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30章、致命一击

风君子也没有想到建江市政府的动作会这么快,但是收回土地确实是对卫伯兮沉重的打击。从报表上来看,这个举动没有对上市公司造成任何损失,建江市政府在公众面前也能交待得过去,恐怕卫伯兮只能吃这个哑巴亏了。风君子知道卫伯兮已经到了末路的边缘,只需要最后的致命一击。

也许卫达走到今天一切的过程很复杂,但是到了最后致命一击的时候,却让风君子觉得已经变得十分简单。风君子的做法就是明暗两条线,向市场发布风险提示,只要造成卫达股份的股价崩盘,卫伯兮就没有办法再翻身。

暗的手段很简单,还是老办法,风君子写了一篇《卫达股份穷途末路,即将上演疯狂跳水》的贴子,传遍了全国各大网站,贴子的内容从卫达股份一系列事件的内幕到目前的处境讲的很清楚,不由得人们不相信。明的手段也不复杂,风君子在各种场合公开发表了各式署名评论,直接对卫达股份的投资价值以及股票走势隐含的风险做出提示,但是公开评论并没有引用多少内幕,只是重点围绕着建江土地被收回这一事件。风君子这么做也算是给自己解脱一点责任,毕竟卫达股份如果股价跳水,受害的是数万名股票持有者,他必须事先做风险提示才能求得内心安宁。

首先抛售卫达股份的并不是普通散户,走在最前面的是与卫达集团内部有关系的大大小小的老鼠仓,然后持有卫达股份的机构投资者也开始减持。当第一个跌停板出现时,似乎还有成交量涌出接盘进行抵抗,但是盘中的抵抗并没有挽救股价连续跌停的走势。股价的继续下跌显然引起了连锁反应,许多资金合作方因为股价已经下跌到当初签订资金拆借协议的斩仓点位,也加入了抛售的行列。卫达股份的股价一连跌了九个跌停板才放量企稳。

事已至此,卫伯兮投入到二级市场的巨量资金已经被跳水走势一网打尽,他已经无力回天,开始为自己考虑退路了。催债的人天天上门,卫达集团总部天天显得异常热闹,就在这个时候,卫伯兮辞去了在卫达集团以及一系列相关企业的所有职务。滨海市政府似乎也注意到了辖区内上市公司的异常情况,就在卫伯兮辞职的第二天,组织了工作小组进驻卫达股份,表面上是协助工作,实际上是做好了接管董事会的准备。

……

就在滨海市政府派出工作组的那一天,风君子去了医院,已经过去了整个夏天,他还是第一次来看躺在病床上的胡式微。小微躺在那里还是毫无知觉,延续着似有似无的生命,风君子来不仅仅是为了看她,还因为卫达集团已经出事,卫伯兮当初由卫达集团负责照顾病人一切的承诺恐怕已经没有办法兑现了,从现在开始恐怕也没有人会继续理会躺在病床上的小微。

他预料的不错,卫达集团果然没有继续支付这个月的医疗押金,然而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在他来之前,已经有人接替卫达集团支付了这个月的治疗费,院方说来人是一位年轻的女子,他已经猜到那个人就是韩双。

回到家中,他并没有对韩双说破这件事情,既然韩双没有告诉他,他也就装作不知道,他们之间似乎有意无意的回避着小微的话题。韩双显然也已经听说了卫伯兮辞去一切职务的消息,非常兴奋的对风君子说:“卫伯兮终于倒台了,现在他损失这么大,恐怕只有破产一条路了,今后恐怕一辈子都要被追债的人缠着。”

风君子:“你不要那么乐观,中国还没有破产法,卫伯兮离开卫达集团实际上就是一条退路,所有的债务都让这个有限公司背着,他自己今后的生活并不会受多大影响,他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韩双:“卫伯兮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风君子:“曾经有个人叫史玉柱,搞电脑产品起家,后来生产一种叫脑黄金的东西发财,再后来又在巨人大厦上栽了跟头,处境比今天的卫伯兮更惨。可是若干年后,这个人又靠一种叫做脑白金的产品东山再起。我想卫伯兮恐怕也是这种人。”

韩双:“东山再起,他有什么资本?”

风君子:“资本?他有的是,卫达集团虽然垮了,但是卫伯兮这种人绝对不会陷于贫困,他名下还有很多资产是别人不知道的。”

韩双:“你打算怎么办?你是不是早就想好了?”

风君子:“我只能试试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