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28章、空气中的哭声

这是一个周末,风君子不用上班。飘飘在有太阳的时候从来不出现,风君子想鬼魂也许有自己的作息时间,也不去管她,只和韩双坐在屋里闲聊。只听见韩双问风君子:“看不出来你一个书生还挺厉害,那天晚上是你先动的手,居然把对方给打伤了,是不是从小就喜欢打架呀?”

风君子:“当然不是了,和你说实话,我活了快三十年还是第一次和人动手,我从小可是个乖孩子,属于品学兼优那一种,什么三好学生、学雷锋积极份子的奖状拿了不少,打架从来没有过。”

韩双笑着说:“那你那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我看你本来有机会溜掉的,怎么主动走上前去和人动手呢?这不是你一贯的风格。”

风君子不想告诉韩双他之所以没有溜走是因为已经知道对方发现了韩双,于是答道:“狗急了还要跳墙呢,何况是我急了。话说回来,后来幸亏你救了我,我欠你一刀。”

韩双:“哼!你可不止欠我一刀,你忘了那一次,你用一把假刀吓唬我,差点没把我吓死。”

风君子心中一阵感慨,也许就是因为自己当初那一刀,却刺出了与以前完全不同的另一个韩双,他向韩双说道:“你的伤口好了没有,要不要再去换药,让我看看好不好?”

韩双:“我没事了,有什么好看的。”

风君子:“不行,我要看看才能放心。”

韩双拗不过风君子,只好解开了胸前的第一个衣扣,左手一牵衣领露出了右肩。伤口已经愈合,结痂还没有完全脱落,看上去就像一条丑陋的蜈蚣爬在韩双如雪的肌肤上。风君子心下一阵歉然,不禁伸出手指在韩双的伤疤上轻轻的抚摸。

随着风君子指尖的抚摸,韩双的身体出现了轻微的震颤,呼吸声也急促起来,饱满的胸脯随着呼吸而起伏。风君子突然觉得韩双的呼吸声听上去很美,像一种奇异的音乐,他不再用手指抚摸伤痕,而是将整个手心放在韩双裸露的肩上温柔的抚摸着。韩双的呼吸声更加急促,却没有闪避。

只见韩双抬起头,用一种迷醉的眼神看着风君子,嘴唇微动却没有说话,风君子突然低头俯身,向韩双迎去,这个动作让韩双以为他想吻她,于是扬起脸做好了迎接的准备。不料风君子却微一转头,轻轻衔住了韩双的耳垂。只听韩双口中发出“嘤”的一声,扭动着身体似乎想躲开,手却揽住了风君子的肩颈。这时韩双做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动作,伸腿踢了风君子一脚。

韩双这一脚踢的不轻不重,风君子俯身前倾,一只脚已经跪在沙发上,而韩双正踢在他另一只支撑脚的小腿上,这一脚踢的风君子失去了重心,整个人向前栽倒在韩双的怀里,他立即伸手抱住了韩双,似乎是在挽救自己失衡的重心。一直没有开口的俩个人终于说话了,声音中带着喘息的成份——

“你为什么踢这么重?”

“你这个坏小子,为什么咬我的耳垂?”

“我喜欢咬。”

“我喜欢踢,谁叫你上次说要把我扔出去。”

“你这次就不怕吗?我还真想把你扔出去,上次没成功,现在试试。”

风君子这次果然抱起韩双,紧走几步扔了出去,但是没有扔向窗外,而是扔在了卧室的床上,他的动作显得有点粗野,韩双似乎也吓了一跳,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惊呼,但是这声轻呼声很快就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当一切稍微平静下来时,风君子仍然将韩双揽在怀里,韩双的脸贴在他的胸膛上,另一只手仍然紧紧的搂住风君子的腰,她的呼吸声仍然很不规则,显然还没有从刚才激烈的性爱中完全的平静下来。就在这个时候,风君子突然觉得有一点湿湿的东西滴落在自己的胸前,然后他听见了韩双轻轻的抽泣声。

“你怎么了?”风君子柔声的问,一边用手摩挲着韩双光滑的后背。

“我没事,你不要管我,我喜欢这种感觉。”

……

就在风君子听见韩双的哭泣声时,远在千里之外的建江,从市长助理位置上被提拔为副市长不久的黄涛也听见了一种轻轻的哭泣声。

这是在建江的密柳湖花园小区的一所高级公寓里,然而哭声却不是来自于黄涛枕边的妙龄女子,她似乎睡的很熟。黄涛听见的哭泣声来自于这所房子里,但是似乎从看不见的一个很空旷的地方传出,是个老妇人的声音——

“老头子,你就不要和他们顶了,现在水也掐了,电也停了,我们还是搬了吧。”

“不搬!我家从解放前就一直住在这儿,国民党兵见过,日本鬼子也见过,我都没有搬走,现在我还怕谁?”

“可是你这把老骨头怎么能斗得过那些人,要不要把铁蛋叫回来?”

“铁蛋在学校念书,好好的叫他回来干什么?再说他一个学生娃就有办法了?”

“那现在这个地方怎么住啊……火!老头子,着火了!”

两人的谈话声听上去十分飘渺却又异常清晰,尤其最后那一声惊呼显得异常的惊惶。黄涛本来还迷迷糊糊的沉醉在不久前的男女欢爱中,奇怪的谈话声让他突然惊醒了,他瞪大了惊慌的眼睛向四处张望,然而什么不正常的景象都没有看到,他也知道这所房子子里肯定没有别人。

……

其实早在黄涛听见奇怪的声音之前,这个密柳湖小区的居民早已看到过奇怪的事情。早起或晚归的人们,在每天太阳升起之前或落下之后,偶尔会碰到一对老夫妻,本来在小区里看见一对老夫妻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但是这对老夫妻显然和这个小区周边的环境十分的不协调。

这对老夫妻穿着很干净、但是却很破旧的衣裳,在昏暗的清晨或晚上互相搀扶着行走,他们对其它的任何人都视而不见,也不和小区的任何人打招呼。他们住的地方似乎就是小区内一栋高档的独立别墅,他们总在那个地方出现,也总在那个地方消失。但是看他们一身破旧的穿着以及饱经风霜的神态,绝对不会是这个建江刚刚建成的高档小区的住户。

住在这个地方的人一般并不愿意去管别人的闲事,大家彼此之间似乎都有秘密,但是后来有好事者实在忍不住,去问了小区管理人员。但是小区管理人员的回答却让人们很惊讶——小区里根本就没有住着这一对老夫妻,门卫也从来没有看见这样一对老夫妻出入过,至于那栋别墅里的住户,小区人员不肯说,但是却可以肯定住户绝对不是那对老夫妻。

好奇心更加促使好事者去打听事件的真相,结果却打听出在小区建设过程中的一段传闻:这个小区位于建江市区密柳湖畔风景最好的黄金地带,然而原先却是一片旧城区。拆迁改造的过程本来很顺利,但却有一对性格孤僻的老夫妻坚持不搬出老房子,提高补偿费似乎也打动不了他们。后来有一天夜里,老夫妻的房子却发生了火灾,两人都葬身火海。警方的调查结果是,由于周边拆迁使这里已经停水停电停煤气,老夫妻在使用煤炉做饭时不慎失火。而那栋老房子的原址就在黄涛包养情妇的那栋别墅下。

于是这个本来让人感觉非常高档舒适的小区却增添了一个诡异的传说。但是这个传说“日理万机”的黄涛同志却没有机会听说过。

……

一段时间以后,警方的再次调查才搞清楚事情的真相——原来那次失火并非是因为意外,而是有人故意纵火。事情被查清主要原因是因为老夫妻在外地读大学的儿子,这位伤心的儿子本来已经接受开发商的补偿,此事已了,但是他却在一天晚上意外的“遇到了”自己已经去逝的父母,于是开始了一系列锲而不舍的追查。

老夫妻儿子首先找到的是直接纵火的当地流氓,令人感到意外的是,那两个小流氓不知道受了什么事情的惊吓,乖乖的投案自首。警方随后的调查却牵连出一系列案件,调查的主要机关也从警方变成了上级纪检部门,开发商、土地、城建部门的有关人员先后被拘捕,至于不久以后黄涛被双规的导火索也是因为这个事件。当然这个离奇而悲惨的事件已经是另外一个故事,在这里就不详细的介绍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