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23章、口舌如刀

第二天晚上,李大头有应酬要很晚才能回来,他老婆一个人在家中正在看电视,门铃响了。李妻起身走到门口,对讲机里传来一个柔美的女声:“请问这是李总家吗?”

李妻:“是的,请问您哪位?”

“我是李总的同事小韩,李总有重要的文件忘在我这里了,但是我想起来明天早上他就要用,就赶紧给他送过来了。”

李妻迟疑着开了门,门外站着一位妙龄女郎,身穿鹅黄色吊带裙,颜容俏丽,身段婀娜,看见李妻就主动开口打招呼:“你是李总的爱人吧,我是李总的同事小韩,有份东西送给他。”

……

李大头很晚才回到家中,却发现妻子的脸色明显不对,忙问缘由,李妻板着脸说道:“还是问你自己吧,你们办公室那个小韩是什么人?对你真不错呀,这么晚还把文件送到家里。”

李大头一头雾水,说道:“我们办公室没有姓韩的呀?什么文件?”

李妻:“就在沙发上,那个档案袋里,你自己看吧。”

李大头一脸狐疑的拿过档案袋,抽出文件翻看起来,刚看了几页,忽然间神色大变,一把抓住他老婆问道:“这是什么人送来的东西?她长什么样,你快跟我说说,她送东西来的时候还说什么了?”

李妻被他吓了一跳,随即不满的说道:“你抓我干什么,那么紧张那个狐狸精?她告诉我李总平时对她可关心了,是不是这么回事呀?”

李大头:“你就知道瞎吃醋,这下子我有麻烦了,她送这些文件来就表示已经抓住了我的把柄,还不知道会怎么要挟我呢。”

李妻显然刚才已经翻看过这些文件,不解道:“这些文件都是你们公司很正常的业务呀,我看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

李大头:“这几份东西莫明其妙的放在一起就不对,都是我经手的业务,其中都有大问题。她还留下什么了?你快告诉我。”

李妻不情愿的从自己的坤包里掏出一张卡片,说道:“档案袋里还有这张卡片,上面有个手机号码,还写着一行字,我看跟文件没什么关系就收起来了。”

李大头一把抓过卡片,只见上面写着:“李总,文件收到以后,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地方可以给我打电话,我明天下午有空。”

……

第二天下午,滨海市站前凯旋广场,风君子坐在地下一层大厅的冷饮摊上等李大头。之所以选择这个地方见面风君子想了很久,凯旋广场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大型商场,地上五层有南北两栋楼,中间是一个大广场,而这个大广场的地下一共有四层,这是一个像迷宫一样的结构,周边有几十条通道,这些通道从地下几乎延伸到滨海商业区的各个角落。而凯旋广场地下一层大厅里人来人往,十分吵杂,在这里谈话别人很难听清楚,而且在这种环境下风君子也不怕李大头会公然动粗。

李大头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选这个地方和他见面,他本以为来的人会是韩双,不料见到的却是风君子。风君子在人丛中看见了李大头,举手招呼他过来在对面坐下,若无其事的问:“李总喜欢什么口味的冰淇淋?今天我请客。”

李大头不耐烦的一摆手,道:“我不吃冰淇淋,姓风的,你叫人送那份文件给我是什么意思?”

风君子没有理会李大头,起身去买了一份冰淇淋放在他面前,一面笑着说:“你不吃也得吃,否则怎么能白坐人家的座呢?”

李大头:“好了,现在可以说正题了吧?”

风君子故意不说正题,而是顾左右言它:“听说你们卫达集团最近收购了建江文化这个上市公司是不是?”

李大头:“是啊,那又怎么样?”

风君子:“我只是感兴趣而已,所以做了一下研究。我听说你们用两个亿从建江市政府手里买下了这个公司的股权,然后又将卫达名下的一家出版公司作价两个亿卖给了建江文化。里外里是用建江文化自己的钱买下了这个上市公司。是不是这样?”

李大头:“是这样,现在的资产重组不都是这么做的吗,这里面可没有什么不合法的地方,你今天来找我谈这个我可没兴趣。”

风君子冷笑道:“没有不合法的地方吗?据我所知,卫达的那个出版公司是用一批印刷设备出资注册成立的,这批印刷设备你们评估的时候竟然作价两个亿。我是学机械专业的,对机器设备的价格多少了解一点,你们那批印刷设备的产品型号和出厂日期我手里都有,不论是它们当初的出厂价还是现在市场的转让价格,都不会超过两千万,你们就拿这堆破烂套了建江文化两个亿搞收购?”

李大头听了风君子的话觉得暗自心惊,但是仍然嘴硬道:“我们有评估报告的,而且这种事情在国内很普遍,你不可能拿这个来要挟卫达。”

风君子:“你是怎么买通的评估机构,又怎么私下里向建江市那个市长助理行贿,我心里都很清楚。”

李大头:“清楚又怎么样?你有证据吗?你去告我呀?这根本不关你的事,我估计你连法院的门都进不去。”

风君子又笑了,说道:“李总你不要激动,我确实没有证据,我也没法告你。确实像你说的,这种事情很难查清楚,但是你不要忘了,建江文化是香港上海两地上市的公司,香港的廉署也许会对这件事感兴趣。”

李大头:“那你找错人了,你应该去找卫伯兮谈这件事,我只是一个打工的。”

风君子这时候才谈到正题,他对李大头说:“那么我昨天送给你的那份文件呢?是不是也送给卫伯兮一份?跟他谈谈你的事情?”

李大头:“我有什么事情?你别要敲诈我。”

风君子似笑非笑的说:“卫达集团挪用卫达股份的资金炒股,原先是在天路证券滨海营业部开户,用的是卫伯兮前妻的名字,后来这笔钱又被转到香港注册了一个香港通达投资公司,这个公司的负责人就是你李金奎。你们收购建江文化之后,又计划操纵它的报表,然后再用香港通达的这笔资金变相投入H股市场炒作自己公司的股票,我说的没错吧?”

李大头听的目瞪口呆,半天才反应过来,说道:“就算你说的都是事实,你也不能把我怎么样,这种事情查起来可就复杂了,再说都是卫伯兮的商业行为,你恐怕钻不了他的空子。”

风君子:“我知道这种事情查起来很难,我也没打算做什么文章。不过这里面有一个环节是关于你的,香港通达投资公司现在在你的名下,这笔资金暂时你完全可以调动,但是等到正式投入H股市场之后就不归你管了是不是?”

李大头的脸色微变,仍然故做镇静的说:“是这样,这么一来我就更没有责任了。”

风君子冷冷的说:“可是你做了一件不该做的事情,你背着卫伯兮开设了自己的海外帐户,并且在开曼群岛以自己的名义注册了一个空壳公司,你做了一系列的设计,以方便自己可以随时调款潜逃。”

李大头:“你血口喷人,有证据吗?”

风君子:“我昨天晚上睡觉做梦的时候听见俩个人的一段对话,我现在转述给你听一听,也不知道我记得全不全——

‘你一个婆娘家懂什么,我是担心我计划调动那三千万港币的事情让别人知道了。’

‘事情不都过去了吗,你也没拿卫伯兮的钱,你怕他们做什么?’

‘你懂什么,如果卫伯兮知道我曾经有过这种念头,他是不会放过我的。’

‘你当初是怎么想的呢?想干又没干。’

‘先是陈一刀死了,后来陈小三又疯了,我都不知道是什么人下的手,当时我以为下一个就是我了,我甚至怀疑是卫伯兮自己找人做的。所以我不得不给自己安排一条后路,恰好香港那三千万现在我调得动,我想一旦有什么不对我可以随时卷款就走。’

‘后来你怎么又没走呢?’

‘后来卫伯兮查清楚事情是风君子在背后捣鬼,前两天他亲自出面逼的风君子答应不再管这件事了,所以我就没有动。’

‘老公,你的意思是说你现在可以随时动那笔钱吗?’

‘是的,如果还有什么意外,现在还来得及,如果卫伯兮一旦要调用这笔款子的时候,恐怕就迟了。’

我转述的怎么样?不知道我的记性好不好,有没有落下什么,李总有什么可以补充的吗?”

风君子不紧不慢的说了这一段对话,连对话中男女两个人的语气都模仿的很形象,李大头听着听着额头上的细汗涔涔的冒了出来,他结结巴巴的说:“风君子,你居然敢窃听我,是不是昨天那个姓韩的到我家放的窃听器?”

风君子当然没有在李大头家放什么窃听器,他的这段话都是听飘飘转述的,不过他看李大头这么想,倒也不愿意点破。于是将计就计道:“我听见这段话倒没什么关系,不过我想跟你打个赌,我们赌一赌卫伯兮听到这段话后会怎么样?”

李大头脸色灰白,有气无力的说道:“风君子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快说!”

风君子:“你不要担心,我不是来威胁你的,相反,我是来帮你的。我来只要求你做一件事,就是赶紧实施你的计划,带着钱走人,你准备的已经很充分了,现在还来得及。”

李大头:“可是我并不想一定要这么做,只是给自己留条后路而已。”

风君子:“你这个人错就错在太聪明了,见事不妙首先给自己想后路,现在事情过去了又想风平浪静,天下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现在你有两条路可以选择,一条路是赶紧带着那三千万消失,另一条路就是我将我掌握的一切材料都送到卫伯兮面前。我不是来和你谈判的,而是来告诉你怎么做的。”

李大头:“你为什么要这样,能不能给我点时间?”

风君子:“放你走我不介意,我只是想让卫伯兮不高兴,你走了对他没好处,我也就开心了。我知道你下个星期要去香港,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你从香港消失也方便,我将在下个周六把材料寄给卫伯兮,至于你自己,看着办吧。”

……

这是一个星期一,这天早上,短短几个小时的时间内,有一条消息传遍了整个市场,在国内以及香港几乎所有知名的新闻与财经论坛中都有转贴,其标题也各式各样,但是内容说的都是同一件事情:卫达股份财务总监李金奎失踪,卫达集团在香港设立的通达投资公司三千万港元资金不翼而飞。发言人似乎很了解事情的内幕,将这三千万资金的来龙去脉说的清清楚楚,并且还公布了卫达集团的办公电话,李金奎在香港与滨海的座机与手机号码,还有卫伯兮及公司其他负责人的详细联系方式,这么一来显然增加了消息的可信度。

其实风君子并没有将材料寄给卫伯兮,他也只知道李大头去了香港,并不清楚他是否真的卷款而去,但是风君子早就打算好了,管他李大头走不走人,这条消息是一定要发出去的。这天上午,卫达集团以及卫伯兮本人的电话几乎要被打暴了,各有关方面的人都在询问这条消息是否准确,卫伯兮也颇感意外,紧急联系在香港的李大头,但是李大头怎么也联系不上,这个人似乎从世界上消失了。

卫伯兮也坐不住了,紧急动身赶往香港善后。风君子听到卫伯兮赶往香港的消息,心里猜到李大头可能真的卷款走人了。风君子心里暗自欢喜,但是韩双却十分不高兴,她对风君子说:“这也太便宜李大头了,他做了这么多坏事,你却放他这么走,他带着巨款消失,仍然能过舒服的日子,坏人难道就没有坏报吗?你也是在帮他作恶。”

风君子:“我也没有选择,就像下棋一样,李大头是弃子,要将卫伯兮的军,恐怕只有从这儿入手了。不过李大头也别高兴的太早,卫伯兮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他恐怕最终能把李大头揪出来,到时候就有好戏看了,用恶人之手去报复恶人吧,我们的手上最好不要沾这些脏东西。”

韩双担忧的说:“李大头失踪之前肯定有人看见过他在凯旋广场和你见面,卫伯兮那么精明的人不会不怀疑你,以他的手段,你恐怕有危险了。”

韩双的一句话提醒了风君子,风君子确实感觉到危险的临近,但他首先想到的是韩双,他觉得这个局已经走到了收官的阶段,韩双再留在他身边恐怕会有危险,现在是时候想办法让韩双离开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