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22章、此地无银

笠日,卫伯兮的办公室。李大头正在问卫伯兮:“卫总相信风君子说的那番话吗?我是指那个鬼故事。”

卫伯兮:“我当然不信,风君子这个人最擅长的就是神欺鬼骗,他讲鬼故事也不是第一次了,我以前就听说过,这也是他的手段。”

风君子确实不是第一次讲鬼故事,以前确实用这种手段疑惑过别人的心志,这些卫伯兮都知道。但是这一次卫伯兮失算了,风君子讲的那个故事每一个字都是真的,不过鬼话说多了真的也变成了假的,卫伯兮自然不信。

李大头又问:“那他真的会放过这件事不再插手了吗?是不是还要派人盯着他?”

卫伯兮:“那到不必,他说不再追究这件事情那就是真的不再追究这件事情,底牌已经亮出来了,这种人不会死缠烂打的。对了,澄清公告的事情怎么样了?”

李大头:“已经送到报社了,明天就出。”

……

第二天,风君子读到了卫达股份的澄清公告。这篇公告的格式和股市当中大部分上市公司的澄清公告没有什么区别,虽然只有短短的几百字,但是在同类公告中已经算相当长的了。公告的全文如下:

近期,有少数别有用心者利用互联网散布对本公司不利的谣言,造成了比较恶劣的影响,对此,本公司澄清如下:

1、本公司于2001年进行的资产重组,重组后公司的经营状况与盈利能力得到了显著改善,投资者可以参阅公司近三年来的财务报表。该次重组的过程以及程序均合理合法,得到了中国证监会、国资委,和滨海地方政府的批准与大力支持。

2、公司于2002年成功增发了6500万股A股,增发手续完全符合中国证监会及相关法律规章的要求。目前公司现金流充沛,近年内并无再融资计划。

3、公司与建江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为同一实际控制人的关联公司,目前互相担保额度为3亿人民币,同时中国银行于2003年1月授予我公司5亿元的授信额度。目前公司资金状况与信用记录优秀,不存在到期未偿还债务,也没有未披露的担保事项。

4、本公司的控股股东滨海卫达(集团)有限公司于2003年5月收购了建江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是香港、上海两地同时上市的公司。通过此次收购,公司在未来的发展中具备了跨国竞争的优势地位,今年以来公司的国际市场拓展势头良好。该事项已在董事会公告中披露。

5、目前公司经营状况良好,已公布的2003年中报中,净利润比去年同期有大幅增长,预计公司下半年仍会保持稳定的增长趋势。本公司没有应披露而未披露信息,本公司的指定信息披露媒体为中国证券报和上海证券报。

6、对于网上不实传言的散布者,本公司正联合有关部门进行调查,并保留进一步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风君子一边看一边冷笑,这一篇短短的澄清公告里面的名堂可不少,看样子卫达股份的目的不仅仅在于澄清谣言,有些内容已经超出了澄清的范围之外,甚至成了一种广告宣传,比如说收购建江文化以及下半年业绩继续增长,看样子卫伯兮并没有真正的感觉到谣言的威胁。

相比风君子在网上散布的谣言,这篇公告回避了一个问题,却同时也增加了一个问题。回避的问题是关于卫达集团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参与二级市场炒作的,风君子只能确定卫伯兮拿了五千万去申购基金,同时也隐约知道卫达集团在老史那个营业部开户炒自己公司旗下的股票,仅这一个仓位恐怕也有几千万。然而卫达在公告中只字未提,看样子其中确实有问题。

比风君子散布的传言多出来的一个问题就是关于收购建江文化,由于这件事情近期才出现,风君子对背景资料不是很了解,所以并没有做什么文章。但是现在想卫伯合兮调出来几千万资金给老董的时候恰恰就发生在他收购建江文化的同时,看来这其中恐怕也有联系。建江文化同时也是一只港股上市公司,风君子看到这里,心里隐隐约约也有了主意。

他立刻收集有关建江文化的所有资料,在办公室里研究了一整天,有些网上资料是英文的,他的英语不行,突然想到了韩双英文不错,于是都打印出来带回家给韩双看。

……

韩双看这些专业资料也很困难,一边翻字典一边讲给风君子听,风君子只对资本运作的过程感兴趣,只要韩双重点查找在历次股权转让及重要的往来客户中机构的名称以及负责人。有出现重复的重点标记,这样也忙了整整好几天。

风君子和韩双两个人用几天时间将建江文化内地与香港的资料整理了一个大概,风君子的目的本来就不是想搞什么投资分析,而是专门想挑破绽下手,所以对细节问题并没有太追究。在这个过程当中,他有一个发现,那就是李大头在收购建江文化的过程中起到了重要作用,现在居然兼任建江文化的董事,看样子这与他海归的学历背景有关。风君子一面重点收集李大头的相关资料,一面让飘飘尽量在暗中跟踪李大头的行动,没想到却牵出一个重大发现来。

……

自从和卫伯兮见面之后,风君子就告诉韩双不必再整天躲在家里,没事可以出去随便逛。其实他的言下之意是韩双可以搬回去住了,但他总不好直接这么说,韩双似乎也没有听出来他有这种意思,依旧住在风君子家中。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风君子轻松多了,至少他可以不去超市购物了,韩双有车,每次出去都能买回一堆的东西。现在菜是韩双买,晚饭也还是韩双做,韩双还特地去买了几本菜谱,试着变几种新口味。风君子看见韩双如此,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既来之则受之。

这天晚饭,韩双照着菜谱又尝试了一种新鲜菜式,不是很成功,但风君子却只能违心的说好吃,并且真心的说希望以后做的会更好吃。吃饭的时候韩双问风君子:“现在卫达股份的澄清公告已经出来了,你要整的黑材料也弄的差不多了,打算什么时候铺天盖地的发出去?”

风君子笑道:“李大头领着一帮人正等着网上的消息呢,我不着急,先让他们等一阵子,太早暴露目标不好。”

韩双:“那你打算等到什么时候?”

风君子:“这件事情我打算先等,并不表示我不做别的事情,你还记得那个李大头吗?就是对你很感兴趣的那个,他可是美国留学回来的,是卫伯兮的高参,我打算先从他下手。”

韩双:“这个人在美国学什么的?学出那么一副流氓样?”

风君子:“学的就是投资,跟我相比可是正经科班出身,学历比我高,人也比我更流氓。”

韩双笑道:“这么说来,你们多少算半个同行,看起来他可比你强多了。”

风君子冷笑:“这种杂碎也能跟我比?说实话,他给我提鞋都不配。”

韩双接着逗风君子:“人家现在可是兼任两家上市公司的高管,混的比你好,那你说他在你面前配干什么?”

风君子听着心里来气,语言也显得粗俗:“别看这小子是个海龟,可是要在我老人家面前,他配干什么呢?打个比方吧,我站着撒完尿,他也就配做个在旁边开水龙头、递纸巾擦手的,连帮着拉拉链都不够档次。”

韩双笑的花枝乱颤:“你逗死我了,你也太狂了!”

风君子:“心高气傲有什么不好,我在这种人面前一向有心里优势,你也可以说我是阿Q,但是我觉得他们那些人在我面前摆出一副大人物的架子才是真正的阿Q。”

韩双:“行了不说这个了,你为什么要先从李大头开刀?”

风君子戏道:“他色眯眯的看着你,我就不舒服。”

韩双又笑了:“这话我爱听,不过你说正经的。”

风君子:“飘飘的事情他是首恶,如果不是卫伯兮插手太早,我恐怕已经收拾他了。但是现在也不晚,他有把柄在我手里。明天你帮我跑一趟。”

韩双:“去哪啊?”

风君子:“去他家。”

韩双佯怒道:“你又想使美人计,就不怕这一次我是羊入虎口?”

风君子笑道:“只怕这一次你见不着老虎,只能看见一个醋坛子,明天晚上他不在家,只有他老婆在,我要你去送一件东西。”

韩双:“他老婆是醋坛子?你怎么知道的?”

风君子:“就算她原来不是醋坛子,见到你这样的美女晚上来找他的老公,恐怕也会变成醋坛子。”

韩双这回笑的很开心,说道:“你就那么肯定?”

“天下或许有不吃饭的女人,但绝对没有不吃醋的女人,古龙大侠说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