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 幽灵矿工
第4章、离奇的消失

救援人员的到来转移了风君子的注意力,他快步迎上前去告诉小袁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但是他也没有说自己下到矿坑中之后的诡异经历,因为这种话恐怕别人是不太会相信的。他只想要来人赶紧找到林真真。

小袁带来的几个人很快带着头盔式矿灯下到了坑道里,但是过了不长时间又纷纷走了上来,告诉小袁坑道里什么都没有,林真真根本不在下面。其实风君子刚才在下面也没有找到林真真,出现这种结果他并不意外,只是感到无比的困惑,他不太清楚林真真到底去了哪里。但是这时小袁看他的眼神却有点不对劲了,只听小袁用一种略带责备的语气对他说:“风老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林小姐根本不在这里,或者你们两个玩捉迷藏,你找不到她了?”

小袁说这种话风君子有思想准备,但是他此时懒得开玩笑,他知道林真真也可能和自己一样遇到了诡异的事情,他现在只想把林真真找出来。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小袁的话,就在这时候突然想到自己在坑道下的奇遇,他凭直觉就知道这个矿坑里面不干净,于是试探着问小袁:“小袁,你告诉我,这个矿坑是不是曾经出过事,我刚才也下去过,觉得里面不干净。”

小袁的眼神中似乎有什么惊恐的东西一闪而过,风君子察觉到了对方神色的变化,也愈发肯定自己刚才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矿坑里肯定出过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只听小袁对他说:“风老师你开什么玩笑,世界上哪有这种事情,矿坑里面黑咕隆咚的什么也看不见,是你自己胡思乱想吧……”

小袁说着话眼神突然看见了站在一边的少女,语气立刻变得惊惶起来,结结巴巴的说:“章婷!你怎么来这里,是你把风老师领来的吧,小孩子家不要瞎捣乱,你怎么可以跟风老师开这种玩笑呢。”

风君子这时候才知道身边的这位少女叫章婷,而且矿上的工作人员认识她,看小袁的表情似乎很害怕章婷将自己带到这个矿坑来,但是他并不知道其中的缘故,听的是一头雾水,赶紧打断小袁的话说道:“这个小姑娘我不认识,也不是她带我来的,我是在林真真掉下去以后才碰到她的,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袁:“风老师,你是客人,矿上的事情你不清楚就最好不要管,这个小姑娘家里的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矿上也已经处理完了。”

风君子听的更加糊涂了,说道:“我不管别人家什么事,也不管你们矿上有什么事,反正你们要找到林真真。”

这时候章婷说话了:“袁叔叔,这位风老师不是我领来的,他确实是在找一个叫林真真的人,我是拾柴禾的时候碰到他的,既然你们来了我要回家帮我妈做饭去了。”说完转身就走。

小袁抬了抬手似乎想叫住她,但是终究没有出声,小姑娘走到不远处突然转身对风君子说道:“这位风老师是从外面来的吧,我叫章婷,就住在前面不远的九龙坡村,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问。”

章婷走了以后,风君子几乎是逼着小袁又派人下到矿坑里去察看了一番,仍然没有任何发现,风君子又亲自带上矿帽与手电和两个工人一起重新回到坑道里去寻找。风君子第二次下坑道之前,注意到小袁的神色很不安,他似乎很害怕这个坑道,也拒绝了风君子叫他也下来看看的要求。

风君子这一次在坑道里似乎呆了很久,他仔细察看地这条不长的矿坑中几乎没一寸地方。当他再次走出矿坑的时候,小袁似乎等的有点不耐烦了,迎面就问:“已经这么多人找过了,林小姐不可能在里面,你有什么发现吗?”

风君子:“确实有发现,我可以肯定林真真刚才进去过。”

小袁:“风老师不要乱说话。”

风君子举起了手里的一样东西,那是一根彩色皮筋上系着的手指大小的玩具熊,对小袁说:“这个东西是挂在林真真的手机上的,我们一起开会的很多人都见过。”风君子说的没错,这确实是林真真手机上挂的小饰品,是刚才在坑道里找到的,就在那块洞壁上凸起的石块下面。

小袁似乎吃了一惊,问道:“你是在矿坑里找到的吗?”

风君子:“一点不错,是他们两个刚才在矿坑里捡到的,我也是亲眼看见的。”

小袁以询问的目光看了看和风君子一起上来的两个工人,那两个工人纷纷点头表示刚才风君子说的都是实话。小袁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问风君子:“风老师,可是人不在下面啊?我们怎么办?”

风君子:“掘地三尺也要找出来,继续向里面挖。”

小袁:“那是一个塌陷的矿坑,林记者不可能在里面。”

风君子:“我亲眼看见她掉进去,现在她的东西也在里面,人肯定也在里面。塌陷的矿坑就不会再塌陷一次?难道就不会是林真真进去之后,矿坑中间又塌陷了,把她堵在里面了?我看这种可能性很大,所以一定要向里挖把她救出来。”

小袁几乎用一种哀求的口气对风君子说:“这件事情太严重了,我要向领导汇报。”

风君子:“那你就赶紧汇报吧,要知道你们这儿过两天要开新闻发布会,如果有一个北京来的记者在矿坑里失踪会是什么反响?”

接下来的事情很热闹,小袁立刻打电话向领导汇报了情况,似乎也是立刻得到了批准,又有不少工人带着挖掘的器械来到了这里,开始下矿坑挖掘。风君子焦急的等在矿坑外,他非常担心林真真现在的情况。

虽然林真真的失踪是个意外,但是风君子觉得这个意外的责任在于自己,如果当初自己去摘那束花的话,林真真就不会出现这个意外,他甚至想到如果自己当初不讲那个路边的野花的话题,也不会出现现在这一幕。就在风君子焦急的胡思乱想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他却发现现场的情况有那么一点不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