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13章、祸从口出辱自咎

“水泥在黑暗中会发光,那是因为其中含有强烈的放射性物质。”

说话的时候三人已经回到刚才坐的山坡上,风君子还在微微的喘息。常武问道:“这就是那一家五口人的死因吗?”

风君子:“很有可能,你知道居里夫人是怎么死的吗?死于长期接触放射性物质导致的恶性贫血。这种症状有可能和白血病很类似。但是医院为什么会检查不出来呢?”

袁晓霞说话了:“就龙王塘镇的医疗条件,不说也罢,这一家人也去不起市里的大医院。再说平头百姓得病死了,除了风先生这种好管闲事的人以外,恐怕也不会有别人来关心。”

常武:“风君子你确定那是放射性物质吗?究竟是什么东西?”

风君子:“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处理过的核废料。”

袁晓霞:“核废料怎么会是水泥?”

风君子:“不是水泥,是浓缩的废水以及处理后的残液,这种液体是不能随便倒的,核武工厂的情况我不太清楚,但核电站一般是用水泥固化处理,这几个水泥墩子很可能就是水泥固化物。”

袁晓霞:“风先生你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

风君子没有回答,常武在一旁说道:“风君子大学毕业后就分到了秦山核电站,在那里工作了一年半时间,直到现在他的人事关系还在浙江呢。”

袁晓霞点了点头,又问:“这种水泥固化物一般怎么处理?”

风君子:“放射性衰变期非常长,一般都是找个没人迹的地方永久性深埋。”

袁晓霞似乎要打破沙锅问到底:“那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了?”

风君子:“一点不错,中国还好说,有些国家确实处理起来成本非常高。”

常武插话道:“世界上都有哪些国家有这种东西?”

风君子:“我也不太清楚,但如果说核电站,中、美、俄,甚至巴基斯坦都有,但是核发电比例最高的应该是法国和日本……”

“你们是什么人!”三人正在说话间,突然不远处传来一声断喝,五六条人影从黑暗中冒了出来,手里似乎还操着长短家伙,向风君子他们围拢过来。

风君子眼皮也不抬,站起身阴阳怪气的答道:“我们是来看风景的,这海也不是你们家挖的,碍着你们什么事了。”这么说话不是风君子一贯的风格,今天他表现反常。

“少跟老子油嘴滑舌,大半夜跑这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偷什么了?让我们搜一搜。”

“搜什么搜,闲的没事回家自摸去,不要找不自在。”还是风君子在说话,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晚上他的胆子特别大。

风君子的话似乎激怒了那几个人,有两三个人凑过来就要动手,风君子突然说了一句:“都别动,谁动谁先倒霉。”那几个人果然都乖乖的不动了,风君子抱着胳膊转身,就见后面的常武和袁晓霞一左一右都一声不响的拔出了手枪,黑洞洞的枪口在夜色中闪着阴冷的光。

“早就知道你们都揣着家伙来的,”风君子有点得意的说,转身又狐假虎威的喝斥道:“现在我一个一个的问,问一句你们答一句,不问的时候不要罗嗦……你先说,你们是干什么的?”

“我们是附近养殖场看海的。”

“哪个单位的?”

“我们不是哪个单位的,我们是劳改大队的,过两年就要刑满释放了。”

“那现在怎么就跑出来了?”

“是海产养殖场的老板花钱雇的我们,劳改队让我们来的。”

“谁叫你们到这边来管闲事的?你看我们的样子像偷海参的吗?”

“刚才有人打电话给老板,说有三个人到海滩上来偷东西,现在在这边的山坡上分赃,我们就过来了。”

“你,那边那个个子最小的,你叫什么名字?”

“报告政府,我叫周大河,是滨海市平游劳改农场的。”

风君子问到这里回头看了看常武和袁晓霞,袁晓霞说道:“你们滚吧。”几个人如蒙大赦,转身一溜烟消失在黑暗中。

风君子:“你们带着枪出来不怕违反纪律吗?”

常武:“你知道我们的纪律吗?现在是在执行任务。”

袁晓霞:“怎么,你要去我们队里告状吗?不要忘了今天可是帮你。”

风君子:“你怎么放他们走了,也许这几个人身上能查出什么线索来。”

袁晓霞:“他们说的是实话,确实就是附近养殖场的看海人,有两个人我还很眼熟,你问不出来什么的。”

风君子:“看样子这些人的突然出现一定和那些水泥墩子有关……咦?……那几个水泥墩子怎么不见了,好快的动作。”

常武:“看样子有人盯上我们了,刚才这出戏是转移视线,有人趁机将那些水泥柱弄走了。”

风君子:“赶快报案吧。”

袁晓霞:“报什么案,我们就是警察。”

风君子:“那赶紧向局里汇报吧。”

常武:“怎么汇报?你有证据吗?发现几个可疑的水泥柱,一转眼又不见了?虽然我知道问题很严重,但是我们领导会骂我是白痴的。”

风君子:“那些水泥柱就是证据……没有了……没关系,放射性物质的特点是有残留的,在这个海滩上肯定还有放射性残留,可以检测出来。”

常武:“你不知道我们的立案程序,这件事情恐怕很难办,弄清楚了才能调查,刚才那些人的手段不简单,弄不好我们带着人再来的时候,整个海滩上的碎石头都能被换了一遍,能干这种事情的人绝对不是普通人,有些事情是你难以想象的。”

……

常武猜的没错,第二天早上风君子再来到那片海滩的时候,发现有明显的被人整理过的痕迹,似乎这一大片鹅卵石都让人挖走了,重新换过一片碎石。这一眼就能看出来,海滩上的碎石因为海水的冲刷都是没有棱角的,哪怕是碎玻璃片经过几天时间都会被磨的光秃秃的,而现在的石头显然刚刚被人铺在海滩上。

……

第二天回去之前,风君子一定要请常武和袁晓霞吃顿午饭,以表示谢意。袁晓霞告诉他们,龙王塘镇通往平游港的国道边有一家经营野味的餐厅非常有特色,人气也很火爆。

这家餐厅的生意果然非常好,虽然地处偏僻,但是餐厅外却停满了挂各种牌号的小车。风君子他们到的时候包厢已经全满了,三人在大堂里好不容易找了一张空桌坐了下来。点菜的时候,风君子发现这里的主要菜式都是野味,而且都是珍稀的飞禽,连猎隼的肉都可以吃到,很奇怪的问袁晓霞:“这些东西都是哪来的?”

袁晓霞摇头答道:“滨海半岛的山地是候鸟迁徙的栖息地,附近就有一个鸟类自然保护区,保护区里到处挂的是偷猎者的捕鸟网,附近很多山民都在保护区里偷猎飞禽,这家饭店有自己的进货渠道。”

风君子:“那你们是警察,难道就不管吗?”

常武答道:“我们是管重案的刑警,这是其它部门的事,随便插手不好。”

袁晓霞:“当地执法部门集中打击了几次,但是这种情况并没有杜绝,我今天来也是想再看看是不是仍然如此,回去后我会向有关部门反映的。”

风君子叹息道:“这就是经济利益至上的后果,有需求就会有市场,只要有人肯到这里花钱吃野味,偷猎现象就很难杜绝,你所说的有关部门有时候恐怕也起不到好作用……今天虽然是我请客,但是我想从我们自身做起,不要点这些野味,你们二位不反对吧?”

……

这里的食客看上去都是些有身份的人,举止还算文明,虽然大厅里人很多,交谈的声音并不大——只有一桌客人例外。离风君子他们不远处有六个人点了一桌野味,一边喝酒一边用很大的声音在说话。他们说的话风君子一句也听不懂,叽哩哇啦的好像是日语。

风君子不懂日语,他知道常武也不懂日语,但是看袁晓霞的神色似乎听懂了他们在说什么,袁晓霞竖着耳朵在听,听着听着就皱起了眉头。常武问道:“小袁,你给我们翻译一下,那几个日本人到底在说什么?”

袁晓霞皱着眉头:“不是什么好话,不知道就算了。”

她这么一说风君子反倒更感兴趣了:“好话坏话听了才知道,你就告诉我们吧。”

袁晓霞:“他们在说这里的野味,有一个人问为什么会在保护区旁边有饭店卖野生动物,另外一个人说中国人对待动物没有同情心,这和他们对待他们自己的同胞是一样的,还说在这个国家里,由人为的灾难经常导致令人震惊的损失,但是导致灾难的人却常常不会受到惩罚,甚至从灾难中获得利益。”

风君子也一皱眉:“还有呢?”

袁晓霞:“还有一个人说,中国人在贫穷的环境下生长并且缺少应有的教育,很多中国人不懂得优雅的举止和基本的礼貌,就算他们有了钱之后仍然如此,他们在青少年时所受的教育就是如何说谎并且从他人那里索取。很多中国人去了日本之后就不想再回国,而这个国家的人对这些人是羡慕而不是指责……”

“他妈的,这些小鬼子也太猖狂了!”常武坐不住了。

“常队,注意纪律不要冲动。”袁晓霞在一边提醒。

常武怒道:“我今天穿的是便服。”

袁晓霞:“不要忘了我们身上有枪。”

风君子:“有枪又怎么了?”

袁晓霞:“这种场合一旦起了冲突枪走火或者被人趁乱抢走就麻烦了。”

风君子:“我原来只知道带着枪很威风,原来枪有时候也挺碍事的。常武你先别冲动,听听他们还在说什么。”

袁晓霞接着翻译道:“中国人声称他们在道德传统上的优越性,但是却不懂得生命和生活的意义,相反他们更沉迷于物质上的享受,这一点要远远超过物质更丰富的西方。中国人总喜欢吹嘘中国的美食,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动物本能那点可怜的欲望上,这是中国人仅有可吹牛的资本了。大多数中国人并不懂得‘精神灵性’和‘自由信仰’以及‘心智健康’的概念。像猪一样吃了再拉出来就是很多中国人的生活。”

风君子摇头道:“这就是胡扯八道了,千里迢迢跑到这里来吃野味还要满嘴不干净……袁警花,我发现你的文采非常好,是研究中文的吗?刚才这一段文字是很难翻译的,而且你能翻译的这么出色,我想那几个日本人说的原话一定没有你这样的文采。”

常武气哼哼的说道:“风君子你这个人,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了拍美女的马屁,你就一点都不生气吗?”

风君子:“君子闻过则喜,我是中国的君子,干嘛要生气?再说鬼子的有些话还是有一腚的狗屁道理。袁警花,他们是干什么的?”

袁晓霞:“听说话好像是做投资生意的,刚才有人说在中国计划失调和重复性投资很容易造成生产过剩与浪费,这是政府和官僚行为干涉的结果。既有权又有钱对于中国人来说是一件司空见惯的事情,事实上在中国金钱一直伴随着权力,金钱与权力所诞生的腐败已经成为一种社会现象和人们的生活方式,中国历史有多久,这种现象就有多久。”

风君子叹息道:“很尖锐,但是太偏颇。常武,你知道狗在什么时候把一个人观察的最仔细吗?”

常武:“什么意思?”

风君子:“是狗想咬人的时候,总要找一个弱点攻击。虽然有时候这条狗看的很仔细,但是狗眼毕竟是狗眼,只能看见黑白的而不是彩色的世界。”

常武:“我可没兴趣听你说这些,小袁,你替我拿着枪。”

袁晓霞答道:“常队,要不我把枪给你,我在警校也练过。”

风君子赶紧一把拉住两人:“二位,不要着急,好戏还在后面呢。”

常武:“什么好戏?”

风君子神神秘秘的一笑:“你就以为我真的不生气吗?但是今天用不着我们出头,那几个小鬼子马上就要倒霉了。”

风君子话音未落,就听那边桌上一个正在夸夸其谈的日本青年突然发出一声惨叫,捂嘴趴在了桌子上。原来不知道从何处飞来一支筷子,不偏不倚正打在他的大门牙上。这支飞来横筷力道不小,如果仔细观察,桌上还落着半截门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