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32章、白驹过隙六十年

雅子张嘴想喊不要,但是男人的左手扣住了她的脖颈,她全身酸软发不出声来,只有睁着一双惊惶和哀求的眼睛看着对面的本田。本田看见了雅子的眼神,可是目光中没有一丝犹豫,反道增添了几份凶残,手中的刀势不仅没有停顿,而是更迅速的刺了过来。本田咬着牙,刀身刺入雅子的左乳下方,似乎顿了一顿,这并不是本田手软,而是雅子的肋骨卡住了刀身。

本田手腕一用力,似乎听见了人骨脆裂所发出的轻响,刀尖已经穿体而出直刺雅子身后的男人,去势恨不得将之钉在地上。本田已经感觉到刀尖刺中那人的身体,但用尽全身的力气却不能将刀再向前送出分毫的距离。刚才雅子的身体挡住了本田的刀,虽然只是短短的一瞬间,但对于高手来说,这一瞬间已经能够决定很多事。那男子在长刀刺入自己胸膛的那一刻,伸出右手的两根手指夹住了刀尖。本田就觉得手中的刀凝固在空气中,想动也动不了,然后就听见叮的一声脆响,这一把凝固在空气中的刀突然松开了,自己全身的力气走了空,本来紧绷的身体向前一闪,巨大的力量使得自己右臂脱臼,长刀也随着雅子的身体一起跌落到地上。

本田这才看清楚身前半跪着的对手,只见他用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夹着半截刀尖——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那男人居然用手指扭断了精钢锻造的战刀,或许只有在生死之间人才能爆发这么巨大的潜力!本田刀已脱手,人也受伤,心中陡然生出一股寒意,不等那人起身,转身向洞外就跑。本田现在不得不承认自己不可能是这个人的对手,就算新京的军中第一高手桃木健雄也不是这个人的对手。

眼见本田太郎逃走,男人也起身追了过去,右手一扬,只见一点寒茫飞去,半截刀尖没入了本田的屁股。本田发出一声痛呼,但脚下跑得更快了。男人刚刚追到洞口,突然听见了一声如叹息般的呻吟,那是倒在地上昏迷中的雅子发出的声音。男人停下脚步神色犹豫了,他看了看洞中的雅子,又看了看洞外逃窜的本田,狠狠的摇了摇头,还是转身走回洞内。

……

雅子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几天几夜,胸间的巨痛使她感觉已经麻木,她睁不开眼睛,也弄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昏迷还是清醒。她只觉得自己的意识控制不住的模糊,想尽量逃出自己的身体,但是胸口不断传来的一种凉丝丝的感觉和另一种热热的暖流又交替将她的意识拉了回来。直到三天三夜以后雅子醒过来才知道,那种凉丝丝的感觉来自男人瓷瓶中的白色药末,而热呼呼的暖流来于男人抵住自己后背的掌心。

雅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在一个山洞中,但已经不是上次那个山洞。男人正坐在她面前给她上药,自己的身体也用衣服碎布做成的绷带固定好。瓷瓶里面的药末并不多,男人把它都用在了雅子身上,男人胸口新添的刀伤以及左腿原有的枪伤都没有敷药。雅子睁开眼睛,立刻就觉得心口钻心的痛,不由的发出一声痛吟。男人听见了,抬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语气平和的说道:“你醒了,看来你挺过去了,这条命应该是保住了。神肌散和我的内力能保你一条命,多长时间能够恢复就要看你自己了。”

“你是谁?为什么?”这是雅子对男人所说的第一句话。

“我叫风行之,我救你是因为我发过誓,你应该还记得,我曾经发誓要亲手杀了你,所以就不能让你死在本田的刀下。”

男人的回答语气很勉强,但这不是雅子想要的答案。她又问道:“我不想问你为什么救我,我想问这一切是为什么?”

风行之眼神似乎在看着遥远的地方,淡淡的说道:“你想知道为什么,那么我就给你讲一讲我的故事……”(风行之与桃木健雄决斗之前的故事,前文中萧老先生已经对风君子等人讲过,这里不再重复。)

风行之的故事讲了很久,讲完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洞口的火光将他的脸色映照的忽明忽暗,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雅子也看着他半晌不语。最后还是风行之先开了口:“我用你挡住了本田的那一刀,也算我欠你一条命。在本田逃走的时候我才想明白我做错了一件事情,我的家人是无辜的,他们不该因我而死,那你也一样。你伤好之后我送你回去。”说完这句话,风行之也不理会雅子的反应,径自走出了洞口。

接下来的几天两人都很沉默,互相之间几乎没有说话。雅子伤的很重,几乎没有力气说话,就连张嘴也会牵动胸口的伤口。而风行之则是尽量不和雅子的眼神接触,每天只是给她换药上药,也定时用手撑抵住她的后心输送那种奇异的暖流。风行之告诉雅子他们现在离新京很远,在一个叫冰河峪的地方,这个地方几乎没有人迹,而且只有在冬天山河结冰时才能走进来。

雅子的伤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已经可以在地上蹒跚的走几步,但风行之的神色却比以前憔悴了很多,看来每天给雅子输送暖流对他的消耗很大。瓷瓶中的药末用完了,雅子的伤势也有很大的起色,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风行之带着雅子躲进冰河峪的时候,随身并没有带干粮。这段时间一直是他凿冰捕鱼或者偶尔猎杀雪地中的野物来为两人果腹。可是一个多月后雪越下越大,河上的冰也越来越厚,已经无法凿冰,而且山野间也失去了禽兽的踪迹。食物越来越少,天气也越来越冷,两人本来就没有什么衣服,就算原先有现在也都成了碎布片。仅仅靠火堆已经无法御寒了,雅子是依靠风行之每天输送到体内的暖流才勉强挺住,而风行之却越来越虚弱了。他现在已经不再用雪擦拭身体,而是尽量躲在火堆后稍微温暖的地方盘膝而坐,有限的食物也大都给了养伤中的雅子。大雪封山近两个月的时候,又出现了一件雪上加霜几乎将两人逼入绝境的意外。

那是一天黄昏,正在火堆后面盘坐的风行之突然站起身来,拿起了他的剑,警惕的站在了洞口。此时的洞口已经出不去了,一群野狼围在了洞前,似乎是害怕洞口的火堆,迟迟没有靠近上来。雅子也发现了这一危险情况,但风行之示意她不要靠近洞口。

一共有九只狼,其中有三只体形明显比较大,三只中又有一只皮毛呈白色,和其它所有的狼都不一样,看形势是这一群狼的首领。一人一剑隔着火堆和九只野狼对峙,谁动没有动作。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火堆也渐渐的暗淡下来,那只白狼发出了一声低吼,狼群终于开始进攻了。

两只灰狼齐步跳过火堆向风行之扑了过来,风行之上前一步挥剑刺中了一只狼的咽喉,同时左手也向外劈中了另一只狼的颈部,将它打落到火堆里。火堆中没有燃尽的树枝立刻燎着了这只狼的皮毛,受伤的狼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惨叫声似乎更加刺激了狼群的凶性,有三只狼并排扑了过来,居中的是一只体形较大的狼,它直接踩着火堆中那只灰狼的身体跳向风行之。

风行之在挥剑刺中了右边的狼,他的剑很准,直中要害,从咽喉直到心脏一闪而没,被刺中的狼倒地后就再也无法起来。但这一瞬间风行之已经完法站在洞口不退,他接连向后闪避了两步,右脚踢飞了另一只狼,手中的剑砍在当中那只巨狼的头顶上。剑的主要威力在于刺,劈砍的动作一般伤害不大,可是风行之这把剑十分锋利,而且力量也很足,砍进了巨狼的颅骨。巨狼被砍倒在地,风行之双手用力才将剑从狼的额头中拔了出来,这一停顿的时间给了其它狼攻击的机会。

只听吼叫连连,除那只白色的狼王外其它的所有剩下的狼都从不同角度向风行之扑了过来。风行之已经没有办法单独发出攻击,只见他将身形一低,转身踢出一击旋风腿,同时手臂一挥,手中剑发出一圈弧光,攻出一招落叶扫,将身体四周一米开外的地方都包围起来。那只刚刚从火堆里爬出来的灰狼又被踢了出去,远远的飞出洞外发出一声惨嚎,这一脚整个将它的胸腔踢的塌陷下去,眼见是不活了。风行之手中的剑也扫中了另一只灰狼的脖子,几乎将之劈成两断,狼血喷涌又一具狼尸倒在地上。另外两只狼避开了,而剩下的一只巨狼却腾空一跃从风行之的头顶上跳了过去,直扑洞内的雅子,这是风行之万万没有想到的。

雅子蹲在地上,背靠着洞壁,身体已经缩成一团。只见那只狼直扑过来,灰色的身影已经将她笼罩。雅子发出一声尖叫,绝望的闭上眼睛,耳中只听见“铮”的一声嗡鸣,野狼并没有扑到身上。她睁眼从指逢中看去,只见一柄剑将狼的身体从半空中刺穿,剑穗还在不停的颤动。原来风行之发现野狼跃过自己扑向雅子那边,身形不退反进,上前一剑刺杀了面前的一只野狼,顺势转身避开另一只狼的扑击,脱手将剑飞掷过来。风行之施展飞剑绝技从狼吻下救了雅子,但身形已经不稳,左腿的枪伤已经在刚才施展旋风腿时再度迸裂开来。

风行之身边还有一只野狼,刚才一扑不中,现在趁着他身形不稳,又腾空而起扑上风行之。风行之手中无剑只能硬抗,抬起左臂隔挡。那狼张嘴就向手臂上咬去,风行之突然上前一步将左臂向外一翻,及时将狼头夹在掖下,狼尖利的长牙也在他的手臂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立刻就涌了出来。狼在风行之掖下拼命的挣扎,然而夹住它的手臂就像铁钳一样坚硬。风行之提息运气夹断了狼的脖子,还没等将手放开,就觉得右胸一阵刺痛,已经愈合的刀伤也已裂开,此时他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吼,一个巨大的白影迎面扑了过来——那只白色的狼王终于动手了。

风行之站立不稳,已然挡不住这凶狠的扑击,一人一狼的身影都扑到在地,击起一片尘土。画面似乎在这一刹那被定格,风行之仰面倒在地上,受伤的左臂被一具狼尸压住,而右臂举在胸前,施展锁喉手扣住了白狼的咽喉,而那只巨大的白狼则伏在他的身上张开利齿正对着他的咽喉。风行之的手指能够扭断精钢打造的战刀,但现在的他已经历尽饥寒、浑身是伤、久战脱力,只能勉强抵住白狼的咽喉却无法将对方推开一分一毫。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发软,狼吻散发着难闻的气味距离自己的面门越来越近。就在这个时候,他眼角的余光看见了雅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身前。

雅子双手捧着风行之的剑,那是刚刚从狼尸上拔下来的,风行之此时与白狼对峙,谁也动弹不得,本来最弱的雅子却成了此时洞中最有力量的生命。风行之躺在地上,目光接触到雅子的眼神,发现雅子也正在看着他。雅子的眼神中有哀伤、怜悯,还有恨意。风行之看着雅子举起了剑,他闭上了眼睛,这一剑可以刺杀白狼,同样也可以刺穿自己虚弱的身体。终于支持不住的风行之在这一刹那晕了过去。

……

风行之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狼皮铺成的地铺上,身上也穿着狼皮缝制的衣服。洞中没有针线,但是雅子却将狼皮的边缘割出小口,再用割的很细的皮条穿起来,缝成了简单的衣物。风行之想坐起来,却觉的身上发软,头也晕的厉害。雅子没有发现他醒来,仍然坐在洞口的火堆前烤着狼肉,身上也穿着狼皮缝的衣服。风行之的天心剑此时正拿在雅子的手中,这把锋利无比的古剑此时已经不是杀人的利器,而成了烤狼肉的铁签子。

风行之这回是真的病了,一连几天高烧不退,洞中没有药,雅子不断用的雪团敷在他的额头上。风行之是仗着自己强健的身体以及精深的内功挺了过来,当然还要感谢那群野狼留下的狼皮和狼肉可以御寒充饥。世事真是奇妙,本来风行之和雅子险些葬身狼口,而最终却是这一群狼帮助他们度过了这个大雪封山的冬天,要吃他们的是狼,最终救了他们的也是这群狼。

三个月后已是初春,天气仍然寒冷但山间的积雪已经开始融化,风行之和雅子的伤势都已经差不多养好了,他们之间仍然很沉默,风行之几次想找机会对雅子说点什么,却总觉得那么难以开口。雅子虽然话不多,但是神色已经日渐平和,除了每天将烤好的狼肉递到风行之手上,还偶尔将风行之身上衣服破损的地方拿去重新缝补。两人之间虽然沉默,却有了一种很奇怪的默契。

但是他们必需要离开了,冰雪已经开始消融,如果冰河解冻他们就走不出这个山谷了。离开前不久风行之在山谷中发现了一处温泉,就在洞口所在的山背后不远的地方,回来告诉了雅子。雅子非常高兴,一定要在离开前洗个澡,她从小就喜欢洗温泉,而且现在已经几个月没有洗过澡了。经过这几个月,风行之的胡子头发也已长的乱糟糟的,两个披着狼皮的人就像是山里的野人,风行之也觉的应该好好梳洗一番。

风行之提着剑陪着雅子来到了温泉,雅子脱去狼皮衣服裸身钻进了温泉,风行之背着身守在温泉旁,用剑刮着胡子。山谷间有鸟在鸣叫,阳光照在雪地上周围一片纯洁的白色,天空很蓝,连风也变的温柔。雅子已经在温泉中泡了很长时间,风行之也不着急,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这时他听见身后雅子的声音:“风爷,你不下来洗吗?我帮你搓一搓后背的泥。”

雅子的声音不大,可是听在风行之的耳中似乎山谷也起了回音。他并不知道在雅子家乡的温泉有男女共浴的习俗,听见雅子的话心里居然有了羞涩。其实在他刚开始劫持雅子的时候,曾经多次蹂躏过这个女人的身体,但现在却没来由的感到了羞涩。风行之没有说话,也脱去狼皮转身走入温泉中。

雪地里的温泉向外散发着蒸腾的白气,风行之用了一段时间才适应那眼前的情景,然后他就看见了坐在对面的雅子。雅子已经洗去了身上的污垢,长发也湿漉漉的披在肩上,白色的肌肤因为温泉浸泡的有点微微发红,呈现出一种粉嫩的光泽。风行之是第一次这么仔细的打量雅子,他发现雅子的五官很美,而饱满的双乳恰恰半浮在水面,随着水面的轻轻波动在她的胸前有小小的涟漪荡漾开来,诱惑的气息在浅雾中若隐若现。

风行之一时之间失神了,定定的没有将眼光移开,身体悄然有了冲动的反应。两人之间似乎有一种奇异的感应,风行之身体有反应的同时雅子的脸也红了。雅子没有说话,而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从齐腰深的温泉中站了起来,张开手臂走向了风行之。一切发生的居然是那么自然,风行之坐在水中迎面搂住了雅子的腰,将鼻尖埋在了她的乳沟间,雅子的手也顺势抱住了他的后脑。就这样安静相拥了五分钟,也许是十分钟,两人几乎是同时打破了这种安静。风行之突然从水中站了起来,双手用力的托起了雅子的腰臀。雅子的双手也从他的脑后滑下勾住他的脖子,双腿则缠在了他的腰间,身体变成了一条扭动的蛇……

过了许久两人才从激烈的动作中再度安静下来,静静的躺坐在温泉中,雅子用手指在风行之的胸膛上轻轻的写字,一边写一边问道:“风爷,你发过誓要亲手杀了我,现在这个誓言有没有改变。”

风行之:“我风某人发的誓从来都不会改变,所以我还会亲手杀了你,但是时间却不一定,再过几十年,等到你临终的时候我也许可以这么做。”

雅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不可能再有几十年了,我回去后本田一定会杀了我,其实在那天山洞中我已经知道他不是来救我的,他想同时杀了你和我。”

……

冰河峪风景区冰峪酒店的客房里,风君子对桃木铃诉说着六十年前风行之与雅子的故事,讲到温泉中的一幕,风君子不禁叹道:“世事难料,天意无常,想不到雅子最终还是死在风行之手中。”

桃木铃听到这里也忍不住问道:“他们俩从冰河峪出去之后到底怎么样了?本田太郎没有要杀雅子吗?”

风君子:“没有,雅子回去后本田太郎已经在太平洋战场战死,而桃木健雄也调到了滨海的平游港驻防。战乱年代也没人注意到雅子这样一个女人,她先是回到了自己的娘家,再到新京的时候也没有人再去过问她这几个月去了哪里——本田太郎生前一直说自己的妻子回娘家小住去了。”

桃木铃听的意犹未尽,追问道:“那他们后来又见面了吗?雅子是怎么死在风行之手中的?”

风君子:“当然又见面了,这又是另一段故事了。今后我会慢慢再告诉你的,现在天快亮了,我们也该睡一会儿了。今天还要出去玩呢。”说完合衣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桃木铃看看窗外的天色,也在另一张床上睡下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