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15章、魂飞魄散

滨海的夜已经很深了,韩双将车停好,向楼上的家中走去。她住在华山小区某栋居民楼的顶层,房子是租的,但是刚才那辆车却是她自己买的。

她是两年前从滨海轻工学院毕业的学生,但是在夜总会做小姐已经好几年了。她和夜总会里的别的小姐有点不太一样,一是她人长的足够性感妖媚,二是她的学历也很高,外语说的很好,因此她的生意似乎比别人好许多。在这个世界当中,她已经是一个彻底“解脱”的女子,经常跟着形形色色的客人去酒店过夜,她的要价是子夜当中最高的。另外,她也和几个不大不小的“成功人士”保持了一种经常的肉体关系。

但是她很聪明,没有确定的做任何一个人的固定情人或者是所谓的“二奶”,而是巧妙的周旋于各色男人之间,最大程度的攫取他们钱包里的钞票。几年下来,她已经积蓄颇丰,却茫然不知道该如何确定下一步的人生。在夜总会那样的小姐圈子里,她是最招人妒忌的一个,也许唯一和她关系尚好的就是她的校友胡式微,她们也同住在一起。韩双完全有经济实力一个人买套房子住,但是她不想深夜回家的时候太孤单冷清,还是选择了与胡式微合租住处。

想到了胡式微,韩双不禁一阵感慨。她心底里觉得胡式微不值,既然入了这一行,就不应该那么太固执,还好这小妮子后来找了一份好职业不干了,却没想到这么快就出了事。韩双多多少少知道卫达股份不是个好人开的公司,胡式微的事故也不是那么简单,但是她一个风尘女子在这个世界上又能做什么呢?

想着胡式微,韩双的心里感到一丝的不安,冷清清没有人气的家里似乎让她感到有点害怕。她打开门走进了自己的卧室,几乎立刻就闻到好呛人的一股烟味,沙发的方向有个红点在黑暗中一明一灭。——有人坐在黑暗中抽烟!

韩双大吃一惊,随即想起了报纸上报道诸如入室抢劫、强奸杀人等治安案件,好像很多受害人都是娱乐场所的三陪小姐。韩双第一反应想转身就跑,却觉得双腿发软靠在了墙上,正巧后背将碰到了吸顶灯的开关,房间里突然亮了,韩双看清楚那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坐在沙发上的人她认识,就是同住的小微最近交的一个“男朋友”,姓风,她以前在子夜也见过。她曾经也劝过小微,好端端的生意不做,却找了这么一个没钱没势的男人,交这种没名没份的朋友真是不值得。

坐在沙发上的人就是风君子,韩双看见了他松了一口气,用一种惊疑的口气问道:“风哥,原来是你,你不去医院看小微,跑到我房间里坐着干什么?吓死我了。”

风君子面无表情,说道:“我就是在等你,我想知道小微是怎么出事的。”

韩双:“她是在单位出事的,我怎么会知道,你和她关系那么好,应该知道的比我清楚才对。”

风君子:“前几天小微给我托了一个梦,似乎有话要告诉我,”他顿了顿又说道:“小微要我来问你,所以我来了。”

韩双似乎又被吓了一跳:“风哥你可别吓我,冤有头债有主,小微的事情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一点关系也没有?一年多以前就是你把小微拉到夜总会做小姐的,如果不是你当初将她拉下水,也许就不会有今天。”

韩双:“看来小微都跟你说了,这你怎么能怪我,你这种无用书生哪懂得这个世界,我当初把小微介绍到夜总会不是害她,相反我是想帮她。话又说回来,就算她没有做过夜总会小姐,今天就不会出事了吗?”

风君子一阵黯然,他从来没有问过胡式微为什么会到夜总会工作。他是个聪明人,听过胡式微身世之后就想明白了其中的一切:自幼丧父,一个寡妇娘带着她和一个弟弟生活在农村,她又非常“幸运的”考上了新世纪的中国大学,走上这条路也不能说什么。他没有问过,胡式微自然也从来没有主动和他说起过。

他又问韩双:“我今天不想为难你,你也不要为难我,我只是想问问小微出事前都和你说过什么?”

韩双叹了一口气,回答道:“你们这些男人到底有没有心?小微曾经告诉过我公司老板找过她,她感到很为难,后来她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就不想跟你说了。她还隐隐约约跟我说过她发现公司里的一些事情,觉得非常不对劲,但是怎么样不对劲她也没有告诉我。看样子小微对你是真不错,不想给你带来麻烦,什么事都没说。”

风君子的眼圈似乎有点红了,突然用一种恶狠狠的语气对韩双说:“我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我会一笔一笔的把这些账都算清楚的,今天就首先从你开始,小微既然出事了,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韩双看见风君子的眼里突然冒出凶光,心里感到一丝的恐惧,她想喊人或者跑走,但是屋子里只有他们一男一女,她再快也快不过对方的。好在她是一个风尘中打滚的人,见惯了世面,当下把心一横,挤出一脸娇笑,反倒扭着腰凑了过去,嗲声嗲气的对风君子说:“风哥生气了,为什么要欺负我们这些可怜的弱女子呢?你要出气我就让你出气好了,只要你不生气就行。”

韩双见过的男人恐怕太多了,她对自己是相当自信的,身体就是武器,现在这个武器有可能让她避开潜在的危险。她见风君子不说话,觉得对方已经有点动心了,干脆坐到了风君子的腿上,继续撒娇道:“小微是我的姐妹,现在她不能陪你,我也应该替她安慰安慰你。”

风君子突然笑了,在她耳边小声的说:“我第一次去子夜的时候,听说你很有一套,还有小姐说你是个受虐狂,所以出台价钱特别高。今天我有一件事情想搞清楚。”

韩双听了心里一阵发怵,但是转念一想如果真是这样倒也没什么事了,于是继续娇声娇气的说:“风哥你想怎么搞清楚?”另一只手也开始向挑逗的地方摸去。

此时风君子突然收起笑容,在她耳边说了一句话,这句话在韩双听来无异于一声惊雷,她觉得整个身体似乎被浸到了一个冰窖里。她只听见风君子冷冷的说:“韩双你告诉我,两年前乔方思是怎么死的?”

韩双几乎想都没想就想起身逃走,不料风君子似乎早知她有此反应,一把攥住她仍然将她摁回到自己腿上,他已经感觉到韩双的身体在发抖,但是他不加理会又继续冷冷的说道:“双双小姐,现在怎么不发骚了?你在我面前最好老老实实,我知道的事情远比你想象的要多,今天来也不是只算小微这一笔账的。”

韩双的声音几乎要哭出来:“我真的不知道,乔方思究竟和你是什么关系?她是怎么死的我一点都不知情,你可以去问警察。”

风君子左手仍然攥住她的肩膀,右手掏出手机,手机彩屏上正是陈小三的照片,他问韩双:“你一点都不知道吗?飘飘死的那天晚上,你见过这个人吧?你以为警察没能找到你你就没事了,要知道坏事做多了会有报应的,抬头三尺见神明,黑暗中有很多眼睛在盯着你。”

“飘飘”,韩双喃喃道:“这是乔方思的小名,你是她的什么人?你到底是人是鬼?”

风君子冷笑着说:“我是索命的冤魂,你现在最好将那天晚上的事情老老实实地告诉我,否则你会死的很难看,我说到做到。”

韩双已经接近于崩溃了,身体一阵发软,风君子抓住她的手现在却成了扶住她的身体。只听见韩双断断续续的说:“那是两年前的事情,这个人到子夜点了我的台,给了我很多小费,但是他好像对我的底细很了解,甚至有我在酒店出台时候的照片。我很害怕,但是他好像并没有敲诈我的意思,只是要我一定要约一个同班的女生去酒吧喝酒,这个女生就是飘飘。他还说如果我办不到,他们不仅能让学校开除我,而且还能让我以后混不下去……”

风君子接着问:“在这件事前几天你们系是不是组织了一次学生体检,好像还是什么‘健康学习主题活动’,听说是和卫达集团联办的?”

韩双:“是有一次体检,但是什么活动我就不知道了。”

风君子:“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最好说清楚。”

韩双:“在酒吧喝了几杯酒我就喝多了,有人送我回家,后来的事情记不清了……后来我回学校听说乔方思失踪了,再后来听说她死了。我吓的什么都不敢说,我知道的就是这么多,那个找我的人你也知道是谁,不要再问我了。”

风君子冷笑道:“这个人叫陈小三,是个道上的角色,他的老板叫卫伯兮,相信你也听说过。真没想到这些人下手这么不干净,居然还把你留着……也好,他们没有灭口就让我替飘飘讨债吧。”

韩双吓的几乎说不出来话:“你、你、你想干什么?”

“要你的命而已”。风君子突然将韩双提起来按在沙发上,左手锁住了她的咽喉,用膝盖顶住她的小腹,使她无法挣扎。韩双只看见风君子的右手突然多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她想呼救,但是喉咙里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她只看见刀光一闪,刺中了她的左胸,细长的刀刃直没至柄。

韩双觉得自己的身体一阵发热又一阵发冷,心脏部位有一阵被刺入的冰凉的感觉,她似乎是晕了过去,又似乎是清醒的。她的意识好像飘出了身体,游到了天花板上,她看见了下面的自己,躺在沙发上,胸口的心脏部位露出一节刀柄。这时候房间的墙壁似乎变得透明了,她看见还有一个人站在屋外的厅里——这个人居然就是已经死去的飘飘。飘飘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她刚想对飘飘说些什么,突然觉得眼前金星乱冒,耳边接连响起两声脆响,她又重重的落到了沙发上,似乎是被什么力量弹回到自己体内。这股力量来自于风君子,就在韩双“看见”飘飘的时候,风君子突然扯起她的头发,用力的给了她两个耳光,这两个耳光把她打醒了。

韩双觉得自己的两颊热辣辣的肿了起来,眼泪此时才唰的流了下来,她一睁眼看见风君子正用一种似笑非笑的眼光盯着她,她用虚弱的声音问道:“你为什么要杀我?”

“你现在后悔了吗?”风君子的语气中似乎有一丝悲悯。

“我恨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包括我自己,现在你以为你报了仇,可惜我已经没有机会去报复了。”韩双流着泪说道。

“你看见飘飘了?”风君子问。

“我看见她了,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报应了。”

“知道了就好!”风君子突然一缩手,将刺在韩双胸口的匕首拔了下来,令韩双感到意外的是,并没有出现鲜血喷溅的场面,刀刃不见了。风君子对韩双说:“这是一把假刀”,说着又将刀刃从刀柄中抽了出来,“你没有受伤,甚至衣服都没有刺破,我根本没打算杀你,是飘飘要我这么做的,她只是想让你体验一下死亡的感觉。那两个耳光是为了把你的魂拉回来,同时也是我替小微打的。”

韩双此时才还过魂来,她觉得身体已经被冷汗浸湿了,整个人已经接近于虚脱。又听见风君子接着说:“现在你相信我了吧,什么叫抬头三尺见神明,我希望你能做一些事情帮一帮飘飘和小微,你会不会拒绝?”

韩双喘着气说道:“不是人人都能够有这种死而复生的感觉的,我看见飘飘然后醒过来,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变了,你说吧,要我做什么,只要我能做到,我都不会拒绝。”

风君子:“你会不会在撒谎?”

韩双:“我骗你也不敢骗鬼魂!”

风君子:“那好,你听着,我要做的事情很简单,我想杀一个人,这个人就卫伯兮!”

“什么?卫伯兮!这种人不是我们这样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卖笑小姐,也不是你拿一把假刀就能够吓得住的。你简直是想要送死一样。”

“我想杀他,但是我也不想送死,你放心,我不是要你去当杀手,只是需要你帮一点小忙而已,我是不会害你的。我想杀他不是想让他死,而是想让他倾家荡产身败名裂,让他用整个下半辈子去体会以前被他欺负的可怜人的感觉!”风君子冷笑着说。

韩双:“我们斗不过他的,你非官非商非恶,而他有权有势有钱,怎么可能扳倒他,你只是一介书生,你没听说过秀才造反十年不成吗?”

风君子:“是吗?那么今天我也告诉你一句话:君子杀人,不动刀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