。”

萧正容口中所说的长者,当然指的不是风君子,而是台下观战的萧老爷子。但是桃木忍听起来,那就是风君子叫徒弟上阵的意思,他一皱眉,转头对风君子道:“风先生,我想今天应该是我们两个之间的决斗。”

台下的风君子直摇头:“你错了,你不就是想教领中国功夫吗,谁上都一样。再说了,那天在龙王塘你手下有六个草包找我麻烦,今天我只派一个徒弟你就怕了?”

桃木忍冷哼一声:“既然这样,那这位萧先生请了,待会儿我再领教风先生的高招。”言下之意打败了萧正容再找风君子动手。

萧正容明白他的意思,淡淡道:“你能过我这关,风君子自然会出手。”

桃木忍:“萧先生请出招。”

萧正容:“桃木先生远来是客,还是您先出招。”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桃木忍也没什么顾虑的。喉间陡然发出一声断喝,左臂斜伸护住胸腹,蹬地上步,右掌如刀直劈萧正容的颈间。台下的风君子倒没觉得什么,但是他身边的常武却暗自点了点头,桃木忍这一记手刀极为凌厉,台下都能听见手臂带起的风声,这么短的距离发力却有这么强的气劲,常武已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此时台上的萧正容不退反进,向前斜上一步直接向桃木忍怀中撞去。桃木忍的手刀虽然凌厉,但是直臂前挥力道及远不及近,萧正容这一屈身上步脸几乎都要贴到桃木忍的胸口,桃木忍一掌挥空。只见萧正容几乎是从怀中钻出来一掌,也以掌为刀,在空中画了一道小小的弧线,向上直劈桃木忍的耳根。这一掌没有桃木忍那种带着风声的气势,但却后发先至。桃木忍的反应也很快,见对方撞向自己,身形向后一退,弹起一人多高,右脚飞出,脚尖直取萧正容的咽喉。

见对方避开自己的前冲,在空中一脚踢来,萧正容并未招架。而是原地侧步,滑开了一个身位,避开了桃木忍的脚尖,顺势立掌扫向桃木忍右腿的膝盖。那桃木忍身手也是了得,刚才这一脚只是虚踢,一击不中,右腿已经收回,左脚连环横扫而至。眼见萧正容着了他的道,然而桃木忍这气势汹汹的连环飞踢却没有踢中。萧正容顺着他腿势的来向身子转了一个圈,闪到桃木忍的侧后,桃木忍的脚尖已经沾到他的衣服,却力道已尽。

台上这一切只发生在电光火石间,从他们动手开始风君子张大了嘴还没来得急合上。看见萧正容的动作他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来在什么地方见过——这就是萧老爷子曾经演示过的四式刀法中的前两招。这套刀法是民国时期的爱国武师韩慕侠所创,根据八八六十四式八卦掌演化而来,只有四招。当年国民党二十九军的大刀队学的刺杀技术就是这套刀法,这可不是花拳绣腿闹着玩的,可是在喜峰口真刀真枪砍过鬼子的。萧正容这种高手使出来,刀法又成了掌法,威力自然又不一样。想到这里,风君子不禁向萧老爷子看去,心中想起那天晚上萧老爷子提到这套刀法时对萧正容说的一番话:“正容你错了,看样子还是你的功夫没到家。这套刀法只有四招,八卦掌最难的是步法,但是韩老前辈只用了上步、侧步、转身、退步四个最基本的步法,刀招分别是缠头裹脑、顺势横扫、左右开花、剁马劈桩四招。”

萧老爷子面无表情,但眼神中还是略带赞许之意。在风君子看萧老爷子的时候,发现萧云衣也正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自己,看来她也认出了这套刀法,想起了那天晚上的事情。萧云衣冲风君子眨眨眼,又伸手指了指台上,风君子这才想起来还是看台上的比武要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