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36章、情恨郁结杀机引

远处传来的谈话夹杂着汉语和日语,风君子听出了桃木忍的声音,也断断续续听见了“故地重游……桃木先生……投资意向”等几个零碎的语句。听声音已经向这边走近,风君子虽然惊讶桃木忍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但也不想在此地碰面,赶紧挽起桃木铃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去的路上,桃木铃表现的比较沉默,风君子也没有多问。他心中疑惑:桃木忍出现在那个地方,究竟是跟踪自己而来,还是也在寻找六十年前风行之留下的线索?如果是跟踪自己,那一定早已发现他和桃木铃的关系,如果是寻找六十年前的线索,那事情更复杂,因为这就意味着桃木忍已经掌握了足够多的情况,与要找的目标不远了。

回到冰峪酒店的房间,桃木铃的情绪还没有稳定下来,呼吸仍然很急促,紧紧抱着风君子的手臂不愿意离开他的身边半步。风君子搞不明白是因为温泉中的经历还是意外遇到桃木忍的原因,于是柔声问桃木铃:“铃铛,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休息一会儿好吗?”

桃木铃微微转身抬头看着风君子,她的眼神有点迷离,脸色也红扑扑的像喝醉酒的样子:“风君子,我有一点害怕,你会保护我吗?”

桃木铃的脸离的很近,说话时口中微微的热气吐在风君子的脸上,丰满而有弹性的胸部紧紧的贴住了他的手臂。风君子闻到了桃木铃特有的体香,轻轻伸手将她揽入怀中,温泉中曾有的那种冲动感觉悄悄的又在空气中萌动。风君子定了定心神答道:“不要害怕,我们是好人,不怕坏人,坏人应该怕好人才对。”

风君子的语气就像在哄一个不懂事的小孩,但桃木铃似乎很愿意听这种话。她点了点头小声说道:“嗯,你说的对,你是好人,我的好人……”说着一只手臂已经勾住了风君子的脖子,身体软软的贴住了风君子,微微的闭上了眼睛。

温泉中美妙的经历风君子已食髓知味,此刻箭又在弦上又怎能不发?风君子低下头,迎上桃木铃的唇吻,唇舌像两条缺氧的鱼交缠在一起。两人相拥着向房内走去,一路有点磕磕绊绊,不断脱落在地毯上的衣物是前进路上的障碍。两人似乎已经忘了房间以外的世界,很快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欲望与快感交击中。

在风君子的印象中,桃木铃一向温柔和顺,但是今天她的表现却让人意外。桃木铃一直很主动,甚至略带疯狂,有一种迷醉的情绪。这种迷醉的气氛也感染了风君子,激发了他隐藏在内心中粗犷的一面。床上、椅子上、甚至桌旁都成了两人缠绵的战场。直到最后,风君子将桃木铃从窗台上迎面抱了下来,轻轻的将她放回到床上,空气的波动也在渐渐的平息,两人的皮肤都挂满了细密的汗珠。

天色完全黑了下来的时候,一直在床上相拥的两人才觉得饿了,起身穿上衣服叫来了送餐。风君子的胃口很好,毕竟这一天“激烈”的活动是很大的消耗,但是桃木铃却吃的很少,似乎没什么食欲。风君子一边吃一边对她说:“木瓜,你怎么不吃?难道你不饿吗,午饭就没吃。”

桃木铃的神色已经恢复正常,但是眼神很闪烁,让风君子看不清她心理在想什么。听见风君子的问话,她抬头用一种奇怪的语气问道:“风君子,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突然会觉得害怕吗?”

风君子也听出了桃木铃的语气不对:“是不是因为碰到了桃木忍?”

桃木铃又说了一句更奇怪的话:“你知道,这不是我的第一次。”

风君子愣了片刻才想明白桃木铃说的第一次是什么意思,他没想到桃木铃突然会提到这种事。当代日本是一个性观念很开放甚至是扭曲的国家,很多女孩所谓的“初体验”时间都出人意料的早,桃木铃在那样的环境长大,早就有过性经验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况且以她的年纪,就算在中国不是什么“第一次”也很正常。他不明白桃木铃为什么会说这样一句话。于是小心的说道:“这个问题重要吗?我也不是,你介意吗?不会吧?”

桃木铃的眼神又变得迷离,迷离中显得哀伤:“我的初体验,就是桃木家的人。”

风君子吃了一惊:“谁?桃木家的人?桃木忍吗?”

桃木铃:“不止桃木忍,是桃木父子。”

风君子差点没从椅子上跳起来,他终于明白为什么每次提到桃木家族,桃木铃都会有这么奇怪的反应,心理的阴影是永远挥之不去的,哪怕是桃木铃这种心理学博士也避免不了。风君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有起身走到桃木铃的身边,将她的头轻轻抱在胸前,用手摩挲着桃木铃的面颊安慰道:“一切已经过去了,没有人再能伤害你。”

这顿晚饭是没法再吃下去了,风君子也全无食欲。桃木铃收拾东西的时候,风君子走进洗手间,关上门,半跪在马桶前,有一种恶心的感觉,却又呕吐不出来。桃木父子,也就是桃木剑次和桃木忍,原来是这样的人。风君子也终于明白为什么桃木铃刚刚成年,就到了美国再也不想回去,她选修心理学恐怕也与在桃木家的经历有关。

风君子起身站在洗手池前用冷水浸了浸脸,抬头看着面前的镜子。镜中人也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他想着桃木铃的经历,又想起了林真真,进而想到了桃木父子,还有那个孙卫东。镜中人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机。

……

风君子是很善于调整情绪的人,从卫生间出来后神情并没有异常,也没有再和桃木铃谈起那段不愉快的经历——这对于他们两人来说都是不愉快的。桃木铃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仍然蜷着身体偎在风君子的胸前,而风君子早已醒来,光着身子靠在枕头上抽烟。见桃木铃动了动,风君子伸手拉了一下薄被,盖住她裸露的肩膀,轻声说道:“你醒了。”

桃木铃睁开眼睛看着风君子的侧脸,问道:“我看你一直用烟嘴抽烟,这个烟嘴是象牙的吗?”

风君子掐灭烟头放到烟灰缸里,将熏的发黄的烟嘴递到桃木铃的手中:“是象牙的,中国有句骂人的话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是翻译圣人的古话‘言而无文,其行不远’,我这个人不喜欢被人骂,有时候又没办法,只好找根象牙叼在嘴里了。”

风君子的话将桃木铃逗笑了,她看着手中一指多长的象牙烟嘴问道:“好深的牙印,是你咬的吗?”

风君子:“是的,我这人抽烟咬的很重,经常把过滤嘴咬碎了,所以才用烟嘴。”

桃木铃点点头:“东亚最常见的变态人格,典型的口欲期情结。你是不是做过赶不上火车或者进不了考场一类的梦?”

风君子笑了:“你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你看我变态吗?”

桃木铃:“变态人格不等于人们通常所说的变态,也不一定就是病态,并不意味着你这个人在心灵上是不健康的。它常常是一种社会群体的心理特征,如果人们在成长环境下总是被强制的灌输各种思想和信念,又经常受到环境中各种因素的压抑,很容易导致这种心理情结。”桃木铃用手指摸着烟嘴上的牙印,若有所思的接着说道:“不过像你表现的这么直接的人并不多,说明你潜意识中的反抗的特征很明显,所以它并不以病态的形式影响你的性格……算了,这太专业了,不和你说这么多了,对了,你刚才抽烟的时候在想什么?”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