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 幽灵矿工
第7章、相逢不相见

林真真闻言也吃了一惊,这个人似乎并不是特地来营救她的,至少这个人不是风君子从外面找来的,似乎原来就在矿坑里。此时对方已经走近了,林真真借着灯光仔细打量着来人,只见来人三十多岁的样子,个子不高,几乎和林真真差不了多少,皮肤稍微有点黑,但是井下的人通常是看不出原来的肤色的。从五官上看长的很端正,一副文质彬彬的举止,不像井下挖煤的工人,倒像是学校里教书的老师,有一种很亲切的气质。

林真真在观察对方,对方也在看着她,见她不答话又接着问道:“你是不是从那个废矿坑掉下来的?那个地方很危险,你怎么跑到那儿去了,看你的样子不是矿上的人。”

林真真此时已经不害怕了,心情轻松了说话也轻松了不少,她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矿上的人?”

对方笑了笑,说道:“在煤矿,女人是不可以下井的。”

林真真这下明白对方认为自己是不小心掉下来的了,她接着问对方:“这是什么地方?你是什么人?这里不是废弃的矿井吗?你怎么会在这儿。”

“我是井下的瓦斯检验员,一般各个坑道都要定期检查的,这个地方离其它的坑道非常远,但是每隔一段时间我还是要来的。”

林真真并没有追问对方的话有什么破绽,她对煤矿并不了解,她想当然的认为这个废弃的矿坑仍然通过地下的坑道和其它矿坑连在一起,那么这个瓦斯检验员在这里出现也不意外了。想到这里于是说:“请问您贵姓?幸亏你找到这儿来了,不然我还不知道要等多久才能出去,你现在能领我出去吗?”

“我姓章,立早章,你叫我老章好了,我想我们应该等在这里等上面的人下来找你。”

林真真立刻叫道:“为什么?”

老章似乎一边在想一边对林真真说:“因为这里发生了一点小事故,我来的时候后面的矿坑塌陷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你下来的时候有没有人知道?”

林真真听了这番话,感觉十分意外也十分失望,在这种环境下她并没有多考虑对方说的话真假,而是照实回答道:“我掉下来的时候,我的朋友在上面,他一定会想办法救我们出去的,原来你也是被困在这里的。”

老章似乎很高兴,非常兴奋的对林真真说:“那太好了,我们两个都有救了,如果不是碰到你,还没人知道我也在下面,也不会有人到这里来找我们。”

林真真见对方的意思并没有想主动走出去,而是想在原地等待救援,于是提醒他道:“你不是知道这个矿坑的路线吗?我们自己走出去不行吗?”

老章摇了摇头,“这个矿坑已经废弃了,这里向上有个竖井,很高,但是设备已经拆除了,我们向上爬非常危险,几乎不可能出去,在原地等待救援是最明智的。”

林真真:“你在这里困了多长时间了?”

老章突然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今天是几月几号?”

林真真:“今天是2月14号,情人节,你不知道吗?”

老章:“我没有带表,井下不见天日也不知道时间,看样子就是今天,我是今天中午才被困在这里的。”

……

风君子在图书馆资料室查完了资料,心里更加肯定昨天的事件非同寻常,反倒对林真真的担心稍微淡了一些。因为林真真如果真是遇到一次塌方事故,恐怕是凶多吉少,但如果遇到的是诡异事件,人力尚有可为。

风君子从图书馆走出来做了一个决定,他没有去事故现场,而是决定继续去会议室开会。林真真的事情矿上似乎封锁了消息,前来参加会议的众人并不知情,会议还是照常继续召开。风君子还没走到会议室门口,就碰到了昨天在事故现场的那个小袁秘书。

小袁看见风君子迈着方步走向会场,神色间似乎有一丝慌乱,赶紧走上前来迎住了风君子,客客气气的小声说道:“风老师来开会吗?待会儿进去的时候可不要和别人说昨天发生的事,我们矿上会处理好的。”

风君子对此早有心理准备,点点头也不答话,继续向会场走去,这时他看见另一个人向自己迎了过来。这个人他认识,就是昨天清江股份副总经理刘万山向他讲的公司的另一位副总王明高,风君子和王明高没打过什么交道,但是也见过几面。王明高在会场门口似乎是刻意等待什么事情或什么人,看见风君子也快步迎了上来。

“王总你好,你也在这儿开会?”风君子明知道对方似乎并没在会场里开会,还是主动这样跟他打招呼。

王明高虽然和风君子并不太熟,但是此时却像一个老朋友那样过来握住他的手,说道:“风老师到矿上来,还没有好好招待过,这几天抽时间一定补上。”

风君子:“王总太客气了,领导工作忙大家心里都清楚。”

王明高:“瞎忙而已,对了,我听小袁说昨天北京来的林记者出了点意外,我们矿上正在处理,一定处理的让大家满意,在没有结果之前,我希望风老师暂时不要对别人说,以免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风君子笑着说道:“这我知道,不应该说的话我是从来不会说的,王总你放心好了,我要进去开会了。”

……

时间已经快接近中午,上午的会议已经接近尾声,大家都等着午饭呢。当最后一个关于清江股份增发项目的议题发言完毕之后,照例是大家举手讨论和提问的时间,但是众人懒洋洋的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补充,正当主持人准备宣布散会的时候,风君子突然招着手站了起来,说道:“主持人,我来补充几点意见。”

会议的主持显然有点不耐烦,但是还是将话筒递给了风君子。风君子接过话筒,另一只手从兜里摸出一个拴在彩色皮筋上的小玩具熊,高声说道:“诸位领导和诸位媒体的朋友,北京来的记者林真真小姐昨天不小心跌落到一个废弃的矿坑里,到现在已经快一天一夜了,人还没救出来,你们矿上封锁消息不让宣布,到底是什么意思?”

风君子的话一出口,就像轰起了一大群苍蝇,本来安静的会场上,人们纷纷的议论起来,林真真人长的漂亮,性格又活跃,在座的参会人员大部分对她都有印象,有几个与林真真比较熟悉的已经认出风君子手里拿的东西就是林真真平时挂在手机上的。不少人已经指指点点的开始询问起来,风君子不给众人插嘴的机会,拿着话筒提高声调压住了全场的声音:“如果林小姐再没有什么消息的话,我可要报警了,矿上领导现在表个态,什么时候能把人救出来,要不要我现在就给她们报社的主编打个电话?”

这一下会场里就更乱了,风君子用眼角的余光看见会场门口小袁和王总两人的脸色已经变得和猪肝一样难看,他心中暗自冷笑:想跟我玩阴的,你风大爷不吃这一套,林真真现在生死未卜,救人第一,我可不想跟你们玩什么花样。风君子这个人很有意思,他一向认为为人应如明镜,在君子面前照出的就是君子,在小人面前照出的就是小人,如果君子被小人牵着鼻子走,那就太笨了。这一点倒是小袁等人没想到的,刚才风君子明明在门口答应的好好的,会场上突然来了这一手,弄的他们措手不及。

还是王明高这个做领导的反应快,几步抢上主席台,拿过主持人的话筒对乱哄哄的人们说道:“林记者确实遇到一点意外,昨天不慎在一个废弃的矿坑里失踪,我们煤矿正在尽全力搜救,相信搜救工作很快就会有结果,这件事情比较突然,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告知各位,希望大家保持冷静,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会处理的很好。”他随后顿了顿又说道:“矿区有些地方比较危险,希望诸位不要随便进入,以免发生和林小姐同样的不幸。”

王明高的话显然是不希望大家去林真真的出事现场,但是他忘了风君子手里还拿着另外一个话筒,他话音刚落只听见风君子又高声说:“林真真出事的地点离这里不远,矿上人员仍然在营救,不过进度很缓慢,已经一天一夜了,我刚刚从那个地方来,大家要不要跟我去看一看,看看能帮上什么忙。”

风君子说完放下话筒向外就走,他也算准了王明高等人不会在这种场合跟他翻脸,他的目的就是要将这件事情闹大,一旦事情闹大,不仅对林真真,而且对一年前发生的事件真相调查只会有好处不会有坏处。至于王明高等人心里怎么想,风君子暂时就管不了那么多了。风君子向外走,几个与林真真相熟的记者也立刻跟着他一起走了出去,会场上其他投资机构的人还比较稳重,但是媒体来的人没有几个不喜欢凑热闹的,纷纷跟着走了出去。站在门口的小袁就算伸手想拦这些人,恐怕也拦不住了。

风君子带着一群人来到了林真真的出事现场,大家似乎也忘记了吃午饭了,一群人几乎是围住了矿坑的出口。矿上工作人员的劝阻似乎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只有调集更多的挖掘人员下坑道去工作,风君子发现刘万山也来到了现场指挥。矿坑里向内掘进的速度明显加快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