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四部 一双筷子
第05章、莫叹大千世界小

这一夜折腾下来,风君子自然是没休息好。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他一直是迷迷糊糊的。下午时分,风君子接到一个电话,是他的老朋友常武打来的。风君子有气无力的问道:“常武,有什么事找我吗?是不是破案的时候又碰到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了?”

常武答非所问:“风君子,你认不认识林真真?”

风君子:“林真真?认识啊,是北京的记者,父母家也在滨海,最近调到滨海记者站来了。姑娘长的挺漂亮的,怎么你也认识她?”

常武:“我可不像你认识这么多女孩子,我是捡着她的钱包了。”

风君子:“什么?你捡到了林真真的钱包?那你真是不幸啊,熟人的钱包就不好意思密起来了,还得还人家,错过一次发财机会……对了,你怎么知道打电话给我的呢?你又不知道我认识林真真。”

常武:“钱包里有你的名片,看来要么是你们关系不错,要么就你小子见到美女就乱发名片……”

风君子:“打住,你怎么敢肯定那个钱包就是林真真的?”

常武:“钱包里有一张北京一家报社的出入证,名字写的是林真真。”

风君子:“恭喜你呀,晚上有人请你喝酒了。”

常武:“谁呀?”

风君子:“当然是失主林真真了,设宴感谢我们拾金不昧的人民警察常武同志。现在挂了吧,我给林真真打电话。等晚上我介绍这个美女给你认识。”

……

林真真是北京某报社的财经记者,和风君子很早就有联系,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在2004年情人节那天,但是第一次见面就共同经历了一个曲折离奇的事件(详见“幽灵矿工”),从那以后,俩人联系非常多。现在林真真从北京调到滨海记者站工作,两人来往就更密切了。

常武是风君子的中学同学,警校毕业后也分配到滨海工作,以前做过派出所的所长,现在是滨海市甘泉分局刑侦大队的副队长。前不久他们队的正队长调走了,队长的位置一直空缺,常武实际上也就是刑侦大队的队长。

林真真知道风君子爱吃湖南菜,这天晚上请常武和风君子到一家湖南菜馆吃晚饭。下班的时候,风君子想了想,还是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桃木铃不要等他回家吃晚饭。打电话的时候风君子心里感觉怪怪的,倒是接电话的桃木铃很自然,还提醒风君子不要再喝醉了。

林真真从常武手中接过钱包的时候自然是万分感谢,钱包里有一千五百多元现金、信用卡若干、各大商场的打折卡若干、美容卡健身卡若干,还有北京单位的出入证、风君子的名片等等都完好无缺。但是查来查去却少了一样东西——林真真的身份证。

众人都觉得奇怪,哪有钱包里什么都不丢单丢身份证的道理,风君子和常武都提醒林真真是不是把身份证忘在别的地方了。可是林真真语气很肯定的说:“我是到邮局取包裹出来后丢的钱包,身份证一定带在身上,我记得清清楚楚的,我取完包裹后把身份证仔细放到了钱包的卡夹里。要知道我是北京的身份证,在滨海弄丢了很麻烦,所以一直很小心的。”

风君子:“看样子不是你不小心丢了钱包,而是有人偷走的,否则身份证怎么会莫明其妙的不见呢?常武,你是在哪儿捡到这个钱包的?”

常武:“就在马路边,这个钱包就像别人丢的烟头一样躺在地上,对了,那附近还真有个邮局。这事也奇怪了,哪有偷钱包只偷身份证的道理,连现金都没动。”

林真真突然插了一句:“会不会是我把钱包弄丢了,有人捡到了钱包把身份证拿走了。”

另外两个人都笑了,风君子笑道:“偷钱包的不偷钱偷身份证,难道捡钱包的也不捡钱吗?你以为你身份证上的照片很迷人吗?”

常武皱着眉头道:“如果钱包真的是被偷的,那么这件事情就有点可疑了,照说拿身份证也应该连信用卡一起拿走才对。这个人偷完钱包后又把钱包扔在那么显眼的位置,看样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小偷。”

林真真撅嘴道:“你们怎么就那么肯定我的钱包是被人偷走的?偷完之后只拿了身份证又把钱包故意扔到马路边,说的就像亲眼看见似的。”

风君子:“这位常武可是刑警队的队长,最擅长推理了,也最了解小偷了。”

常武:“我们刑警队可不管小偷小摸,只管重案。”

林真真:“我一直很小心啊,钱包一直放在我这个挎包里面,拉链是拉上的,包也没坏,什么小偷能把钱包偷走呢?”

风君子见常武和林真真都皱着眉头不太开心,想缓和一下气氛,对林真真说道:“这只是小伎俩,不用专业的小偷,我都能把你的钱包偷走。”

林真真果然感兴趣:“是吗?我可不相信,虽然你这个人多才多艺,难道在小偷公司也干过?再说了,小偷都是趁人不注意下手,你现在告诉我了还能偷走?难道是要打劫吗?”

风君子:“我说偷自然不会抢,不信咱们试试,你现在站起来,我和你一起从餐厅门口走到这张桌子这儿,我就能把钱包偷走你信不信?”

林真真当然不信,要和风君子试一试。于是两人一起站起来走到餐厅门口,又一起走回来。林真真将钱包放到挎包里,拉好拉链小心翼翼的挎到肩上。一路上风君子笑眯眯的故意用手碰了好几次她的挎包,林真真也始终盯着他的手,似乎在笑着说:“看你怎么偷!”

再次走到餐桌边的时候,风君子突然用力一拍林真真的肩膀,说了声:“林小姐,地方到了,您请坐。”

林真真被吓了一跳,娇叱道:“我知道到了,我自己会坐下,不要动手动脚的。我的钱包你偷走了吗?”

风君子一张手:“当然没偷走。”

林真真:“牛皮吹破了吧?”

风君子:“也不能算牛皮吹破了,看看你的钱包还在不在。”

林真真赶紧低头打开挎包,钱包真的不见了!她再抬头看过去,常武一脸苦笑的拿着她的钱包,看见林真真吃惊的样子,不好意思的说道:“不是我要偷钱包,是风君子使坏逼我做贼。”

林真真:“风君子你这是使诈,这么偷钱包不算数。”

风君子:“小偷偷东西还有什么算数不算数的,能偷走就行了。再说了,现在的小偷都是协同做案——就像我和常武这样。你以为刚才我用手碰你的包是故意逗你玩吗?我只是将拉链拉开了一小段,常武能将半个手伸进去就可以了。我拍你肩膀的时候常武就把钱包拿走了。怎么样,这回服了吧?”

林真真:“你这么一说我还倒是想起来了,那天我在邮局排队的时候就有人在旁边挤我,从邮局出来的时候,那个人又不小心踩了我的脚,还跟我道歉了半天。”

常武:“这就对了,很可能你是碰到掏包的了。”

林真真:“那为什么他们只偷身份证呢?他们拿我的身份证干什么?”

风君子安慰道:“你想太多也没用,还好别的东西没丢,赶紧补办一个就是了。”

经过这么一个偷东西的小插曲,饭桌上的气氛轻松了许多,常武和林真真之间也不再陌生了。酒过三巡之后,常武发现林真真的酒量不错,倒是风君子有点不想多喝的样子,于是常武和林真真就频频碰起杯来。这顿饭只了快两个小时,后来上主食的时候,林真真要上洗手间,将筷子往米饭上一插就走了。

一小碗满满的米饭,正中直挺挺的插着一双筷子,端端正正的放在常武的对面,俩人都哭笑不得。风君子解释道:“林真真这丫头就是个假小子,不太注意小的规矩。”

常武:“其实现在也没那么多讲究,你不说我还没注意到呢。”

林真真回来的时候,风君子对她说道:“丫头,你也太不注意了,怎么就在饭桌上给我们常大队长当面上香呢?人家可是警察,是个危险职业,应该很忌讳这个的。”

林真真听的一头雾水:“什么当面上香?我怎么上香了?”

风君子指了指林真真的米饭和筷子:“这么插筷子就叫当面上香。你小时候没有见过给死人搭的灵堂吗?给死人上供的时候才这么插筷子。不要小看了中国人用的筷子,用起来是有很多讲究的,也有不少禁忌。”

林真真:“原来是这样啊,唉,常哥真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风君子你说使用筷子有禁忌,那么都应该有哪些讲究啊?”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