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 幽灵矿工
第5章、矿坑里有鬼

说现场的情况不对纯粹是风君子的感觉,因为工人们确实在坑下忙碌的挖掘,但是风君子发现这些进进出出的工人似乎都非常沉默,彼此之间绝不交谈,整个坑道口都是静悄悄的,他们虽然带了照明设备下到矿坑里,但是在坑道口却没有点灯,当天色暗下之后,远处几乎看不清这里发生的事情,一切似乎是在静悄悄的进行,这些人给人的感觉与其说在救人还不如说在做贼。

正当风君子满心困惑的时候,小袁走了过来拍拍他的肩膀道:“风老师,借一步说话,我有事和你商量。”

风君子不做声的和小袁一起走到了不远处僻静的地方,只听见小袁用商量的口气对他说:“风老师,不知道北京来的林记者遇到了什么情况,我们矿上肯定是要尽一切力量去救她的,但是请风老师暂时不要将这件事情说出去,这样影响也不好。”

风君子早就觉得此事古怪,也不答话,静静的等着袁秘书继续说下去。小袁见风君子不说话,以为对方默认了,接着说道:“风老师回宾馆休息吧,这里一旦有什么情况我们会立刻通知你的,您留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

风君子此时确实已经相当疲惫,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帮不上什么忙,于是点了点头算是答应了袁秘书的要求。袁秘书看风君子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有点喜出望外,亲自将风君子送回了宾馆。

……

其实风君子心里自有打算,他看小袁似乎有什么事情在回避自己,也不好追问,回到房间之后,他在窗口看见小袁离开矿山宾馆,也准备立刻再绕回去暗中观察。就在他刚刚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这种时候有谁会来找他呢?

来的人让风君子感到很意外,是一个他认识但是并不熟悉的人——清江股份的董事兼副总裁刘万山。刘万山突然到来让风君子感到很意外,但是这位领导却并没有给他太多意外的时间,刘万山开门见山的对风君子说:“风老师,我听说你在我们矿区碰到了意外?”

风君子心想这位刘总一定是听到汇报了,答道:“不是我,是北京来的记者林真真,你们矿上一定要尽力营救。”

刘万山:“风老师,不要着急,我们一定会尽最大努力的,来,坐下来慢慢说。”

风君子看刘万山的神情似乎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他,也暂时放弃了出门的打算,和刘万山面对面坐了下来。只听刘万山用一种关切的语气问道:“风老师,你刚才说林记者出事的地方是一个废弃的矿井,能不能跟我讲讲那个矿井的具体情况?”

风君子经过下午的经历之后,早就觉得那个矿井不太正常,听刘万山这么问已经知道对方话里有话,于是也不隐瞒,简单的讲了一遍下午的经过,最后他问刘万山:“刘总,我有个感觉,那个矿坑似乎很神神秘秘,以前有什么事情发生过吗?”

刘万山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来找你就是为这件事情,你的怀疑没有错,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那个矿坑闹鬼!”

“什么?闹鬼?”风君子虽然早就有所怀疑,但是这样的话从刘万山嘴里说出来他还是感到很吃惊。

刘万山:“我本来应该是一个唯物主义者,不应该说这种话,但是那个矿坑确实很邪气,自从去年出事之后就有人说那地方闹鬼,所以废弃了,连周围的房子都给拆了,如果不知道的还以为那是一个民间私挖的土窑呢。”

风君子:“你说清楚一点,那个地方究竟出过什么事?”

刘万山看了风君子一眼,低头喝了一口水,下面的话似乎是对着空气在说:“本来那个地方很正常,但是去年却出了一次矿难,据说有人死了。日子我记得很清楚,就是去年的今天,因为也是情人节。后来就听说附近闹鬼,很多走到那个矿坑附近的人都中邪了,也查不出来是什么原因,所以那个矿坑就废弃成今天这个样子,连周围都没有人。”

风君子:“等等,刘总你把话说清楚点,什么叫据说有人死了,你也是矿上的领导,死没死人你不清楚吗?”

刘万山:“那个矿坑本来是属于王总负责的子公司,事故也是他处理的,我也不太清楚。”

说到这里必须介绍一下清江煤矿比较复杂的人事与资产关系,而这种关系风君子事先也多有了解。清江股份的董事长张泽广今年59岁,而两位副总一位是刘万山,另一位就是刘万山刚才提到的王总王明高,而这个大公司和其它很多大型企业一样,下属有很多子公司,这些子公司有经营物资贸易的,也有直接经营煤矿开采的。这些子公司当中有很大一部分采取承包经营的方式,也就是每年交给矿上一笔费用,而实际上经营的收入都归承包人所有。

刘万山讲的那个王总负责的子公司当然不是王明高用自己的名义承包的,承包人是他老婆的亲戚,但是实际上却等于是王明高的私人公司一样。如果说那个曾经出事的煤窑是王明高的公司,风君子也不感到意外,煤矿是国家资产当然不可能属于王明高所有,但是这个煤窑却完全有可能通过某种间接的关系属于王明高。

刘万山的话说到这里风君子已经大概明白他的来意,风君子这个人不笨,他立刻想到了三件事情:第一件事情,刘万山跟王明高可能私下里关系非常不和,他希望一年前的事情能够公开,从而打击王明高。第二件事情,公司原来的董事长张泽广已经59岁,明年就要退休,最有可能继任一把手的恐怕就是刘万山和王明高两个人,所以两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一定很激烈。第三,林真真出事的那个矿在一年前一定发生过什么事情被人隐瞒,刘万山可能知道真相,但是并不方便亲自揭发,所以希望借风君子之手将事情捅出来。

风君子喜欢相术,也善于相人,他在刘万山一进门的时候就觉得对方目光闪烁,气色阴沉,心里感觉到他显然也不是什么善类,告诉自己这些事情恐怕也不是存心想帮忙,只是想利用自己而已。想到这里,风君子不动声色的问道:“一年前的事情,什么地方还有记录呢?”

刘万山又笑了笑,说道:“矿上管理没有那么严格,这种事记录恐怕也简单,其实一年前的清江日报和矿区通讯上都有,你在煤矿的图书馆都能查到。”

风君子:“听刘总这么一说,我还真的很感兴趣了,明天就去查一查。”

刘万山:“我已经和图书馆打了招呼了,说风老师要去查资料,你明天尽管去,什么资料他们都会给你的。”

风君子听刘万山如此说,心里就更加明白一切,刘万山在来之前已经跟图书馆资料室打了招呼,显然已经设好套想让他钻。不过风君子并不想理会煤矿的权利争斗,他只关心两件事,第一是林真真的安全,第二是这个世界上事实的真相。至于刘万山想利用他,他根本就觉得无所谓,说到阴谋手段,他根本就不怕这些。

……

经过一夜的挖掘,矿坑塌陷的地方似乎很深,没有什么发现。风君子虽然着急,但是已经完全冷静下来,他知道自己在现场也帮不了什么忙,于是第二天上午去了图书馆。

煤矿上的图书馆规模很小,而且与资料室实际上是同一家单位,大概是因为刘万山已经打过招呼的缘故,风君子调阅资料没遇到什么麻烦,资料室主任甚至派了一个人给风君子当助手。风君子已经知道要查资料的确切日期去年2月14日之后,因此很快就找到了线索。

相关资料有不少,风君子比较感兴趣的是去年2月末矿区通讯上的一则报道:2月14日矿区所属某煤矿因瓦斯爆炸发生塌方事故,事故发生后,董事长兼总经理张泽广亲自坐镇指挥,经过六天六夜的抢救挖掘,终于救出了被困井下的数十名工人,事故只造成了一人死亡。由于领导指挥得力、措施及时,尽最大程度挽回了损失。

风君子注意到这则报道上唯一一名死亡工人,他的名字叫章文正,而他就在昨天刚刚见过一个名叫章文正的人的墓碑,因为墓碑上的对联和章文正这个名字,他和林真真还议论了一番,没想到随后林真真就出了意外。看到这里,风君子莫名其妙感到深深的寒意,看来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林真真的遭遇恐怕不是偶然的意外,这里面有鬼捣乱,也有人捣鬼。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