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27章、敲山震虎

“幸亏你先给我打了电话才报警,等会儿做笔录的时候记住了,最好不要提卫伯兮的事情,也不要提这几天被人跟踪的事情。”常武听完风君子说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之后,郑重的告诉他。

“我知道,这样一来就复杂了,你们反倒不好追查,索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按一般的治安案件处理,抓那两个人。”风君子说道。

常武:“一点不错,如果卫伯兮知道警方在找这两个人,他这段时间也会收敛点,不至于再对你下手,这也是敲山震虎。你做笔录的时候就把这件事情当作常的拦路抢劫来讲述。卫伯兮一定会担心警方抓住这两个劫匪后会牵连出什么来,但是人没抓住之前他也不便找人打招呼。”

风君子:“这样看来,抓不到这两个人其实对我更好,只要卫伯兮知道警方一直在找就行。”

常武:“按你的说法,这两个人不是一般人,要找的范围不会太大,其中一个人脸上受了伤,特征也很明显。”

风君子插口道:“另一个人右手背靠近手腕的地方受了伤,被我用笔尖刺的,墨水注入皮肉,伤口中间会留下一个黑点,特征也很明显。”

常武:“你小子真是走狗屎运,那两个人没想真做你,否则哪还有你出手伤人的机会,现在恐怕已经挂了。”

风君子:“我也感觉到了,那两个人是派来警告我的,所以一动手并没有用杀招,真没想到卫伯兮还手软了。”

常武:“这你就不知道了,像卫伯兮这种人是轻意不会沾上人命的,他现在家大业大,已经从黑道上洗白,过去的那一套是不会随便用了。我们所处理的很多案子当中,过去的很多黑道老大倒台都是从命案牵扯出来的,很少单纯因为经济原因,这一点卫伯兮比谁都清楚。”

风君子:“那你的意思是说,卫伯兮只要不沾上命案,实际上是没有办法收拾的?”

常武:“那倒也未必,但是这种人很有钱,一般的事情很难将他打倒,比如说有什么经济罪行给他判了几年刑,只要不是死罪,他就可能有办法搞个保外就医就出来了,过得还是很舒服,几年以后说不定还能东山再起。”

风君子默然不语,他的目的并不是要置卫伯兮于死地,而是想让他倒下,没有翻身的机会,让他去过那种社会最底层任人欺凌的生活,让他自己去体会他原先所欺压的人是什么滋味。现在看来这个目标实现太难了,他有可能抓住某些事情让卫伯兮获罪,却不能真正的扳倒这个人。遇到许峰之后,风君子发现卫伯兮比自己想象的更加有钱,卫达股份这个上市公司也比报表上所反映的更加富足。

只听见常武又说:“其实你立刻就报警这一招很高明,我们就当作正常的拦路抢劫处理,居然敢在居民小区里持刀行凶,影响很恶劣,滨海晚报都报道了,市民的反响很大。我们也有借口在你家周边布控加强巡逻,幸亏你住在我们分局管的辖区,这段时间你暂时不用太担心。”

……

风君子录完口供之后去医院看韩双,不料韩双已经自己出院回家了,看样子伤的并不重。风君子回到家中的时候,韩双侧倚在沙发上休息,肩头上还裹着厚厚的纱布,看见风君子进来,故意板着脸不理他。

先前是风君子恶意伤人将韩双气走,现在韩双又替他挡了一刀受了伤,风君子无论如何也觉得自己理亏,他已经打定主意不论韩双怎么恶言相向也要陪出一副笑脸相迎。风君子凑上前去,柔声的对韩双说:“你的伤要不要紧?怎么自己就从医院回来了呢?应该让我去接你才对。”

韩双板着脸还是不搭理他,风君子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我知道你在生我的气,我现在诚心诚意向你道歉,那天是我错了,是我混蛋,……让我看看你的伤势好不好?”

“别碰我,小声脏了你的手,”韩双终于说话了,眼睛也不看风君子,抽出一本薄薄的册子扔在茶几上,用很不高兴的语气说:“你拿去好好看看!”

“什么东西?”风君子微笑着问道。

“体检报告,我没有艾滋病,告诉你,我什么病都没有。”韩双说话间眼圈又开始有点发红了。

风君子想起了自己那天所说的话,不禁觉得十分尴尬,仍然陪着笑柔声道:“韩双,我为我那天所说的话感到十二万分的报歉,其实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让你离开危险之地,你又不肯走,我只好狠心一点得罪你了,后来你也看见了,这个地方确实不太平。”

韩双终于抬起头看着风君子说:“其实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你说话太气人了,我偏偏要拿体检报告给你看。”

风君子:“是的,是我不该那么说话,你就原谅我这一次吧。”

韩双叹了一口气,说道:“其实我根本就没有和你生气,我本来就不是个好女孩,唉——不说了。我要是真的生气的话,也不会一直留在附近想帮你了。”

风君子:“什么?你一直就在附近?”

韩双:“你想不到吧,我就在对面的三楼租了一套房子,这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暗中观察你这边的动静,幸好昨天我发现的早,否则你就有难了。”

风君子这才恍然大悟:“难怪飘飘到处找不到你,也难怪那天我发现了那两个跟踪的人却没有发现你,原来你是从对面楼过来的。”

韩双:“这是你教我的,人容易忽略眼皮底下的东西,这叫灯下黑,我学的怎么样?”

风君子微笑着说:“真是聪明的孩子,一点就透。你现在受了伤,回来我也好照顾你,还是把那套房子退了搬回来吧,别再浪费租金了。”

韩双噘嘴道:“我可不敢让你照顾,只要你不再赶我走就行了。”

风君子:“我对灯发誓,无论如何都不会再赶你走了。”

……

经过了这件事情,风君子一直默默在想:“要扳倒卫伯兮,就像要推倒一座大厦,必须动摇整栋大厦的支撑点。怎么动摇卫伯兮的支撑点?那必须找准卫伯兮的能力也无法左右的事情入手,他突然想起了蓝田股份当年的倒台,看上去是因为一篇六百字的内参,导致了各大银行对蓝田股份收紧银根,从而引发了资金链条的断裂。想当年蓝田的领导人做假账的本领再大,还是没有办法去控制整个金融界的高层,那么卫伯兮有没有这样的弱点呢?”

风君子从这一刻起做了个决定,他开始收集卫伯兮名下所有资产以及相应的负债材料。他发现了两件事情:一是卫达股份所隐瞒的利润比他想象的还要多,最主要的是卫达股份以相当低廉的价格从建江市拿到了很多地皮,将来的开发升值潜力是相当大的,可以说潜在的利润惊人。其二是正因为有这个后手存在,卫伯兮本人在卫达股份的二级市场投入了大量资金,基本上控制了卫达股票的盘面,这是一个计划中双赢的操作手法。

想让卫伯兮破产倒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卫达股份股价全线跳水,卫伯兮就算再有钱,也承受不了被股市放大后的虚拟资产损失,卫达股份在管理层收购时可能隐瞒了几个亿的利润,但是股票一旦崩盘卫伯兮也没有办法挽回几十个亿的损失。但是,这一切看起来似乎可能性很小,因为这个上市公司本身并没有问题。风君子暂时也只能尽可能的收集材料,盘算着下一步的打算。

风君子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有两个助手,一个是整理材料的韩双,一个是收集材料的飘飘,这一人一鬼无疑十分称职,风君子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什么人比她们两更适合,自己反倒轻松了不少。韩双受的只是外伤,经过一周左右时间,伤口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而常武那边一直没有那两个行凶者的消息,风君子倒也不太在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