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25章、薰风靡月

风君子一心一意想让韩双走,结果却弄巧成拙,韩双虽然走了,但似乎并没有走远。风君子的本意是担心韩双在自己身边会有危险,现在韩双不在身边又开始担心她是不是会更危险,一连几日心情都不是很好。但是不论心情如何,生活还要继续,他仍然按照以往的节奏正常的上班下班。

这天晚饭后,手机突然响了,是他的老朋友杨洪亮。杨洪亮是天路证券投资部的副总,原先是和他曾经在同一家咨询公司共事,他和史丹也是经杨洪亮介绍才认识。杨洪亮找他向来没什么正经事,只听他在电话里说:“小风,今天晚上有空吗?”

风君子:“先说什么事?”

“我外地来了个基金经理的朋友,想出去坐一坐,大家一起聚一聚好不好?有什么好玩的地方给我介绍介绍?”

风君子就知道是这么回事,反正这几天心情不好,也想趁这个机会出去解解闷,于是问道:“是公款还是你个人接待?”

“你就当是我个人掏钱吧!”

“你想玩点什么?”

“你说呢?当然是放松点刺激点的了。”

风君子没好气的说:“你丫就是个流氓,我领你们去个地方吧,虽然档次不太高,但是价钱很便宜,节目也不错。”

其实自从认识胡式微和韩双以后,风君子便再没有涉足过任何娱乐场所,至于去子夜找韩双以及去红森林找陈一刀那都不是为了去玩。但是风君子以前确实去过不少风月之地,今天他带杨洪亮去的是金美恋歌城。

金美恋歌城在滨城大大小小的娱乐场所只能勉强算得上二流,但是却有自己的特点,那就是酒水不贵,小姐也放得够开,算是性价比不错的。杨洪亮带着朋友来找乐子,恐怕要找的也是这种场合。

杨洪亮的朋友叫许峰,是强民基金的一名基金经理,比风君子还小两岁,做基金经理也有两年时间,看他的神色显然目前混的比较得意,谈笑间非常开朗。三人到了恋歌城,选好小姐坐下来闲聊。在这里,小姐一律称呼自己陪的客人为“老公”,坐下之后听见一口一个老公叫着,好不热闹!

喝酒唱歌之间,风君子随口问许峰的来意,许峰答道:“我是到卫达股份做调研的,我打算在卫达股份建仓,现在正是好时机。”

风君子只是随口一问,但是一听对方提起卫达股份立刻来了精神,故作很感兴趣的样子问道:“卫达股份刚刚在香港出了那么大的事,你们现在怎么敢买它的股票,不怕被拖下水吗?”

许峰笑着说:“这点事情,卫达能摆平的。”

看风君子不解的样子,杨洪亮在一旁解释道:“卫伯兮自然没有办法摆平香港廉署,却有办法摆平建江那边的事情,现在他本人马上就要回来了,这件事情虽有影响,但是对我们来说却是个机会。”

许峰接着说:“是的,卫达股份股价下跌了百分之三十多,明显是低估了,现在卫伯兮想的肯定是怎么把股价拉回去,他自己的钱在里面也不少,我们现在去正好能谈条件。”

风君子:“卫达股份真的被低估了吗?”

许峰:“这你就不知道了,卫达前两年打了不少埋伏,搞管理层收购的时候,想方设法把资产往低了做,净资产几乎打了六折,据我所知,它报表中隐瞒的利润每股在一块钱以上,就等这两年配合股价一起往上做呢。”

杨洪亮也在一边开玩笑似的说道:“最有意思的是他们公司的会计,以前做假账都把业绩往好了做,可是前两年做账领导总要他们把业绩往坏了做,搞的他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了。”

其实这些事情风君子早已知道,但是他决定装傻到底,又接着问:“这次你们想跟卫达谈什么?”

许峰:“自然是让他们把埋下的包袱抖出来,我们在这之前建仓应该没什么问题。”

风君子不想太露痕迹,众人又闲聊了一番,然后风君子看见杨洪亮直向他使眼色,风君子心中暗自好笑,杨洪亮的意思是想要节目。风君子心中暗想:这些人到这儿来就是找乐子,却端着个架子装正人君子,这又何必呢?

于是他端杯向三位陪酒的小姐说道:“各位美女,该来点节目了,我这两位大哥有点等不及了。”

风君子身边的红衣小姐道:“老公要玩什么节目?我们先摇骰子好不好?”言毕起身拿来了六副骰子,对风君子说:“老公,我们怎么玩?”

风君子:“按你们这儿的老规律,我输了一杯酒,你输了一件衣服。”

另外两个小姐也纷纷拉着杨洪亮和许峰要玩骰子,杨洪亮指着风君子说:“你们都和他一个人玩,别着急,一个一个来。”

这里玩的骰子不是赌大小,而是一种叫做“吹牛皮”的猜点游戏,赌的是一种心理。几位小姐显然是精于此道,但是风君子却更高明,十几轮骰子摇下来,风君子酒没喝多少,三位小姐已然是赤条溜光,宛如刚出笼的粉蒸肉,包间里的气氛一时达到了高潮。

杨洪亮和许峰的样子跟刚才端着架子的神态显然判若两人,尽情调笑起来。这种事情本来就是只需要开个头,向下就好发挥了,风君子已经开了这个头,也就不再管他们俩了。看着众人的“兴致”都高涨起来,风君子却感到情绪低落,觉得眼前的景象十分无趣。

偏偏他身边的那位小姐不是十分知趣,歪倒在他身上,将手伸到风君子十分敏感的地方,然后带点惊讶的说道:“老公!你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风君子淡淡的回答:“反应?你想要我有什么反应?”

“你这个人真坏,当然是那种反应了!一般人到现在这种时候还没有反应,要么是大圣人,要么就是阳萎,你是哪一种呀?”

风君子哭笑不得,答道:“你错了,我两种都不是,只是对你不感兴趣。”

小姐显然是生气了,但是又不敢发作,仍然陪着笑脸说:“是吗,看样子是我的魅力不够,老公你喜欢什么类型的?我可以再帮你找一个。”

一旁的许峰也注意到风君子不够兴奋,问道:“老风怎么了?一个人坐在那里装正人君子。”

风君子:“我没有装啊,我在想事情。”

许峰:“什么事情这么重要?现在还在想?”

风君子显然在想卫伯兮的事情,如果卫达集团倒不了他可要倒霉了,而且他现在所做的事情对许峰的计划并没有好处。虽然他和许峰是初次见面,但是他觉得杯酒之交也算有缘,有必要提醒对方一下,于是说道:“许峰,我想我应该提醒你,卫达集团这段时间可能要出大变故,你应该小心一点。”

许峰:“什么大变故?你怎么知道的?”

风君子:“我不方便说,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卫达现在出的一系列事件背后都有人捣鬼。”

许峰:“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风君子见许峰并没有太在意,也不方便多说什么,众人继续喝酒唱歌,直闹到接近午夜才收场。走的时候,许峰要带身边的小姐回酒店,风君子怕许峰不懂这里的行情,主动替他谈好了价钱。

风君子看见那位小姐换好衣服陪许峰走出去的身影,触景生情突然想起了韩双。这个场景他太熟悉了,他第一次去子夜夜总会,当时也是一位许峰的同行,要找胡式微出台,风君子为了给小微解围却阴差阳错的拉来了韩双,这也是他第一次遇到韩双。

子夜没有这里的裸陪服务,但是小姐可以出台,韩双曾经无疑是其中最“出色”的一个。也许胡式微曾经在子夜陪酒风君子感到并没有什么,但是韩双的经历多少是她人生中的一个阴影,风君子不知道也就罢了,偏偏他们就是这么认识的。风君子对她一开始并没有什么好印象,但是韩双后来的表现却让他感到非常意外。风君子忽然想到,自己前几天对韩双所说的那种恶毒的语言也许并不是故意的,恐怕就是自己内心深处埋藏的真实想法。

他随即又想到了胡式微,他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到医院去看她了,不是他不想去,而是他不想给小微带来麻烦,如果有人看见他总到医院看小微,很可能将小微与自己联系在一起,对小微是十分不利的,毕竟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小微没有任何自我保护的能力。但是,他对小微的印象却变的模糊起来。

风君子就是在这种胡思乱想的情绪中回到家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