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20章、风君子携妓鸿门宴

风君子这天回到家中,脸色十分难看。韩双见风君子神色不对,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风君子摇摇头,对韩双招了招手,将她叫到窗边。风君子指着楼下停的一辆车对韩双说:“你注没注意到这辆车停了多少时间了?”

韩双摇了摇头,答道:“还真没有注意,好像从早上开始就停这儿了,有什么不对的吗?楼下经常有车停。”

风君子:“当然不对,那个地方从来没有停过车。将车停在那个地方进出都不方便,而且大热天没有人会把车停在大太阳底下干晒。旁边停车的空位很多,而且都在树荫下,这辆车只要向后退一个车位,进出就方便多了,而且还不挡道。”

韩双:“这是为什么?”

风君子:“世界上没有莫明其妙的事情,凡事看上去有违常理必然事出有因,这辆车停在正常停车位前面一个身位的地方,恰恰是这么一个身位,从车里就能非常清楚的看见我们这个单元的楼道口和门前来往的行人,连车窗也正好是对着我们现在站的这个窗户。”

韩双:“你的意思是有人盯上我们了?”

风君子:“一点不错,真没想到会这么快,看样子卫伯兮终于注意到这件事了,也只有他才有这么利索的手段,一下子就追查到我这里。”

……

陈一刀死了,陈小三疯了,李大头看上去是松了一口气,但实际上他更紧张了。陈一刀的事情他可以不关心,但陈小三毕竟是跟过卫伯兮的马仔,他总要向卫伯兮报告事情的前后经过。这天他在办公室里正在考虑怎么和卫总汇报这件事情,卫总办公室秘书来电话叫他过去一趟,说卫伯兮要见他。

李大头是个海归派,好歹也是归国的硕士,一开始他实在有点看不上渔民出身、学历并不高的卫伯兮,但是跟着卫伯兮干了一段时间之后,这样的想法连半点也没有了。他发现卫伯兮做事情不仅仅靠心狠手辣,而且算得上老谋深算,甚至是左右逢源,在官场、商场以及黑道、白道都是非常有手段的人物,绝非他李金奎可以相比。他不仅佩服这个卫总,甚至有点怕他。

卫伯兮看见李金奎进来,不动声色的叫他坐下,顺便问了问卫达股份即将发布的澄清公告的事情,又问了问网上谣言的追查情况。李大头老老实实的汇报澄清公告过几天就出,下午就将文稿送到卫伯兮这里做最后审定,而网上谣言追查还没有结果,但是下次对方再有新动作一定能查出线索来。

卫伯兮不置可否,又听李大头讲了一阵子,突然说道:“陈小三的事情你解决的很好,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办?”

李大头吃了一惊,结结巴巴的说道:“原来卫总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我正打算和您详细汇报,看看您有什么指示。”

卫伯兮冷哼了一声,说道:“你以为我是吃闲饭的?陈一刀和陈小三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前两天因为忙没顾上,我现在已经打听清楚了,你呀,被别人涮了都不清楚怎么回事。”

李大头赶紧解释:“卫总当然比我们强多了,但是这件事情我到现在也搞不明白,卫总能不能给我讲讲。”

卫伯兮:“陈一刀和陈小三的事情都是俩个人搞的鬼,一个人叫韩双,原先是夜总会的三陪,另一个人叫风君子,是个搞股评的。”

李大头:“韩双?这个人我听陈小三说过,原来卫总已经知道了。风君子这个名字我在证券圈子里也听说过,他怎么也扯了进来?”

卫伯兮:“姓风的怎么扯进来的我也不清楚,这俩个人,三陪小姐加股评家,真是一对下三滥的组合,居然也想和我作对,简直是吃错药了!”

李大头赶紧点头道:“是、是、是,这种货色和卫达作对简直是自不量力,卫总你放心,我一定好好收拾他们。”

卫伯兮的话似乎出尔反尔:“算了,你不行。那个婊子也就罢了,可是那个风君子也算个人物,论起耍猾使诈来,你们摞起来恐怕也不是个,我曾经和他打过交道。”

李大头:“哦?那卫总说怎么办?”

卫伯兮:“对付这种人没必要玩阴的,最好直截了当,让他一肚子坏水没地方冒。”

卫伯兮随后向李大头交待了很多事情,让他马上去办。李大头起身向外走的时候,卫伯兮突然又问了一句:“一个多月前证券部出事的那个小胡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李大头:“仍然在医院昏迷,卫总有什么指示?”

卫伯兮:“没什么事,你去办事吧。”

……

风君子与韩双正在为被人监视的事情忧心重重,只可惜飘飘阳光下不能现身,只好等太阳落山再说了。正在这个时候,风君子的电话响了,是天路证券的史丹打来的。

史丹在电话里对风君子说:“老弟呀,今天晚上你无论如何得抽空出来一趟,我想请你喝顿酒。”

风君子:“老史,我说改天行不行,今天我走不开。”

史丹:“我知道你今天恐怕有事,不过有事你也得来,我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有个很重要的人想见你,可不是为我的事,是为你自己的事。”

风君子:“老史你能不能把话说清楚点,到底是谁?找我什么事?”

史丹:“你来了不就清楚了吗。”

风君子:“不去不行吗?”

史丹:“那你又何必呢,你今天不来人家还会再找你的,我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在酒桌上谈比较好,既然是我出面做东,至少不会为难你。”

风君子听见史丹说这番话,心里隐隐约约也猜到了是什么事情,恐怕对方要找他谈的事与卫达股份或者飘飘的案子有关,就不知道是什么人出面了。犹豫片刻,答应了老史,约好晚上七点饭店见面。

风君子打电话的时候,韩双一直在一边静静的听,听见风君子打完了电话,韩双站在窗前看着楼下那辆可疑的车,口中问风君子道:“你今天晚上真的要去吗?是不是要提前做点准备?”

风君子此时才想到韩双,自己晚上要去赴宴,而门外就有人盯着,韩双一个人在家会不会出什么危险?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好办法,最后咬着牙说:“我当然要去,相信在那种地方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你——你——你嘛——跟我一块去,我们两个一起去吧,真有什么事情说不定你还能帮我一把。”

韩双:“你真的要带我一起去吗?”

风君子:“什么真的假的?我们现在是战友,要去当然一起去了。飘飘也一块去,反正别人看不见她。”

韩双的表情似乎是又惊又喜,问道:“那我穿什么衣服好?你帮我选一套好不好?”

风君子苦笑,女人总能把天大的事情化小,变得简单,他可没那么轻松。

……

风君子特意迟到了十分钟,一路观察有没有什么异常,饭店门外以及大厅里都没有什么特别反常的情况值得注意。他走进包间的时候,史丹等人已经都到了,风君子一抬眼首先就看见卫伯兮端端正正的坐在主座上。

风君子尽管想到了今天晚上可能会碰到卫伯兮,但是真正看见这个人出现在面前,心里还是打鼓。他十分不愿意面对卫伯兮这种人,虽然知道迟早要和这个人正面接触,但是还是希望越晚越好。他以前曾经和卫伯兮打过一次交道,那次也算是对手,他们就是这么认识的,可惜那次的事情风君子和卫伯兮几乎还没照面就已经一败涂地了(详细经过请参阅本书第一部“神欺鬼骗”)。

包间里已经有三个人,除了卫伯兮之外还有史丹和李大头。三人见了风君子进来都很客气的站起身来打招呼,随后看见了风君子身边的韩双,似乎都愣了一下,随即也很礼貌的招呼韩双坐下,请风君子介绍。

风君子有点为难,只好很含糊的介绍:“这是我的朋友……”

风君子话还没说完,韩双主动说话了:“我叫韩双。”

韩双一开口自我介绍,史丹没什么反应,但是卫伯兮、李大头、风君子三个人心头都是一惊,风君子刚才还想给韩双随便起个名字,看样子是不必了,他看卫伯兮和李大头的表情就能想象的到这两个人早就听说过韩双的名字。事已至此,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