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22章、人生路窄怨相逢

“风君子,你学会了吗?不要把相机摆弄坏了。”这是在茂林大厦的电梯里,林真真对风君子说话。

“没问题,这么简单的东西一下子就明白了。真真,你看我现在的样子像不像个专业的摄影记者?”

“你要是穿上马甲就更像了!我好不容易想办法争取来的采访机会,用好几顿KFC才摆平了我们站的摄影记者让你来冒名顶替,待会你可别演砸了。”

“放心吧,我是个天生的演员,就是没被星探发现罢了。”

“你为什么一定要见这个桃木忍呢?还这么鬼鬼祟祟的……算了,我不问了,你这个人神神鬼鬼的事情总是那么多,以后别忘了详细告诉我。”

风君子和林真真是踩着点走进桃木忍的办公室的,和这些老外打交道守时是一定要注意的。桃木忍比风君子想象的要年轻,也就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一双小眼冒着精光,见到林真真的时候眼里面的光就更亮了。

“桃木会长,我是XX报社的记者林真真,这位是我们报社的摄影记者。是昨天约好了来采访你的。”林真真说活的时候将名片递了上去。

桃木忍接过名片,眼睛却盯着林真真上下是打量:“采访的事我知道,但我却没想到林小姐是这么有魅力的女士,来,快请坐。”

桃木忍站起身来将林真真让到沙发上,自己也在林真真的对面坐了下来,却没有招呼风君子。风君子在心中暗骂:这是什么人啊,一年淫邪相。只听桃木忍又说:“林小姐,喝点什么?我办公室里有从日本带来的全套鲜磨咖啡器,还有巴西进口的咖啡豆,比你们平时喝的速溶咖啡好喝多了,我加工一杯林小姐尝一尝。”

林真真没有答话,而是转身招呼风君子:“小陈,你也坐吧。”

风君子一愣,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应该姓陈。桃木忍仿佛此时才意识到风君子的存在,也招呼风君子:“陈先生也来一杯吗?”

风君子站着没动,淡淡的答道:“对不起,我对咖啡不感兴趣,我只喝茶。”

听见风君子要喝茶,桃木忍又面带炫耀的说道:“那陈先生是来对了地方,我们日本人的茶道是世界上最好的,我办公室里还有全套的茶道设备,不知道陈先生会不会用。”

风君子:“谢谢,不必了,我喝的茶你这儿恐怕没有。”

风君子的话让桃木忍有点不高兴:“这怎么可能呢?我办公室里有各种上等茶叶,都是普通人喝不到的,陈先生要喝什么茶?”

风君子:“我没那么多讲究,我只喝绿茶,但是只喝当年的新茶,而且不喜欢市面上卖的,都是每年春天直接从茶农手里买土法炒制的初茶,简单的很。”

桃木忍闻言好像很意外,站起身来对风君子说道:“陈先生,您请坐。我这里条件有限你不要介意。”一傍的林真真看的一头雾水,刚才桃木忍明明就拿风君子当空气一般,怎么谈了两句喝茶,态度就变的客气起来?

风君子:“桃木会长,你不用管我,我站着拍几张照就可以。”

林真真和桃木忍你一句我一句的开始采访,风君子装摸做样的举起相机对准桃木忍。这专业的东西就是好用,镜头十分高级,将光圈拉近了可以清晰的看见桃木忍五官的每一个细节,连脸上的汗毛都清清楚楚。风君子忽然觉得桃木忍的面目有点熟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

他端着相机在那里想了半天,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自己在梦中见过的那个日本军官。他做过一个梦,梦中自己似乎回到了六十年前变成风行之,而最终在一片山谷间被一群日本兵包围,指挥这群日本兵的那个军官相貌中依稀就有桃木忍的影子。风君子现在知道桃木忍的祖父就是桃木健雄,那么自己梦见的那个日本军官恐怕就是当年的桃木健雄!

风君子的沉思被桃木忍的笑声打断,他正在和林真真介绍木兆株式会社在滨海投资办厂的经历——创造了多少税收、解决了多少就业、和地方政府的关系有多好、帮助他们完成了多少招商引资额度等等。风君子心中暗想:这小子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公司经理,怎么说话的口气和滨海市市长差不多,这都是谁惯出来的毛病?其实桃木忍在滨海办的是一家生产多层印刷电路板的企业,挂了个高科技的名义,比国内同类企业享受更多优惠政策而已。风君子忍不住想插话问一问桃木忍,生产过程中的重金属污染在日本是怎么解决的,在滨海又是怎么解决的?他想了想还是忍住了,毕竟自己今天是冒名顶替来踩盘子的。

采访结束后,桃木忍厚着脸皮非要和林真真坐在一起照一张合影,一只手也有意无意的搭在林真真的腿上。风君子觉的心里不舒服,故意将相机一歪,从镜头里砍掉了桃木忍的半边脑袋。

风君子和林真真出门的时候,正巧和进办公室的一名员工打了个照面。那人盯着风君子看了两眼突然脸色大变,转身快步走进了桃木忍的办公室。风君子也认出来了,他就是那天被萧正容用筷子打掉半截门牙的家伙。他拉着林真真赶紧走进了电梯。

……

扮完了摄影记者,风君子还要赶回办公室去上班。他现在确定了桃木家族的人在六十年后又回到了滨海,并且派人在龙王塘一带活动。那天他和常武等人在金沙村调查一家五口离奇死亡事件的时候,桃木忍的手下也在龙王塘不知道干什么。风君子已经断定有人在龙王塘利用废弃的防空洞存放可疑物品,这些物品很可能是核废料,但是现在还不敢肯定这件事与桃木忍有没有关系。

如果桃木忍在龙王塘找六十年前什么东西,恐怕也不能找到防空洞里去,因为那些防空洞是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才修成的,前后差了三十年的时间。不过这也难说,桃木忍未必了解中国的这段历史。

风君子想了想还是先从那个牙鲆渔场的资料开始查起,主要是查看南大科技这个上市公司的历史资料。一般来说退市公司不在指定信息披露媒体上发布公告,它们的相关消息已经淡出了公众的视线中,然而今天却有一则报道就出现在营业部的盘面信息中,是关于退市公司南大科技的重组最新进程的。这则报道立刻引起了风君子的注意。

报道很简单:滨海有一家民营企业最近收购了濒临破产的南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法人股股权,成为新的控股股东。新股东介入后,计划注入优质资产进行重组,南大科技有望从此获得新生。这样的内容在证券市场中算不了什么新闻,但是这家企业的名子却让风君子吃惊不小——要重组南大科技的是金周集团,而金周集团的老板是风君子的老同学周颂!

周颂是谁?周颂是滨海房地产界近几年出现的一位新贵,他是风君子与常武的中学同学,以前一直是关系非常要好的朋友。但是一年多前因为一件事情与风君子之间有了说不清的恩怨(此事详见《股事志异——神欺鬼骗》),已经好久没有互相联系了。

周颂靠房地产开发起家,先后在滨海、西安、光州、建江等地开发过房地产项目,近年来组建了金周集团,所经营的产业延伸到很多范围,目前身家已经数亿,在滨海商界也是一位举足轻重的人物。但是风君子对周颂重组南大科技却非常不解,他知道周颂这几年确实很有钱,但是恐怕还不足以去填补南大科技这个烂摊子。周颂是个私营企业的老板,不会用自己的全部身家去干这样一件费力却未必讨好的事情,除非其中还有什么别的原因!

按照一般的规律,上市公司重组中的股权转让、董事会接管、资产控制早在正式公告出台前基本上就已经开始,这个时间差大多在半年左右。那么就是说,南大科技原有资产,包括龙王塘的牙鲆渔场,很可能早就是属于周颂的产业!

风君子并不关心南大科技的重组,而是关心周颂与那个渔场的关系。那个渔场目前最有价值的就是那块地皮了,而周颂就是作房地产起家的,收购南大科技后不会不注意这一点。那么渔场里的防空洞所发生的事,周颂也应该知道!这难道就是周颂重组南大科技的原因吗?

风君子与周颂之间的恩怨已经过去快两年了,他实在不愿意去面对这个为赚钱而不择手段的老朋友,但是天下似乎很小,有时候想躲也躲不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