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23章、草民非民若刍狗

“关于重组南大科技的方案就这么定下来了,关于资金问题诸位不用操心,我会从集团外筹集资金,不会影响到金周集团目前的经营。还有其它的事情吗?”这是在金周集团总部的会议室里,董事长周颂的总结性发言意味着会议已经接近尾声。

“周总,我还有一件事情向您汇报。”发言的是金周集团的总工程师老梁。

周颂看了梁总工一眼:“总工还有什么事情吗?”

“最近集团接到一份通知,是关于建筑工地加强安全防护的,按照劳动局和市安全产生办公室的最新要求,我们所有的工地要更换最新的防护网,并且为施工人员购买人身安全保险。”

周颂:“你算过了吗,需要多少钱?”

梁总工:“按照标准的要求,以我们公司现在的业务规模,每年大概需要增加开支70万。”

周颂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没这个必要,这笔开支太大了。”

梁总工:“现在工地的情况确实有安全隐患,如果发生伤亡事故怎么办?”

周颂:“梁工,你是公司的老人了,我们公司这三年建安工程的规模都差不多,总共发生过几起事故?”

梁总工:“一共发生过五起事故,其中上报了两起,总共四死两伤,这个数字不小啊。”

周颂:“处理这些事故总共赔了多少钱?”

梁总工:“给家属的赔偿费、丧葬费、医疗费总共四十多万。”

周颂:“那你应该学过数学,三年二百多万的额外支出只能节约这四十多万的费用,我的脑子又没有进水,怎么会办这种蠢事!”

梁总工:“周总,人命关天,帐不能这么算!”

周颂:“我不知道你说的天是什么东西,但是一百多万的钱却是我自己的,你没有经营一家企业,你不明白这个道理。这个问题不要再谈了。”

散会后,周颂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刚刚坐下就听见敲门声,梁总工又跟着走了进来:“周总,刚才的事情还没有说完,就算你决定不按着通知办,上面来检查的时候我们怎么办?”

周颂:“梁工,其实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也安排好了。你刚才也算过那笔帐,按着上面的规定三年我们要支出二百一十万,而实际上能够节约的费用不到五十万。如果我在这额外支出的一百六十万费用中拿出三、四十万去和安全生产部门的人沟通,公司还是能多出一百多万的利润的,你说我应该怎么做呢?”

梁总工:“周总,你想向上面这些部门领导行贿吗?”

周颂:“老梁,你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办事未必一定要用违法的手段,但是不花钱是不可能的,花了钱也未必就是行贿。现在也有很多领导自以为很清廉,从来没有收过一分钱,但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他们的一句话可能要花费别人很多钱。”

梁总工:“我确实不太懂,我就是个搞技术的,我不希望在我负责的工地上继续出人命。周总你可以选择不采取措施,那我也辞职不干了行不行?”

周颂闻言略感意外,瞪大眼睛看着老梁,过了一会儿才说:“你也跟着我干了好几年了,你不仅是个好人,而且也是个难得的总工程师,我一直非常器重你。你今天突然说出要辞职的话,其实我知道是为什么,但是我劝你先考虑考虑,至少明天早上你再做决定。今天晚上你陪我去一个地方吃顿饭,吃完饭再和我一起陪一些客人,然后在决定辞不辞职怎么样?”

梁总工:“陪什么人?”

周颂:“我已经过说这件事情我早就知道,而且早就有安排了,其实今天晚上要请的就是发那份通知的部门工作人员,你既然这么关心这件事,就和我一起去吧。”

……

第二天早上,在周颂的办公室,仍然是梁总工与周颂两人之间的谈话:“老梁,你也看见了,在那些人眼里,你我就是贱民,他们跟本没有把我们的血汗钱当钱,你我的死活是与他们无关的。你也许认为我对工地上的那些民工很无情,实际上你我的处境不也是一样吗?”

梁总工低着头似乎在想什么事情,最后终于抬起头说道:“周总,我决定还是收回我的辞呈,我会尽量在限有条件下改善工地安全状况的。”

周颂笑了:“梁总,你很像我一个姓风的老朋友,你的缺点是没有他那么聪明有才干,但是你的优点是也没有他那么固执和清高……”这时候桌上的内线电脑突然响了,周颂拿起电话只听外间的秘书说道:“周总,有一位姓风的先生没有预约但是非要见你,我拦不住他他已经进去了……”

周颂放下电话苦笑道:“我这张乌鸦嘴,说曹操曹操就来了,老梁你先出去工作吧。”

梁总工推门出去,风君子已经闪身走了进来,一面走还一边说:“周颂,当大老板了,想见你一面还要预约,差点被人档在门外了。”

周颂起身迎了上去:“原来是风半仙大驾光临,我这里没有人会拦你,你要来我随时欢迎,就怕你不愿意来。”

风君子在沙发上坐下:“真的吗,我怕有人看见我会不舒服。”

周颂给风君子端上一杯绿茶,也在他对面坐下说道:“我们俩的恩怨已经过去很久了,该忘记的就忘记吧。快两年了你也不给我打个电话,还好你今天终于来看我了。”

风君子:“你知道我今天为什么来的吗?”

周颂:“不知道,在等你说呢。”

风君子:“我今天来是想给你讲个故事,你要不要听。”

风君子与周颂快两年没有见面,一见面风君子就要讲个故事,这在别人看起来莫明其妙,不过周颂似乎并不感到太意外:“风君子,你一点都没变,一开口就没头没尾的说事情,是什么好听的故事要专门跑过来讲给我听?”

风君子:“这个故事稍微有点长,不知道周总这个大忙人有没有时间。”

周颂:“对你,我是有时间的。”说完起身打了个电话:“通知各部门,今天早上的办公会议暂时取消。”又回到沙发前坐下:“这样可以了吧,我们可以慢慢聊。”

风君子在沙发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坐好,向四周看了一圈,似笑非笑的说:“你的办公室很气派呀,布置的也很讲究,看样子也找风水先生看过,我没说错吧?”

周颂:“你风君子的眼力自然不会看错的,我们搞房地产的都讲究这个,我也就是随俗而已。”

风君子:“世界上有一种人说不清楚他们信不信鬼神,但是他们却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供奉一些法器,目地不是向神求宽恕,而只是想得到神灵的保佑,你说这是一种什么心理?”

周颂:“好像这方面你比我内行,你说说看?”

风君子:“无非是两种心理,一种是贪婪,希望得到的更多,另一种是害怕,因为他们肯定做过很多见不得人的事。”

周颂干笑两声,没有接这个话题,而是问道:“你不是要讲个故事吗,到底是什么故事?”

风君子端正了身体说道:“我最近看了一部意大利的电视剧,是警匪题材的,男主人公是一位警长,故事非常长,讲的是这位警长与西西里岛的黑手党之间的斗争。你看过没有?”

周颂:“我没看过,这部电视剧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风君子:“很多地方跟一般的警匪片一样,没什么特别的,但是结尾前的一段情节却很有意思。西西里岛的黑手党家族与意大利境外的黑社会集团做了一笔大买卖,他们想收购西西里外海的一座小岛。这个小岛上有一个废弃的银矿山,矿山下面密密麻麻全是坑道,可以用来做隐蔽的仓库。”

周颂:“找一个仓库没必要这么麻烦吧。”

风君子:“普通的仓库当然没必要这么麻烦,但是这个仓库是用来储存核废料的。据说这种生意比走私军火和贩卖毒品更赚钱,你说是不是?”

周颂眯着眼说道:“这我也不懂啊,我是个搞房地产的。”

风君子:“故事还没完,这个电视剧的结尾我还没看到。但是我现在在想一个问题,就是黑手党赚的钱会怎么处理?怎么样才能洗白了?恐怕需要通过一家合法的公司才可以。如果发生在我国,可以收购一家面临破产的公司,然后将它重组重新包装盈利,这样既能够赢得声誉又能够洗白黑钱,你说是不是两全其美?如果是一家上市公司就更好了,周颂,我听说你收购了一家退市的上市企业?”

周颂:“我们集团重组南大科技的事你也知道啦?不过我可没有你那么丰富的想像力。”

风君子:“我也不是凭空想像,我听说最近在龙王塘的金沙村一家五口人同时死于白血病,也不知道医院是怎么诊断的。这种事情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家人同时受到了强烈的放射性污染物的辐射。俗话说抬头三尺有神灵,你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报应。”

周颂:“不要跟我谈这些,我是个无神论者,彻底的唯物主义者。”

风君子:“我们还是讲故事吧,那位警长给了西西里黑手党头目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阻止了这个交易,那批核废料又回到原来的地方,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周颂深吸了一口气:“真是个大团圆的结局,那位警长最后怎么样了?”

风君子长叹了一口气:“警长死了,死于黑社会的乱枪之下。”

周颂也叹了一口气:“那你说的那个改过自新的黑手党头目呢,说实话。”

风君子:“也死了,他是自杀的。”

周颂:“原来不是大团圆,是个悲剧的结尾。我可不希望这种悲剧与你我有什么关系。还好我不是黑手党,你也不是警察。”

风君子:“我们两个人有个当刑警的老朋友。”

周颂:“你是说常武?常武也看过这部电视剧?”

风君子:“他很忙,还没看过。”

周颂:“那就不必要看了,他是个好人,不应该接触太多阴暗的东西。”

风君子:“这种事情接触太多确实没什么好处,我今天来讲这个故事也许对我也没什么好处,但是我们毕竟是老同学、老朋友,尽管以前有过节,但是我还是希望能拿你当朋友看。周颂,你这两年来涵养功夫是越来越好了,听见什么事情都能面不改色,但是有一样东西却骗不了人。”

周颂:“什么?”

风君子:“眼睛里的瞳孔!根据科学研究表明,人的瞳孔大小会随着两种情况变化。一种情况是光线的明暗,光线越暗瞳孔越大。另一种是内心的喜恶,听到或看到什么害怕或厌恶的事物瞳孔会收缩。”

周颂:“风君子,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给人看相,就不要扯什么科学研究表明了。你的故事说完了吗?”

风君子:“说完了,还有一件事情要问你——你认不认识桃木剑次或者桃木忍?”

周颂:“什么唐人?从来都没听说过!是什么人?”

风君子仔细看着周颂,摇了摇头道:“没什么,不认识就算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