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31章、困兽破阵销残恨

一九四一年的初冬,雅子一个人在新京的家中想心事。她跪在榻上,面前的矮桌上放着一截尚未雕好的象牙和一把小巧的雕刻刀。雅子的娘家姓青叶,她父亲本来是横滨一带有名的牙雕艺人,特别擅长于微雕。但战事爆发后,他们一家人也随开垦团来到了中国的东北,她就是在这里嫁给了现在的丈夫本田太郎。

日本不产象牙,但是国人却十分喜欢象牙制品,几乎每个成年人的名章都是用象牙制成。雅子从小和父亲也学会了牙雕手艺,在家中无事偶尔也会用来打发时间,只是这个年代象牙十分难得。象牙和刀都放在桌上,雅子却没有心思去碰它们,前几天她认识的一个姐妹自杀了,自杀的原因是为了鼓励上战场的丈夫。这件事还上了东京的报纸,连自己的丈夫提到这个女人时也是用十分赞赏的口气,想到这里她不禁有点心寒。

太平洋战事正酣,日本国内开始从中国东北抽调兵源开赴东南亚。但这一切离雅子似乎很遥远,她能看见的只是自己身边的人与身边的事。丈夫本田太郎一大早就匆匆出门了,出门的时候神色很阴沉,看着让人害怕。一个多月前本田回家时一只胳膊受了伤,他自己说是不小心摔伤的,但是外面有很多人说本田是和满州皇宫里的一个中国侍卫比武落败受的伤。丈夫一向自以为是剑道高手,从来没把中国人放在眼里,雅子真想知道到底是什么人伤了他。但是她不敢问,男人的脾气都很大,尤其是战争让男人们的性情变的更加暴躁。

雅子也听见邻居们议论,说今天新京的日本剑道第一高手桃木健雄先生要和一个中国人决斗,语气中似乎这个中国人已经死定了,而且觉得桃木大佐这么做简直是有失身份。雅子在想这个中国人会不会就是打伤自己丈夫的那个皇宫侍卫?想到这里她不禁有点替本田太郎担心,但随即又想到这种担心是多余的,反正要比武的又不是本田!

就在这时,雅子似乎听见窗外有一阵响声,还没等她回头,有一阵冷风从自己身边刮过,面前那截象牙上滴落了几点血迹。她抬起头,一个陌生男人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自己的对面。这人面色苍白,相貌十分英俊,甚至还有几分清秀,但是现在这张脸上却有一种近乎狰狞的表情,尤其是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发散着野兽一般的光芒。他的衣服几乎已是碎片,一条一条的挂在身上,满身的血污不知道是自己的还是别人的。他的左大腿受伤了,绑着一条布带,这布带明显也是从衣服上撕下来的,还在向外缓慢的渗着血迹。

“你是本田太郎的女人?”男人的声音略显嘶哑,有种压抑的气息。雅子被这突然出现的男人给吓呆了,几乎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她清醒过来,本能的张嘴要发出尖叫。对面的男人突然伸出了右手,两人的距离本来不近,但男人伸手那一刹那中指已经到了雅子的胸前。雅子只觉得胸口一麻,随即这种麻酥酥的感觉扩散到全身,嘴里也发不出任何声音,连手脚也动弹不得。

雅子不能动,也不能说话,但是眼睛还看得见。这个男人制住自己之后,在屋里找起东西来,不大一会儿,他找到了纸和笔。就见他在面前的矮桌上一笔一画的写起字来,雅子眼角的余光能看见纸上的内容,那人写的是汉字:“本田太郎:你杀了我的家人,所以我也劫走了你的女人。要想把她找回来,请你一个人十天后到新京城外东南一百里的乱石山找我。如果你带别人或者不来,那么我十天后就把她脱光了挂在新京的城门上,左边写上‘本田倭寇之妻’,右边写上‘长春全城共赏’。”

男人写完了字并未立刻离去,而是又转身去了厨房,好像是搜刮了很多干粮。一切收拾完毕之后,这才提起雅子扛在肩上推窗跳了出去。雅子会说汉语,也认识汉字,当她看见纸条上的内容时简直是惊骇欲绝!看来这个人是个中国人,是丈夫的仇家,现在是来报仇来了。但是这种手段未免也太阴险!太狠毒了!她现在只希望丈夫能够尽管将她救回来。

雅子被男人扛在肩上,觉得自己就像在腾云驾雾一般。她实在想不明白一个大腿受了伤的人怎么还能像一只飞鸟般在屋脊上不断跳跃穿行,脚下甚至没有发出太大声音。有好几次雅子看见了巡逻士兵的身影,但都被这个男人及时避了过去。这时候天空飘起了雪花,北风也格外的冷冽起来。雅子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出的新京城,因为她已经昏了过去。

雅子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不大的山洞里,身下垫着一层干草——就是满州人所说的那种靰鞡草。她发现自己已然是一丝不挂,下意识的用手档在胸前,觉得周身一阵寒冷,寒冷中又觉得有一股热气袭来。她抬眼向前看去,不远处的洞口点着一堆熊熊烈火,透过火光她看见了洞口外的那个男人。

男人半跪在雪地中,也是一丝不挂,他正用手抓起地上的雪团擦着自己的身体。男人的肤色很白,如果不是成流线形健壮的肌肉显示了他强健的体魄,简直让人怀疑他就是个文弱书生。男人用雪擦着自己的身体以及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直到将全身的皮肤擦的微红,在雪地里向外散发着一股热气,整个人就像被一团白丝丝的雾气包围。擦完身体后,他从地上拿起了一个小瓷瓶,倒了一点药末敷在大腿前后的两个伤口上——这是一处枪伤,似乎是被枪弹穿腿而过。看来这是他全身最重的一处伤。

雅子看见了男人的大腿,同时也看清了男人的下身。男人用雪粒擦拭过的下体在空气中昂着头,显得异常的伟岸,雅子低下头不敢再看。雅子身体一动,身下的干草发出轻微的响声,洞外那人感觉十分敏锐,立刻起身大步走了进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雅子不敢抬头,不知道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什么。男人的双脚站在自己的身前,感觉自己的头发被人用一只手抓住提了起来,雅子不得不仰起脸面对着男人的小腹。她抬起眼正好看见男人的眼光,那人的眼光中充了一种复杂的情绪——有困惑、有伤痛、还有仇恨!只听见他说道:“你还等着本田来救你吗?我告诉你,没有这个机会了。我会亲手杀了你,就像他杀了我的家人一样,我发誓!”

雅子张嘴想说“不要……”,可是抓住她头发的那只手已经用力按了下来,那种力道是她不可能挣脱的,男人性器进入她张开的嘴几乎堵住了她的喉咙,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含糊不清的声音。

……

一连几天,雅子都是在这种凌辱中度过。雅子充分感受到这个男人的恨意,同时也感受到了此人强健的身体。开始的时候,雅子不知道自己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忍受多久,也许她一天也忍受不了,但是几天后却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这种奇怪的感觉来自于那个奇怪的男人。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很强大,如果他伸手想捏死雅子简直就像捏个蚂蚁那么容易,但是他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伤害她的意思——除了每天肉体上的交合。每次这个男人强迫她交合的时候,眼神中偶尔闪现的是似乎于野兽的光芒,这和她第一次见到他时是一样的,他的动作很激烈,似乎在发泄一种强烈的恨意,但是这种眼神却不是对着她的。他的眼神总是看着迷茫的空虚之处,每次欲望发泄之后他的神色也会变的平静,眼中看不见任何表情。

如果这个男人仅仅是需要一个女人的身体,雅子并不感到恐惧,或者说她还能够忍受。他的行为对女人来说是一种侵犯,但还算正常,至少比起自己的丈夫本田太郎来说要正常的多。至少这个男人不是那么变态,不像自己的丈夫每次酒后都会想起各种各样的花样进行那种让人无法忍受的性爱。战争让许多人都处于疯狂的边缘,但是有些事情并不是因为战争,她也问过身边所认识的日本主妇,夫妻生活中的遭遇大都如此,无论是在战争还是此前的和平年代。时间就这样过去,雅子发现这个男人看见她的眼神也越来越平静,但是当他望向洞口外的雪原时,那种恨意也越来越强烈。

……

本田是在一个晚上找到这个地方的,在时间过去了九天之后。这天晚上和前几天一样,男人仍然将她压在身下,但是激烈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他退出了她的身体。雅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见男人将耳朵伏在地上听了一会儿,随后提着他那把剑一闪身出了洞口。

本田很容易就找到了乱石山上她藏身的那个山洞,山洞口熊熊的火光是最好的指引。本田不是一个人来的,而是一共七个人。这件事情对于本田太郎这样一个武士来说是奇耻大辱,他不想让别人知道,但同时也见过那个人的手段,不敢一个人去面对。所以考虑再三,叫上了自己的同门师弟以及另外五个自己最知心的弟子。这几个人鬼鬼祟祟的摸向山洞,并且埋伏好位置布置了一个包围圈,山洞不大,几乎在洞口外就能看见里面的一切,里面只有雅子没有别人,最后只有本田一个人走进了山洞。

自从那个男人突然离开山洞之后,雅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过了不久,洞外有人走了进来,火光中居然是自己的丈夫本田。雅子刚想开口呼喊,却听见洞外几乎是同时发生的几声惨叫,叫声音很短促,一同是五声,其中还夹杂着两声仓促的枪响。本来向洞中小心翼翼走来的本田听见枪声突然转身,洞口已经出现了一个提着剑着人影,赫然就是不久前离去的那个男人。

男人也不说话,喉间发出野兽一般的低吼,提剑刺向本田。这么短的距离已经没法举枪瞄准,还好本田进洞时一直提着倭刀小心防备,此时只有举刀招架。这一切都在很短的时间内发生,至少雅子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任何声音。只听见空气中响起串密集的刀剑相击声,伴随着一串串火星崩出。

本田显然无法抵挡那人凌厉的攻势,一步步退到洞底的最深处,甚至退到了躺在地上的雅子身后,后背已经靠在了洞壁上。男人举剑逼了上来,也已经站在了雅子的身前。这是一幅奇怪的场景:一个举剑的男人将一个拿刀的男人逼到了山洞的尽头,两个男人之间躺着一个赤身裸体,张着嘴一脸惊慌的女人。

本田显然处于下风,但是那个男人也很吃力。躺在地上的雅子看见,男人左腿上的伤口已经迸裂,鲜血顺着腿流到了地上,而本田的刀势十有八九是攻向对方的左腿。相斗间男人发现本田突然奇异的一笑,收刀向一旁闪去,留下了背后一个大大的空门。高手相斗有这种破绽是个致命的错误,本田怎么会犯这种错误?持剑的男人并没有顺势追击,也是一闪身避向了另外一侧。就在这电光火石的一瞬间,一声枪响,子弹打在了刚才两人缠斗的洞壁上,击起一片石屑。

雅子抬头看见了洞口出现的另一个人,这个人是本田太郎的同门师弟,也是本田最好的朋友之一,现在举着枪稳稳的站在洞口,正在迅速的重新拉上枪栓。狭小的洞中这个距离持剑的男人已经避无可避,看样子他并没有除掉洞外所有的埋伏,至少漏掉了现在这个枪手。就在雅子认为男人已经必死无疑的时候,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一道金光飞过直透洞口枪手的前胸,那个枪手伴随着胸前一阵血雾惨叫着倒在地上——原来男人半跪在地上将手中的剑掷了出去,以飞剑斩杀了洞口的袭击者。

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男人手中没有了剑,本田太郎大喝一声上步挥刀直刺过来。那男人躲得了枪手的第一击,无论如何也躲不过本田这必杀的第二击。此时雅子突然觉得身体一轻,被那男人提了起来挡在身前——赤裸的双乳正对着本田直刺的刀尖。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