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16章、侠之大者如斯夫

“爷爷,昨天夜里你听见了吗?书房里的那把剑又发出响声了,好奇怪!这次声音为什么那么大,像是在哭,又像是在嘶叫。”

“我听见了,可能是这柄剑的主人要来了,这是一把古剑,它有灵性,自己能感觉的到。”

这是在萧家的客厅,萧云衣和她的爷爷在说话,萧正容也坐在一旁。说话的时候,院外的门铃响了,萧云衣去开门,进来的是一脸憔悴的风君子——他昨天夜里显然没有休息好。

萧老爷子好象早就料到风君子会来,招呼他坐下。风君子的神情有点木讷,简单的打了招呼之后,失神的坐在沙发上。萧云衣似乎对风君子一直很感兴趣,倒茶的时候问道:“我听哥哥说你跑到龙王塘去了,是不是有什么发现呢?说出来给我听听,下次叫上我一起去吧。”

风君子似乎没有听见她的话,抬头对萧正容道:“我本来是想找老爷子的,既然萧正容你也在,那就更好了。”说话间突然左手一扬,一根筷子不知从何处直飞萧正容的面门。风君子的偷袭很突然,但萧正容反应敏捷,一伸手轻轻将筷子夹在指间。

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风君子接着说道:“萧正容,你看好了,这是不是你那天在龙王塘用的功夫?”

萧正容一脸惊讶的说道:“这是爷爷教我的袖里乾坤,你怎么也会?……不对呀,你发出来的暗器全无内劲,只是一样的手法而已,这是怎么回事?”

风君子:“原来是萧老爷子教你的,我也不会,只是照着样子比划而已,说实话不知道你们能不能相信,我是昨天夜里在做梦的时候学会其中的技巧的。我做了一个梦,在梦中我这么发出暗器。”

萧云衣最先开口惊叹道:“有这样的事啊!太好玩了,你也教我好不好,我爷爷偏心,有些东西只教给哥哥不教给我,原来做梦也能学,你是怎么做梦的?”

萧老爷子终于开口说话了:“云云你不要胡闹,就你这个性子不适合练武,你去到书房把那柄剑拿来。”

萧云衣转身去书房取出一柄长剑放在茶几上。剑在鞘中看不见剑身,但是剑柄金黄色的吞口上却清晰的刻着两个篆字——天心。这正是风君子在梦中手持的那柄长剑。风君子看见这把剑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我想问这柄剑的来历,它怎么会在您老这儿?”

萧云衣抢先答话:“这把剑可是有年头了,年纪比我们都大,可是跟我爷爷上过战场杀过鬼子。”

萧老爷子似乎并不着急回答风君子的问题,而是对萧云衣说:“其实在战场上用宝剑的时候不多,那时候更多的是用大刀。”

萧云衣:“对,对,不是有一首歌叫《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吗?爷爷你也耍过大刀?”

看萧云衣纠缠不清,风君子有点着急,插话道:“老爷子,我想问的是这把剑。”

萧老:“不要着急,我上次说过,我可能会送你一样东西,就是这把剑,你可以拿回去慢慢研究。”

“什么?送给他?”萧正容和萧云衣兄妹都大吃一惊,印象中这柄剑一直就挂在书房里,老爷子像宝贝一样不让乱动,萧云衣小时候有一次把这柄剑摘下来拿到外面乱比划,还挨了爷爷一顿揍。听见萧老爷子突然将这柄剑送给风君子,两人都吃惊不小。

风君子也大吃一惊,一时说不出话来。只听萧老爷子解释道:“这柄剑本来就不是我的,我只是替别人保管了这么多年。”

风君子:“老爷子,这剑也不是我的,为什么要给我?”

萧老:“听我把话说完你们就知道了,这个故事太长了,都不知道从哪里说起,还是先讲大刀砍鬼子的故事吧。”

风君子听的一头雾水,萧云衣却欢呼道:“好啊,好啊,爷爷从来都不讲这些事,今天终于开了金口了。”

萧老没有理会萧云衣,反而问萧正容道:“正容,你是习武之人,我问你,解放前军队的刺杀技术源自何门何派?”

萧正容:“刺杀技术?这好像算不上什么高深武学,哪有什么门派?”

萧老:“你错了,这些我都教过你,只是你自己不知道罢了。我说一个人也许你们都不知道,那就是过去的关东大侠韩慕侠,旧军队的刺杀技术大多是他传下来的。”

风君子:“韩慕侠是什么人?和这柄剑是什么关系?”

萧老:“先不要说这把剑。韩慕侠的师父是著名的武术家张占魁,而张占魁的师父是大名鼎鼎的八卦掌创始人董海川……”

一提到董海川的名字,就连风君子这种没练过武的人也听说过,大家不再插话,听萧老继续讲下去:“当年张学良少帅请韩慕侠做军队的武术教师,韩老前辈将一百零八式形意连环枪法简化为刺、拨、挑、崩、劈五个招式,在战场上十分实用。后来东北军解散,有一部分人编入宋哲元的二十九军,那时军队物资紧张,没有军刺,战士们就用大刀格斗。韩老先辈又将六十四式八卦掌编成了一套刀法。”

萧正容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八卦掌,好像不适合战场上格斗啊,再说也太难学了。”

萧老:“正容你错了,看样子还是你的功夫没到家。这套刀法只有四招,八卦掌最难的是步法,但是韩老前辈只用了上步、侧步、转身、退步四个最基本的步法,刀招分别是缠头裹脑、顺势横扫、左右开花、剁马劈桩四招。”

萧老一边说一边站起来比划,风君子和萧云衣倒也没看出来什么门道,只有萧正容惊叹不已:“真不愧是武林名宿,这四招刀法不仅化繁为简,而且最适合战场上的近距离格斗,学起来也快。”

萧老:“韩慕侠是近代真正的大侠,习武之人也许有比他武功更高的,但只有他真正的将武学变为国术。虽然现在战争已经告别了冷兵器,不需要我们用形意枪和八卦掌去和敌人格斗,但是武的精神是不变的。相比之下,我们师徒几人就远不如韩慕侠前辈了,武艺再好也不过是匹夫之勇而已。”

萧云衣突然问道:“爷爷你也是战斗英雄,我还从来没听过你练武的事情,你的武功和那个韩慕侠谁厉害?”

萧老:“高手之间没有比过不知道,不过我师兄的功夫我想恐怕不在韩老前辈之下。”

萧正容:“爷爷,您还有师兄?”

萧老:“我从来没有说过我的师承,其实我师父和韩慕侠出自同门,但是其作为却大不一样了。我师父并不是坏人,他家祖上几代都是皇宫中的大内侍卫,对大清皇室一直是忠心耿耿。清朝皇帝退位后,仍然住在紫禁城,我师父从那时起一直陪在溥仪身边护驾。1924年冯玉祥将军将小皇帝赶到天津,师父也到了天津。韩慕侠找过师父,叫师父一起去投军,但师父没有离开。

后来溥仪被日本人弄到东北,做了伪满洲国的皇上,我师父忠心护主,仍然做了伪满洲国的宫廷侍卫。师父在满洲的弟子很多,但真正入门的弟子只有两个,风师兄和我,我们两个后来都随师父一起做了溥仪的宫廷侍卫……”

说到这里,萧云衣瞪大眼睛惊道:“爷爷,你原来做过——”

萧老点点头,平静的说道:“是的,你直说没有关系,我做过你所说的那种汉奸。”

萧正容:“那爷爷你后来怎么参加革命的,这段历史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呢?”

萧老:“如果你听说过现在恐怕就没有你们了,毕竟我经历了一个你们无法想像的时代,我没说这段经历并不是因为我想掩盖什么,而是想保护我的家人。我记得五、六十年代的运动中,很多在白区的地下工作者只要向组织交待自己在白区工作过,都被打倒了,有些还没了性命。如果我说出了这段历史,这世上恐怕就没有你们兄妹了。”

风君子终于听出了点什么,问道:“老爷子你的师兄姓风是吧?”

萧老:“不错,我师兄姓风,叫风行之,这把剑就是他的佩剑,他当时是伪满洲国大内第一高手,可惜这个称号现在看来却不光彩。我后来参加革命的经历也与师兄的遭遇有关……。”

接下来萧老缓缓的说了一段关于风行之在六十年前的故事,将众人带回到血与火的那个年代。以下是萧老的讲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