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21章、花自飘零风尘中

天气不错,然而常武神色却很疲惫,他已经一天一夜没有好好休息了,上午还要赶回局里来写案情报告。来到办公室的时候,袁晓霞和他打招呼:“常队,你的脸色不好,要注意休息,办案也不能太拼命了。”

常武:“没办法,虽然现在说是不搞限期破案,可是挂了号的案子上面哪一天不催。我不在的时候有什么事吗?”

袁晓霞:“对了,你那个朋友风君子前天下午来过电话,问龙王塘那边有没有废弃的防空洞,看来他还在追查水泥柱的事情。”

常武:“他就是这个脾气,遇到什么事情总想知道究竟,还是让他去查吧,劝他也不会听的。你提到他我倒是想起来了,上次他让我查的那个人的下落有了,正想告诉他呢。”

袁晓霞:“什么人?”

常武:“你难道忘了吗?我们在龙王塘吃饭的时候他偷了一个日本人的钱包。”

袁晓霞笑了:“不是他一个人偷的,是你们两个合伙偷的,怎么样,有结果啦?”

常武:“这人名叫羽根邦雄,是滨海一家日本独资企业的员工,在茂林大厦上班,没什么特别的背景,但是这家日资企业老板的名子很特别,叫桃木忍。你还记得吗,风君子家里那个日本女人也姓桃木。按照风君子的说法,追踪那位桃木小姐的人是这位桃木先生的手下,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巧合?”

袁晓霞也一皱眉:“据我所知桃木在日本是个很少见的姓氏,就像风这个姓氏在中国一样,是很少有人姓这个姓的,这也太巧了!”

常武:“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想起来告诉风君子这个消息。”

袁晓霞:“听风君子说这位桃木小姐就是美国那边派到师范大学与我们局搞合作的心理专家,过几天就要见面了。我还想见见风君子,因为股票的事情谢谢他,常队,哪天约出来一起坐坐吧,最好把那位萧正容也请来。”

常武:“怎么,你对那位萧大公子很感兴趣吗?才见了一面。”

袁晓霞:“常队你不感兴趣吗?都21世纪了居然还有那种传说中的武林高手!”

常武笑着问:“你是对他的功夫感兴趣,还是对他的人感兴趣?”

袁晓霞:“都感兴趣,不可以吗?”

……

风君子现在腰间没有了那种无形的束缚感,身体轻松了许多,似乎头脑也变得清醒了。看来萧云衣说的是对的,青叶雅子在身边出现与自己将那块玉佩系在剑穗上有关,解下玉佩之后什么感觉都没有了。但是按照另一种理论,萧云衣的说法算不算是一种暗示疗法呢?这个问题恐怕要回去请教桃木铃了。

刚才常武来电话莫名奇妙的问萧正容有没有女朋友,这小子又在打什么主意,难道有什么人看上萧正容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十有八九是袁晓霞了,这还要去请教萧云衣才能问清楚。常武的电话里还说了桃木忍的事情,也让风君子寻思了半天。

风君子在一张纸上写下了三个名子:桃木健雄、桃木铃、桃木忍。桃木健雄是六十年前的日本军大佐,也就是当年下战书约风行之决斗的人,也是负责日本军在龙王塘一带秘密行动的人,这些都是听萧老先生说的。而桃木铃是自己莫名奇妙从大街上“拣”回来的,之所以把桃木铃带回家,是因为发现她被一群人追踪,现在看来追踪她的人居然又是这个叫桃木忍的家伙手下。

这三个人之间是什么关系?风君子想破头也想不出来,最好的办法就是直接去问桃木铃本人了。想到桃木铃,风君子又有了一番感慨: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混合了多种女性的气质。她是一位在美国攻读心理学位的博士,然而她身上显然还有传统东方女性温柔顺从的一面,这在现代社会中已经非常少见了。别的不说,自己让她待在家里别出门,她居然就几个星期足不出户,只在家里做饭、洗衣服、看书、上网,一点也没有说闷的慌,对自己这个陌生人居然言听计从,如此的信任。

风君子又想,桃木铃为什么会如此的信任自己?这也难怪,她有一种看透人心的力量,知道自己是想帮助她而丝毫没有任何恶意。那如此说来真正奇怪的人就是他风君子了。在火车上看见她的时候就有想接近她的冲动,在大街上看见她就忍不住想帮她,后来见她有危险不仅出手相助还把她带回了家!是因为异性相吸吗?她确实是很美的女人,但这恐怕不是全部的原因。那种想亲近她又想保护她的感觉是自然而生的,自己并没有想得到什么,这是怎么了?

风君子从下午到晚上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吃完晚饭,桃木铃在收拾厨房,而风君子坐在一边喝茶,眼睛仍然傻傻的盯着桃木铃看。桃木铃似乎给风君子看的不好意思了,停下了手中的活问他:“你从回家起就一直这么看着我,究竟是怎么了?”

风君子莫名其妙问了一个很突兀的问题:“桃木忍是你的什么人?”

桃木铃听到这句话似乎很震动,双手一颤差点将一个盘子打翻了,脸色也一阵红一阵白,胸脯也随着呼吸急促的起伏。风君子看见桃木铃的反应心里确定了两件事情:一是桃木铃一定认识这桃木忍,两人之间有故事;二是桃木铃并不能随时随地的知道别人心里想什么,至少自己刚才这个问题她就绝对没有想到。

桃木铃不说话风君子也不说话。过了一会桃木铃才平静下来:“桃木忍是我哥哥,但他不是我的亲哥哥,他是我的继父与前妻的儿子,你是怎么知道这个人的?”

风君子:“原来是这么回事,那我就全告诉你吧。追踪你的人我查到了。他们是桃木忍的手下,是木兆集团中国公司的日方员工,而木兆株式会社中国公司就在滨海,桃木忍就是这里的负责人。我想你应该早就知道,为什么没有告诉过我?”

桃木铃的眼圈有点发红:“我不想提起桃木家的人。我到美国后,也与桃木家再没有什么联系。这些你以前也没有问过我。”

风君子看见桃木铃的神色,多多少少能猜到桃木铃在桃木家的经历并不愉快,但他还是接着问:“桃木忍的父亲和祖父都叫什么名子?”

桃木铃:“桃木忍的祖父叫桃木健雄,听说桃木健雄在六十年前已经死在战场上了,但是他留下了一个儿子叫桃木剑次,桃木剑次是我的继父,也是桃木忍的父亲,也就是你所说的日本木兆株式会社的社长。”

风君子听到这里终于明白这三个人之间复杂的关系,但是他还有一个疑团没有解开,那就是桃木铃的相貌为什么酷似当年的青叶雅子?又问了一句:“你听说过青叶雅子这个人吗?”

桃木铃摇摇头:“没有,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不过我的外婆叫雅子,但她的名子叫本田雅子。”

风君子突然想起青叶雅子的丈夫名叫本田太郎,而青叶只是娘家的姓,又问桃木铃:“那么你的外祖父姓本田?”

“我的外祖父名叫本田太郎,但我母亲是个孤儿,在她年纪很少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所以我也只是知道他们的名子而已。”

风君子听到这里已经完全明白了当年的桃木健雄、本田太郎与桃木铃之间复杂的关系。桃木铃的母亲是青叶雅子的女儿,也就是萧老先生说的那个遗腹女,而这个遗腹女真正的亲生父亲很可能就是风行之。也就是说眼前的桃木铃有一半的可能是当年风行之的外孙女。

风君子心里在想什么桃木铃似乎丝毫没有察觉,她好像沉浸在回忆中,神色也很凄楚。风君子见此情景不知为什么心中由然升起一种怜爱之情,走上前去轻轻搂住桃木铃的肩膀,柔声说道:“铃铛,到厅里坐一会儿,跟我讲讲你的身世好吗?”

桃木铃的身世比较复杂,也略显凄凉。她的母亲从小就是孤儿,母亲幼年的经历桃木铃也知之甚少,只知道她出生在中国的东北,日本战败后随开垦团回国。桃木铃的亲生父亲是一位美籍华人,在日本做生意时认识的她的母亲并且结合。然而在桃木铃出生后不久,她的父亲遇车祸身亡。这以后桃木剑次就出现了,经常来照顾她们母女的生活,后来桃木铃的母亲就嫁给了桃木剑次。这个桃木剑次也曾经丧偶,前妻留下来的一个儿子就是桃木忍。

桃木铃的亲生父亲给桃木铃母女留下一笔遗产,桃木铃十八岁就用这笔钱去美国留学,而那时她的母亲已经去世两年了。从此之后,桃木铃再也没回过桃木家,桃木家唯一留给她的记号就是她现在的姓氏。

桃木铃的述说在风君子听来大多是她与六十年前的桃木健雄之间的关系,而风君子更感兴趣的是她与青叶雅子之间的关系。最后风君子问:“你说你的外婆叫本田雅子,而本田是你外公的姓,你知道你的外婆娘家姓什么吗?”

桃木铃:“当时是嫁夫从夫,我从来没有听说过我外婆娘家的姓氏。”

风君子:“原来你们嫁人要和丈夫姓,如果你已后嫁了个姓风的,那岂不是要改名叫风铃吗?”

桃木铃:“风铃这个名子也很不错啊,多好听!”直到此时她才露出一丝笑容。

……

听完桃木铃的身世,风君子决定去见一见那个桃木忍,很多疑问的答案恐怕要从桃木忍为什么要追踪桃木铃开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