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14章、先人遗风尚在心

突然飞来的一支筷子似乎把这一桌人都打懵了。大约顿了几钞钟,有一个人大概是反应过来了,站起来冲着四周叽哩哇啦的大叫大嚷,不知道在说什么。此时餐厅中其他人都停下了筷子,用好奇的眼光看着这几个日本客人。

站起来的那个人正在大叫大嚷,声音突然停了下来,他嘴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根筷子。这根筷子是在他张嘴的时候被什么人扔进去的,他闭嘴的时候嘴里突然多了一样东西,可能是咯了牙或者咬着了自己的舌头,吐出筷子时口水里带着血丝。

没人看见这根筷子是怎么跑到他嘴里的,整个餐厅都安静了下来,大家都一言不发。此时突然听见一个人的哈哈大笑声,风君子突然鼓着掌站了起来,一边鼓掌一边笑道:“好,好,好!”

那几人正在四处张望究竟是什么人下的手,看见风君子站了出来,自然就认为暗算的人是他。只见其中一个似乎是领头的年轻男子大吼着冲了过来,这回他说的是汉语:“你,神(什)们(么)人。”

然而他还没有冲到桌边,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又飞来了暗器,这回筷子不是一支而是一双,分别打中了他左右环跳,这人双膝一软扑通跪在风君子面前,他挣扎着想站起来,不料仍然双腿酸软,扑通一声又跪下了,如是者三。刚才还只是风君子一个人在抚掌而笑,现在整个餐厅都轰的一声笑开了。

这时候那几个日本人也看清楚了,暗处偷袭的人绝不是风君子这一桌上的。面对着神出鬼没的筷子,他们也觉得心里害怕了。上来两个人扶起跪在地上的那个家伙,几个人嘀咕了几句,相拥着向门外走去,样子甚是狼狈。此时袁晓霞突然站起来大声喊道:“麻搭,噢嘎癞,哈拉姨妈塞!”

风君子虽然听不懂袁晓霞在喊什么,但也能猜到,于是他也大声喊道:“老板!有人想吃白食,没给钱就想跑!”

这几人才想起还没结账,又跑到柜台去付钱。这功夫风君子对常武耳语几句,两人趁机溜出了门,不知道去干什么。几个日本人结完账,急急忙忙的走出饭店,出门的时候有一个人和门外进来的常武撞了个满怀,常武说了声对不起,风君子也跟着走了进来。

……

六个日本人抱头鼠窜而去之后,餐厅里又恢复了平静,人们还在小声议论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但是风君子却笑咪咪的走到了一张桌子旁边。这张桌子边只坐了一名年轻男子,桌上放着一菜一汤一碗饭一瓶啤酒,那人见风君子走过来也不答话,埋头只顾吃自己的东西。风君子笑着说道:“这位老兄好功夫,不过你好像应该赔饭店两双筷子钱。”说话的时候常武和袁晓霞也都走了过来。

年轻人这时候才抬起头:“这位先生好眼力呀。”他又看了看常武:“这位先生是会家子,也是习武之人。”他又转头看了看袁晓霞:“这位小姐也练过,有点根基。”最后又对风君子说:“但是这位先生似乎是精华内敛,居然能识破我,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风君子笑了:“我不是什么真人,也没什么精华可以内敛,因为我根本什么都不会。我身边这两位倒还真练过武,至于我的眼力,恐怕就比不上令妹萧云衣了。”

年轻人听见风君子说萧云衣的名字也吃了一惊,这才站起身来问道:“原来你们认识我妹妹。”

风君子:“见过两次面,我还见过你爷爷和你父亲。我上次去你家看过你们全家的照片,今天看到你的时候总觉得眼熟,后来才想起来你是谁。”

……

这个人不是别人,就是萧老爷子的孙子,萧云衣的哥哥萧正容。前文提到过,萧正容从小跟在爷爷身边习武,功夫自是不凡,没想到用筷子做暗箭居然也能如此神奇。大家都是年轻人,彼此自我介绍一番之后,感觉都很投缘,于是并坐一桌在一起谈论起来。萧正容和他爷爷一样是行伍出身,军校毕业,现在是平游港海军基地里的一名少校军官。萧正容今天到龙王塘镇有事,不料在吃饭时碰到这一出,军队也有纪律,穿着便服也不可以随便打架,但是萧正容身怀绝技,不动声色的收拾了刚才那几个不像话的日本人。

常武和袁晓霞以前也听说过萧老爷子的大名,今天亲眼目睹了萧老爷子传人萧正容一手出神入化的暗器功夫,说了不少仰慕的话。几人聊了一会儿,萧正容突然对风君子说:“我妹妹这几天经常在家里说起你,说你这个人与众不同,看样子确实有点特别,刚才你偷那个日本人的钱包干什么?”

风君子有点不好意思:“早就知道逃不过你的法眼,我没什么别的意思,就想知道那伙人的来历。”说着话掏出一个钱包放在桌子上,对常武调侃道:“警察叔叔,我捡到个钱包现在交给你,你们都做证明,我什么都没动,麻烦你找到失主还给他,我就想知道失主是什么人,报酬就不要了。”

这回轮到袁晓霞吃了一惊:“你们两个刚才出去就是为了堵在门口掏钱包吗?”

袁晓霞猜的不错,刚才风君子和常武耳语几句出门演的就是这出戏。结账的那位日本客人付完钱后顺手就把钱包放在西服的侧兜里,在门口“不小心”撞到了常武,一旁的风君子顺手就给拿了出来。这一系列动作袁晓霞没看清,却都落到了萧正容的眼里。

风君子笑着回答:“不错,就是掏包,我和你们常队长不是第一次配合干这种事了,不过上一次是我掩护,他动手,这次动手的人是我。”

常武:“小袁,别听他胡说八道。”

风君子:“上次在湘菜馆是谁掏林真真的钱包了?”

袁晓霞:“常队,林真真是谁?……”

这几个人纠缠不清,一边的萧正容问道:“你为什么对这几个人的来历感兴趣呢?没有必要因为这种事情继续纠缠吧?”

风君子:“因为其中有两个人我认识,他们曾经跟踪过我一个朋友。”

风君子刚才确实认出了那一伙人中有两个就是那天在街上跟踪桃木铃的人。风君子今天心中落下了另外一块大石:原来自己的记忆力没什么问题,不仅没问题而且还相当好,认出了那两个日本人,而且还通过一张照片认出了萧正容。

常武收起了钱包,众人都对风君子刚才说的事情很感兴趣,纷纷寻问是怎么回事,萧正容也说道:“听我妹妹说,有个日本女人住在你家里,你到龙王塘来也是和这个日本女人有关,甚至连我爷爷都牵扯进去了,究竟是什么事?”

风君子本不想提桃木铃的事情,在众人一再追问下也推脱不过,将自己和桃木铃认识的经历简单说了个大概,在座的其他三位听了惊疑不已。常武对风君子说:“上次拿着一双筷子找到龙王塘派出所的就是你说的这位桃木小姐吗?”

风君子:“就是她,你也不用好奇,下个月就能见到她了。还记得你上次跟我说你们队里和滨海师范大学要搞个心理学研究吗?美国来的专家就是她。”

常武:“原来她住在你家里……你放心,我不会告诉林真真的。”

……

四月中旬以后,股市走的非常不好,几乎是没有阻挡的连续下跌。在这种情况下,风君子的情绪也好不到哪里去,一连几天,他都觉得身体不太舒服,自己似乎是病了。早上起床的时候觉得自己头发掉的有点多,洗脸的时候觉得镜子里的脸色有点苍白,上下楼的时候也觉得双腿无力。

这一天晚饭时间,风君子有气无力的对桃木铃说:“木头,我似乎是病了,但是却不知道得的是什么病,总感觉不舒服。”

桃木铃:“去医院看过了吗?”

“检查了一遍,医生说我所有器官都正常,可是我就是觉得浑身不对劲。”

桃木铃看着风君子的眼睛,突然笑了。风君子有点不高兴的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幸灾乐祸吗?”

桃木铃:“我知道你得的是什么病,你最近是不是接触过危险的东西?”

风君子:“我接触过放射性物质,你这么说我还真想起来了,但是我还是有常识的,那么短时间的接触没什么问题,也没往心里去。”

桃木铃:“你不是真的没往心里去,你想想看你这几天的症状吧,是不是都与放射病吻合?”

风君子:“还真是,你是说我得了放射病吗?”

桃木铃:“你没病,你的身体很健康,医生已经这么说了。你的症状是心理反应,你接触了放射性物质,表面上并不在乎,可是人的意识是很奇怪的。我问你,你对你接触的放射性物质真的很了解吗?”

风君子:“不了解,只是推断而已,我都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一转眼又不见了。”

桃木铃:“这就是病因,因为你根本不知道那种东西危害有多大,你自认为没关系而已。可是你的潜意识里一直留着这个阴影,不自觉的身体就出现了这些症状,其实你这个人潜意识的感觉是非常敏锐的,否则你也不会听到筷子里的那些声音。”

风君子:“原来如此,那我怎么样才能好起来呢?”

桃木铃:“这个简单,你现在已经好了,这就是心理的神奇之处,你试着感觉一下,自己还像刚才那么不舒服吗?”

风君子:“咦!你说的还真是,我现在感觉好多了,对了,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情,我很快就会查出追踪你的人是什么来历了,那天我在龙王塘碰到了他们其中的两个。”

桃木铃似乎并不感到意外,问了一句:“那些人是日本人,对吗?”

风君子:“原来你早就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

桃木铃:“我真的不知道,这只是推测。你从龙王塘回来的时候似乎对我有莫名的不满,我猜你是碰到了什么反感的人,而这些人与我有关,所以我就这么想了。你似乎对日本人在潜意识里就有成见。”

风君子:“这不是成见,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这是祖先遗留下来的记忆。”

风君子以为桃木铃会反驳几句,没想到桃木铃以平静的语气答道:“根据生物学家的研究,动物能够保留祖先的记忆痕迹,这种记忆痕迹甚至能追溯到远古。有人从基因方面提出解释,但是证据并不充分,不过不论怎么说,这是一个事实。我说过,你有需要找回的记忆,我能感觉的到。”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