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 幽灵矿工
第13章、两个人的意外

风君子和林真真一致认为很可能是王明高派人下的手,自从王明高发觉刘万山插手这件事情,并且亲眼看见他拿走了那顶帽子的时候恐怕就已经起了杀机。至于刘万山半夜为什么会跑到矿坑那,两人却是怎么样也想不通。最后,林真真对风君子说:“幸亏王明高和刘万山都不知道章文正的遗书被你拿走了,否则昨天晚上出事的人恐怕会是你。”

风君子想想也觉得后怕,他对林真真说:“王明高不知道有一份遗书在我手上,我现在不用担心,现在危险的人反倒是你,想想你从矿坑里出来说的那些话吧,王明高可是都听见了,他现在一定在猜想你还知道些什么。这些人也许不会相信你真的遇到了鬼,但是他们恐怕会怀疑你在矿坑里发现了什么事情。”

林真真闻言也觉得害怕了,她对风君子说:“那我怎么办?现在就出院逃走吗?”

风君子:“那到不至于,一切只是猜想而已,现在公安机关正在现场调查,没有非常的必要,我相信凶手短期内不会再出现。”

林真真:“我还是觉得心里不踏实,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万一晚上……”

风君子:“倒也不能不防,我留下来陪着你?”

林真真:“你躲哪儿?难道呆在床底下?这张床底下也藏不住人,再说了,万一歹徒没来,你这个家伙反倒成了歹徒怎么办?”

风君子笑了:“都这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让我想想。”

林真真突然又想到了什么,问道:“知道这份章文正遗书的除了你和我之外还有谁?”

风君子:“除了你我之外只有章文清了,她就在这个医院当护士,我已经告诉她事情的严重性,要她不要告诉别人,包括章文正的家人,相信她不会说出去的……哎!我有办法了。”

……

风君子:“这里是二楼,从住院部后门到医院的那一排平房宿舍只有四五十米,再冲上楼梯,穿过走廊过来,以我的速度最快可以在二十秒内赶到。你把手机开着,放在信息发送状态,把我的号码输好,到时候只要你一按键我就能收到信息,二十秒之内我就能赶到,你坚持这段时间行不行?”

林真真:“我把门锁上,再在门前放个酒瓶之类的东西,有什么情况我能立刻知道,坚持二十秒应该没问题,本姑娘也不是好惹的。”

风君子:“还好这里是医院,有什么意外可以立刻抢救。”

林真真:“闭上你的乌鸦嘴!章文清真的答应让你躲在她的宿舍里吗?”

风君子:“我一说她就答应了,晚上你就放心好了。”

林真真:“你晚上呆在女生宿舍里,可要注意形象,不要随便乱来呀!”

风君子:“也闭上你的乌鸦嘴!我是那种人吗?就算我是那种人,人家章文清也不是那种人呀!”

……

风君子没有等到天黑,吃完晚饭后就直接去了章文清的宿舍,一路上有不少人看见了他,他尽量装作串门的样子,若无其事的敲门。章文清一直在宿舍里等他,开门将他让进了屋内。

屋子不大,两人面对面坐着多少有点尴尬,风君子首先找话题打破了沉默:“我看过你哥哥的资料,好像你们兄妹两年纪差很多,你比他小了十几岁。”

章文清:“是这样的,章文正不是我的亲生哥哥,我是被章家捡来的孩子,爹妈将我抱回家的时候,哥哥已经十多岁了。”

风君子:“我听说你考上卫校之后,你哥哥还在上高中,后来又辍学了?”

章文清低下头,眼中似乎有泪光闪现:“家里生活很苦,哥哥上学很晚,其实只比我早两年,我初中毕业考取了卫校,哥哥就不念书了,出去工作供我读书。”

风君子知道这是一个令人悲伤的话题,于是不再继续说下去,沉默了一阵子,他又想起了那份遗书,问道:“遗书你看见了,上面说的都是事实吗?”

章文清:“井下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关于我们家的事情都是事实。前几天信用社到我们家要钱,说是哥哥生前的借款,我嫂子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了遗书才清楚,原来去年村里有人出去打工和我哥哥借路费,嫂子不答应,但是哥哥还是借了,是向信用社借的钱,总共一千块。我看了遗书去问了那家人,这才明白。”

风君子叹息道:“你哥哥是个难得的好人。”

章文清:“可惜他没有好福气。”

风君子怕引起章文清的伤感,又转移话题道:“刘万山死的很离奇,如果真是王明高下手的话,他这个人也太狠毒了。刘万山本来是想揭露这件事情的,没想到却出了意外。”

章文清:“刘万山?他哪里又是什么好东西!”

风君子:“我看此人一脸淫邪相,看来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过这件事情上他好像是想帮忙的,我听说你哥哥去世后也是他帮忙把你从乡卫生所调到矿区医院的。”

章文清:“你知道的事情好像很多,你还知道什么?你知不知道刘万山的目的不过是想抓住王明高的把柄,想在暗中要挟他,这种人怎么会去当主持正义的英雄。”

风君子:“你好像对刘万山很有成见。”

“他——我——”章文清的喉咙里似乎被塞了什么东西,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眼圈莫明其妙的又红了起来。

风君子在一旁看着章文清的神色,发现她的目光中交织着哀伤和怨恨,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不幸的往事,心里已然明白了一些,试探性的问道:“他欺负过你?”

章文清的胸脯急速的起伏了几下,似乎在做几个深呼吸调整自己的情绪,然后恨恨的答道:“善恶到头终有报,他如今也不得好死!”

风君子见章文清如此,知道自己猜的不错,也不好继续深问下去,于是两人之间又沉默了很久。渐渐的天色已经很晚了,风君子突然又想到另一件事情,于是又问章文清:“你知道刘万山昨天晚上为什么要去那个矿坑那吗?”

章文清的回答让风君子很意外:“我知道,他昨天打电话给我,约我晚上在那见面,并且问我想不想给我哥哥报仇。”

风君子刚才只是试探,没想到章文清却非常坦然的说了这么一条重要的线索,也出乎他的意料,他紧接着问道:“你去了吗?”

章文清:“我没去,昨天晚上我值班,就算我不值班我也不会去的,我不想见这种人,如果真要给我哥哥报仇的话,我也不会去找他这样的人,我想我哥哥在天之灵知道了也会不高兴的。”

风君子:“你真的没去?”

章文清淡淡的说:“我昨天夜班,不相信的话,和我一起值班的医生护士你可以去问问。”

风君子:“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奇怪刘万山找你为什么事情。”

章文清面上又浮现出怨恨的神色,说道:“他还能有什么好事。”

然而风君子心里想的却和章文清不太一样,他突然想到了王明高现在正在医院住院,刘万山找一个与王明高有仇的护士有什么目的?想到这里,他说道:“也许刘万山是想借你的手害王明高,王明高现在正在这间医院住院。”

章文清:“有可能,但是可能性不大,如果刘万山已经有王明高的把柄,他是不会这么做的,再说了,他也不可能找我,我不是那种帮他害人的人。”

风君子:“那倒也不一定,阴险小人从来都把别人也当成阴险小人,他习惯了害人,总以为别人也喜欢害人……谁在外面?”

风君子说话间突然提高声调问了一句谁在外面,章文清也听到窗外有动静,此时就见风君子一个箭步窜了出去,拉开了门。只见一个人影一闪,飘进了住院部的后门,风君子看见这个人影觉得很眼熟,他疑惑的回头看章文清,章文清也来到门前,一脸惊讶的神色。

“你看见什么了吗?”风君子问章文清。

“没,没有,我什么都没看见。”章文清的语气显得有点心虚,风君子觉得她似乎有意在撒谎,刚才他们俩都应该能看见那个人影。

风君子不放心林真真,给她发了条信息,林真真很快也回了信息表示平安无事,并且在信息中加了两人约好的暗号,风君子这才放心。

……

一夜无话,林真真那边并没有什么动静,这一夜总算过去了。可是,矿区原定推迟一天召开的会议却又因故延迟,延迟的原因仍然是因为出了意外情况。这次意外发生在医院里,当然,出意外的不是林真真,令风君子意想不到的是——王明高死了。

王明高死于药物反应,但是警方推测这是谋杀。有人将心脏病患者忌服的药物混在了王明高所服用的药物当中,而护士居然没有发现,等第二天早上的时候,王明高已经死了。警方办案的效率很高,很快查出确实有人在药局拿了那种药物,看样子是趁护士不备的时候将王明高的药调了包,初步推断是医院内部人作案。

刘万山死后,上市公司的会议推迟,计划王明高接着主持第二天的会议,此时王明高的病情已经稳定,主动要求带病坚持工作,现在看来他是没有这个机会了。矿区里乱成一团,参会人员也感到不安,有些人表示尚有事务处理,现在就要提前走了,还有一些人遇到这种离奇事件莫明其妙有了好奇心,反倒愿意留下来看看这里到底有什么热闹。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下,清江股份董事会仍然决定会议再推迟一天,按原计划召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