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股 徐公子胜治 著
第二部 鬼胡同
第14章、生死疑云

风君子接起电话的时候心里还在想着刚才梦中胡式微所说的话,他很不高兴常武打断了与小微的梦中相会,问道:“现在几点了?你不睡觉别人不睡觉吗?”

“你这个夜猫子怎么转性了?通常这个点你不都是在上网吗?我有事情告诉你,你还记得上次你问我的那个案子吗?就是女大学生离奇死亡的。”

风君子一听是这件事情,不由得打起了精神,说道:“有消息了吗?”

“我查过了档案,没什么发现。”

“没发现你半夜给我打什么电话!”

“你先别急,我在医院走访的时候听说了一件事,就是有人在医院做过换肾手术,但是肾源是自己联系的。”

“是谁?你为什么不查下去?”

“你以为公安局是我家开的,无论什么人说查就查,动手术的是卫伯兮的老母亲。你知道卫伯兮是谁吗?”

风君子:“我当然知道,你说清楚点。”

常武:“卫伯兮可是个有名的大孝子,好像还有记者写过一篇报道叫做什么《现代企业家的成长与传统的文化道德修养》,就大肆吹捧过卫伯兮的孝道。你想想看是他的老母亲得病,自然能够想办法找到肾源,这种人你即使去查也查不出来什么毛病。再说了,要让领导知道我私自调查卫伯兮,你要我这个小小的刑警队副队长还干不干了?”

风君子:“我知道了,那你还打电话给我干什么?”

常武:“既然你问了我,我总要告诉你一声,这件事情我恐怕暂时起不了什么作用了,不过我可以提供一条线索,当时联系肾源的经手人叫陈小三,原先是海鲜市场的混混,现在在卫伯兮的公司。”

风君子放下电话,脑中感到一片混乱,没想到又牵连到卫伯兮。常武的电话使他想起了飘飘,他突然想起了飘飘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我知道我是死于非命,凡是孤魂野鬼都是死于非命,我不想总是做一个孤魂野鬼这么飘荡下去。”心中一惊,又随即想起了刚才的梦。

胡式微现在正晕迷不醒的躺在医院里,按照医生的说法她已经是个植物人了。她还有呼吸、还有心跳,但是思维已经停止,按照某种说法她已经死去。那么风君子刚才在梦中所见到的难道是胡式微的鬼魂吗?胡式微的鬼魂游荡在滨海,甚至拖梦给风君子,这么说来她也是死于非命吗?那场意外难道是个阴谋?

风君子在一种近乎迷离的状态下苦苦的思索,他真的希望刚才的那个梦境是真实的,可惜在真实的世界里他几乎已不可能面对面的与小微牵手说话。他有了一种阴阳相隔的感慨。此时他又想起了飘飘,飘飘也是个鬼魂,可是飘飘能像一个活生生的人一样出现在他面前,如果找到飘飘,说不定就有办法知道胡式微在梦中究竟想对他说些什么。

想到这里,风君子立刻做了个决定,他要再去一趟鬼胡同,一定要找到飘飘好好的问一问。

……

第二天,当风君子从青岛机场赶到即墨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出租车司机不敢将车开到鬼胡同,在很远的地方风君子就下了车,他几乎是一路跑着冲到了胡同口那棵大槐树下。他还记得飘飘说过:“拍三下树干,喊一声‘飘飘你出来’”就能找到她。

他拍了三下树干,喊道:“飘飘你出来!”四周似乎刮起了一阵阴风,吹的树叶沙沙做响,这阵风过去之后,飘飘并没有如期的出现。风君子等了一会儿就感到不耐烦了,又开始拍起了树干,一边拍一边喊着飘飘。此时胡同里吹来了一阵阵阴风在槐树周围打着旋环绕,但是风君子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拍到最后连手都拍疼了,开始用脚去踢树,踢的老槐树一阵晃动,树叶纷纷打着旋落了下来。

此时风君子开始怀疑起飘飘的话来,他想起了第一次遇到飘飘就是在胡同里,无论如何他今天晚上一定要找到飘飘。于是他一转身冲进了鬼胡同。

胡同口的阴风带着森森的夜气扑面而来,但是风君子顾不得理会,他冲进鬼胡同一边跑一边大喊:“飘飘,你出来!”就这样跑了没有多久,突然迎面出现一堵墙挡住了他的去路,他这次没碰见鬼挡路,一下子跑到了鬼胡同的尽头。风君子无可奈何的转身,就在此时,他突然看见了飘飘正站在对面的不远处。

飘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她仍然是光着脚,披着长发,穿着那件月白色的长裙,用一种又好气又好笑的眼神看着风君子。她见风君子看见了她,用一种责怪的语气对他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有耐性,多等一会儿不行吗?居然冲到这里来找我。”

风君子看见飘飘,抢步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说道:“你怎么这么久才出现,我有事找你。”

飘飘微微一闪身,但是却没有挣脱,对风君子说道:“你这个人怎么这么粗鲁,轻点不行吗,你弄疼我了。”

风君子松了手,问了一句:“鬼也会疼吗?”

飘飘:“别人当然弄不疼我,但是你不一样。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我托你的事情查清楚了吗?”

风君子掏出手机,调出了一张照片,那是陈小三的一张面部的照片,他将彩屏朝向飘飘,问道:“我也不知道查的对不对,你认识这个人吗?”

冷清的月色照着幽暗的胡同尽头,阴森森的胡同里站着一人一鬼,一个一身黑衣的男子举着手机,手机的彩屏发出蓝幽幽诡异的光。他对面站着一个白衣长发的女鬼。风君子不知道,如果此时有别人看到这个情景,恐怕会被吓的晕过去。

飘飘瞪大了眼睛定定的看着这张照片,表情变的越来越伤悲,似乎想起了很多伤心的回忆。风君子看见飘飘的表情,心里已然明白自己的调查没有搞错,他幸亏在今天白天乘飞机之前搞到了一张陈小三的照片。就在此时,飘飘突然一头扑在风君子的怀里婴婴的哭了起来。风君子一时手足无措,只好搂住了飘飘的肩膀先让她哭个够再说,同时内心中的伤感也被牵动,他想起了同样身遭横祸的胡式微。

过了许久,飘飘才止住哭声,却仍然伏在风君子的怀里不起身。她对风君子说:“谢谢你,你果然是个守信用的人,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查到的吗?我到底是怎么死的?”

风君子叹息一声,说道:“其实我也是刚刚查到一点线索,其中的具体过程还没有搞清楚,我这次来也是请你帮忙的。”

飘飘:“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无论什么忙都会帮你。”

风君子:“你跟我回滨海,我们一起查清你的死因,同时也调查另一个不幸的女孩的遭遇。”接着,风君子将近几个月来自己所遇到的一系列事情简要的告诉了飘飘。

飘飘静静的听着风君子转述完这一切,开口先问了一句:“那个小微长的漂亮吗?一定比我好看吧?”

飘飘这一句话将风君子沉重的情绪冲淡了不少,他甚至有点想笑出来,心想:“女人就是女人,就算变成了女鬼也改不了女人的脾气,如果换做自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第一句话绝对不会首先问出这么一个毫不相干的问题来。”于是回答道:“古人云‘千秋无绝色,悦目是佳人’,女人的美各有各的特点。还是先想想正经事吧。”

两人走出鬼胡同的时候,风君子问飘飘:“原来鬼胡同并不长,为什么这一次就没有碰到鬼挡路呢?”

飘飘笑了:“你这样一个生猛活人,气势汹汹张牙舞爪的冲进来,鬼都让你给吓跑了,谁还能拦得住你。”

风君子若有所思的点头道:“原来鬼也怕恶人。”

风君子不知道,在他带着飘飘离开之后,原本阴森恐怖的鬼胡同又多了一种离奇的传说。据当地的传闻:在某个无风的夏夜,胡同口的老槐树莫明其妙的落了一地的树叶,树叶似乎一直飘向胡同内,那天晚上有人听见有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胡同里呼喊,也有人听见有一个女子的声音在胡同里哭泣。总之,从此之后,鬼胡同更加成为了传说中的神秘之地。


阅读www.yuedu.info