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26章、美救英雄

你相不相信巧合?世界上有很多人相信巧合,但是风君子不相信,他认为所有的事情都有前因后果,有些东西看似巧合其实未必。举一个例子,如果你在公交车站看见一个人,又在超级市场看见这个人,然后吃饭时在餐厅里又看见这个人,那么这算不算巧合?当然不算,这只能说明一件事情——你被跟踪了!

风君子发现自己被人跟踪是在那天晚上和许峰等人一起喝酒之后,其实在城市中想甩掉跟踪者方法很简单,你可以拦下一辆出租车突然离去,也可以进入一个地形复杂、出口众多的公共场所去兜圈,比如滨海市的凯旋广场就是个好地方。但是风君子折腾了两次之后便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跟踪者要找到他很容易,他总要去办公室上班和回家睡觉,守住这两个地方就不怕风君子不出现。

发现被人跟踪让风君子确定了两件事情:一是卫伯兮已经回到滨海了,二是一定有人见到过李大头在出逃之前和自己见面,自己暴露了。风君子的处境由主动变得被动,他想不出卫伯兮会用什么手段对付自己,也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此时他也庆幸韩双已经不在身边。他想,卫伯兮的目的无非是想知道自己去了哪些地方,接触了哪些人,于是乎这段时间干脆没有任何动作。

跟踪风君子的人似乎也不是太好过,几乎每天晚上在风君子家附近都能遇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比如说莫明其妙看花眼跟错人,或者在一条很简单的路上转迷糊了,不用说,这是飘飘捣的鬼,但是大白天倒也相安无事。

但是这天晚上的情况似乎有点不对,这天风君子恰好有事不得不晚归,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风君子发现自己走下公交车之后又被人跟踪了,这本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今天跟踪他的人显然不是普通人,显得相当专业。跟着风君子的人这次不是一个,而是两个,风君子并没有回头,他是从路边停着的很多车的反光镜里反复观察发现的。这两个人几乎没有任何明显的特征,如果不是风君子早就留意,恐怕还发现不了。

这两个人的跟踪方式也很奇怪,基本上是在道路的一左一右,反复交替的超越风君子。风君子看得暗暗心惊,这是一种叫做“蛙跳”式的跟踪方法,似乎在印象当中只有专业的间谍和特工人员才会采用,看样子今天这两个人来历不简单。

快走到楼下的时候,四周已经没有别人,而那俩个人正好一前一后在道路上夹住了风君子。风君子在这个时候心中闪过了很多念头,现在最好的办法是趁他们一前一后的时候赶紧从横道上突然跑开,以最近的距离绕过另一栋楼回到小区出口处人多的地方。

风君子正准备这么做的时候,飘飘突然从暗处钻了出来走到他身边,风君子不禁松了一口气。只听飘飘用很急的语气告诉他:“你被人跟踪了,是一前一后两个人。”

风君子:“我知道,一个在后面的拐角处,一个在前面的楼道口,你能不能想办法挡一挡?”

飘飘:“我试过了,那两个人煞气很重,我靠近不了。”

风君子:“那我只好从现在这个道口快点溜了。”

飘飘:“可是韩双姐在旁边。”

风君子吃了一惊:“什么?韩双在这儿?”

飘飘:“是的,她就在前面,糟糕的是,那两个人似乎也发现她了。”

风君子叹了一口气,放弃了逃走的想法。他伸手从兜里摸出一支签字笔,扔掉笔帽,将笔尖向前持在右手,袖中暗自摆出了一副准备直刺的姿势。同时左手拿出了自己的钥匙串,将钥匙环扣在手心,将各个钥匙的尖端从指缝中露了出来,握紧了拳头,缓步向楼道口走去。

因为韩双在,风君子没有办法独自躲避,只能针锋相对了。风君子走到楼前阴暗无人的地方,前面那个家伙显然站在那里等他,见到风君子毫不顾忌的向自己直走过来也敢到有点意外。

风君子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一边走向那个人,一边口中低声道:“兄弟,大晚上不睡觉陪我逛街是什么意思?”

那人一看风君子说破了自己的身份,也冷冷一笑道:“你知道还问,有人要我给你一点教训。”说着伸右手入怀就要掏东西。

此时风君子已走到近前,不管对方伸手想掏什么,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掏出来。风君子突然将右手的签字笔无声无息直刺过去,正中对方右手腕,只听见一声低低的痛呼,“当啷”一声有什么东西掉在地上。风君子突然发难显然出乎对方意料,那人反应也很迅速,挥起左拳向风君子迎胸打来,同时抬右脚横扫而到,俩人离得这么近,风君子根本避不开。

可是风君子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意思,对方的拳头打来,他反倒向前一欺身迎了上去,拳头正打在他的胸前。俗话说拳打一条线,在手臂还没伸直的时候打中目标是不能发出最大力量的,风君子也是看中了这一点,等于用胸口封住了拳势,尽管是这样,也疼的他直吸冷气,这一拳如果打实了,恐怕连风君子的肋骨也能打断。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那人左拳打中,右脚紧赶着也踢到了,由于风君子突然向前靠近,实际上是迎上了对方的大腿,这也是踢人无法发力的位置,风君子伸直左臂,拳头正好重重的击在对方的膝盖上。对方的动作就像将自己的膝盖骨正好砸在风君子左手指缝间所露出的钥匙尖上,这一下至少是要受轻伤的。

只听见对方痛呼一声,一抱腿,整个身体失去平衡蜷缩着倒了下去。前面的危险暂时解除了,但是风君子却听见后面一阵风声扑了过来,刚才跟在后面的那个人见前面动手已经快步抢了过来,手中亮出了一柄明晃晃的匕首,朝风君子挥了过来。风君子放倒前面的人纯粹取巧,打了个出其不意,现在是无论如何躲不开后面的一刀了。

就在这个时候,路边的树丛中几乎同样飞速的扑出来一条人影,正好扑在风君子的身前,匕首正划在这个人身上,风君子早认出这人是韩双,也不禁惊呼一声。韩双替风君子挡了一刀,仍然十分灵活,只见她一转身挥手用一件东西向对方砸去,正中脸颊。只见后面那人一捂脸向后退去,口中发出的声音甚是痛苦。风君子这才看清韩双手里拿的是一只高根鞋,刚才打中对方脸颊的正是这只高根鞋的鞋根。

韩双一击而中,身体也失去了重心,倒在了风君子的怀中,风君子伸手抱住她的肩膀,指尖却摸到了热乎乎发粘的东西,那是韩双的血。此时风君子也顾不上别的了,扯开大嗓门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着火了!——不好了,——大家快跑啊!”

就这一嗓子,前后楼的灯光似乎一下子全打开了,有不少人开窗探头向外张望,好几个单元的楼道灯也亮了起来。那俩人看形势如此,朝风君子说道:“小子,今天只是教训教训你,以后别管闲事了。”言毕,匆匆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风君子也知道对方似乎并没有杀机,刚才后面那人的匕首是斜挥而不是直刺,这在格斗中是有很大区别的,但是他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去想那么多,他最担心的是韩双的伤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