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33章、落影仙剑忆奇侠

五月一日上午,风君子和桃木铃出发的时候太阳已经升的很高。他们坐船到了冰河峪东、西峪中间的谷口,在风景区管理处办了租马手续,骑马向西峪出发。阳历五月,是山中最好的时节,满眼都是翠绿,翠绿中还点缀着五颜六色不知名的野花。溪水很浅仅仅齐膝,很适合骑马,当然也可以在山谷间的河岸上行走。两人走马观花不知不觉走了很远,路上有游客也越来越少,但桃木铃的兴致还很高,催着马直向山谷深处走去。

随着地势越来越高,山涧越来越浅,已经时断时续,此时已经见不到其它的游客。风君子招呼桃木铃下马休息。两人将马系在山脚下的一棵树上,远远的走到山坡上的一块大石下坐了下来,一边聊天一边喝水。风君子在附近采了一些野花,编成一个花冠给桃木铃戴上,桃木铃很惊讶风君子居然有这种灵巧的手艺。两人正在小声说笑间,突然听见风中传来说话的声音。

说话声来自不远处的山脚下,由于风向的原因风君子听的很清楚。风中有两个人的声音,他很熟悉,居然是萧云衣和林真真——没想到她们也到冰河峪来了。风君子将食指竖在唇边示意桃木铃不要出声,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被她们撞见,同时也对她们说的话很感兴趣,因为他听见了自己的名子。萧云衣和林真真在不远处的山脚下并肩走过,并没有发现山坡上竖着耳朵的风君子。

萧云衣:“常武和风君子这两个人放在一起比较,你觉得怎么样?”

林真真:“他们两个是中学同学,都是很不错的人,一个人沉稳大度,另一个人聪明潇洒。”

萧云衣:“确实都是好人,而且我发现他们对你都非常好,如果一定要你做个比较,你觉得谁更出色一点?”

林真真:“人和人不能这么比,各有各的特点。”

萧云衣:“我觉得常武这个人更加稳重,也能给人一种安全感,风君子好像不是这样,你说是不是?”

林真真叹了一口气:“你说的不错,从女人的角度,常武确实能给那种最需要的安全感,和他在一起觉得心里很塌实。”

萧云衣似乎追着这个话题不放:“所以你选择了常武,现在他是你的男朋友了。不过有些事情你恐怕不太清楚,风君子为你做的也很多,你不觉得他也很喜欢你吗?”

林真真一愣,随即反问道:“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你是不是看上了那小子了?如果不好意思说我可以帮你。”

萧云衣:“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想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其实常武这个人更塌实,不像风君子那么飘。你不知道吧,风君子领了个日本女人回家,在一起同居了一个月了。”

萧云衣话一出口,身边的林真真和山坡上的风君子都吃了一惊。林真真吃惊是因为她第一次听说这件事,风君子吃惊是因为萧云衣不早不晚,偏偏在这个时候、这个地方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林真真,也不知道这丫头心里是怎么想的。林真真惊讶的问道:“不可能吧,风君子不像是这种人,再说他怎么没有告诉我呢?”

萧云衣:“他和你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什么事都要告诉你。这事当然是真的,我们一起来的五个人只有你不知道,不信问常武他们。”

两个人说话间已经走远,声音已渐不可闻。风君子叹了一口气,心里莫明其妙的感到一丝失落,不经意转头看见了桃木铃,她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古怪眼神看着自己。风君子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怎么了,用这种眼神看我?”

桃木铃:“看样子你有一点失望,那个女孩心里喜欢的人是你的朋友而不是你。其实你也有点喜欢她是不是?”

风君子:“其实情况未必如此,我对她的印象确实不错,但还没有到那种程度。”

桃木铃:“不管你对那个女孩子是什么感情,这和你失不失望没有关系,做为一个男人,总不希望还没有走上台面,就在暗中被人比了下去。这也许就是虚荣心吧,不过你也不用太失望,另一个女孩似乎对你很有意思。”

风君子:“你说什么?那个丫头!她对我有意思?怎么可能呢,刚才分明是在贬我。”

桃木铃:“不要忘了我是干什么的,这种心理我是不会看错的,她把刚才那个女孩当作了潜在的情敌,所以才会用另一个能够化解矛盾的男人来贬低你。那两个女孩子你究竟喜欢谁?不要骗我,你应该了解我,在我面前是没有办法撒谎的。”

桃木铃的一句话把风君子说的愣住了。他心中暗想:如果林真真是在他和常武之间做了一个选择,那么常武无疑比自己更加合适,在经历了一段伤心回忆之后,常武这个人确实能给她更多可靠的安全感。自己的失落是为此吗?那么自己心里的人究竟是谁?或者说究竟有没有这样一个人?想到这里,他抬头问桃木铃:“你不是经常能够看透人心吗?那么你着我的眼睛,你说我心里在想谁?”

桃木铃与风君子略显深沉的眼光对视,不知道为什么心情有点慌乱,思维也有了短暂的空白。她看见风君子的瞳孔似乎显的很大,瞳孔中有一张人脸,这人正是她自己——这当然是因为光线反射的原因。桃木铃脸色一红,底下头来。

这时山脚下又有脚步声传来,风君子从草从中望下去,只见常武手提肩背几个大包小包,向着萧云衣和林真真刚才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常武走过去不久,袁晓霞和萧正容又并肩走了过来。这两人走到山脚下突然停了下来,只听袁晓霞说道:“这儿系着两匹马,看来有人上山去了,我们也上山去看看好吗?”

萧正容:“不要走的太远了吧,荒山野岭可能会有危险。”

袁晓霞笑道:“有你在我怕什么,快点来吧。”说着一伸手,拉着萧正容就走上了山坡,正对着风君子他们的方向。风君子想躲避已然不及,桃木铃似乎与他心有灵犀,一伏身轻轻扑在风君子的怀中,风君子低下头将脸埋在她浓密的黑发间。耳边的脚步声渐渐走远,风君子抬起头,鼻间还留着桃木铃淡淡的发香,他觉得心脏在砰砰跳,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们回去吧,天色不早了。”

……

这天夜间很晚的时候风君子与桃木铃都还没有睡,和衣靠在各自的床上。桃木铃对风行之与雅子之间的最终结局一直很感兴趣,她一再追问雅子究竟是如何死在风行之手中的。风君子想起了自己所做的那个梦,他觉得这个梦完整再现了当时的场景,于是对桃木铃说:“你还记得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噩梦吗?在那个梦中我似乎变成了风行之,经历了那一切。不过在梦中我是个傍观者,身体并不受意识的控制,只是在被动的扮演风行之这个角色。”

桃木铃:“有这种奇怪的事情?那我们做个实验好吗?你现在什么都不要想,尽量去回忆这个梦,同时看着我的眼睛。”

风君子知道桃木铃想干什么,于是照桃木铃说的话做了。桃木铃以自己所擅长的奇异精神交流方式去感知风君子心中的场景(关于风君子的梦前文已经介绍,这里不再重复)。过了许久,风君子梦中的回忆早已结束,但是两人都没有说话,目光仍然对视,仍然停留在这种心灵相通的奇异状态中。又过了一会儿,风君子突然发出一声轻呼,随即失声道:“我全想起来了!”

桃木铃也一震,收回了眼光,问道:“你想起什么来了?”

风君子:“李逍遥在锁妖塔上见到赵灵儿,什么都想起来了!”

桃木铃:“李逍遥?赵灵儿?你在说什么?”

风君子:“你没有玩过仙剑奇侠传吗?”

桃木铃:“没有,没有听说过。”

风君子:“我找回了我失去的记忆,在你的眼中看见的。你刚才在想什么?是不是在想你第一天到我家的那个晚上所发生的事情?”

桃木铃:“不错,我刚才确实在想那件事,不过这怎么可能,你怎么可能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

风君子:“我不会读心术,也不懂你的心理技术。但是我从小就有一个特别的能力,就是能够借用别人的能力,比如你这种看透人心的能力。当你在对我使用的时候,只要我集中精神能够感应到,就能将同样的能力用在你的身上。”

桃木铃:“这真是一种神奇的天赋,我从来没有听说过。”

风君子:“神奇吗,可是它似乎毫无用处而且经常不好用,只会给我带来一些奇怪的经历。不过现在我终于体会到它的好处了,我终于知道那天晚上发生什么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