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37章、一线灵光代桃缰

风君子微微闭上眼睛,不想让桃木铃看出自己的心事。他刚才想了很多事:桃木忍和孙卫东之间可能会发生什么?因为他“敲诈”孙卫东的时候留的是桃木忍的银行帐号。与孙卫东合作的周颂在龙王塘一带没做什么好事,而桃木忍的手下也在龙王塘一带活动,如果他们本来就是一伙的,风君子的“阴谋”就会露馅,但假如他们原先没有关系,恐怕就有好戏看了。孙卫东和桃木忍的势力,都是他风君子一介书生所招惹不起的,以恶制恶也许是最好的办法,这就是俗话说的借刀杀人。风君子昨天听说了桃木父子曾经对桃木铃所做的事之后,终于忍不住动了杀机,但他不想在桃木铃面前表现出来。

想到借刀杀人,他脑海中突然灵光一闪,问桃木铃:“你外祖母擅长牙雕,尤其是微雕,现在你还听说过这样的手工艺人吗?”

桃木铃:“不止是听说过,我就会。”

风君子略感惊讶:“这种家传的手艺你也会?据我所知你的外婆并没有来得及教给你母亲,你是跟谁学的?”

桃木铃:“在日本擅长牙雕的人也有不少,这从小就是我的爱好。”

风君子沉默片刻,似乎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然后对桃木铃说:“如果有图样,你能雕出和你家传的那筷子一模一样的筷子来吗?”

桃木铃:“我想问题不大。”

风君子:“那么我求你做件事情,我拿一双新的象牙筷子来,你只要在手持的地方雕上花纹就行,我给你花纹的图样。”

桃木铃似乎已经想到了风君子要做什么,看着手中发黄的象牙烟嘴说道:“这根烟嘴应该是很新的东西,可是现在看上去好像放了几十年,看来用烟草熏是很好的做旧办法。我还告诉你,有一种男士香水能够中和烟草味,最适合你用了。”

风君子:“刚才还是心理学家,现在又成古董商了。”

……

两人这一天都没有出门,在房间里整整待了一个白天。直到晚饭时间,才走出房间下楼去餐厅用餐。电梯的门打开了,风君子挽着桃木铃举步欲进,迎面看见电梯里五张熟悉的面孔——常武、林真真、袁晓霞、萧正容、萧云衣。没想到与他们几个在这里突然相见。几人几乎同声惊呼道:“风君子,你怎么在这里!”

风君子吃惊,常武等人比他更吃惊,毕竟风君子早就知道他们几个来了冰河峪,而常武等人根本就没想到风君子会在这里出现。常武等人一脸惊讶的神色,尤其是林真真瞪着眼睛张着嘴,下巴都快掉下来。五人惊疑的目光主要不是盯着风君子,十有八九倒是看着他身边的桃木铃。桃木铃身上穿的是风君子第一次在火车上见到她时的那套衣服,出门前也刻意梳洗了一番,脸上化着淡妆,性感的身材和精美的五官确实很能吸引旁人的眼球。

还是风君子最先反应过来,用手挡住即将关上的电梯门。硬着头皮仍然挽着桃木铃走了进去,向众人介绍道:“这是桃木铃,一位日本朋友,我以前跟你们提到过的,美国来的心理学博士。”

众人之中反应最平静的就是桃木铃了,她几乎是立刻微笑着打招呼:“诸位好,你们都是风君子的朋友吧,风君子经常提起你们,这位应该是萧正容少校,这两位是不是常警官和袁警官,这位是林小姐吧,这个小妹妹就是萧云衣了……”

这下不仅是常武等人吃惊,连风君子都愣住了。他知道桃木铃和这几人跟本不熟,风君子也只是简单的和她提过,正式见面还是第一次,没想到一个照面之间,她就将每个人都认了出来。对面的五人还是萧云衣反应最快,听见桃木铃称呼自己小妹妹,立刻笑着说道:“桃木铃姐姐,我早就听说过你,原来你长的这么漂亮,难怪风君子把你藏在家里不让我们认识,你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子的?风君子告诉你的吧,他有没有在背后说过我的坏话?”说着很热情的挽住了桃木铃的另一只手臂,桃木铃身不由已离开风君子的身侧被她拉了过去。其它几个人这才反应过来,分别打了招呼。

常武他们也是准备下楼去吃饭的,既然碰见了就凑成了一桌用餐。席间众人得知桃木铃与风君子住在一个房间,都看着风君子怪怪的笑,风君子无奈只有频频举杯以酒盖脸。萧云衣似乎对桃木铃很感兴趣,坐在她身边说个不休,而桃木铃的性情一向温和,几乎是有问必答。酒桌上就听见萧云衣没完没了,要不是在众人面前,恐怕连桃木铃用什么牌子的卫生巾都问出来了。

常武等人简单的问了风君子几句怎么也到了冰河峪,风君子没有多说,只是说陪桃木铃出来散散心。晚饭的气氛还不错,可是吃完晚饭回房间的时候,麻烦又来了——萧云衣赖在风君子和桃木铃的房间不走,说什么要和桃木铃姐姐好好聊聊,晚上就住这儿了,她把自己的东西也拿了过来,要风君子到她的房间一个人去睡。

萧云衣在众人中年纪最小,而常武、林真真、袁晓霞他们三个也不好意思说她,萧正容一向也管不了自己这个不听话的妹妹。风君子苦笑着看桃木铃,桃木铃也是无可奈何的神色。没有办法,风君子晚上只好一个人去住萧云衣的房间。

风君子也够倒霉的,刚刚在温柔乡中枕席一夜,第二天就莫名其妙独处空房。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有人敲门,来人是萧正容。萧正容进门面带歉意对风君子说道:“不好意思,云云这丫头太不懂事了,打扰你们休息了,希望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

萧正容是来替他妹妹道歉的,可是听在风君子耳中却有一种怪怪的味道。他微微苦笑的摆了摆手,锁上房门对萧正容说道:“不谈这个,你来的正好,我本来还想去找你呢,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想和你商量。”

见风君子的语气言重,萧正容也问道:“什么事情,很重要吗?”

风君子将萧正容让进房间,不知从哪儿拿出两张纸递到他手中:“我想把这两样东西交给你,希望你能收藏好。”

萧正容看了看,疑惑道:“这好像是两张地图,给我干什么?”

风君子:“这的确是两张地图,一张是等高线图,一张是地标轮廓线图,在图的中心都有一个小圆点。这是我从一双筷上拓下来的,我看这两张图标的都是一个地方。你还记得我们上次在龙王塘遇到的那几个日本人吗,这恐怕就是他们要找的地方。”

萧正容:“筷子,就是你拿到我们家的那双筷子?当时怎么没有发现地图?”

风君子:“其实筷子上的花纹就是地图,你现在看见的图样是我放大了十六倍的。这张图放在我身边不安全,给你保管我就放心了。如果我今后有什么意外的话,图中的秘密就要靠你去发现了。”

萧正容:“意外?你会有什么意外?”

风君子叹息道:“这也不好说,这两张图的来历你爷爷恐怕也知道一些,我现在就详细告诉你……”

听完了风君子的讲述,萧正容良久不语,风君子又说道:“想当年,桃木健雄从长春的军营与皇宫里秘密运送了一大批物资到滨海的龙王塘,后来连人带东西都下落不明。这两张图就是当年留下的线索。你爷爷和他的师兄风行之都曾经追查过这件事情,可惜没有结果。现在老爷子年纪大了,应该是我们这些晚辈做些事情的时候了。你把图收好,还有一件事情我要求你。”

萧正容:“什么事情,你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

风君子:“我需要龙王塘金沙村一带的军事地图,最好是以那个牙鲆渔场为中心的。这种东西恐怕只有你们平游港基地才有了。不知道违不违反纪律。不论你帮不帮忙,我都希望你暂时不要将这件事情告诉任何人。”

萧正容又沉思片刻,抬头道:“地图我可以帮你找,你放心,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