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34章、物本无心人自忧

现在让我们将时光倒流到一个月前,桃木铃刚刚到风君子家里的那个晚上——

在餐桌旁,那个叫桃木铃的女孩抬头看着风君子,缓缓的向他诉说了一段既像传奇又像真实遭遇的故事。风君子专注的看着女孩的眼睛,觉得对方的眼神很迷人,波光流动中有说不出的魅力。他甚至在想,同样是女人,为什么眼神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呢?同这个桃木铃相比,很多所谓美女的眼睛那简直就是死鱼泡!他陷入了这清澈而不见底的一泓秋水中……

(风君子那一夜记忆的消失就是从这里开始,他虽然找不回自己当时的意识,却找回了桃木铃当时的记忆。)只听见桃木铃缓缓的对风君子讲道:“我母亲是二战中的遗孤,她临终前告诉我一定要到中国的东北来一趟,帮她搞清楚自己的身世,还有她父母的遭遇。小时候的记忆已经不太清楚,她只知道自己的母亲也就是我的外婆留下了一双筷子,并且告诉她这双筷子就是线索,无论如何不能失去。这双筷子的背后不仅仅埋藏着她的身世,还埋藏着另一个很大的秘密。而她父母的下落就与这个秘密有关。我母亲还警告我,有可能还有很多人在打探这个秘密,要我小心不要将这双筷子随意出示给别人,尤其要小心桃木家族的人。”

坐在对面的风君子眼神茫然的问道:“这双筷子究竟有什么秘密?我可以看一眼吗?”

桃木铃:“我知道你不是坏人,你是真心帮我的,我不能拒绝你的要求。但是你看过之后,会忘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桃木铃的声音越来越迷离,很显然她是在对风君子催眠的同时讲述的这个故事。而当时的情况风君子心里早有警惕,也装出了一副神情呆滞的样子,但并没有被桃木铃所催眠。

风君子看过桃木铃的证件之后,就想到了桃木铃可能精通催眠一类的手段,对当时还很陌生的桃木铃不可能没有防备。但是他防备了桃木铃,却万万没有防备另外一件他意想不到的东西,就是桃木铃手中拿出的筷子。桃木铃刚刚打开一个造形古朴的木盒,取出一双手工精致的象牙筷子,就见面前的风君子原本呆滞的眼神突然一亮,显得清澈而深邃,甚至隐隐透出精光。桃木铃显然因为风君子的变化吃了一惊,还没等她说话,风君子用一种略显陌生的口音说道:“你不是她,但是很像。你终于找到这里来了,而我也终于找到了一个合适的人。我现在的话只能说一遍,你要好好听着……”

桃木铃有点不知所措:“你究竟是谁?怎么会这样说话?”

风君子似乎没有理会桃木铃,接着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谁,也许我只是一个投影,一种愿望形成的意念投影,一直留在这双筷子里。现在坐在你面前的这个人你以后要相信他,并且要依靠他的帮助,他也许会帮你找到你想要的答案。”

桃木铃:“我对面的人,不就是你吗?”

风君子:“现在和你说话的不是坐在你面的这个人,但是这个人的气息和六十年前的某一个人很相似,他思考问题的方式以及言行举止的习惯都酷似那个人。因此我能够在他身上留下一道影子,那个人当年的影子。我本来就是一道投影,能够做到的也只有这么多了。我希望我在他身上留下的影子能够一直陪着你直到解开所有的迷团,……”

桃木铃:“你究竟是谁的投影?”

风君子:“我不是某一个人的投影,是很多人强烈的意念才导致了我的存在与出现,你就把我当成是这双筷子的灵魂吧。”

风君子终于想起了第一次带桃木铃回家的那个晚上所发生的离奇经历。当他回忆到自己当时自称是那双筷子的灵魂时,不禁忿忿对桃木铃道:“我小心翼翼没有着你的道,却被一双筷子暗算了。”

桃木铃也很奇怪地问道:“当时你的意识好像是被别的什么东西控制了,我刚开始以为是我的催眠作用,后来又发现情况很特别。”

风君子:“你知道吗?无论是佛家的禅定还是道家的静坐,或者是瑜珈的冥想,都有一种自封五蕴六识的方法,使自己处于一种很像无意识的状态,我当时希望用这种方式骗过你,让你觉得我已经被你催眠。没想到正因为如此,却被那双见鬼的筷子趁虚而入。”

桃木铃居然笑了:“你好像很生气,生那双筷子的气吗?如果那筷子真的有所谓的灵魂的话,我相信它也是好意,它是为了帮我才出现的。”

风君子:“筷子就是筷子,它都不会明白自己是什么东西,就算是成了精的筷子也不过是一双筷子而已!说实话,就算那筷子成了精,它也没有办法对周围的事物造成任何影响,更别提控制一个人了。只有在我当时那么特殊的情况下,才有可能让这双鬼筷子得逞。它做的事又有什么用,顶多让别人认错人罢了!”风君子嘴里这么说,心里也在感慨:萧老爷子和青叶雅子一见面都把自己看成了风行之,看来都是那双筷子做的手脚,否则自己也不会有后来那么多经历。

桃木铃:“现在你既然都想起来了,后面发生的事情就不用我多说了。”

风君子:“你本来就不想让我记住,所以后来你也没告诉我当时的情况,对不对?”

桃木铃:“不是这样的,我当时和你还不熟,不了解你是怎样一个人,这种事情要我如何跟你解释呢?我怕你以为我神经不正常。”

风君子歪着头说道:“这么说你现在已经了解我了?那双筷子怎么没有告诉你风行之和雅子的经历呢?”

桃木铃:“就像你说的,筷子毕竟是筷子,它也无法知道更多。你刚才说筷子成了精是什么意思?是中国特有的说法吗?”

风君子:“所谓成了精,是指不应该有意识的东西有了自我意识,或者有的事物突然有了本不具备的智慧与能力,比如说传说中的狐狸精。”

桃木铃:“狐狸精的传说我知道。对了,在雅子和风行之从冰河峪分手之后,到他们在龙王塘双双遇难之前,还见过面吗?那双筷子究竟是怎么回事?”

风君子:“我告诉你吧,你知道为什么桃木家族会对这双筷子感兴趣吗?说起来这是一个很老套的故事,那双筷子实际上是一张地图,使人想起电影里争夺藏宝图的故事。”

桃木铃:“地图?在什么地方?”

风君子:“筷子手持部分刻着非常细的流云花纹,其实那不是装饰,而是军用地图的等高线和地标轮廓线。筷子出自雅子和她的父亲青叶老先生之手,所用的材料是风行之曾经滴落血迹的那截象牙。”

桃木铃:“是什么人让他们加工的?”

风君子:“委托青叶父女加工这双筷子的人就是桃木健雄,他提供的图样,并且要求青叶父女在完全保密的情况下制作这双筷子。筷子作好后青叶老先生不知道从哪听到的风声桃木要将相关的知情人员都灭口。于是提醒雅子带着她年幼的女儿想办法避难。”

桃木铃:“那她们躲掉了吗?”

风君子:“雅子的幼女就是你的母亲,如果她没躲掉现在哪有你。当时风行之不知道怎么也听说了这个消息,及时出现救走了雅子的女儿,同时也劫走了那双筷子。后来桃木健雄用雅子以及滨海龙王塘整个金沙村村民的性命逼迫风行之现身交出那双筷子。后来的事情你应该知道了。还有一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你的母亲名叫本田青之,但她却不是本田太郎的女儿,你注意她的名子青之,是青叶的青,风行之的之。”

桃木铃:“其实我已经猜到了。”

风君子:“到今天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风行之转世或者被他附体,而是那双筷子做的手脚,否则我就成了你外公了,那可真够郁闷的!”

桃木铃:“郁闷的应该是我才对,你有什么好郁闷的?”

风君子:“不说了,天都快亮了,我困了,睡觉了!”桃木铃张嘴还有话要说,但是风君子已经倒在枕头上睡去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