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29章、苍天有眼

在风君子与韩双的“亲密接触”之后,他一段时间以来焦躁不安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平静,平静的似乎在享受一般。他不再害怕卫伯兮,而是坦然的等待事情出现转机,以冷静的心情继续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一切。然而卫伯兮也没有再“打扰”他,他隐隐约约觉得卫伯兮那边似乎出了什么别的事情。

他享受生活的另外一个重要原因自然是因为韩双,他和韩双之间缠绵的“热度”似乎一直没有消褪的迹象,韩双诱人的性感让他在沉迷中找不到回头的路。由于家里还有飘飘这个“黑夜的精灵”,他和韩双亲热的黄金时间是下班后和日落前短暂的时光,这样使得风君子有了一种新鲜的刺激感,甚至是一种“偷情”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更加兴奋,似乎回到了十八岁的年纪。

当然他晚上已经不在书房就寝,而是与韩双一起住进了卧室,不过他还没有忘记将那本能够挡住鬼魂窥探的《金刚经》放在卧室的床头柜上。他也不希望飘飘这个纯洁的少女看见不该看见的场面。佛家的法器让风君子如此妙用,不知道让佛祖知道了会有什么感想。

风君子和韩双在一起时,有一种被升华的感觉,同时他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堕落了。他就是在这种升华与堕落的疑问中等待卫伯兮的消息,他并没有等多久,很快建江市副市长被双规的消息传来,风君子不禁长叹一声:“苍天有眼!”

这个黄涛风君子早就听说过,前文提到李大头因建江文化一事曾向建江市市长助理行贿,当时那个市长助理就是黄涛。黄涛似乎很不走运,刚刚被提拔为副市长,很快就被双规,这次被处理的当然不止他一个,还包括土地、城建部门的一批官员,但是黄涛是其中职务最高的。

卫伯兮显然也被牵连进去,因为那个密柳湖花园小区就是卫达集团下属的卫建房地产开发公司开发的。显然卫伯兮对这类的事情早有准备,没有牵连到自己,只是卫建房地产公司的一个副总被抓了起来,算是做了替死鬼,卫建公司同时也被处于一笔数额很大的罚款。风君子这边这段时间一直很安静,显然也是因为卫伯兮忙于应付建江的事,没有“照顾”到他。本来对于卫达来说,这件事情有可能就此过关,但是风君子却不愿意看到这样的场面。

风君子隐隐约约看见了自己想要推倒的大厦最关键的支撑点在哪里,就是卫达股份在建江囤积的土地,这批土地也是卫达股份为了未来的市场炒作所隐瞒的利润所在。当初卫伯兮能以极其低廉的价格取得这批土地的开发权,当然也于黄涛有关,风君子已经等不及纪检部门一步步查到这里,他决定自己动手了,这时候他长期以来收集的材料起了作用。

由于李金奎外逃事件、香港廉署调查事件、黄涛双规及卫建公司行贿事件接连发生,卫伯兮在卫达股份和建江文化的二级市场受到了不少短期投资损失,虽然没有伤及他的元气,但是流动资金一度很紧张。有几笔到期的贷款他已经向银行申请展期,这件事情风君子知道。

他向与卫达集团以及卫达股份有信贷关系的所有商业银行都发了一封函件,函件是以内参的格式写的一份报告,提到了卫达集团及下属上市公司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的经过,报告中涉及的内容比媒体报导及卫达股份的公开资料要详细真实得多。最后,报告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卫达股份目前负债接近十亿,还贷已经出现问题,并列举了最近卫达股份及卫达集团未能偿还到期贷款的清单,同时重点提醒,卫达股份目前最有变现价值的资产是在建江的四片土地,并且也详细列上了土地的位置、面积、甚至包括许可证号。虽然他没有明说,实际上是在提醒商业银行申请财产保全,为可能出现的诉讼做准备。

风君子并没有像以往那样采取匿名的形式,他考虑了很久,在报告中署了自己的名字,这个名字署上去就意味着他正式牵连进去,如果卫伯兮不倒,他恐怕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但是为了报告的可信度,他还是这样做了。

风君子并不是只发出了这么一份正式的函件,他同时还以财经大学教授、同时也是建江市政府顾问宋召南的名义向建江市政府提供了一份署名报告,他想办法说服老宋同意了这件事情。报告中提到卫达股份在建江的四块地产随时有被商业银行查封的可能,并且列举了这几处土地当初转让给卫达股份的价格以及如今的市场价格。他实际上是在提醒建江市政府采取措施。

风君子也知道这样的内部报告在大机关内随时有被压下置之不理的可能,还需要借助舆论的力量。和以前一样,他将报告的主要内容贴在了全国各大知名财经网站上,不过在网上是匿名的,并且注明转载,由于报告已经发出,他就可以不管是哪个环节露出的风声了。舆论界正对卫达的事情很关注,这两份报告出现在网上,立刻被转载的铺天盖地。

卫达集团在商业银行内部有自己培养的关系,而且商业银行的反应速度一向都很慢,但是建江市政府却不一样,建江市政班子的主要成员现在正急于与黄涛划清界限,这四块土地显然牵涉到了黄涛。建江市新任的领导也很清楚市中心的黄金土地对于自己未来政绩的重要性,不会轻易让卫达占了便宜,于是出现了戏剧性的一幕。

建江市政府很快出台了一项文件,根据这份文件精神,未通过招标方式转让所获得的、取得土地开发权后两年之内没有正式动工的土地项目,将由市政府收回重新组织招标转让,所获招标转让款将优先偿还原单位已支付的土地出让金及同期银行利息。而在实际执行中,仅仅收回了卫达的这四片土地,还没有等到重新招标转让,市政府就已经垫款偿还了卫达股份当初所支付的土地出让金和同期银行利息。

建江市政府收回土地,将钱还给卫达股份,看起来很公平,实际上卫达股份吃了大亏,所隐瞒的利润没有了!本来严格的按照法规程序,土地使用权已经归卫达所有,是不能这么轻易就被收回的,但是在现实中的很多具体操作问题上,这却是一个说不清楚的概念,卫达恐怕也很难去起诉建江市政府。卫伯兮也许唯一失策的地方就是有意将开发期向后拖延了,他的本意是想等待土地升值,却没有想到会被建江市政府收回,而且这种收回在2003年似乎也很含糊的符合上级文件精神。卫伯兮本来是一个不喜欢讲理的人,这次却轮到他没有地方去说理了。

银行方面本来态度还很犹豫,对卫达集团和卫达股份都在观望当中,但是听到了建江市政府收回土地的消息,立刻一致的采取了收紧银根的策略,使卫伯兮的处境雪上加霜。让卫伯兮有苦难言的是,卫达股份吃了这个大亏却让人一点看不出来,因为在卫达股份的报表上本来就将这些土地以成本计入,并没有反映升值部分,这是潜伏的利润。现在市政府将土地收回去,将钱还回来,卫达的报表没有受到影响,也没有舆论上的同情,因此他也很难找到什么别的借口。

卫伯兮现在真正感到了困境,首先是卫达股份的股价虽然止跌但还没有回升,他现在又很难筹集到继续拉升股价的资金,同时上市公司未来的利润增长计划也彻底泡了汤,合作者的电话以及资金合作方要抽出资金的要求搞得他焦头烂额,他多年经营的大厦出现了摇摇欲坠的迹象。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