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27章、君子奈何偏做贼

这是一天早上,常武刚刚在办公室坐下,一杯茶还没有泡好,风君子就急冲冲的走了进来。坐在对面的袁晓霞眼尖先看到的风君子,笑着跟他打了个招乎,但是风君子却红着眼睛没有理会袁晓霞,直接向常武走了过去。

常武听见袁晓霞在招乎风君子也有点意外,因为风君子很少到他的办公室来,据说是讨厌在门卫那里登记的手续。常武转身想招乎风君子,不料风君子已经走到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从椅子上拎了起来。常武身材魁梧,被风君子拎在手中十分滑稽可笑,一傍的袁晓霞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赶紧上来劝阻。只听风君子喝道:“常警官,你以为你是警察就了不起吗?老子要有枪也能毙了你!”

风君子的话说的常武莫名其妙,但是却把一屋子警察全得罪了,大家都围了上来。袁晓霞赶紧将众人推开,上来拉住风君子劝道:“风君子,有话好好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风君子松开手,指着常武的鼻子说道:“都是他做的好事,帮不了人也不要去害人家。”言毕转身头也不回走出了办公室。

风君子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常武连说话的机会也没有,也赶紧追了出去,终于在大门外追上了风君子。一边跑一边问:“风君子,你把话说清楚,一大早发什么神经,闹事都闹到公安局来了。”

风君子转身站住,瞪着常武问道:“是你出的主意让林真真去报案?”

常武一愣:“是啊,怎么啦?林真真出事了?”说着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风君子一把将他的手机夺了过去:“没错,林真真出事了,这下你满意了!别给她打电话,你要是不想再伤害她的话,最好就装作不知道。”

常武:“倒底怎么回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风君子:“我听鬼魂说的。”

常武:“你好好说,别开玩笑!”

风君子:“我不开玩笑,我就是听一个鬼魂说的。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不要去问林真真……”

……

午夜零点,孙卫东的办公室外传来轻轻的脚步声,最后停在办公室的门前,只听一个声音轻轻说道:“雅子,你有办法能按住锁簧吗?”随后听见门锁一声轻响,然后是门把转动的声音。门开了,风君子从黑暗中走了进来。

风君子直接走到了铁柜前。这是一个比较常见的高档铁皮文件柜,上面也有类似保险箱的密码锁,风君子一边转动着密码锁上的转盘,一边轻声说着什么。只见他的手上带着一副黑色的手套,头上也被一顶风帽紧紧的包了起来,脚下还套着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用的那种鞋套。时间不大,风君子打开了铁柜的门,从中抽出了一个绿色的文件夹。就在这时,窗外似乎有了响动,风君子赶紧转身向窗外看去。

只见窗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垂下了一条绳子,而且还在不断的晃动,看来是有什么人正顺着绳子从楼项攀缘而下。风君子窜到窗前向上看了一眼,又小声对身边的空气说了什么,然后自言自语道:“这臭小子还有点良心,只不过太冒险了!”

……

风君子说的臭小子就是绳子上的常武。常武穿着一身深色的衣服,打扮的也和风君子差不多,从楼项借助绳子滑到八楼的窗户前。他先将身体在绳子上固定好,从腰间的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吸盘和一把玻璃刀。他伸手试了试窗户,没想到窗户却应手而开。

常武滑落到房间里,轻轻落地没有发出声响。他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掏出一个小手电照了一圈,随后也来到了铁柜前。他看到铁柜上的密码锁皱了皱眉头,从包里又掏出了几件形状各异的工具,然后伸手试了试铁柜的门把手,没想到柜门又开了——文件柜跟本就没有锁!

常武举起手电照向文件柜,就见三排文件当中有一个绿色的文件夹正好抽出了一半。常武顺手抽出了这份文件夹打开看了看,面露喜色随即放进了怀中。收好这份文件之后,常武将柜中的文件一份一份抽出来大概查看了一遍,又将另外三四份文件放到怀中。关上柜门,走回到窗前。

常武刚刚爬上窗台,心中突然有了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他觉的这间屋子里不止有他一个人,似乎还有什么人在黑暗中观察他,再说今天得手的也太顺利了。但是这种环境下不容他多想,他摇了摇头又从窗外离去。

……

看见窗外的绳子又被收回到楼上,风君子从沙发后面钻了出来。他仔细检查了窗台上可能留下的痕迹,发现常武的手段很干净,双脚跟本就没有碰到窗台,他是推开窗直接荡进来的。风君子关好窗户,又走到了文件柜前,他没有象常武那样一份份的翻文件,而是打开了随身携带的塑料编织袋——装行李卷铺盖的那种。他把三排文件架上的文件都仍到了袋中,又打开孙卫东的办公桌,将抽屉里的零碎也都倒了进去。

风君子拎着一个沉重的大袋子走出去的时候明显比较吃力,一边走一边小声说:“雅子,你在前面探路,有什么情况就大声喊,反正别人听不见你的声音。”

……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钟,孙卫东晃晃悠悠的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掏出钥匙打开门,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得意的笑。他在想前两天搞到手的那个叫林真真的姑娘,这个女孩他已经注意很久了,只是一直没有腾出功夫去弄她,没想到前两天她却自己找机会送上门来了。三贞九烈又能怎样?他孙某人看中的女人没有谁能逃得掉的!

他又在想这个妞真是有味道,他不太喜欢那种投怀送抱过于温顺的女孩,那样太没有意思了。这个林真真当时不是没有想过反抗,但最后还是让他得手了,他回忆起林真真无力的挣扎以及挣扎时胸前那对红丸的诱人的跳动,身体的某个部位不禁又兴奋起来。他想起自己将这段过程录了像,他录像的目的倒也不是为了要挟对方,他也不害怕对方会去报案,他要将这个过程留下来自己欣赏,在欣赏中得到更大的快感。这段录像就放在他办公桌的抽屉里,现在可以拿出来好好欣赏一翻了。

孙卫东淫笑着打开抽屉,伸手却摸了个空。他低头一看抽屉居然是空的!又赶紧打开了其它所有的抽屉——也全是空的!孙卫东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去开铁柜的门,转了三圈密码之后门开了,里面也是空空如也!孙卫东这下慌了,本能的抓起桌上的电话想报警,反应过来又放下了电话——这种事情不能报警,因为丢的东西有些不能让警方知道!

过了一会儿孙卫东才从慌乱中回过神来,他恨恨的骂道:“老子也太大意了!没想到滨海这个地方居然也有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抓起电话不知道在通知什么人:“你们都到老地方等我,把其它人都叫上,老子这里出了点事!”

……

在孙卫东招集人手的时候,常武也在一家酒吧的包厢里约风君子见面。这早在风君子的意料之中,但是他还是装做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他见到常武的时候还是一脸冷冷的模样,但是在心里对常武的怨恨已经渐渐的平息。林真真的事情不是常武的错,而且自己昨天晚上亲眼看见了常武冒险做贼。要是别人入室行窃可能不是很重的罪行,可是常武不一样,他身为刑警队副队长,如此以身犯险付出的代价可能会比平常人大的多。

常武关上门,递给了风君子几份文件,淡淡的说:“我想办法搞到了这几样东西,你看现在该怎么办?”

风君子没有说话,打开文件仔细看了起来。风君子看的很快,但是看完之后又从头细细的看了一遍,看完第二遍似乎还不够,又仔仔细细的看了第三遍。一个多小时之后才抬起头来对常武说:“常警官,你要报案吗?”

常武皱着眉头沉声道:“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风君子合上文件:“这几份东西可以将孙卫东、周颂都送进监狱甚至枪毙,但是林真真一样要坐牢!”

常武:“你我都知道林真真是无辜的。”

风君子:“你知道我也知道,但是法官不会相信,你是警察,你应该明白法庭是讲证据的,这些证据足够定林真真的罪。”

常武:“可这是惊天大案。孙卫东利用外贸公司走私也就罢了,他居然还将日本的核废料偷运到境内,非法提供存贮场地。而周颂居然会是他的帮凶,利用重组上市公司来洗钱!这件事情如果捅出去,就算他们有再硬的后台也罩不住。”

风君子:“那你报不报案?”

常武:“我想我们应该报案,不报案就不是中国人。”

风君子:“那林真真怎么办?”

常武:“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一向有办法,你说呢?”

风君子:“先不谈这件事,我能问一问你这几份材料从哪里来的吗?”

常武:“这你就不用管了,反正我有我的办法。”

风君子:“我看这些材料都是原件,没有一份是复印件,我想你是偷来的。如果孙卫东或者周颂发现这些材料丢了,林真真立刻就会有危险,这你想过没有?”

常武:“就算是我偷的,这和林真真有什么关系?”

风君子:“孙卫东发现材料丢了,首先就会怀疑接触过这些材料的人。据我所知林真真曾经在孙卫东的办公室里亲眼看过这其中的文件,而且也亲眼看过孙卫东从文件柜里拿出来。我如果是孙卫东我也会怀疑林真真的,而且以孙卫东的手段,不管有没有证据他都会采取行动的,那林真真不是有危险了吗?”

常武:“那你说怎么办?”

风君子:“这回事情还是你惹的,所以交给你一个任务,尽量保护林真真的安全。”

常武:“这我知道,可是我也不能天天跟着她啊。”

风君子:“还有一个釜底抽薪的办法,就是让孙卫东知道是谁偷了材料。不过,这个办法比较冒险。”

常武:“你是要我告诉孙卫东,并且警告他不要乱来吗?”

风君子:“不能是你,你是警察。这件事让我来吧,实在不行我会给孙卫东打电话告诉他材料在我手里,这对他也是一个要挟。”

常武:“东西不是你偷的,你为什么要背在身上。”

风君子:“材料交给我,你就当不知道这回事,记住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