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 幽灵矿工
第16章、喉舌之技巧

原定三天的会议开了五天,但是终于也结束了,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对于风君子和林真真来说就像做了一场离奇的梦。会议结束后的第二天,风君子和林真真与各位参会人员一起坐着煤矿的豪华大客前往二百公里以外的省会机场。

林真真就坐在风君子的身边,她还在想风君子昨天说的话,想了半天觉得没有什么好的办法,于是问风君子:“风君子,我觉得你出的主意似乎不太可行,像这样的新闻报道很难发,我们主任和上面的主编恐怕都不会同意。”

风君子笑了:“这个问题我早就想过,我现在想考考你的智商,怎么样才能使这件事情真相大白,又能让你们报社的领导同意你发这样的稿件?”

林真真反应虽然慢一点但是绝对不笨,她听懂了风君子的意思,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可是具体应该怎么写,你能不能提提建议?再说了,从煤矿回去莫明其妙的发一条关于一年前矿难的报道,总得给个理由吧?”

风君子:“章文正,章文正就是理由,他的事迹我也整理了一些,我想有足够的先进性和教育性了,还有你在矿区遇到的意外,无意中得到的那份遗书,我想拿回去你们领导一定会感兴趣。只宣扬阳光灿烂,不要写什么其它的东西,但是要将章文正遇难的细节和遗书的内容突出,这你难道不会做吗?”

林真真:“多谢提醒,我明白了。”

林真真不说话,似乎正在思考,而风君子也静静的望着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可是林真真好像生来就不能够安静很长时间,过了一会儿她又拿手去捅风君子:“想什么呢?是不是在想那个章文清呀?我听说警察找你谈话了,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能不能告诉我,放心,以你我的关系我会给你保密的。”

风君子确实是在想章文清,不过林真真多少有点想岔了,风君子想的是那天晚上他和章文清看见的背影——章婷的背影。这些天他唯一想不明白的事情就在于此,憋在心里很难受,既然林真真问起,他终于忍不住将这件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林真真。

林真真听完后很惊讶的问道:“一个十六岁的女孩子,会用这么高明的手段杀人?还不如拿块板砖直接拍来得可信。如果是她干的,那章文清一定是教唆犯!”

风君子摇头道:“不会的,不会是章文清,更不会是章婷,虽然我还不是很了解她们,但是我了解章文正,她的妹妹和女儿应该不会是这种人。”

林真真:“你了解章文正?真有意思,你根本就不认识他,他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

风君子:“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奇怪,有些人你天天面对却不一定了解,有些人你从来没见过却能感受到他的灵魂……”

风君子说到这里突然住了口,灵魂这两个字给了他启发,他的脑海中灵光一闪,种种杂乱无章的线索在这一瞬间形成了一条清晰的思路。他突然想到陈所长告诉他那天晚上不止一个人一直在留意他和章文清的动静,他开门的时候也被人看见了,但是这么多人却谁也没有看见章婷——似乎只有他和章文清看见了章婷的背影,而章文清当时的神色很慌张,风君子也不敢肯定她是不是真的看见了。

想到这里,他明白了一件事,至少那个背影是别人所看不见的,他突然又想起自己在矿坑中的那一段奇异经历:他在黑暗中感觉到仿佛被很多怨灵所围困,这时候章婷突然出现了,并将他领出了矿坑。然而真正的章婷却一直守在矿坑之外,那么他在矿坑中遇到的那个章婷又是谁呢?既然林真真在矿坑中遇见了章文正的幽灵,那么自己当然也有可能在矿坑中遇见一个幽灵,另一个所谓的章婷完全有可能只是矿坑中一个幽灵的化身。

如果是这样,在医院中看见的那个背影虽然很像章婷,但很有可能只不过又是一个幽灵而已,只有这样解释,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其他人都没有看见。刘万山并没有骗他,那个矿坑确实闹鬼,否则的话这样一台印钞机器怎么会被废弃了。

风君子了解章文正,但是井下并不止章文正一个幽灵矿工,现在所知,至少还有另外三十六个。从林真真讲述的经历来看,她在井下似乎也有被很多怨灵围困的经历,林真真的突然消失和矿坑的二次塌方显得莫明其妙。看来,章文正及时出现是为了保护林真真,那么章文正呆在井下是否也是一直在守护着这些怨灵,尽量不让这些怨灵伤害到无辜的人呢?

俗话说抬头三尺见神灵,但是就在我们的脚下,也埋藏着不少秘密,既然是秘密,以风君子一人之力就没有办法完全去揭开了。

……

两个月后,林真真的报道发表了,风君子买了一份报纸,只看见醒目的大标题——《从矿工的遗言,看民族的精神之魂》,这篇新闻稿通过对一个平凡人的事迹报道,升华了发扬传统美德的主题,紧扣当前的主旋律,也符合中央当时所倡导的学习精神。林真真果然很聪明,她并没有提及清江当地对这次矿难的处理,而是巧妙的引用了章文正遗书中的内容,对他的遇难过程描述的很详细。

其实章文正的事迹并不需要太多的笔墨渲染,仅仅列出一条就足以感动所有人:当矿难事故发生时,章文正完全有机会逃离险境,二号坑作业面上的工人正是得到他的及时通知才得以安全撤离的,然而此时的章文正并没有选择自己逃生,而是转身走向矿坑的最深处去通知三号坑的工人。当章文正跑向三号坑时,等于义无返顾的面对了死亡!

不知道为什么,这篇报道的影响很大,被很多其它媒体及网站转载,引来无数唏嘘不已的跟贴和评论,林真真因此还被报社领导点名表扬。在外人看来,这是无数篇主旋律报道中比较真实感人的一篇,但是在清江煤矿以及再上层的矿务局领导那里,这无疑是丢下了一枚随时可能引爆的炸弹。对此风君子也没做什么,只是将一年前的矿区通讯以及这篇报道一起分别寄到了各有关人士手中。

三个月之后的某一周,原本一直稳步上涨的清江股份股票突然莫明其妙的连续跌了两个停板,惹来股市中各类评论人士的纷纷议论与猜测,第三天,清江股份停牌一小时,公告了董事长张泽广因经济问题被“双规”,正在接受纪检部门调查的消息,市场的疑问这才有了答案。风君子看着红红绿绿的盘面,又一次发出了酸涩的苦笑,这是他早已意料的结局。就像起卦得无妄,看得见却避不过。

正在风君子感慨的时候,林真真推门走了进来(林真真此时已经从北京调来滨海记者站工作,这一段插曲请参阅“股事志异”系列下一部《一双筷子》)。她一进门就冲风君子大声道:“风君子,你知不知道张泽广出事了?”

风君子:“我已经知道了,你那篇报道出来之后,我就知道他迟早会是这个下场。”

林真真:“你说奇怪不奇怪,他明明犯的是掩盖矿难的事情,怎么查出来的是经济问题?”

风君子:“矿难已经过去了,王明高也死了,再提它有什么用?张泽广同志所犯的错误怎么处理只是技巧问题,至于经济问题嘛,对于某些人来说,就像海绵里的水,只要肯挤——总是会有的,这是官场潜规则!”

林真真:“知道这个消息,刚开始我很高兴,后来心情又很沉闷。张泽广、王明高、刘万山这些人居然没有一个好东西,我对这个世界开始有点失望了。”

风君子:“先不要那么悲观,至少这次经历让我们知道了世上还有章文正这种真正的君子——平民百姓中的文正公。”

(“幽灵矿工”全文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