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15章、血濡回魂惊暗夜

这一天下班的时候,风君子路过一家超市,顺便买点东西回家。超市里花花绿绿的水果甚是可爱,风君子不知哪来的兴致,将各式各样的水果一样买了两个。在称重的时候,超市的服务员很不高兴,阴着脸说道:“哪有你这么买水果的,这不是给我找麻烦吗?后面还有那么多排队的。”

风君子瞪着她,面无表情的问道:“你敢不卖吗?”

服务员不说话了,撅着嘴一样一样的称重包装,风君子看她的表情象是有人欠了她十吊钱,心里也觉得好笑。临走的时候突然他鞠了一躬对服务员说道:“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动作和语气都是学桃木铃的。服务员望着风君子的背影,脸上的表情十分滑稽。

风君子拎着七、八斤重的东西回家,桃木铃一开门看见这么多各式各样的水果,高兴的就像发现了什么宝藏,拍着手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叫着跳了起来。风君子心中纳闷:“难道她是从火星来的吗?水果有什么好稀奇的?”

桃木铃晚饭吃的不多,吃完晚饭之后就开始收拾那些水果。风君子买的都是一样两个——你一个我一个,没什么好收拾的,但是桃木铃就像雕花一样仔细料理。风君子在一旁坐着看,终于忍不住了,上前拿过桃木铃手中的小刀:“这种梨拿在手里啃最爽口了,你干嘛要把它切碎成这么多小片呀,梨是不能分着吃的,简单削个皮就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

也许是伸手的时候没注意,风君子的手指不小心在刀刃上划了一下,这把平时连厚纸都割不破的水果刀,不知道为什么此时如此锋利,鲜血几乎是立刻流淌出来,顺着风君子的手臂滴到了身上,连衣服上也满是斑斑点点的血迹。

一个小口子流了这么多血,两人都吓了一跳。桃木铃赶紧道歉,问风君子药箱在哪里。风君子按住伤口满不在乎的说:“一个小口子,无所谓,找什么药箱,一会儿就没事了……你看,血已经止住了。”

桃木铃却很紧张,找来了消炎药和纱布,把风君子按坐在椅子上,自己半跪在他面前,细细的包扎伤口。风君子目光正对着桃木铃如牙雕般精致的锁骨,再往下通过微微敞开的衣领便是桃木铃裸露的前胸——她在家里居然没有穿胸衣!饱满的弧线尽收眼底,在弧线的顶端随着桃木铃身体的动作隐约可见绛红色的乳晕以及小巧的凸起。风君子忘记了手指的感觉,身体起了一些异样的反应。

桃木铃低着头看不见风君子的目光,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脸色突然变红了。她站起身来对风君子说道:“小心不要沾到水,否则伤口容易感染的……你的衣服弄脏了,赶紧换下来我帮你洗了。”

两人说话时都没有注意到——刚才风君子指尖滑下的一滴鲜血正好落在他腰间的玉佩上。奇怪的是,这滴血一沾到玉佩,立刻消失了,似乎被什么东西迅速的吸收进去,而玉佩上的那块血泌颜色也变的更加鲜艳。

……

黑龙井,金沙村。

风君子发现自己站在月色下的海滩上。没有风,没有云,眼前只有雄雄的火在燃烧,整个村庄已经没有一间完整的房屋。他的感觉很奇怪,自己的身体不受意识的控制,空气中似乎有另一种力量推动着他向前行走,这是一种很难形容的感受。

风君子穿过四处是火的村庄,眼前有一样东西挡住去路,白花花的粘满了暗红色已凝结的血块,那是一串肠子。抬头看去,一个两、三岁大男孩的尸体挂在树枝上,男孩的肚皮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划开了一个大大的十字。风君子惊骇欲绝,而身体却做不出任何反应,仍然在向前行走,他突然发现原来四周全是尸体。有的残缺不全,有的仍在火中散发出焦臭的气味。

快走出村口的时候,草丛中有一具尸体似乎还在蠕动,风君子心中的恐惧难以形容,然而脚下却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那是一名全身赤裸的妇人,似乎还有微弱的呼吸,眼睛是睁开的,用一种像是绝望又像是求助的目光看着他。风君子想闭上眼睛不忍心看她的身体,那是怎样一副凄惨的画面,她就像被一群野狗轮流撕咬过一样。此时他听见了自己的叹息声,然后看见剑光一闪,这名饱受摧残的女子终于在最后的痛苦中解脱。

此时风君子又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手中持着一柄剑,剑身在月色下如一泓秋水,映出暗青色的光芒,剑柄金黄色的吞口上刻着两个篆字——天心。风君子持剑走出村庄,俯下身似乎在地面上寻找什么,过了一会儿又似乎有所发现,起身飞速的向村后的山上奔去。

风君子觉得自己身轻如燕,有一种腾云驾雾的感觉,蒿草和树梢在脚下向后飞掠,很快到了山谷的深处。风君子从树梢上落下来,剑光一闪,没入一个持枪人的后颈,那人无声无息的倒地,随后又跃上树梢向前飞掠。这些都是风君子不受意识控制的动作,他只来得及看见倒下的似乎是一个穿着黄色军装的士兵,好像是站在一棵大树后的暗哨,他一路上刺杀了数名这样的暗哨,终于来到山谷间一片开阔的空地上。

风君子在空地上持剑站立,然后他听见了自己说话的声音:“我来了,你们可以出来了。”

空地周围突然出现了许多人,持枪的士兵密密的将风君子包围在中央。风君子这才看清楚这些士兵的打扮和电影里看见的日本鬼子几乎一模一样——耷拉帽、黄狗皮似的军装、烧火棍一般的长枪。

包围的士兵突然让开了一个缺口,当中有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后面有两个士兵架着一名女子。这女人衣服已经破碎,看不清是什么样式,但是月光下看见她的脸让风君子大吃一惊,桃木铃怎么会在这儿!风君子再仔细一看,原来那不是桃木铃,只是五官极像而已。这女子的面颊明显比桃木铃消瘦,年纪也大了一些,应该有三十多岁了。

此时听见那名军官开口说话:“风三爷,你果然守信用,但是你很愚蠢,你以为你还能活着回去吗?”

风君子听见自己的声音说:“是的,我很愚蠢,居然会希望你们能守信用,我刚才从金沙村来,那里的村民已经全死了,为什么?”

军官:“愚蠢的支那人,大日本皇军会因为你的一句话而放过他们吗?他们的死是为了神圣的事业,在这里所有的人,包括我自己,都已经做好为天皇献身的准备,你应该为今天你能死在这里感到无上的荣光!”

风君子:“疯狗!你们既然挟持了青叶女士,为什么又要用整个金沙村村民的性命来要挟我?”

军官:“你太天真了,金沙村的村民无论如何都要死,凡是在这个秘密周围的人都要死,你来不来都一样。”

这时军官身后那名叫青叶的女子说道:“风爷,你真不该来。”

风君子:“青叶,你不懂,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虽然只是个草寇,也知道该做什么。”

军官:“别废话了,地图拿来了吗?那双筷子呢?”

风君子:“我真的那么天真吗?你以为我会把东西还给你吗?”

军官:“你应该知道我们会对不守信用的人怎么样。”

风君子:“你也配跟我谈信用?告诉你,我本来就没打算活着回去。”

军官:“你想一想青叶女士,你死之后她会怎么样。”

风君子:“她的命运早就决定了,这是躲不掉的,其实你也一样。真没想到今天会有这么多人来给我们陪葬!”

这段对话是风君子与军官之间的,但是风君子本人的意识却被禁锢在身体中动弹不得,他听见的似乎是另一个灵魂的声音。对话进行到这里突然终止,风君子感觉到自己的左手一扬,有什么东西飞了出去,打在青叶的左胸,青叶发出一声类似叹息的呻吟倒在了地上。周围响起一片拉子弹上镗的声音,风君子举剑划向自己的颈间,鲜血顺着剑锋流了下来,流过握剑的手,染红了系在剑穗上的一块翠绿色的玉佩……

“不!”风君子终于发出一声大喊,从睡梦中惊醒,原来这是一个梦。冷汗浸透了身体,他觉得脸颊边有什么东西微微发烫,原来是睡觉前解下的玉佩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枕头上。这时传来了敲门声,桃木铃在外面喊道:“风君子,你怎么了?半夜大叫?”

……

“我梦见自己杀了人,这怎么解释?”风君子问桃木铃。

“有欲望压抑,恨、愧疚、焦虑或者是爱上一个人都有可能做这种梦,具体要看是什么情况,你在梦中杀的是什么人?”

“这个人长的很像你……你别问了,也不要试图窥探这个梦,这绝对是一段不愉快的经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