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 幽灵矿工
第11章、章文正遗书

林真真之所以到现在才想起墓碑上的名字,倒不是她反应迟钝,而是时间上不允许她静下心来去联想。她突然想起了章文正的墓碑,也不由的汗毛倒竖,突然害怕起来。“章文正?昨天看见的章文正的墓,那块墓碑是新的,这个人死了没多长时间,难道自己在井下遇到的……”

想到这里,林真真几乎立刻想跳起来找人去询问,自己遇到的章文正和坟墓里的章文正是不是一个人?此时林真真觉得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病房里是那么阴森,哪怕有一个人来陪她说说话也好,就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推门走了进来。

来人穿着白大褂,带着白帽子,胸前挂着听诊器,还严严实实的捂着一个大口罩,看不清面目,从打扮上来看是医院的大夫。林真真见有人进来,刚想招呼一声,却见大夫冲她做了个手势,示意她不要说话。林真真正在迟疑间,大夫摘下了口罩,却让她吃了一惊——这个人不是什么医生,居然是风君子。

“风君子,你怎么来了?还是这么一副打扮?”

“小声点,我是混进来的,他们派人守在走廊里,不让我来看你,我偏要来看看,我看他们能不能认出来,结果这些笨蛋一个也没认出来。”

“什么?有人守在外面,为什么?”

“这件事情呆会儿再跟你慢慢说,你猜我是怎么混进来的?”

“看你这副样子,当然是有人帮忙了,谁帮你的?”

“你猜的不错,帮我的人就是章文正……”

“什么?章文正!”林真真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瞪大眼睛看着风君子。

风君子摇了摇手示意她小声一点,说道:“我话还没说完呢,帮我的人就是章文正的妹妹章文清,她在这个医院当护士,你没想到吧?”

林真真一听见章文正的名字,就莫明其妙的打了个冷战,追问道:“你也认识章文正?你见过他了?还有我们两昨天看见的那块墓碑是怎么回事?那个章文正又是什么人?”

林真真一连串的问题像连珠炮一样,叫风君子不知道何从答起,他只好低声的对林真真说:“你别着急,听我慢慢跟你解释,你能不能先把在井下遇到的事仔仔细细再讲一遍?”

林真真又一次将自己在井下的经历和风君子转述了一遍,此时她已经想到章文正可能是一个鬼魂,不禁又惊又怕,连声调都有点发抖,但是当她回忆的过程中又觉得那个章文正对自己似乎并没有恶意,不仅没有恶意,而且表现的相当友善,渐渐的又不是那么害怕了。

说完之后,林真真又问风君子:“你相信我说的话吗?他们在井下没有找到章文正,看我就像看怪物一样。”

风君子笑了,对林真真说道:“我相信你说的话,完全相信。其实判断一个人撒不撒谎并不难,就拿你来说,如果不是亲身经历,你不可能编出这样一个故事来。”

林真真:“那这个章文正……”

风君子:“听着,你不要害怕,我们见到那块墓碑上的章文正就是你在井下碰到的那个章文正,这个章文正就是一年前遇难的矿工。”

林真真:“我见鬼了?”

风君子:“也可以这么说,但是这个章文正对你没什么恶意,他只是有事情想托你帮忙。”

林真真:“什么事情?你当时也下去了,你见到他了吗?”

风君子:“我没见到,但是我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你上来的时候章文正交给你一样东西。”

林真真:“对了,帽子!他交给我一顶矿帽,那个矿帽有什么古怪?”

风君子:“帽子里有东西,章文正托你带出来的东西。”

林真真:“我好像看见帽子被刘总拿走了,里面到底是什么东西?刘总有什么发现吗?”

风君子神秘的一笑,说道:“帽子是被刘总拿走了,但是我想他没什么发现,东西我留下了。”

林真真:“你留下了?我怎么什么都没看见?”

风君子:“你知道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很大的旅社里吗?跟跑江湖的学了不少戏法,如果让你们看清楚了就不叫魔术了。”

林真真:“你究竟拿走了什么东西?”

风君子似乎答非所问,反而问林真真道:“你知道我后来又到矿坑里有什么收获吗?”

“什么收获?”林真真有点莫明其妙。

“我看见了一首词,章文正写的词。”

林真真:“我也看见了,你看出了什么门道?”

风君子:“笔迹!章文正的笔迹!这样我可以肯定这件东西是章文正留下来的。”

林真真:“急死我了,到底什么东西?”

风君子:“帽子里有一份遗书,章文正的遗书!”

章文正交给林真真的矿帽里确实有一份遗书,这份遗书写在一块颜色发黄的土棉布上,似乎是从衣服上撕下的一块,字迹看上去是用煤矸石写上去的,正反两面都写满了字。

正面最上方写着“章文正遗书”几个字,下方写的似乎是他的家事:骨肉亲情难舍……欠我娘200元,欠***100元,从信用社借1000元给了***。还有别人欠自己的款——押金1650元,***1000元,加班工资400元……。后面是写给妻子最后的交代——教育好女儿,孝敬父母,将来定有好报。一定要火葬!不给家里添负担。

把这份遗书翻过来,反面写的是关于矿难的经过:“2月14日中午,二号坑作业面发生瓦斯爆炸,我下到三号坑通知工人撤离,发现三号坑坡道已经塌陷,返回呼叫救援的路上发现主坑道塌方被困。已经十三天了,我还有下面三号坑的三十六名工人获救的希望很小,写下这份遗书希望有人能够发现。我一生不曾亏欠别人什么,死后也要将事情交待明白。”

这份遗书落款的日期是2003年2月27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