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19章、虎狼何必师狡兔

风君子这几天心里很乱,他家中奇怪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先是桃木铃带来的一双筷子,后是自己在林真真那里“骗”来的一块玉佩,现在萧老先生又莫名其妙送他一柄古剑,这几件东西都大有来历而且互相之间都有些说不清楚的关系。

桃木铃看出来他心里很乱,所以风君子捧着一把宝剑回家的时候,什么话也没说。而风君子总想找一个人聊聊,晚饭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问桃木铃:“你为什么不问我这把剑是哪里来的,看得出来你的眼神中也很好奇。”

桃木铃:“这把剑应该是那位萧老先生给你的,这似乎还涉及到某些人的隐私,你不说我也不好问你。”

风君子:“我差点忘了,你有一种看透人心的力量,什么事情我不说你也能知道。”

桃木铃:“你把我想像的太神奇了,其实没那么夸张,我只能感觉到你现在心里很乱。我想给你一个建议,有些事情不需要总是想它,过后自然会明白的。有时候我们想找一件东西的总是想不起放在哪里,过一段时间莫名其妙发现这件东西就在手边,你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吗?”

风君子:“心理学你是专家,我听你的。”他这半个月来的遭遇确实很复杂,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出于一时义气或者是好奇去帮助桃木铃这个陌生女子,但是到后来却发现很多事情和自己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是需要静下心来好好的想一想了。

……

一连几天风君子总是觉得腰有点发紧,似乎腰带和裤子都显得瘦了,他心中暗想:“这几天是不是胖了,看来家里有个桃木铃管吃管喝,一不小心发福了。”

这一天上班时间,风君子坐在电脑前看股指走势,旁边大户室的李二胖等几个人坐在他的办公室里聊天。股市走的很不好,大家也需要发发牢骚,说着说着不知道怎么就说到各行各业的收入上了,就听有人说:“以前都说街道居委会不是好单位,可是现在有的街道居委会也很吃香,我们那一片的街道干部每月收入都上万,年终分红也不少。”

另一人接道:“街道也要分肥的跟瘦的,管片内的企业多油水就多,现在有不少街道自己也有很多企业。”

李二胖又说:“我有一个朋友的小孩去年刚刚毕业找工作,托关系到了人防办,我心想现在人防办能算什么单位啊,结果刚上班一个月就拿六,七千,比其它考公务员的同学收入都高多了。”

风君子听到这里也感兴趣了,抬头问道:“人防办现在好像没有多少经费下拨,我还以为这个单位早就撤并了,他们哪来的钱?”

李二胖:“风老师这你就不知道了,滨海这个地方遍地都是防空洞,这些防空洞除了及少数仍然是军方设施,其它的全都移交给人防办了。防空洞可以出租做仓库,有的大一点的甚至可以做地下娱乐场所,人防办收租金就够了。”

风君子:“滨海的防空洞有这么多吗?”

李二胖:“这你就没有赶上当初深挖洞的年代了,滨海的防空洞在全国可以算规格最高分布最广的了,因为这个地方战略地位非常重要。不要说市区,就算周边的郊区山上都有大型防空洞。据说从滨海到平游港的地下通道可以直接开卡车拉着迫击炮过去。”

风君子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问:“市区的防空洞可以用来做仓库,那么农村的呢?尤其是背山靠海的地方。”

李二胖:“那些大多都废弃了,军队认为没有军事价值的、人防办认为没有经济价值的基本都交给当地了。滨海有很多海滩山地也有不少防空洞,基本上都是封存了,有渔民也在这些防空洞里放一些海产品,有些海产品还最适合放在防空洞里保存一段时间。”

风君子听到这里,拿起电话打给了萧正容,不知道萧正容在基地里干什么,过了一阵才跑过来接电话,风君子直接就问:“萧正容,我听说从滨海的地下防空洞可以直接开着卡车到平游港的海军基地,是这样吗?”

萧正容:“你这是听谁说的?是不是我也不能告诉你,这是军事机密。”

风君子:“军事机密我就不问了,省得你犯错误,那你知不知道龙王塘一带有废弃的防空洞吗?”

萧正容:“那是肯定有的,而且可能有规模比较大的,但是现在不归军队管,我也不太清楚,你应该问当地的人。你这人真奇怪,莫名其妙打电话过来就是问这个?”

风君子:“其实我想问的是,你们为什么要挖这么多防空洞然后又不用了呢?”

萧正容:“又不是我挖的,那时候还没有我呢。跟你说也说不清。”

风君子:“萧少校,好歹你是个军官,就简单跟我讲讲,也算让我长长知识。”

萧正容:“这也说不清楚,想当初的军事指导想思是全民皆兵与人民战争,所以全国上下备战备荒,防空洞大部分是地方单位挖的。后来根据前苏联经验军事思想又倾向于大军团机动纵深作战,像龙王塘那个地方既不适合大规模登陆,也不适合纵深防御,而且居民不多,所以防空洞就废弃了,因为确实没什么用。”

风君子:“那现在的指导思想是什么?”

萧正容:“你不读书看报啊,打赢高科技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你还有什么事吗,没事我可要忙去了。”

风君子:“没事了,谢谢你。”

萧正容挂断电话后风君子紧接着又打了一个电话找常武,常武不在坐位上,是对面桌上的袁晓霞接的,一听是风君子的声音袁晓霞似乎很高兴:“风君子吗,常队现在不在,有什么事情让我转告他吗?或者你直接打他手机好了,对了,我还想谢谢你呢,改天找机会请你吃饭。”

风君子:“警花同志要请我吃饭?我真是受宠若惊,什么事呀?”

袁晓霞:“你忘了上次跟我说的股票的事情,我上个星期全部清仓了,幸亏你的提醒。”

风君子:“原来是这件事情,哪一天找个机会叫上常武一起聚聚吧……常武不在找你更好,我想问你知不知道龙王塘一带有没有大型的防空洞?”

袁晓霞:“有啊,上次我们去的金沙村南面,不远的地方有个八一牙鲆渔场,渔场里的山脚下就有一个很大的防空洞入口,但是那个防空洞已经废弃很多年了。我小时候就在那附近玩过,很大的铁门用一把生锈的大锁锁着。”

风君子:“那个防空洞是哪个单位的?”

袁晓霞:“当然是渔场的,渔场向村委会买下了那片海滩的地皮和地皮上所有的附属建筑,当然也包括那个防空洞。”

风君子:“哦,我知道了,谢谢你,回头再联系。”

袁晓霞好像猜到了风君子是什么意思,赶紧劝道:“你是怀疑那个防空洞与我们上次看到的水泥柱有关吗?你可千万不要一个人去,你要知道看渔场的都是些什么人,你惹不起的。”

……

龙王塘八一牙鲆渔场,风君子听说过这个地方,因为它是属于一家上市公司的产业。这家上市场公司原来叫金沙集团,是金沙村的村办企业,董事长也就是金沙村的村委会主任。八一牙鲆渔场是金沙集团96年上市时募集资金的投入项目之一,但是这个渔场自从成立那天起就一直没给金沙集团创造什么效益,在公司年报中一直挂在对外投资一栏。

风君子研究过金沙集团的报表,那是2001年的事情,当时金沙集团重组为南大科技。重组的方式很简单,就是金沙集团买下了南方一个叫洪云升的人名下一家所谓的高科技公司,举资一亿两千万,然后洪云升又用这一亿两千万从金沙村村委会手中买下了金沙集团的法人股股权。这是一种典型空手套白狼的操作,南方来的商人洪云升用上市公司自己的钱买下了金沙集团这个上市公司,并且将所谓的高科技资产注入到这个公司中。

金沙集团重组为南大科技之后,也经历过假造业绩、操纵股价、骗取贷款等一系列操作。有戏剧意味的是,洪云升并没有因为在证券市场的欺诈行为而受到惩处,反而最终栽到了税务机关的手里。洪云升最终因为虚开巨额增值税发票被税务机关查出,获刑入狱。在市场中炒作一时的南大科技后来成了ST股票,再后来暂停上市,现在是一家退市的三板企业。

袁晓霞劝风君子不要一个人去八一渔场,但是风君子还是一个人去了,就是在这一天的下午。他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也许是太想在一团乱麻中找到一个比较清晰的线头,风君子已经等不及了。风行之的事情听上去遥远而模糊,而现实中发出荧光的水泥柱总要先找到答案。

防空洞的入口虽然很隐蔽,但是并不难找。如果你像风君子那样懂一点风水又懂一点地质,就应该从山势走向中判断出这种工程的入口位置。风君子贼头贼脑的从山坡上溜下来之后,就走到了防空洞生锈的大铁门前面。这是山脚下一个向内凹陷的位置,前面不远处就是海滩和渔场,但是海滩那边的视线被山脚挡住了。

这个防空洞显然已经废弃了,四周杂草丛生没人有迹,锈迹斑斑的大铁门有三米多宽,看来规模不小。但是风君子却发现最近一段时间肯定有人在这里经常进出,因为杂草间有车轮压过的痕迹,而且这些痕迹新旧不一。

风君子走到大铁门前的时候,太阳也正好浮在海平面上。风君子的手刚触摸到门闩上的铁锁,落日也正好在海平面下隐去了最后一丝挣扎的金黄色光芒,周围的景物似乎在这一刹那变的暗谈,他的眼睛一下子还很不适应。门上的锁看上去是新的!当风君子正在这么想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很近,似乎还能感觉到有人对着耳朵在吹气:“风爷,你不能进去,里面危险。”

风君子被吓了一跳,急转身在原地转了一圈,然而连个人影都没看见。他的心砰砰乱跳起来,用不安的声音对着空气问道:“谁?谁在说话?”

“风爷,是我,我是雅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