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三部 幽灵矿工
第3章、三个包子四个老人

就在风君子和林真真站在章文正的墓碑前的时候,章文正的女儿章婷也放学回家了。和往常一样,她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的是包子,包子在村里也算是比较稀罕的吃食,家里的几位老人都喜欢吃。不过奇怪的是,章家一共有四位老人,分别是章婷的爷爷、奶奶、姥姥、姥爷,但是章婷每次只带回来三个包子,四位老人只有轮流吃。

但是章家对此已经见怪不怪了,这几乎是一个传统,这个传统是章婷的父亲章文正生前留下的,章文正以前经常在放工后带回包子孝敬老人,但是每次只有三个,老人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从来没有问过。章婷今年十六岁,刚刚上高中一年级,父亲一年前在一次矿难中去世,她母亲一个人照顾两家的四位老人,家里面并不宽裕。章婷平时并不向母亲要零花钱,买包子的钱大部分是她的小姑章文清给的,小部分是她自己平时打零工、挖山药积攒下来的。

放下东西之后,章婷并没有多休息,而是背着个大竹篓走向了村外,去不远处的野地里拾柴禾。这个村子离清江煤矿的矿区不远,章婷今天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神情恍惚,走的路和平时不一样,不自觉的走到了矿区的范围之内,一边拾着柴禾,一边走近了他父亲曾经出事的那个矿坑。

章婷一边走一边在想事情,她想不通为什么今天信用社的人会到她们家来要钱,父亲曾在一年前在信用社借了一千元,就在去世前不久。这件事情母亲根本就不知道,但是父亲的签字却是真的,这不是父亲做事的习惯,他一般什么事情都是要和家里人商量的,也从来不乱花钱,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听见土丘后有女人发出了一声惊呼,接着听见一个男子焦急的呼喊声:“林真真,你在哪儿?你到底怎么样?听没听见我说话?”

……

林真真突然消失的时候,风君子慌乱了几分钟,随即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从现场的情况看,林真真有可能是失足跌落到矿坑中。

他现在有两种选择,一是马上下去找林真真,二是赶紧去找人来营救。可是这两种选择都不太好,如果林真真现在已经受了伤,应该尽快找到她将她救出来,时间不能耽误,可是如果他自己也出了什么意外的话,恐怕就没有人知道他们俩在这儿出事了。风君子的脑筋飞速的转动,很快做了他自己认为最合理的决定。

他拿出电话打给了清江煤矿这次会议的接待人员,这也是他唯一能记住的号码,告诉他们这里发生的事情,并详细告知了地点,他将自己的外衣放在坑道口的木牌上作为标记,然后准备自己下矿坑去找林真真。就在他站在矿坑口向里面呼喊希望得到回应的时候,突然从土丘后走出一个背着大竹篓的少女。风君子不认识她,这个少女就是刚才路过的章婷。

章婷看见有人站在这个废弃的坑道口向里喊话,也吃了一惊,但她是一个非常热心的人,一看就知道风君子遇到了什么麻烦,也走过去主动打招呼:“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在这儿?你遇到什么麻烦了?”

风君子一看有人来,非常高兴,他来不及多解释,对章婷说:“小妹妹,我有个朋友刚才不小心掉下去了,我现在要下去找她,你能不能帮我守在这里一会儿,等一会儿矿上就会有人来,你告诉他们我下去找人了。”

章婷:“下面危险,你还是等人来。”

风君子:“来不及了,我要先下去,能不能帮我守一会儿?”说罢就俯身钻进了坑道口。只听见章婷在外面喊:“你叫什么名字,我怎么跟来的人说?”

“我叫风君子,是来矿上开会的……”

风君子走进矿坑的时候感觉很奇怪,这个矿坑的坡度并不大,宽度也足够两个人并排走进去,按照这种情形是不可能失足跌落的,就算不小心摔了一跤,位置也不可能很远,而在目力能及的范围却看不见林真真的影子。

风君子只有继续向坑道深处走,随着路越走越远,坑道口传来的光线也越来越暗,经过一个比较陡的坡度之后,前面黑糊糊什么都看不见了。风君子本能的掏出打火机刚想点,突然想起这是在煤矿的矿坑里不能点火。他身上唯一能够照明的只有手机的屏幕,他拿出手机随手按了一个键,手机的屏幕发出了绿油油淡淡的光芒,风君子稍微等了一会儿,等眼睛适应坑道里的环境后,这种淡淡的光芒也能隐隐约约照出坑壁的影子。

风君子用手摸索着坑壁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不时注意着头上和脚下的情况。没有走几步远,他的身前身后都已经陷入黑暗中,死寂的废坑道中没有一点声音,风君子几乎能听到自己的心跳。风君子觉得情况似乎有一点不对劲,不论林真真受没受伤,她是不可能走这么远的,而一路上根本没有看见林真真,她到底哪儿去了呢?难道这是一个吃人的黑洞吗?

想到这里,风君子心里感到了一丝恐惧,全身也莫明其妙的被一股寒气所包围,他觉得自己在这里面继续瞎走下去不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于是决定先出去等救援的人来了再说。然而就在他转身的离去的那段短短的路上,却发现自己迷失了方向。

风君子不记得自己来的路上有什么岔道,实际上他只走了很短的时间,但是他回头向来路上走去时,却迟迟看不到坑道口的光亮。手机屏幕的光线很暗淡,甚至几步远的地方就是死气沉沉的黑暗,他在坑道里摸索着走了很久,也没有走到出口。

他的手在坑壁上摸到了一件东西,突然打了一个冷战。这件东西并不恐怖,只是一块凸出的石头,石头上还有人工砸出的一条凹痕,但是风君子此时摸起来却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因为这块石头他已经不止一次的摸过了。他突然明白自己并没有走出去不是因为坑道特别长,而是因为自己在转圈。

风君子想到了三个字“鬼打墙”。他随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废弃的矿坑里不怎么干净。这种情况下所遇到的鬼打墙不是人们通常所认为的两腿之间的步幅不一样而走了一条圆形的路,而是真真正正的碰到了阴魂挡道。风君子曾经有在鬼胡同中走不出去的经历,很自然的联想到了这一点(详细经过请参阅《鬼股》系列第二部“鬼胡同”)。

曾经有一个叫飘飘的女鬼告诉过他,如果遇到鬼打墙的情况,应该保持冷静,如果自己心里气定神闲,并不感到害怕和恐惧,鬼魂实际上是挡不住人的道路的。但是这句话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这个不见天日的矿坑恐怕比走不到头的胡同阴气更重,风君子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昂首挺胸无所畏惧。

风君子只能尽量的使自己冷静下来,开始迈开大步向前走,他隐隐约约觉得周围的黑暗中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将他包围了,如果这里真有怨灵的话,恐怕也不止一个。风君子虽然隐隐约约猜到了自己的处境,但是内心的恐惧感却更加浓郁了,他又走了许久仍然走不出这看不见的阴暗包围。

但是他还并没有完全绝望,因为他知道坑道口那边不久就会有营救人员下来找他,就在他这么想的时候,果然看见不远处的黑暗中射来一束灯光。他抬眼看去不禁感到有点意外,来的人并不是矿上的营救人员,而是刚才守在坑道口的那个少女,她现在没有背着大竹篓,而是拿着一个手提式矿灯。

现在风君子不论看见谁,都会像看见救星一样激动,他快步走过去说道:“小妹妹,怎么是你下来了,其他人呢?”

只听少女答道:“其他人马上就到,你快跟我上去吧,你在这里已经呆了很长时间了。”

看见少女提着矿灯进了坑道,风君子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下来,他已经忘记了恐惧的感觉,想起自己来这里是为了找林真真,继续营救的人员已经来了,自己反倒不必着急上去了。于是对少女说:“你把矿灯给我,这里还有一个人,我必须先找到她。”

少女似乎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废矿坑前方已经塌陷了,不可能有人过去。”

风君子:“那就到前面去看看,说不定我找的人就在那里。”

少女:“那好吧,我们一起去看看。”

在灯光下似乎怨灵无法现形,坑道里的情形很清楚,风君子和那个少女向前走了不远的距离,就已经到了塌陷的一端,这条路已经被堵死,林真真不可能在这里,风君子虽然满心疑问,也只有回头。在向回走的路上,风君子更加确信自己刚才碰到了怨灵挡道,因为刚刚走了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就已经看到了坑道口的亮光。

风君子一声欢呼,招呼那少女道:“我们快出去,到了。”只听见少女的声音在后面说:“你在前面走,我在后面照着路。”

风君子也顾不得风度,三步并做两步,连跑带爬出了坑道口,当他看见洞外的阳光时,不禁长出了一口气,有了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这时候他听见身边有人说话:“你刚才下去找到你的朋友了吗?”

风君子一侧身,看见了刚才那个在井下带他出来的少女,就这么一眨眼的工夫,少女的样子似乎又变了,只见她仍然背着个大竹篓站在坑道口,手里的矿灯也不见了,似乎和风君子进去前没什么变化,看上去就是一直站在这里守着。风君子听对方这么问话也很奇怪,反问道:“你刚才不是和我一起下去了吗?你的矿灯哪去了?”

“什么?一起下去?我一直站在这里没动啊?”少女说话的时候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风君子。风君子闻言转过身仔细看着少女的眼睛,少女纯洁的眼神没有任何杂质,一点也看不出在说谎的样子。

风君子:“你刚才真的一直站在这里没有下去过?”

少女:“当然了,我答应你守在洞口的。”

一阵风吹来,风君子不禁又连打了几个寒战,今天遇到的事情太过诡异,如果眼前这个少女说的是实话,那么刚才将自己带出矿坑的那个少女又是谁?他脑子很乱,还想再问下去,发现远处有一群人已经赶了过来,为首的正是清江股份负责这次会议接待的董事会秘书处的小袁秘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