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25章、福至心灵善行之

说服萧正容比风君子想像的要容易的多。刚开始萧正容对自己的军人身份还有点顾忌,可是架不住身边萧云衣和袁晓霞两位女生不停的煽风点火,也就点头答应了,不过有一个条件——要萧老爷子点头。风君子现在的任务是怎么说服萧老爷子了。

这是在一家大商场的顶楼美食广场的一家餐厅里,风君子等人在吃火锅。这顿饭是袁晓霞请客,名义上是请风君子,却一再要求风君子将萧正容也叫来,看样子醉妞之意不在酒。风君子不好只叫萧正容一人,干脆把萧氏兄妹都约出来了,常武自然也来了,林真真也跟着来凑热闹。饭桌上一共是六个人正好三男三女。

风君子一边吃一边偷眼观瞧桌对面的萧正容和袁晓霞。也不知道是火锅的热气熏的还是啤酒的作用,袁晓霞的脸一直红扑扑的,她一直不断找着各种话题和萧正容聊个没完,一边劝酒劝菜就没停过。这一桌上的其它人也都看出来袁晓霞对萧正容有那种特别的意思了,纷纷拿酒盖脸装作没看见,只有萧云衣在偷偷的笑。风君子心中感叹世道变了,居然流行女追男,袁晓霞这丫头和萧正容只见过一面,就已经采取行动了,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吗?

俗话说男追女隔做山,女追男隔层纸。萧正容似乎对袁晓霞这种过分的热情并不反感,两人在一起聊的很开心,桌上其它四个人都没什么话好说了。正在这时服务员端着盘子走了过来:“你们点的鸳鸯肉丸。”

“鸳鸯肉!风君子你怎么点了这种东西,饭店里居然有卖的。”萧云衣瞪大了眼睛问道。

风君子:“不知道就别瞎说,这种鸳鸯肉不是鸳鸯肉,是牛肉、猪肉、羊肉在一起汆的丸子。”

萧云衣:“哦,原来是这么回事,吓我一跳,赶紧下几个尝一尝。”

丸子下到火锅中,不多时漂上来,翻滚的汤散发出一股香气。风君子没有用漏勺,而是伸出筷子去夹丸子。刚刚夹起一个丸子,就听啪的一声,风君子手中的筷子在空中折断了一根,丸子又掉进锅中,汤水险些溅到了身上。众人吓了一跳,随后都笑了,风君子不好意思的找来服务员又要了一双筷子,还是伸手去夹丸子。

他夹起丸子的时候嘴里还在嘟囔:“我还就不信吃不着你了。”话声未落,又听见啪的一声,这双筷子居然又折断了一根,丸子掉落汤中,溅起的汤汁把风君子的手都烫了,这下众人都笑出了声。萧云衣笑着问道:“风君子,你老实交待,最近是不是做过什么坏事得罪神灵了,连一个肉丸子都夹不起来。”

风君子也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多想,也笑着回答:“昨天那个桃木忍实在在很不上道,跑到我办公室炫耀他是哈佛毕业的,我随口回答就是活佛毕业的也不行,这算不算是得罪神灵?”

一旁的林真真插话:“你这小子口无遮拦,这当然是得罪神灵了,赶紧向活佛道歉!”

风君子眨着眼睛想了想,向着坐位上方作揖道:“我昨天不小心说错话了,不是故意的,下次不敢了,请过路的神仙与活佛原谅我吧。”

风君子的样子把众人又一次逗笑了,萧云衣把自己手中的筷子递过来:“风君子,你还是试试我的筷子吧,我用过的应该没问题,如果再断了就是你的手有问题了。”

风君子接过筷子还是去夹那个肉丸,肉丸轻松被夹起没出现什么异常。风君子把肉丸送到嘴边突然又停住了,将肉丸又放到了烟灰缸里。身边的常武不解的问:“好不容易夹起的肉丸怎么不吃了?你不吃也别浪费呀。”

风君子眨着眼睛说:“谁知道是筷子有古怪还是这肉丸有古怪,反正我是不敢吃了,你们吃吧。”

林真真笑道:“就你花样多。”

花样归花样,但是风君子这么做,大家也觉得有点忌讳,最终这一盘鸳鸯肉丸谁也没动筷子。这只是饭桌上的一个小插曲。(第二天滨海当地的报纸上登出了这样一条消息:某火锅店发生食物中毒事件,有二十余位食客被送到医院打点滴,截止记者发稿时,仍有六人留院观察。报道没写火锅店的名子,风君子他们也不知道报纸上所说的就是这家火锅店。)

吃完晚饭天色还早,三个女人又提意到楼下商场去逛一逛,三位男士虽然不太愿意但也不好拒绝,一行人又去逛商场。逛着逛着不知怎么着逛到了女士内衣专区,看着货架上飘荡的五颜六色的女式胸衣和内裤,三个男人都有点尴尬的停住了脚步。

过了一会儿,柜台那边似乎起了什么争执,林真真一脸严肃的走了出来。风君子赶忙问她到底怎么了,林真真一脸不高兴的说要去找商场经商谈一谈。林真真走了之后萧云衣和袁晓霞也出来了,询问之后才知道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有一个品牌的内衣搞促销,柜台上写着三到六折。林真真看中了一款胸罩,标价一百八,结果服务开单的时候折扣价是一百五。林真真算了算六折应该是一百零八,而一百五显然不够柜台标明的优惠标准,于是和售货员理论起来。可是售货员也很委屈,说这件衣服店里就是卖这个价。

林真真也算见过世面的人,知道和售货员理论没什么结果,直接去找卖场的楼层经理。时间不大,卖场经理一言不发的跟着林真真走了过来,径直到柜台前对售货员说:“给这位小姐开一张票,六折的。”说完转身离去。

售货员张嘴想说什么,卖场经理已经走了,只得苦着脸开票,不料此时林真真又说道:“我要买两件。”

“小姐,你刚才不是要买一件吗?”售货员的声音都快哭了。

“我改变主意了,挺喜欢这件胸罩的。既然一件能卖两件应该也可以。”林真真不为所动。

售货员几乎用哀求的声音说:“我们这是专卖店,衣服不是我放错了柜台,可是卖场要我卖我不能不卖。我刚才给经销经理打电话了,他说价格不能变,出了错让我负责,你就不要为难我了。”

林真真:“要么是商场有错,要么是你专卖店有错,不关我的事,我也没提什么无理要求。”

最后的结果是林真真花了216元买了两件颜色不同的胸罩,心满意足的离开了柜台。众人又接着逛了半天,来到了商场的下一层。刚刚走下扶梯,风君子突然说道:“抱歉,你们先逛吧,我去一下洗手间,回头找你们。”说完快步离开了。

众人边逛边等,过了一会儿还不见风君子回来,林真真说道:“风君子该不会掉到马桶里出不来了吧,怎么搞到现在?”

一旁的萧云衣问了一句莫明其妙的话:“林真真,你认识风君子多长时间了?”

林真真:“怎么了?”

萧云衣:“你真以为他去上厕所了吗?”

林真真不解道:“那他去干什么了。”

几个人中常武和风君子认识的时间最长,也最先反应过来:“这小子,又去管闲事了,不要紧,一会儿就回来了。”

萧正容也反应过来了:“看不出来风君子这个人,心还挺善的。”

萧正容身边的袁晓霞接过说道:“原来是这样,我刚才就看他拉着傍边另一个柜台的售货员问了半天,还奇怪他和卖女士内衣的有什么好谈的。”

现在只有林真真一头雾水,好奇的问道:“你们都怎么了?好像只有我是傻子,风君子到底干什么去了?”

萧云衣:“这位老兄大概是英雄救美去了,刚才那个售货员眉清目秀的,风君子估计是动了爱心了,见不得她受委屈,跑上去安慰人家了。”

林真真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有点不高兴的说道:“原来这小子去冒充大善人了,那我不就成了恶人了吗,不行,我去把衣服退了。”说完也转身跑上了楼。

又过了一会儿,林真真和风君子有说有笑的走下楼来,林真真手中还提着商场的衣袋,看来她没有退货。风君子一边走一边和林真真说:“衣服放了错柜台,商场不敢得罪顾客,可是经销商不怕得罪一个售货员。你们说话的时候我问了傍边的售货员,出现这种情况怎么处理,那个售货员说只能是那个卖货的小姑娘自己赔差价了。想想人家每天站那么长时间一个月才几百块钱工资,我们又何必占她的便宜呢。”

林真真:“这么处理是不对的,衣服上错柜台是经销商的错,为什么要让售货员赔钱?”

风君子叹息道:“你说的有道理,而且你也能找到说道理的地方。但是不是世界上所有人都能找到说理的地方,除非那个售货员不想要这份工作还有这个月的工资。你说是不是呢?”

林真真:“那你倒和我说清楚啊,自己跑去胡说什么我妹妹刚才不对,要把钱退给售货员,谁是你妹妹呀!”

风君子:“我看你取得了讨价还价的胜利,不想打击你逛商场的兴致。”

说话间两人已经与其它几人汇合,萧云衣看见林真真提着衣袋又回来了,好奇的将衣袋拿了过去,一边打开看一边说:“怎么衣服没退呢?咦!还换了一件,这一件比刚才那一件好哎,怎么回事?”

林真真笑着说:“风君子真是个高手!”

“高手?什么高手?”萧正容不解的问。

林真真:“我原来以为花216买两件就已经很便宜了,结果风君子上去一趟,我花150就买了两件,其实中一件还比原来那件好……我退了一件,另外一件还是按150的价格买的,售货员为了感谢我,送了我一件价格268的赠品……原来她们专卖店也有活动,购物满一千元可以赠送价格268的赠品一件,售货员就送了一件赠品给我。”

“可是你购物不满一千元啊,你只花了150。”袁晓霞问道。

风君子插话:“这有什么关系,售货员再找几个不满一千元的单子凑起来就可以发一件赠品了……我上大学的时候站柜台卖过巧克力,赠品都是这样让我自己给吃啦……这才叫与人方便自己也方便,林真真,你没看到那个售货员还一直对你说谢谢吗。”

萧正容一拍风君子的肩膀:“听说你在搞证券之前搞过商务谈判?”

风君子:“是呀。”

萧正容:“没想到你在女士内衣的价格谈判方面也是高手,佩服佩服!”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