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38章、幻为真时真亦幻

萧正容走后,风君子一个人在房间里呆呆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久,他从腰间解下一直随身携带的玉佩,低声的说了几句话。随着风君子的动作,黑暗的房间里出现了雅子的身影:“你找我,有事吗?”

风君子看着这个鬼魂:“我有事情想问你,昨天在温泉中,为什么会那样?”

雅子的回答让风君子很意外:“这几天你都没有让我出现,我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温泉?你说的是什么?”

风君子:“昨天我去了一个温泉,我想就是当年你和风行之去过的温泉,也找到了当年的那个山洞。那个温泉旁边有块大石头正对着谷口,是不是?”

雅子的神情似乎有点激动:“不错,就是那里,你找到了?发生了什么事?”

风君子:“我和桃木铃一起去的,发生的事情——就和当年你与风行之在温泉中的事情一样。只是换了年代,换了两个人。”

雅子叹了一口气:“我明白了,你怀疑是我在暗中影响了你们的心智。可是这与我无关。温泉中的你就是真正的你,桃木铃也是她自己,这是你们俩之间的事情。”

风君子:“我只是觉得太突然了。”

雅子看着风君子:“突然吗?你真的是这么想的?我还认为早该发生了。”

风君子岔开了话题:“刚才我和萧正容说的话你都听见了?你是怎么想的?”

雅子:“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不过这么做太危险,你处在两股罪恶势力之间,就像走钢丝一样。”

风君子:“我没有别的办法,我毕竟不是当年的风行之,也不像他那样身怀绝技,我自己并没有力量去面对这些事。对了雅子,你还记得六十年前你与风行之一起遇害的地方吗?”

雅子:“我当然记得,只要你能找到那个地方附近,我就能想起来。”

……

风君子等人在冰河峪度假,桃木忍也到了冰河峪寻找当年风行之的足迹。这段时间远在滨海的孙卫东也没闲着,根据风君子留下的银行帐号,很快查到了桃木忍的头上。不得不承认孙卫东的手下办事效率相当高,很快就拿来了桃木忍的详细资料,这份资料不仅仅包括桃木忍在滨海投资的内容,而且还包括了桃木家族在日本的背景。根据调查,桃木家族不仅仅有桃木忍常住在滨海,而且一个月前桃木忍的妹妹桃木铃也来到了滨海,现在不知何处。还有一个重要的信息,木兆集团日本本部的负责人也就是桃木忍的父亲桃木剑次,几天前也刚刚到达滨海。

拿到这些资料后,一向暴躁的孙卫东反倒冷静起来,没有立刻对桃木父子采取行动。一方向是因为自己的黑材料有可能掌握在桃木忍手里,另一方面他还没有搞清楚对方的意图。尤其是他听说桃木忍曾经派手下到龙王塘一带活动之后,就更加小心了。他在金沙村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东西就来自日本,合作者是日本的某社团,他也不敢肯定木兆集团是不是属于在日本国内与他的合作者敌对的社团势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要小心了。

孙卫东这几天没有什么大的动作,只是安排人盯住了桃木父子。可是据手下汇报,桃木父子十分警觉,居然在冰河峪跟丢了。但是还有一个意外发现,就是在冰河峪又发现了桃木剑次的女儿桃木铃,在冰峪酒店和一个叫风君子的中国人在一起。孙卫东一方面又派人在暗中盯住桃木铃,另一方面告诉周颂在金沙村一带的活动一定要小心,并且将桃木家族以及风君子的情况告诉了周颂。

周颂听见风君子的名子感到很意外,他很不情愿风君子卷进这件事情。风君子毕竟是他曾经的朋友,周颂也不想出现这种敌对的关系。不知出于什么原因,周颂并没有告诉孙卫东自己和风君子过去的关系。

……

不谈孙卫东那边这几天的动静,风君子等人倒是在冰河峪舒舒服服的度假。桃木忍再也没有出现过,而萧云衣搬进桃木铃的房间里就不再搬出来,风君子只有一个人住在萧云衣原来的房间里直到假期结束。孙卫东的手下暗中盯住了风君子和桃木铃等人,但风君子并没有发觉。七天的假期很快就结束了,七个人一起回到了滨海。

回到滨海后首先面临的一件事就是桃木铃要去滨海师范大学报道了,师范大学和公安局甘泉分局合作项目将正式展开。在冰河峪桃木铃已经发了传真确认了自己的行程,第一天报到的时候,居然是常武开车到了风君子家接桃木铃。

风君子看见常武上门也有点意外,问为什么会是他,常武笑着回答:“师范大学那边已经给桃木小姐准备好了住处,而我们局安排了专人接送。本来这事用不着本队长出面的,可是想想我们俩的关系我就自己揽了这个差事。”

风君子没说太多,只是简单说了声谢谢,而桃木铃则答道:“师范大学的住处就不必安排了,我在这里住的很好不用搬出去。至于每天上下班打车就可以了,也不必安排专车接送。”

常武看着风君子笑容中明显有别的含义,风君子也不理他,直接对桃木铃说:“安排人接送你就接受,这是美国专家应有的待遇。再说你现在的处境也不安全,坐公安局的车来回我要放心的多。”

桃木铃跟着常武出门的时候,风君子又想起什么把她叫了回来:“铃铛,再等会儿,我有话要对你说。”

常武见状也问道:“还有什么话没说完?我用不用回避?”

风君子:“也不用背着你。铃铛,你这次去,记住了尽量不要和他们说汉语,至于日语……算了吧,你还是说英语吧。”

桃木铃:“为什么呀?我的汉语说的不好吗?我在中国,和中国人一起做事,你为什么要我说英语,这不是很可笑吗?”

风君子:“三言两语也说不清楚,以后你会明白的。这确实很可笑,不过我是为你好。我想师范大学那边也没有想到美国会派来你这么年轻的小姐,还有你那套东西,我想公安局那边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会搞清楚的。你这个外来的和尚,暂时还是念念外文经吧。”

常武和风君子多年交情,也明白他在想什么,也笑着说:“桃木铃,你就听风君子的吧,这小子的想法有时候确实有意思。我们局里翻译已经准备好了。”

桃木铃见状点了点头,风君子又接着问:“铃铛,我没见你写过汉字,你会写吗?”

桃木铃:“当然会,不过不是你们用的这种简体字,我学的是繁体中文。”

风君子点点头:“那就更好,你如果给他们什么书面的东西,最好用英文,如果需要中文的地方就给他们繁体中文。”

桃木铃:“你这不是要我自找麻烦吗?”

风君子:“这件事情本身就是自找麻烦,所以有些人找了麻烦才会觉得值得,听我的,没有错!”

常武苦笑着摇头,带着一脸疑惑的桃木铃去上班。

桃木铃从这天开始忙碌了起来,风君子反倒轻闲下来。不过这种轻闲并不轻松,而是很郁闷,桃木铃不在家的时候风君子才想起一件事——自从遇到桃木铃之后,股市就没涨过!闲着也是闲着,风君子也要找点事情做。萧正容果然言而有信,给他弄来了龙王塘一带的军事地图,而风君子自己也在友谊商城的象牙特卖专柜找到了一双没有任何花纹的筷子,形状与桃木铃的那双一模一样。每天晚上,桃木铃都会按照风君子所给的图样在那双新筷子上刻制,一个星期左右也就完成了,剩下如何做旧的工作就靠风君子自己了。

时间过的很快,马上就要到与桃木忍约定的决斗日期了,按照风君子和萧正容的协议,只要萧老爷子点头萧正容就出手,风君子需要去找萧老爷子去商量。风君子找到萧老爷子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本想会费一番口舌,没想到老爷子眼睛都没眨一下就答应了,老人家说道:“这件事情就来就因正容而起,由他自己出面解决也是应该的。他已经长大成人了,该知道怎么处理问题了。”

萧老爷子这么说,风君子倒有点不好意思:“老爷子,真不好意思,这段时间给你们一家添了这么多麻烦。”

老爷子摇摇头:“这不是我萧家的家事,话又说回来,倒底是谁麻烦谁还说不定呢。风君子,你以为请正容出手你就可以躲过去了吗?这个世界上的事情,有时候是想躲也躲不掉的。”

风君子听出萧老话中有话,疑惑的问道:“老爷子,您这是什么意思?”

萧老:“到时候你就明白了。那个桃木家的后人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还真想见识见识。”

风君子:“决斗那天老爷子也去吗?”

萧老:“好久没有热闹看了,我老人家也凑一凑热闹。”

听萧老先生这么说,风君子心理的石头终于落了地。虽然他对萧正容的身手很放心,但还是怕桃木忍会玩什么其它的花样。现在萧老爷子也要去现场看看,有他在,就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