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16章、杀人未必动刀枪

“老史,大周六的,你又把我叫来干什么?”

“小风啊,我想让你帮我弄一份东西,想来想去我认识的人中只有找你了。”

这是在天路证券公司滨海营业部的总经理办公室里,风君子和滨海营业部的总经理史丹在谈话。风君子一听老史的话就笑了,骂道:“这回又是什么?是内部考核制度还是经纪业务改革方案?要么就是上报总部的经验总结?或者整改报告?每年都帮你写这些东西,烦不烦哪!我说你们公司也真逗,成立没几年,年年都要搞改革,改来改去人还是那些人,事还是那些事,市场都这样了,就不懂得休养生息吗?”

史丹也笑了,说道:“如果每年不折腾几出新花样,你要总部的领导们干什么事呢?”

“怎么会没事?现在正经需要办的事还少吗?”

“正经事是不少,可是办不了,有些同志们只会干这些。”

风君子不悦道:“刚开始帮你搞这些方案我还挺用心的,帮你出了不少主意,可是后来我算是看透了,你也不是什么好鸟,看谁不顺眼就改谁的革是不是?我看也不用再写了,把我去年写的重抄一份再改改就行了。”

“这次你误会了,我不是要你来写方案的,我想你帮我写几篇文章,借你的春秋笔法,做一件重要的事情,别人恐怕做不来。”

风君子有点意外:“哦?什么文章这么重要?”

老史起身走到门前,开门看了看走廊上没人,又锁上门坐到了风君子的对面,两人都点上烟,老史才小声的跟风君子说起这件事:

“我们公司新来了一个总裁,叫项小龙,是董事长兼总裁自己找来的,这回老王自己不做总裁了,想退位只做董事长。这个项总来了之后立刻动手搞改革,凡是我们这批原先滨海系统的老员工恐怕都是要清洗的对象,搞的公司里怨声载道,人人自危,眼看公司就要给他搅黄了,但是没人敢到老王那里提意见,你也知道老王是一个多么刚愎自用的人。我想了个办法,我想把公司里现在的情况散发到市场当中去,再从外界反馈回来,内部的批评老王可以不管,但是整个市场舆论的压力他是不能不理会的,就算老王固执已见,公司的大股东也不会坐视不理。”

“就是这么简单?你就是想把公司的情况捅出去?”

“当然没这么简单,我的目的是将项小龙逼走,他再不走天路证券就完了。”

“我看这个新总裁倒是有那么一点锐意进取,你怎么就说公司完了呢?说不定改完之后会更好。”

“唉!人心都散了,哪还能再做什么事,我跟你实话实说吧,我们公司有半数高管提出辞职,这些人可都是真正的业务骨干,前几天有几位高管还以私人名义招集了一批中层干部吃饭,说是散伙饭,这公司已经垮掉半边了。我还得为我自己考虑考虑,不能眼看着天路证券这么下去。”

风君子道:“我明白了,不过几篇文章就能逼走这个项小龙吗?世界上的事情哪那么简单?”

史丹:“世界上的事情不简单,但是人心更不简单,刀笔之利如果用的恰到好处也可以杀人于无形的,你的刀笔功夫应该是无话可说,只要我给你指个方向就行。”

风君子:“我帮你没有关系,反正使坏的人是你不是我,但是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缺德,太阴损了吧?”

史丹:“我是一片好意,牺牲一个人能不能救一个公司很难说,至少能够让天路多维持一段时间。”

风君子想了想答应了史丹,史丹又给风君子详细介绍了很多内幕情况,并且嘱咐风君子应该如何下笔,重点突出哪些事情,一定要达到哪种效果。两天之后,全国各大财经网站的论坛中突然出现了一篇名为《天路证券,危机重重的明天》的帖子,该贴中恰到好处的披露了天路证券的若干内幕,立刻被转载的满天飞,引来评论无数。

第一波关注的高潮未退,两天后又出现了第二篇重磅帖子,同样覆盖了国内所有知名的财经论坛,该贴名为《我是一个可怜的天路员工》,以一个天路证券营业部基层员工的口吻写到了近期以来公司从上到下的混乱情况。此贴也广为转载,引来跟贴无数,天路的员工也纷纷发表言论。

传媒也开始对天路混乱的情况进行采访和报道,更有好事者写了种种猜测性的评论发表在各种媒体上,天路证券的事情已经引起了上级的注意,股东们也觉得事件不同寻常。恰在此时三篇帖子《天路证券,不得不说的事》又铺天盖地的出现了,该贴以一个天路前高层的口吻对公司内部的混乱局面尽情的揭露和批判,矛头直指新任总裁,明眼人一看就是内行人的文章,论述的相当有道理,几乎无从反驳。

至此为止,风君子的任务就完成了,他倒并不希望史丹的目的能达到,只是应付而已,但是史丹似乎非常满意。后来事实证明史丹确实是一只老狐狸,两个月后,天路证券的新总裁项小龙席未暇暖便拂袖而去,当然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与本文无关,这也是后话暂且不提。

风君子通过史丹的阴谋,也明白了一些道理,那就是如何利用现代网络传媒巨大的信息传播优势,调动整个社会舆论作为武器。同时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体会:谁说书生无用?读书人如果出于某种目的用心险恶,那会是很可怕的!这一段经验对他今后对付卫伯兮非常有帮助,也算是项小龙倒霉,风君子无意间拿他小试了一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