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26章、苍桑无关道正邪

“什么?你想学驭魂术!”萧云衣瞪大了眼睛问风君子。

“也不是学,只是想请教,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传说中的驭魂术?”

萧云衣神情古怪的看着风君子:“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对于很多人来说,所谓鬼神是不存在的,但对于另一些人来说,他们认为自己可以借助这种心念的力量。所谓巫术或者法术都存在,但是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里的普通人来说,最好不要去接触。”

风君子:“我知道你是什么意思,我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尝试,我只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这么做有什么后果?”

萧云衣:“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后果,我爷爷说过要知道后果首先要问是什么原因,你是为什么呢?是不是因为六十年前的风行之?”

风君子:“不是,如果是我自己的事情,我想用自己的力量去解决,但这一次我是想帮一个朋友,她现在有麻烦,可是我解决不了。”

萧云衣:“为了帮一个朋友?男的女的?”

风君子:“是个女的,而且你认识,就是那天一起吃饭的林真真。”

萧云衣神神秘秘的一笑:“看来你对她不错嘛,不过这和驭魂术有什么关系?”

风君子叹道:“人的力量都是有限度的,但是有人借助权力,有人借助财势,他们相信以此能够摆布世界上其它人的命运为自己的私欲服务。像我这样的普通人又能借助什么呢?借助于信心?借助于毅力?借助于智慧?但总有力不从心的时候。有人认为自己在物质世界中的强大,不相信因果,那怎么和这些人去对抗?用命运吗?”

萧云衣:“看来你的朋友麻烦还不小,已经把你给逼急了,病急不要乱投医,你用驭魂术究竟想做什么,你以前试过吗?”

风君子:“我曾经帮过一个叫飘飘的女鬼,她告诉我鬼魂的力量只能去惑乱人的心智,而不能在这个世界中触动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萧云衣:“是这样的,这就叫做疑心生暗鬼,其实未必就是鬼魂的力量,甚至不能证明鬼魂的存在。”

风君子:“可是后来她又告诉我,事情未必总是如此,她帮我做了一件我做不到的事情。”

萧云衣:“哦,她是怎么做的?”

风君子:“她咬破了我的嘴唇,沾染了我的精血。”

萧云衣:“这也有可能,既然你知道这个办法为什么还来问我?对了,她咬破你的嘴唇,你们是在接吻吗?”

风君子咳嗽一声,说道:“你以为在这个世界上莫名其妙就可以碰到鬼吗?还好我现在好像碰到了一个,可是除了声音之外,我没有办法和她接触。”

萧云衣:“原来你绕了这么半天,就是想问怎么让青叶雅子现形,你现在不怕了吗?”

风君子:“其实我从来就没有害怕过。”

萧云衣:“办法我确实知道一些,我也可以告诉你,不过一但你释放了这个灵魂之后,你就必须卷到六十年前她的事情当中,然后帮她解决,否则你永远没有办法摆脱,你想好了吗?”

这是风君子跟萧云衣之间的一段私秘谈话。风君子考虑了很久,还是想和青叶雅子的鬼魂做真正的接触,只有这样才能弄清楚六十年前风行之的事,也许能够帮到今天的桃木铃。当然真正令他下这个决心的原因还是因为林真真,他也不知道如何解决林真真的麻烦,所以也想借助一种看不见的力量。

风君子将自己的想法曾经向常武透漏过,不料却遭到了常武异常强烈的反对,认为风君子在做一件不现实的事情。常武是个警察,相信的是世俗的法律,他决定不再等风君子去胡闹,而是用正常的方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就在风君子和萧云衣谈话的时候,常武也约了林真真出来。这是他第一次单独约林真真见面。林真真赴约还刻意打扮了一番,但是常武对她说的话却让她一时之间反应不过来。常武没有兜圈子,而是直截了当的告诉她有人以她林真真的名义注册了一家公司,并且有可能利用这个公司进行非法交易。常武提供了南大科技八一牙鲆渔场的工商注册资料给林真真,其它的话并没有说的太多,只是建议林真真去报案。

其实站在常武的角度,这么做也是尽量在维护林真真。以一名警察的职业敏感,常武也能感觉到八一牙鲆渔场可能事关重大,如果真按照风君子所判断的有人秘密提供核废料存储仓库,那么此案件的牵连的绝非是普通人。但是常武并没有直接展开调查或者上报,而是首先想到了林真真,希望林真真在事情真正暴露之前解脱出来。他这么做也是多少违反纪律的。

林真真不知道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只是想到了上次自己丢了身份证,有人用自己的身份去注册公司。她对常武提供的情况非常感兴趣,同时对常武也十分感激。林真真没有直接向公安机关报案,而是通过熟人向工商管理部门举报。工商管理部门对此事还算重视,详细记录了林真真反映的情况并且表示将展开调查。这一切看上去很顺利,但林真真没有想到自己这次惹了大麻烦。

……

滨海四月末的天气已经逐渐温暖,街上甚至有女孩提前将夏天的衣裙穿上了街,也许展示美也是一种天性。但是这一天的天公却不作美,早上开始就阴云密布,冷风伴随着雨点扫在行人的身上,远处也隐隐传来了雷声。林真真坐在记者站的办公室,觉得有点冷,后悔今天出门时没有多加件外套,这时候有同事进门对她说:“小林,站长叫你到他办公室去一趟。”

林真真有点不情愿的起身上楼。他们记者站在一栋十二层的写字楼里办公,一共租用了七八两层,本来一家记者站用不了这么大的营业场所,但是花租金租了两层楼却和现在这位站长有关。记者站的站长姓孙,叫孙卫东,这对三十多岁的人来说是个很普通的名子,但这个孙卫东的来历却不普通,这栋写字楼其实就是他名下公司的产业。

孙卫东的父亲本来在北京某部委工作,孙卫东也在北京等地做外贸生意。后来孙卫东的父亲调到滨海市任副市长,孙卫东去年也到滨海市,挂职做了某报社滨海记者站的站长。这个站长的身份并不起眼,勉强只算个处级,但是在中国报社这个机构却很特别,即不完全算党政机关,也不是真正的企业单位,但是工作人员却是正式的国家干部,而且不引人注意。孙卫东只是挂了个记者站站长的职务,平时还是在忙着自己的生意,他开发过房地产,还办了一家外贸公司,同时还经营着几家歌舞厅和洗浴中心,平常在记者站根本见不着人影。但是今天这位孙站长却来上班了,而且点名要林真真过去。

林真真平常不太愿意见这位站长,尤其是和孙站长眼神对视的时候总是感觉到不舒服,但是领导有请也不得不去。孙卫东见林真真进来很热情,将一杯茶亲手放到她的坐位前,就像接待一位客人一样,这让林真真感到很不自在。林真真坐下就问:“站长,找我什么事?”

孙卫东又闲扯了几句工作和生活上的话题,最后才问道:“小林,听说你最近到工商局去反映情况,你说有人盗用你的名义注册了一家公司的法人代表,是这样吗?”

林真真吃了一惊,没想到是因为这件事,她下意识的回答:“是有这么件事,站长你是怎么知道的。”

孙卫东笑了笑,转身打开了身后的铁柜,抽出了一个绿色的文件夹,从其中拿出几页纸,递到了林真真身前:“林真真,说起来太麻烦,你还是自己看吧。”

林真真疑惑的接过文件,看了几眼就惊呆了,过了许久也没有反应过来。这份文件中有工商法人变更文件,有银行开户变更文件,还有很多款项往来的收付凭证,有几份商务合同,还有几张办理相关许可手续的申请文件。这些文件上有的盖的是林真真的私章,有的写的是林真真的亲笔签名。林真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经手过这些文件,但事实却摆在眼前。

孙卫东见林真真不说话,笑着说道:“这上面有的签名是你亲笔签的,你这个丫头平时办事太粗心了,夹在报社签单里面的东西你也不仔细看,还有些签名是高手模仿的,我敢肯定鉴定不出来。你的名章是别人刻的,但手续都是合法的。这些东西你从来没有看过,或者看过你也没有注意过,但是这些文件在法律上都是有效的。所以你在工商举报的情况不是事实,建议你撤回投诉。如果你不撤诉也可以,反正查下去还是你自己的事情。”

林真真这时才反应过来,脸色苍白的问道:“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包括上次我的身份证被偷?”

孙卫东仍然在笑:“关上门我可以这么说,但是打开门这一切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林真真,你不知道你名下的公司做了多大的事情,我保证如果你知道的话恐怕什么都不敢跟别人说的。”

林真真:“为什么?为什么要选中我?你随便找什么人不行?”

孙卫东:“你虽然粗心,但是却不算傻,知道我要找个人顶缸以防万一。不过你放心,我做的事情通常都天衣无逢,只要你什么都不说,也不会有别人找到你。至于为什么偏偏选中了你,你只能感谢自己走运了,因为我对你感兴趣。”说话间孙卫东的笑容已经露出了一点淫亵的味道。

林真真张了张嘴,却什么话也没说出来。只听见孙卫东接着说道:“有一件事情出乎我的意料,你是怎么知道这一切的?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能不能告诉我是谁提供的消息?”

林真真长吸一口气,似乎镇定了下来,她站起身来说道:“谁告诉我的你没有必要知道,我也不会撤回我的举报,我相信事情总能查清楚,就算你陷害我,到最后你自己也没有好处。”

孙卫东似乎对林真真的反应有点意外:“没想到你的性子还很刚烈,我就喜欢这样个性的女孩。你不说我也不问,我会自己查出来是什么人走漏的消息,我也有办法让他从世界上消失,做我们这种事情的人是有很多手段的。对了,林小姐,你还不知道你这个公司都做了哪些事吧?跟你说也说不清楚,反正是国际性的大买卖,滨海的黑白两道也是为我们服务的……林小姐发脾气的话只会把自己送进监狱,没有办法动我一根汗毛,不过你想一想,你的父母还在滨海,你就不想让他们安度晚年吗?我是好心,所以才提醒你……我忘了告诉你,我们记者站的摄影师小陈十分钟之前刚刚不幸遇到车祸,今后已经不能来上班了。”

很难以形容林真真听完这番话的感受,她不知道摄影师小陈和这件事有什么关系,难道他也是孙卫东手下的人?也参与了这件事情?但是小陈从来没对她说过什么,林真真和小陈有过私下的接触却与此事无关。看来孙卫东怀疑错了人,这种手段未免太狠了!

林真真又软软的坐了下去,眼圈已经红了,双手发抖拿起文件欲撕。孙卫东抢步过来劈手夺走,阴阳怪气的说道:“你撕了这几份也没有用,这只是一小部分。林小姐受过高等教育,我想你也懂法律,你知道这件事的后果。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让你受委屈的,我们现在也算是事业上的合作者了,只要你合作,我会好好保护你的。”说着话粘乎乎的坐到了林真真的身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