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24章、罪人无罪总含冤

风君子刚刚走出金周集团的办公大楼,手机就响了,是常武打来的,常武的声音很着急:“风君子,出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上次我们去过的龙王塘牙鲆渔场法人是谁?”

风君子:“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已经猜到了,我刚从周颂的办公室出来。”

常武:“你去周颂那里干什么?这事和周颂有什么关系?”

常武的语气不对,风君子也感到奇怪了:“常武,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常武:“龙王塘牙鲆渔场在工商注册的法人代表居然是林真真!”

风君子:“什么?林真真!会不会是同名同姓?”

常武:“我核对过登记的身份证号码,就是林真真本人!风君子你说这会是怎么回事,要不要找林真真问问?”

风君子:“杀了我也不相信林真真会卷到这件事里,先不要直接问她,找个机会了解一下。”

常武:“怎么了解?”

风君子想了想答道:“给林真真打电话,就说想吃她妈妈做的饭,她家老两口一定会请我们去的。”

……

果然不出风君子所料,林真真非常大方的邀请他们俩来吃晚饭,并说她的父母也非常欢迎他们俩来做客。

当天晚上在林家,风君子故技重演,和常武一搭一唱又说起了意大利电视剧的事情,穿插着又讲了南大科技的重组,其中不止一次提到了牙鲆渔场。林真真对这些话题很好奇,瞪大了眼睛问了又问。

从林家出来后,风君子沉着脸对常武说:“这傻丫头一点反应都没有,看样子绝对不是装的,她自己似乎毫不知情,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常武:“如果你说的防空洞的事情是真的,那事件就太严重了!我要赶紧向局里汇报,让安全部门介入,这种事恐怕连我们警察都管不了。”

风君子:“常武,我求你一件事情,你一定要答应!”

常武:“你不用说,我知道你想干什么,可是这么做太危险了。你真不应该贸然去找周颂,这样等于把自己的脑袋伸到了黑手下面。”

风君子:“我也清楚,但是周颂毕竟是我们的老朋友、老同学,在中学的时候我们还是铁三角呢。他够不够朋友我没办法,但我自己要讲朋友的道义,不能不给他回头的机会。”

常武:“回头?你认为这种事情一但卷进去能回头吗?你自己现在有多危险你恐怕都不太清楚。”

风君子:“所以说吗,不能让林真真卷进去。连周颂都要给个机会,那么林真真就更加不能受到伤害了。做这种事情的人是这个世界上的人渣,但也是这个社会中的人精,也许早就找好替死鬼了,林真真恐怕就是不知情的替死鬼。你现在把这件事情捅出去,那么只会让林真真掉到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陷阱里面。”

常武叹了一口气:“事不关己,关已则乱,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风君子深深的看了常武一眼欲言又止,只听常武接着说道:“有这么几条线索可以去查,第一就是这件事可能和林真真身边的熟人有关,我查阅过工商登记的资料,上面有林真真的签名,从笔迹上看就算不是她本人的也模仿的可以乱真。”

风君子:“还有呢?”

常武:“还有就是林真真的身份证。你记不记得我第一次跟林真真见面就是丢了钱包,钱包让我拣到了,可是单单少了身份证。当时我们就觉的这件事情很奇怪,现在看这是早有预谋的。”

风君子:“本人身份证是工商注册最关健的东西,其它的别人都可以代办。这一点我早应该想到了。”

常武:“还有就是这个渔场真正的实际控制人是谁,现在你已经查出来是周颂,这是一条最重要的线索,但是也是一条危险的线索。我想你还是少出面,让我来吧。”

风君子:“千万不要,不要忘了你警察的身份,周颂现在还不知道你也在调查这件事,否则的话会更加警觉,林真真的处境也会更加危险。”

……

桃木铃与桃木家族的事情越来越复杂,而风君子对龙王塘的调查却发现自己的另一个好朋友林真真也卷入到一场阴谋当中。面对的麻烦似乎越来越多了,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新的麻烦找上门来了。

这天下午,天风证券滨海天河路营业部208房间,风君子坐在办公室里皱着眉头看股指走势,听见敲门声,抬头一看,居然是桃木忍走了进来。

风君子尽量不露出吃惊的表情,淡淡的打招呼:“桃木先生,你终于来了,快请坐。”

桃木忍径自在沙发上坐下:“你好像早就知道我要来,我是应该称呼你为陈先生呢还是风先生?”

风君子笑的有点不自然:“你既然知道了还要问吗?”

桃木忍:“我早就看出来你不像是个摄影记者,后来才知道你早就和我们公司的员工打过交道,风先生深藏不露,所以我才不得不登门拜访。”

风君子:“你真了不起,这么快就能找上门来,你那位手下门牙修好了吗?”

桃木忍避而不答这个问题,而是转身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问道:“原来风先生在这里工作,条件够简陋的。”

风君子:“有这么个地方对我来说已经不错了,本来我在滨海就是个游民,这里的营业部老总和我关系不错,给了我一间办公室。”

桃木忍:“原来风先生是一位证券分析师,我查了一下你的资料,原来你还有点影响,你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做你的股评呢?”

风君子:“桃木先生为什么不老老实实做你的生意呢?”

桃木忍:“我是一个老老实实的生意人,前几天市政府还给我发了一个优秀投资企业奖,奖励我这一年来对滨海市就业与税收做的贡献。”

风君子:“那就恭喜你了。名利双收的事情总是好的。中国政府总是宽容和大度。”

桃木忍:“风先生似乎对我有成见,或者你对我们日本人总是有成见,这好像不太应该。”

风君子:“成见?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这个人最尊重的就是事实,事实上日本这一百多年来给中国带来的记忆都是痛苦的,我没说错吧?”

桃木忍:“历史?你我这个年纪都没有经历过也没有亲眼看到,不要随便做判断。至少这二十年来,中国经济增长很快,日本提供的技术和资金也有很大的帮助,你说是不是,这是我这一代人看见的事实。”

风君子笑了,站起身来说道:“不谈历史是不是?要和我谈经济问题,你还真问对人了,你也不想想我是搞什么专业的。”

桃木忍:“风先生有何高论?”

风君子离开桌子背着手在屋里踱起步来,一边走一边说道:“这二十年来,你可以说是日本帮助了中国,我可以说是中国市场挽救了日本经济……你先别说话……二十年前日美贸易顺差巨大,摩擦不断。一九八五年美国和日本签定了‘广场协议’,一年半以内日元升值40%,这对于以出口为主的日本经济是致命的打击,日本进入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危机……”

桃木忍:“这又怎么样?”

风君子没有理会桃木忍的话,而是似乎进入了一种演讲状态,自顾自的说了下去:“日本企业实际的对策是用来国际分工来化解这一矛盾,将企业的生产基地大举迁往中国,当时也正好赶上了中国的改革开放。但是日本方面将产本生产的工序做了分割,高端技术、高附加值的部分留在国内,低端部分移到中国。日本母公司将高附加值产品通过企业内贸易的方式转到中国子公司,而中国子公司进行低附加值的组装加工,然后将成品出口到全世界。这种绕道中国的出口方式,使海关统计显示的中国外贸顺差大增,而实际上利润却流向了日本……今年是2004年,正好是二十年,有人预测今年中日贸易额将超过二十万亿日元,从数字上也将超过日美的贸易总额,出现这种情况是一个标志。”

桃木忍:“什么标志?”

风君子:“这几年,日本的外贸摩擦急剧减少,而中国的国际贸易摩擦急剧上升。大前年美国那个小布什上台以后,美国几乎不再对日本提出任何改善经贸关系的要求,可是含金量不高的中国贸易数据却引发了‘中国威胁论’,鼓吹中国威胁论最欢的恰恰是日本的一些人。我刚才所说的那个标志是一个历史重演的标志,再这么发展下去,以美国为首的一些国家会逼迫人民币升值,我看这个时间也不会太长了,最多到明年,人民币将不得不升值,日本将是其中最大的受益者。二十年来的祸水东引,终于达到了效果,你说中国和日本之间,到底谁给谁所做的贡献更大一些?”

风君子一番慷慨陈词,连自己都被感染了,他仿佛站在一个万人大会堂的主席台上侃侃而谈,而然低头眼前只有一个阴阳怪气的桃木忍,不禁有点泄气。桃木忍看上去对风君子的话很感兴趣,一直等他说完才问道:“风先生说的有一定道理,但是不是太偏激了一点?”

风君子:“我的话也许有那么一丁点偏激,可是对桃木先生这样的人已经够客气的了。”

桃木忍带着调侃的笑道:“我们以前没见过面,我也没招惹过你,你不至于这样吧。看样子风先生还真是屈才了,你应该到政府的决策部门去工作,可惜呀!”

风君子:“你不用夸奖我,我没那么大的抱负,也只是给你补一补国际贸易课罢了。”

桃木忍:“您给我补课?我可是哈佛毕业的!”

风君子:“哈佛?你就是活佛毕业也得补课。”

桃木忍:“我不太理解风先生的幽默。”

风君子:“幽默?我也不觉的自己幽默。哈佛没有教过你亚洲近代史吧?你今天来到底有什么事情,不会真的是来补课的吧?”

桃木忍:“闲话说的差不多了,现在谈正事,我是来下战书的。”

“下战书!”风君子这回真的吃了一惊,他本以为是桃木忍发现了他和桃木铃的事情,上门来捣乱的,看样子不是这么回事。

桃木忍端正身体接着说道:“我们桃木家在日本是武道世家,我平时也指点身边的一些人练习空手道一类的粗浅功夫。前不久,风先生在龙王塘出手教训了我们公司几个不成器的员工,他们学艺不精自然是活该。但是我听说风先生的中国功夫出神入化,想来领教。”

风君子现在才知道桃木忍是为什么来的了,他显然是误会了。风君子那一天去桃木忍办公室的时候碰见了在龙王塘被打断门牙的日本人,而那个日本人也认出了风君子。桃木忍一定认为当时在龙王塘出手的就是风君子,确实在当时只有风君子一个人站出来鼓掌大笑。但是当时出手的是暗处的萧正容,风君子可什么都没做,不过风君子也懒得和桃木忍解释。

“桃木先生这么说,当时那几个人是你的弟子喽?”

桃木忍:“不算是弟子,他们只是我的属下,我平时指点过几招,让风先生见笑了。”

风君子:“那你也用不着和我下战书啊?再说现在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比武那一套吗,我看这样好了,哪一天我找朋友带你一起去靶场,我们玩射击怎么样?数环数定输赢,谁枪打的准谁就赢了,不必动手打架了吧。”

桃木忍脸色一变:“打架?风先生怎么能将武士之间高尚的对决形容为打架!我们桃木家的武艺几十年来都没有遇到真正的对手,我对中国功夫早有耳闻,可是我到中国之后没有遇到过一个真正的高手,连你们的全国武术冠军我都私下拜访过,结果让我很失望。难道风先生也要让我失望吗?”

风君子看着桃木忍自以为是的表情,突然想到了六十多年前风行之与桃木忍的爷爷桃木健雄之间那一场并没有进行的决斗,心里涌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厌恶与反感。他也冷冷的答道:“结果让你失望?我看是人家不想跟你这种人动手吧,你放心好了,你不会失望的,我会让你见见什么是真正的中国功夫。”

桃木忍站了起来,正色道:“那风先生接受我的挑战了,能不能定下日期和地点?”

风君子:“我最近很忙,没空陪你玩,下个月再说吧。”

桃木忍:“那好,时间就定在下个月的今天,地点我来选,风先生有什么意见吗。”

风君子:“没什么意见,不过有个要求,这一个月时间你和你的手下不要来骚扰我。”

桃木忍:“好的,一个月后见。”

桃木忍走后,风君子反而平静下来。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痒,一个人麻烦多了发愁也没用。一个月后怎么办?风君子自己是不可能和桃木忍动手的,他只不过是一个文弱书生,别说桃木忍这种武道世家子弟,就是营业部的保安他也不是对手。不过也没关系,还是想办法请萧正容出山吧,反正当时在龙王塘出手的人就是萧正容。对于萧正容的身手,风君子是相当有信心的,他如果出马,那个桃木忍绝对不是对手,自己只说让桃木忍见识中国功夫,也没有说是谁的中国功夫。现在的问题是,怎么说服萧正容呢?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